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nan/Kirk】Hunter of Demons-06

  味道好噁心。

  柯克心裡厭惡自己用上吸血鬼的能力,可是戰鬥讓他沒有思考的閒暇,他覺得胃沉甸甸的又冰又冷,嘔吐和頭疼都越來越強烈,眼前的世界彷彿籠罩一層黑紅,他放縱本能殺戮,直到他一口咬在埃爾南的肩膀上。

  埃爾南悶哼一聲,他沒有生氣,只輕輕捏著柯克的脖子笑,「膽子變大了。」

  之前埃爾南總是擔心柯克不吃東西,這次被豢養的小吸血鬼咬了一口,他當然一點也不生氣,反而感到欣慰,這下他總算不用擔心有一天柯克會因為不想吸血餓死了。

  不只敢吸血,連髒東西都敢咬,真的進步很多。埃爾南本來想誇獎他,只不過當他一想到柯克以後不再挑食,甚至會主動去吸食別人的血時,埃爾南卻下意識地感到一陣不痛快,也不知道自己在不高興什麼勁,但在戰鬥途中,也不適合分神想這些。

  鮮甜的人類血液對吸血鬼來說是最上乘的佳釀,飲下去立刻沖淡柯克所有不適,他嘗過鮮血的味道,初擁後他曾有一段神智不清的時間不曉得吸食了多少人的鮮血,那鮮美的滋味讓人魂牽夢縈,忘都忘不了——

  不!他怎麼能吸血!

  柯克睜大眼睛,他鬆了嘴放開埃爾南的脖頸,伸長的獠牙自動收回,埃爾南脖子上兩個小洞流出兩條蜿蜒的血,柯克下意識伸出舌頭舔去散發誘人香氣的血,吸血鬼的唾液收束了傷口,埃爾南曖昧地喘息,「嗯……」

  「對不起。」柯克慌張地推埃爾南,埃爾南順勢鬆手。

  「原來被吸血是這種感覺。」沒想到被吸食血液竟然和性愉悅的感受相似,埃爾南的分身半硬起來,他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不想讓柯克發現自己的狀態,隨意用問題轉移柯克的注意力,「我的血味道怎麼樣?」

  柯克下意識伸舌舔了舔獠牙,味道好極了,但他不願評價,只重複說:「對不起。」

  「沒事,帶你出來就有餵食你的心理準備了,總不能讓你餓死。」

  「……我不餓。」柯克說。

  「那餓了就告訴我。」說完埃爾南就繼續向前。

  沒想到埃爾南是這種反應,柯克跟上他,遲疑地問:「不用通知貝卡嗎?」

  「都解決了,用不上那女人,等解決了再通知她也不遲。」埃爾南說。

  柯克覺得不妥,想勸埃爾南又不知道該說什麼,覺得自己沒理由干涉他的決定,只好沉默地跟在他的身後。

  兩人沉默了一會兒,一路上有零星畸形種蹬著牆面躍起意圖攻擊,都被埃爾南攔了下來。兩人一下就橫越了整個古城廢墟,從一頭飛到另一頭。

  望著古城外一望無際的沙漠,柯克說:「到盡頭了。」

  「看來躲在城裡,再找找。」埃爾南擰眉,沒想到他們在天空上招搖半天除了一群人形蝙蝠和畸形種就沒有其他攻擊了。

  他們換了一個方向,靠近地面低空飛行,緩慢且仔細觀察古城廢墟每一個角落。柯克豎起耳朵仔細聽,但廢墟裡窸窸窣窣的聲音好像四處都是,那些畸形種氾濫地藏在陰影處,除了這些讓人厭煩的怪物,似乎什麼都沒有。

  埃爾南殺得煩了,終於主動找貝卡匯合,貝卡也滿肚子不高興,看到埃爾南就抱怨起來。「殺得手痠,畸形種和怪裡怪氣的怪物到處都是,煩都煩死了。情報說塔莉雅和刺客聯盟在這裡,但我什麼都沒找到,刺客聯盟在這裡鬧出這麼多怪物到底想做什麼啊?」

  柯克突然出聲,「我沒看到其他獵魔人的屍體或武器。」

  「對啊!那些死在這裡的獵魔人呢?」貝卡忽然感覺到違和感的源頭,「連一片碎衣服、一支落下的箭矢或子彈殼都沒看到,屍體還可以說被那些怪物吃光了——」

  埃爾南打斷她,「有人來了。」

  他們都聽見了,一起看向天空,數十人乘著降落傘落下,埃爾南眼睛利,看到降落傘上的花紋就覺得不好。

  離地面最近的一人看見柯克,高聲喝道:「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看見神!」一道聖潔的白光隨他的話語朝柯克直射過來。

  柯克根本沒反應過來,埃爾南拉著他急退,躲在一道城牆之後。

  「異端裁判所的神經病!」

  貝卡跟上,她不時探頭往外看,乘著降落傘落下的人不管不顧舉槍掃射過來,好像子彈不用錢,她蹲著氣鼓鼓地說:「早不來晚不來,中東這裡的分會不會請了我們又請了異端裁判所來吧?」

  「分會的人請不起這些矜貴的聖徒。」埃爾南嘲諷了一句,看他們人多,權衡之後決定,「避開他們。」

  埃爾南和貝卡不是打不過異端裁判所,可是被纏上了有多麻煩兩人深有體會。雖然異端裁判所的人不是特別強,報復心卻很重,殺了一個就會惹來一打。這些瘋子還看不起獵魔人公會,即使平常不會找普通獵魔人麻煩,但埃爾南和貝卡這種擁有特殊能力,能飛、有怪力、有一些特殊能力的異能者對異端裁判所來說,地位和吸血鬼、惡魔沒什麼兩樣,都是要消滅的存在。

  尤其這趟埃爾南帶了柯克,他和貝卡被聖光祝福的子彈打在身上不會怎麼樣,頂多一個貫穿傷,但要是子彈打在吸血鬼身上造成的傷害就不是那麼簡單了。

  貝卡不喜歡躲躲藏藏,不大高興,但她安慰自己說:「讓他們把這裡清乾淨,我們也省些力氣。」

  他們決定遠遠跟在異端裁判所的人後面,反正他們三個能飛,視力、聽力等五感比異端裁判所的傢伙來得好,只要遠遠跟著不讓異端裁判所的人看到就好,乾脆等他們把古城廢墟裡的怪物殺了乾淨,再觀察看看他們找不找得到刺客聯盟到底在這裡動了什麼手腳。

  這些人來得晚,等天快亮了都還沒殺完,埃爾南看了看柯克,對貝卡說:「要天亮了,反正異端裁判所的人還沒走,不如我們先回去休息,等明天再來。」

  貝卡本來想張口諷刺埃爾南嬌氣,看到柯克才想起來吸血鬼怕光,如果顧及他,那他們白天找個能遮擋陽光的建築物也好。

  她正想答應,柯克就對埃爾南說:「你不用管我,獵魔人公會的人應該會等你們完成任務才過來接吧?現在叫他們過來不妥。」

  「你會被陽光曬死。」埃爾南說。

  「我看到廢墟裡還有有屋頂的房子。」柯克說。

  「沒門沒窗,超級透光,你要躲在哪?」埃爾南說完,突然想到一個好主意,「你變成小蝙蝠好了,我把你藏在外套裡剛好。」

  吸血鬼可以變成小蝙蝠,柯克試過,雖然他不太喜歡變成蝙蝠,但現在不是他可以隨便鬧脾氣的時候。

  在天亮之前,他們找好了一棟靠近城牆、屋頂還算完整的房子,在裡面紮營準備休息。異端裁判所還像拆房子一樣,走到哪裡,哪裡就轟隆隆得吵得要命,待在這其實也沒辦法好好休息,但坐下來或躺下來小歇一會兒總比不休息好。

  眼看天色漸漸變化,埃爾南催促柯克,「別磨蹭,快變成蝙蝠。」

  知道拖延不了時間,柯克變成蝙蝠,飛起來停在埃爾南伸出來的手上。

  貝卡眼睛一亮,湊過來想摸摸看毛茸茸的小蝙蝠,被埃爾南伸手擋開了。

  「小氣鬼。」貝卡說。

  埃爾南不理他,食指遞到小蝙蝠的嘴邊問:「餓嗎?」

  柯克變成的蝙蝠不想吸血,退開幾步,知道他意思的埃爾南揪著小蝙蝠摸摸翅膀又摸摸他的小肚子,玩了一會兒才把他塞進自己的大衣外套內,雖然外套裡熱得冒汗,但是埃爾南深色的大衣外套確實很遮光,就是太貼近埃爾南,活人的味道對吸血鬼來說實在是一大誘惑,就像香噴噴的肉放在嘴邊似的。柯克警告自己不準動口,安安靜靜地伏在埃爾南懷裡。

  「看得我都想養一隻吸血鬼了。」貝卡有點羨慕。

  「想養自己去找。」埃爾南把柯克藏好了,完全不準備讓貝卡摸一摸小蝙蝠。

TBC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