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nan/Kirk】Hunter of Demons-05

  柯克已經習慣被人懼怕,比起介意接待人的話,他更關心底下的戰鬥和埃爾南的安全。

  銀鍊在埃爾南的操作下像迅捷的閃電,電光火石間便洞穿數個黑影的頭顱,飛速移動的銀鍊帶動污黑的血液星星點點落在黃沙上,一股惡臭瀰漫開來。貝卡舉劍一揮一斬,每一踏步都斬斷一道黑影。等柯克收起蝠翼落地,手上的行李都還沒放下,戰鬥已經結束。

  倒在地上的黑影潺潺流出散發惡臭的液體,柯克一看就發現這是貝卡給埃爾南展示過的畸形種,黑影軀體明顯由不同生物拼接而成,裝在上面的人類頭顱已經產生異化,頭臉脖頸的皮膚不是變成青綠、藍灰甚至淡粉紅,就是出現了羽毛、羽管或者零散鱗片。

  「真的畸形種比照片還要噁心。」貝卡厭惡地踢了地上的畸形種一腳。

  埃爾南繞著其中一隻異化的畸形種轉了幾圈,也不知道發現了什麼,頭也不抬地對柯克說:「把箱子拿給我。」

  柯克把箱子遞給他,埃爾南從裡面拿出一罐噴霧,朝畸形種彎曲如兔的後腿噴了一下,那兔腿上鱗片融化,發出滋滋怪聲和惡臭。

  「聖水?這麼貴的東西你拿來噴死掉的畸形種也太浪費了吧?」貝卡雙手抱胸,站得遠遠的看著埃爾南的動作。

  「至少能用來確認這玩意是惡魔的一部分。」埃爾南補充說:「或者說,曾經是惡魔的一部分。」

  「用你的銀鍊戳一下不是節省多了?」貝卡反駁。

  「我的銀鍊沒有給異端裁判所附加祝福,對付吸血鬼還有效,對惡魔不過是普通金屬鏈子。」埃爾南聳肩, 把聖水噴霧丟回箱子裡,闔上箱蓋,拎著箱子站直,看向柯克問:「看出什麼了嗎?」

  「手法很粗糙,照理說直接把分裂的四肢和頭顱拼接是不可能成功讓它們活動。」

  科學和科幻小說有很大的差異,科學怪人只可能存在文學作品,按照科學常理,眼前這些生物不可能活著。雖然經過言語祝福的普通純水變成聖水也很不科學,吸血鬼和惡魔的存在,還有貝卡、埃爾南超乎尋常的能力也非常不科學……

  說起來柯克花費大把時間泡在大學實驗室都沒發現超乎常理的世界,反倒在成為吸血鬼後才開了眼界,承認魔法學科不是裝神弄鬼,特異功能不是魔術表演。

  「走吧。進去看看還有什麼。」貝卡過來接過柯克幫她拎著的行李包,往廢墟走,「如果弄出這些畸形傢伙真的是雷霄.奧.古的女兒塔莉雅,有傳說中的拉薩路池在,這些玩意就能活。」

  拉薩路池是雷霄.奧.古從一名普通血族變成著名的大吸血鬼的關鍵,浸泡過拉薩路池的雷霄.奧.古提純了血脈,成為實力不低於三四代吸血鬼的強者。有拉薩路池作為依仗,雷霄.奧.古順利地將刺客聯盟發展壯大,拉薩路池也成了他最大的倚仗,不知道從裡面生產了多少稀奇古怪的蝦兵蟹將和打手。

  沙漠中的古城廢墟在月光下顯得壯美,每一寸斷垣殘壁都有著歲月的痕跡,但方才見到的畸形種仍然深深印在腦海中,柯克只覺得這古城廢墟氣氛詭譎,他不敢大意,打起十萬分精神,跟在埃爾南身後輕輕地走。他和一群吸血鬼一起生活過,看過零星一兩隻惡魔,但這是他第一次參與任務,深怕拖埃爾南後腿。

  「我飛到上面看看。」柯克主動提議。

  「太危險了。」埃爾南不贊同他。

  「怕危險你就帶著他,我往東方去,有發現就打電話叫你,手機震動記得打開。」貝卡嫌埃爾南太肉麻,把養在身邊的吸血鬼寵翻天,她給埃爾南一個白眼,扛著劍一躍而起,踏著虛空自顧自離開。

  柯克後知後覺的想到貝卡和埃爾南也都會飛,他提出幫忙勘查反而多做不必要的事,惹人笑話。

  埃爾南和貝卡兩個強者互斥,現在貝卡主動拉出距離讓埃爾南心情愉快,他摟著柯克的腰,蹬地飛上天,「囉唆女人終於走了。」

  心情愉悅的埃爾南抱著自家飼養的吸血鬼,因為礙事的電燈泡終於主動離開而感到高興。

  柯克被埃爾南突然的動作嚇得一下張開蝙蝠翅膀,但扇翅反而會打在埃爾南背上,柯克只能僵著翅膀任由埃爾南帶著他飛。

  「待會有什麼怪東西出現就躲在我身後,槍我教過你怎麼用了,打不中也沒關係,別被那些髒東西抓到就好。」埃爾南囑咐他。

  「我不會被抓到。」柯克認真地反駁埃爾南。變成吸血鬼之後的他可不再是原本整天泡在實驗室,沒時間運動體力差到不行的孱弱大學博士生。

  「抓到也沒關係,我會救你。」埃爾南許下承諾。

  柯克奇怪地看了看埃爾南,他不明白為什麼一個獵魔人要對吸血鬼這麼好,明明兩者的關係應是天敵……

  不過他一個吸血鬼想不喝人血,那一個獵魔人想養一個吸血鬼當寵物大概也不是什麼奇異的事。

  「你在想什麼?」埃爾南貼著他的耳朵,悄聲說:「專心。」

  又來了。柯克一顫,每次埃爾南靠近他說話都讓他耳朵又麻又癢,他這樣怎麼可能專心?

  埃爾南看柯克露出不自在的表情,反而想逗弄他,頻頻找話和柯克說,一下問柯克冷不冷、一下問柯克自己飛的速度會不會太快讓他嗆到風,每個問題都非得貼著柯克的耳朵說,音調低沉沙啞使人迷醉,把可憐的吸血鬼逗得僵硬得像一尊石像。

  越是逼得對方不知所措,埃爾南就越覺得柯克好玩,帶他出來的決定果然沒做錯,自己養的吸血鬼不只可愛,反應又有趣,和他在一塊相處怎麼都不嫌膩。

  原本詭譎的環境被埃爾南這麼一攪合,變得一點都不恐怖了。

  柯克受不了埃爾南一直鬧他,忍無可忍說:「我可以自己飛。」

  「我飛得不夠穩嗎?」埃爾南收緊手臂,緊緊摟著柯克問。

  「我很重。」柯克藉口說。

  「一點也不重,我還可以抱得動十個你。」埃爾南笑著反駁。

  「你抱著我怎麼拿槍?」

  「那我抱著你,你負責幫我開槍。」

  「我槍法不準。」

  「不準就多補幾槍,總有一槍能中。」

  埃爾南不講道理還任意糾纏,柯克根本拿他沒辦法,想生氣又覺得埃爾南沒什麼惡意,就是個性太差喜歡逗人玩,這種惡趣味恐怕沒人能接受得了。

  要是有貝卡在,能夠分散埃爾南的注意力就好了。柯克這麼想,又覺得氣悶。

  他知道埃爾南喜歡逗美女說笑,而他原本對埃爾南處處留情,貪好女色的癖好沒什麼意見,但他現在卻覺得埃爾南太過輕浮,對他一個男性、一個吸血鬼也要招惹。他明白埃爾南沒有惡意,可他心裡竟然有些氣惱。

  柯克理智分析,覺得沒什麼好生氣,可是情緒哪能輕易控制?

  他乾脆閉上嘴不說話,不管埃爾南怎麼說他都不理。

  看柯克抿緊薄唇不願說話,埃爾南越看越覺得他可愛,故意問他,「你生氣了?」

  柯克堅定原則,短時間內不管怎麼樣都不打算搭理埃爾南了。

  埃爾南盯著他粉白的嘴唇,和壓在嘴唇上尖尖的吸血鬼獠牙,突然很想親吻柯克。埃爾南向來隨自己的心意做事,想到就做,想親就親,湊過去就啄了一口。

  根本沒想過埃爾南會這麼做,柯克嚇了一大跳,掙扎著扇動翅膀想遠離埃爾南。

  「別動。」埃爾南突然嚴肅起來。

  響亮的振翅聲席捲而來,一群被改造的吸血蝙蝠朝他們飛來,這些蝙蝠有了人的外型,鐵灰色的皮膚,看起來頗像傳說中的石像鬼,味道聞起來卻有低階血族的氣息。

  獵魔人放手讓小寵物待在原地,逕自衝向蝙蝠群中,柯克利用血族的等級震懾壓制這些人形蝙蝠,雖然讓人形蝙蝠亂成一團,但效果卻不像面對低等血族那樣能夠叫對方動彈不得。

  埃爾南一手用槍,一手銀鍊揮得如一面盾牌,在蝙蝠群裡大開殺戒。柯克看這些人形蝙蝠赤紅著眼睛,一絲神智也沒有,乾脆大膽開槍,人形蝙蝠扎堆,隨便瞄準都能射中,一發子彈也沒浪費,全都擊中目標,射空了彈匣。

  子彈用完了,柯克愣了一下,裝填子彈他練習過一兩次,要是不忙他可以花上兩三分鐘掏彈匣,但現在沒有嫌時間讓他浪費。吸血鬼攻擊本能首次戰勝了理智,柯克也衝進人形蝙蝠群中,揪住一隻人形蝙蝠吸乾了它的血液。

  人形蝙蝠血液味道不好,一入口柯克就清醒了,但咬了都咬了,他乾脆閉上眼睛,聽憑本能一口一個,效率不比用槍攻擊還差。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