【Hernan/Kirk】Hunter of Demons-02

  兩人出門前從門口的櫃子上拿了安全帽——埃爾南本來就有兩頂安全帽,一頂黑色的全罩式屬於埃爾南本人,另一頂粉紅色鑲鑽還有凱蒂貓圖案,以前大多給埃爾南的紅粉知己使用,現在粉色那頂歸柯克所有——到了地下停車場,柯克戴上凱蒂貓安全帽。

  根據柯克這段時間觀察,埃爾南少數特別喜歡的東西就是他那台哈雷重型機車,霧黑色的塗裝免不了因為獵魔任務有摩擦的刮痕,但車子上面極少沾著泥灰塵土。埃爾南三天兩頭就會洗車,一週打蠟一次,除了那些刮痕以外,整台車乾淨得不得了。

  等埃爾南發動機車之後,他才跨上後座,手彆扭地反握著後座安全桿。

  埃爾南等了一會兒,總覺得後座沒什麼重量,回頭看才發現柯克已經坐穩了。柯克動作輕得像貓,每次上車幾乎沒什麼動靜。他以前載女人,就算那些女人瘦得像竹竿,他也能感覺到對方上車的動作。吸血鬼該不會輕得像風箏吧?

  想了想自己養的吸血鬼平常挑食又不愛吃東西,確實很有可能比女人還要輕。

  餵了吸血鬼這麼久,卻依然養不胖他,讓埃爾南缺少當飼主的成就感。心裡暗自盤算著下次要用什麼方法讓柯克乖乖喝血,絕對不能再繼續放任他挑食,果然每天都要定時定量才行⋯⋯

        陷入某種全天下的寵物主人所共有的擔心情緒裡,埃爾南甚至沒有察覺到背後柯克狐疑的目光。直到摩托車發動後,引擎聲才同時驚起各自陷入思緒的兩人。

  「抱著我的腰。」埃爾南覺得他抓著後座安全桿不保險,回頭不滿意地說:「你不抓著我,我沒辦法騎快,總覺得你會在我不注意的時候被風吹跑。」

  他是吸血鬼又不是幽靈,哪有可能輕飄飄地被風吹跑。

  不過柯克知道他辯不過埃爾南,上回埃爾南這麼說的時候,柯克還能用埃爾南腰上掛著銀鍊他沒辦法碰來反駁,但上次埃爾南立刻就把當腰帶用的銀鍊收起來放進褲口袋裡,這次銀鍊也一樣被埃爾南收在口袋,柯克只好聽埃爾南的話,摟著他的腰,手按在埃爾南的腹肌上。柯克每次接近埃爾南,都覺得他體溫高得燙人,摸著特別暖,像太陽似的。

  出了車庫,埃爾南車騎得飛快,根本不管限速規定,要不是埃爾南還知道避開有測速照相的路段走,一個月不知道要收到幾張罰單。

  柯克沿途看街景,一邊想如果他還是普通人,他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動態視力這麼好,沿途景色都看得清清楚楚,連色情旅館招牌底下的訂房電話小字都看得明明白白。

  雖然埃爾南沒說要去哪,但相處下來柯克知道說去酒吧泡妞,多半是要去瞭望塔。瞭望塔是這座城市獵魔人接任務的酒吧,開在舊城區一棟三十幾年的電梯大樓上,在三十年前這座高樓也許是名副其實的瞭望塔,不過現在高樓大廈一棟蓋得比一棟高,才十五樓的電梯大樓實在沒什麼稀奇的地方,連電梯都老舊得讓人膽戰心驚。

  吸血鬼敏銳的五感讓柯克清楚聽見電梯鋼纜不堪重負吱吱嘎嘎的聲音,每次搭電梯都像搭遊樂園器材似地心裡七上八下,他甚至覺得電梯鋼纜會在下一秒突然斷掉。不知道吸血鬼會不會摔死,柯克還沒試過從高空往下跳會發生什麼事……

  電梯叮的一聲到達十五樓,電梯門朝兩側滑開,他們安然無恙抵達頂樓,在門口的保全人員眼神銳利地瞪著來人。

  「呦,特雷弗!今天你看門啊?」埃爾南隨意地向對方打招呼。

  史蒂夫.特雷弗雖然和埃爾南打過好幾次交道,但由於氣場不合,看見他總是沒有好臉色,「你怎麼來了?」

  「怎麼,除了好好看門,還沒學會怎麼說歡迎光臨嗎?你這員工當得很不合格啊。」埃爾南打量他,誇張地搖頭表示不滿意,在特雷弗回話之前就大步走進門。

  說不過埃爾南,史蒂夫.特雷弗把矛頭指向柯克,「你怎麼又把這東西帶來了?」

  柯克低頭垂眼看地面,不發一語,在這些獵魔人眼裡吸血鬼確實只是個東西。門口牆面上還掛個好幾串吸血鬼的牙齒,和狼人的並列展示著,這群獵人也不管吸血鬼和狼人有多不對盤、牙齒作為擺設美不美觀,更可怕的是釘在牆上的一串乾蝙蝠標本長出綠色黴菌也不扔掉,髒得讓柯克不願直視。

  「你們店裡又沒掛不能帶寵物的告示牌。少管閒事了,繼續看大門吧。」

  埃爾南伸手摟著柯克,大搖大擺地走進去,看到讓他特別跑一趟酒吧的目標——有著薑紅色長髮和冰藍色眼睛、氣質凜冽的大美人貝卡,桌上撂著一柄雪白色亮到反光的寬柄長劍。

  「貝卡,妳今天比平常還要更漂亮了啊!」埃爾南拉著柯克坐下,隨口稱讚說。

  「這麼敷衍的讚美你還有臉說出口?」貝卡極度嫌棄地白了埃爾南一眼。

  埃爾南端詳她一會兒,誇獎她說:「耳環挺好看的。」

  貝卡狠狠地比了一個中指,「去你的。」這對耳環在他們第一次見面時她就戴著了!

  這傢伙分明是故意挑釁,簡直欠揍。貝卡用力捏拳頭的指節,發出喀喀的聲音。

  「女孩子罵髒話就不可愛了。妳可以大方接受我的讚美,然後說妳很高興見到我,親愛的。」埃爾南挑釁地笑。

  「誰是你親愛的?」貝卡隔著電話還能忍耐埃爾南的油嘴滑舌,當面看到人只覺得這人油膩得討厭,要不是兩人合作多次都很順利,這次的任務她才不找埃爾南。貝卡寧願看埃爾南帶來的吸血鬼,至少對方安安靜靜,坐得筆直端正,看起來比埃爾南順眼多了,「你怎麼把柯克帶來了?」

  埃爾南看桌上有沒開的玻璃罐裝啤酒,掏出打火機熟練地一撬把瓶蓋打開,然後靠在沙發椅背上,喝了一大口啤酒,舒了一口氣才慢吞吞地回答,「妳不是說不知道這次任務要花多長時間嗎?把這傢伙留在家裡會餓死。」

  起初想帶著柯克出任務的確只是一時興起,但埃爾南自己都沒有發現,一路上他為自己的行為找了無數的藉口之後,越想越覺得自己的決定沒有任何問題。

        所以自己真的把他當成寵物隨身帶著嗎?不,柯克多少是有點自保能力的寵物,不是單純的累贅。埃爾南心不在焉地啜著啤酒,對面的貝卡忍不住翻了個大白眼。

  「你還真當他是你養的小狗小貓?」

  「不行嗎?」埃爾南甩開心裡亂得要命的思緒,挑了挑眉,故作平靜地摟著柯克的肩膀,拍拍他的手臂,那姿勢就好像在拍小貓小狗一樣。

  柯克反抗不了埃爾南的力氣,安靜地忍耐。但他也很好奇,剛剛埃爾南顯然在盤算著些什麼。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就是被盤算的目標。

  「你怎麼不咬死他?」貝卡衝著柯克問。

  「我不咬人。」柯克只能這麼回答。

  貝卡表情看起來像想給柯克一句髒話,但她忍住了,她覺得繼續和埃爾南或柯克閒聊遲早被這兩個傢伙噎死,乾脆直接進入正題,「剛才電話講過了,這次的目標是刺客聯盟,不過不是外圍的雜魚,雷霄.奧.古的女兒塔莉雅——」

  「我見過塔莉雅,難得一見的美人,可惜性格比你還要潑辣——」埃爾南說。

  「不要用沒營養的話打斷我!埃爾南你他媽再犯一次,我就切斷你的陰莖,看你用什麼發情!」

  「兇女人。」埃爾南嘟嚷,「妳繼續說,塔莉雅怎麼了?」

  「她和手下的刺客聯盟不曉得在做什麼鬼實驗,死了很多人。中東的獵魔人阻止不了,人折了好幾個,結果他們竟然直接把任務轉向全世界的獵魔人公開,還是完全公開!有沒有搞錯?也不警告那些菜鳥,已經很多傻子去給他們送菜了。」貝卡說著說著忍不住抱怨起來。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