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Phototaxis(趨光性)

  二十二世紀,每個活在世界上的地球人都知道,只有住在浮空城的人能見著神蹟般的自然陽光,而不是建立在城市穹頂的擬光照系統。

  真正的陽光是什麼模樣呢?

  「我沿著鳳凰樹的步道離開學校,火紅的鳳凰花彷彿點燃了鳳凰樹樹梢,落了滿地的花瓣鋪設了一條紅毯,陽光透過鳳凰樹,在花瓣紅毯上撒落光點。不知道是捨不得離開學校,還是捨不得破壞紅毯,我停住了腳步——」劉紹桓頂著一頭亂髮,念誦浮現在眼前光幕上的課文,最後極不耐煩地躺倒在藤椅上,「啊啊,我又沒見過真正的陽光和鳳凰花,為什麼還要背課文啊!」

  蘇永容手在空中揮動,以特定手勢拉出光幕鍵盤,為數學作業輸入證明題算式,冷淡地回答他,「為了提升你的文學素養。」

  週末相約在二十一世紀復古露天咖啡館的高中少年劉紹桓和蘇永容正在寫作業,桌上放著兩杯冰焦糖牛奶因為盛裝在復古的藝術玻璃杯裡,玻璃杯外層蒙上冷凝的水珠,連杯底的藍色棉布杯墊都浸濕了一小塊。

  劉紹桓沒注意,手一放到玻璃杯上就沾了滿手的水,他詫異了一瞬,收回手甩了一下,不高興地抱怨,「這杯子怎麼回事?」

  蘇永容閃開水珠,「水蒸氣遇冷,凝結成水,很難理解嗎?」

  「你一定要嗆我嗎?」劉紹桓無奈地問。

  「如果你不問蠢問題的話,我也不想花時間回答你的問題。」蘇永容回答。

  劉紹桓也不是不懂小學生程度的科學,但現在大部分的餐館包括家裡都慣用可以持續保溫保冰持續二十四小時連一度都不會有變化的杯子,外層也做了特殊處理,摸不出杯中飲料的冷熱。劉紹桓家裡沒有追求復古的家人,他極少有機會接觸古董玻璃杯。

  蘇永容這麼專心寫作業表現出一副不想聊天的樣子,劉紹桓也只能摸摸鼻子,繼續背課文,和描述鳳凰花開、陽光燦爛的課文奮鬥。

  城市穹頂的擬光照系統準時在早上六點開啟,晚上六點關閉,最初穹頂日夜瞬間切換,就像人們開關房間電燈似的,眨眼過後就從太陽高掛換作月照長空、繁星滿天的模樣。就實用性來說,這樣穩定的日夜切換能夠穩定人們的作息,似乎沒什麼好抱怨的。

  但許多追求復古和自然的市民並不滿足這樣膚衍又虛假的天空。

  經過多年抗議和爭取,大約二十年多年前,A09城首先通過《城市穹頂擬光照系統升級》的財政預算案,首先在早上六點和晚上六點再現日升日落的場景。A09城流出的日升日落照轟動一時,所有人都爭著前往A09城旅遊,和能夠日升日落的城市穹頂合照。

  二十多年過去,所有城市都完成了城市穹頂擬光照系統的升級,不僅能模仿日升日落,夜晚繁星和月亮升落也能一同模擬。但它現在就像百貨公司的古董音樂鐘,只有小孩子會對它們著迷,很少人會在經過百貨公司時,為每個小時都會響起的一段古典音樂和古董機械布穀鳥表演停駐腳步。

  劉紹桓實在背不下去,灌了一大口冰牛奶,像一灘爛泥一樣躺在藤椅上,「背不起來!沒有文學素養也不會怎麼樣吧?反正文學素養也不能讓我擁有浮空城的入住權。」

  蘇永容繼續答題,一邊回應他,「好成績才能考上好大學,考上好大學才能繼續念碩士——」

  劉紹桓打斷他,「念完碩士念博士,有兩個博士學位也不一定能申請到浮空城的入住權啊?還不如重新投胎,下輩子直接出生在浮空城。」

  「你認真這麼想?」蘇永容抬眼看他。

  「不能認真想嗎?」劉紹桓說。

  蘇永容停下動作,拋出問題,「你知道我們城市市民和浮空城的人數比嗎?」

  「不知道,知道那個有用嗎?」

  「你投胎的時候要有中樂透頭彩的運氣,下輩子才有機會生在浮空城。」

  「有這麼誇張嗎?我們跟浮空城人人口有差那麼多?」

  劉紹桓沒認識過一個浮空城人,但他覺得這跟他們家親戚朋友大多都讀不懂物理、化學、生物、數學,也不會賺錢更對從政毫無興趣,一點也不符合申請浮空城人的資格。但學校總是用「某某學長一路升學,最終成功申請到浮空城的入住權,從此脫離螞蟻窩一樣的地上編號城市群,進入浮空城過上美好的生活」來刺激他們認真讀書,講得好像成為浮空城人一點也不困難似的。

  蘇永容露出莫名的笑容,指著露天咖啡館旁的廣場噴水池說:「普通城市市民和浮空城市民人數比例是一千四百萬比一,你現在可以考慮用廣場噴泉水淹死自己投胎,然後賭一賭這個機率。」

  那廣場噴水池淺得只淹得到膝蓋,要淹死自己恐怕需要一定的決心。

  蘇永容說完話沒多久,廣場就有小小孩衝進噴水池裡,大笑大叫地衝向噴著水的水池中心,不過沒兩下小小孩就被附近的保全抱出來,滴著水還給光顧著看光幕論壇消息,沒注意孩子跑哪裡去的家長。

  「……免了,我還是好好活著吧。」劉紹桓看著被保安抱著的小小孩,把他當作前車之鑑,吸取教訓。

  成為浮空城的人,是所有人類的終極夢想。

  那是與地上編號城市完全不同的夢之地。只有浮空城擁有頂尖的技術,只要勤於保養更換身體的零件,就能永生不死。浮空城不僅有延長壽命的技術,超高科技更輔助他們擁有神話裡神所獨有,能夠呼風喚雨的能力。將住在浮空城的人,冠以神之名,一點也不為過。

  彷彿古希臘神話再現,浮空城又有著奧林匹斯、天堂等等別稱。在二十二世紀,世界上終於有了實體的天堂浮空城,人人都想要上天堂。

  這樣的天堂最初只是人類頂尖菁英保存自己智慧而建造的科技城市,但為了浮空城營運的穩定,浮空城在建立之初不只接受科技菁英,同時也接納了頂尖富豪和掌權者作為倚靠,所有地上編號城市的權力集中在浮空城之中,讓雙方的關係更像神與他的神民。

  浮空城就不用想了,比起覬覦浮空城的陽光,劉紹桓有別的想法。

  「喂,我們明天去探險好不好?」劉紹桓用指尖戳戳蘇永容的肩膀。

  「去步行街還是百貨公司探險?」蘇永容不為所動,專注寫作業,「我已經說過我不喜歡逛街。」

  「是真正的探險。」劉紹桓左看右看,小聲地說:「我認識的一個沒有身分證號的朋友,他說通過城市和城市的夾層,一直往上攀爬,可以看到真正的天空。」

  「你說認識的人是初七?」蘇永容問。

  「你怎麼知道?」劉紹桓問完馬上反應過來,「哦,初七也是你的朋友。但她當初明明跟我說,這個秘密只分享給我一個人知道!她也跟你說了那條冒險之路?」

  「說了。」

  劉紹桓和蘇永容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兄弟,從托兒所、幼稚園、小學、國中到高中的交情,初七是他們小學在公園挖砂蓋城堡認識的流浪者小女孩,劉紹桓和蘇永容邀請初七入住蓋好的砂堡當公主。從那之後,初七也變成他們倆的好朋友,不過初七常常被他爸爸媽媽帶著在各個城市和城市夾層四處遊走,國高中之後見面就變得更不容易了。

  劉紹桓覺得初七的話多少有些可性度,就算看不見天空,他初七嘴裡的夾層也很有興趣——夾層指的是城市穹頂與其他座城市之間區域,即使劉紹桓在書上學過地上編號城市類似上世紀的摩天大樓,或者螞蟻窩之類的構造,但他總是很難想像城市穹頂上還有其他城市。

  「那你去不去?」劉紹桓問。

  「不去。」蘇永容回答。

  「但是明天星期天,只要今天寫完作業,明天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去玩。」劉紹桓鍥而不捨地地遊說他。

  「然後兩週後就期末考了。」蘇永容冷漠地回應。

  「但是我想去啊!我超想去!求你跟我一起去冒險!」

  「我說,兩週後就期末考了。」

  劉紹桓皺著臉,唉聲嘆氣說:「我知道,你又要唸我乖乖準備期末考,吧啦吧啦——」

  「期末考之後是暑假。」蘇永容說。

  「當然,我最期待暑假了,我一直存錢想去浮空城開在我們城市裡的樂園玩……等等,你說期末考之後是暑假,是不是我以為的那個意思!」劉紹桓睜大了眼睛。

  「什麼意思?」蘇永容反問。

  「就是去冒險啊!去看真正的天空!」劉紹桓興奮地敲打藤椅靠手,整個人貼近蘇永容。

  蘇永容推開他,鬆口說:「如果你期末考每科都考過,不用暑修的話,我可以跟你一起去。」

  「真的?那就這麼說定了!」

***

  劉紹桓背著一個大背包,敲響隔壁鄰居的大門,看到開門的人,就先揚起大大的笑臉,元氣十足的打招呼,「叔叔阿姨早!」

  「是桓桓啊!來找容容?」開門的蘇爸爸問。

  劉家和蘇家交好,劉紹桓從小到大常常到蘇永容家寫作業兼吃早午晚餐,走進蘇家一點也不認生,蘇永容的睡眠艙就在蘇家客廳的右側牆上。

  「對。」劉紹桓走到蘇永容的睡眠艙口,伸手敲了兩下,「容容不會還在睡吧?」

  睡眠艙滑了出來,蘇永容坐起身,瞪著擾人睡眠的劉紹桓,怨念深重。

  「……我醒了。」

  蘇永容跳下睡眠艙,睡眠艙再度收回牆內,他走進洗漱間很快洗臉刷牙,從昂貴的棉布睡衣換上一晚就洗好烘乾的深灰色外出服,走出洗漱間,然後用另一個特定手勢揮開隨身的智慧手環的光幕,叫出選衣服外觀的畫面。

  劉紹桓走到蘇永容身邊,手垮在他的肩膀上,「要不要我幫你選衣服?」

  「走開。」蘇永容嫌棄地推開他,很快從光幕上挑了白襯衫搭牛仔褲的簡單搭配,身上的深灰色外出服一下變成蘇永容所選的外出服模樣。

  「都放暑假了還穿白襯衫,去上學制服襯衫穿不膩嗎?」劉紹桓說。

  「你管我。」蘇永容仍未完全清醒,還有起床氣,他坐下來吃早餐,餐桌上有牛奶和營養穀片,他自己動手倒穀片和牛奶。

  「桓桓吃早餐了嗎?」蘇媽媽問,不過她根本不等他回答,就倒了一杯牛奶給劉紹桓,「桓桓喝牛奶。」

  劉紹桓接過牛奶杯,「我吃過了,謝謝阿姨。」

  他一邊喝牛奶一邊等蘇永容吃完早餐。今天是他們準備外出冒險的日子,兩人一致對好說詞,和家長交代要和其他同學一起去其他編號的城市遊玩一週時間。劉紹桓非常興奮地準備行李,裝了滿滿一個書包。

  蘇媽媽正在看早安新聞,氣象播報顯示在光幕上,因為她開啟公開放送,因此在場的人都聽得見氣象主播的播報。

  「今日C07城在午後兩點到四點間降雨,如需出門請攜帶雨具——」

  「啊,每個月都挑這幾天下雨,就不能調整的不規律一點嗎?」劉紹桓嘴唇周圍沾了一圈牛奶,像一圈白鬍子。

  蘇爸爸認真回答兒子朋友的抱怨,「但是規律降雨比較不麻煩,大家都可以把行程排開,不管做什麼事都很方便。」

  「那是城市穹頂的模擬降雨,不是真正的雨,你就別要求太多了。」蘇永容說。

  蘇媽媽想到什麼,對兩人說:「你們出去玩,記得要帶雨具喔!」

  「有!我都準備好了!」劉紹桓拍拍包包。

  他準備了很多宿營用的東西,畢竟要穿越城市夾層冒險,可不像在城市裡那麼方便。

  冒險、冒險!好期待真正的天空是什麼樣子!

  蘇永容沒有讓劉紹桓等太久,他很快吃完早餐,背上準備好的行李背包,他的背包比劉紹桓的背包整整小了一圈,讓劉紹桓很想打開他的背包檢查他有沒有帶夠所有所需的物品,但他才剛剛伸出手,就被蘇永容拍開,「不要亂動。」

  「我們走吧!快點出發!不然就要來不及了!」劉紹桓說。

  「路上小心,玩得開心!」蘇媽媽站在門口朝他們揮手。

  他們沒有如蘇媽媽預期的那樣,租借公園的飄浮滑板,前往城市與城市的轉運站。蘇永容和劉紹桓搭上前往城市邊緣的公車,到城市C07接近邊界的無人工廠區。

  蘇永容和劉紹桓聽初七說過很多次,知道他們第一關必須面對的是監視器,他們不能使用導航,必須依照初七手繪的紙質地圖,沿著流浪者們熟悉的路線走,才能穿過無人工廠區的監視器死角,找到流浪者慣用的出入口。

  城市穹頂的邊界充斥著一棟棟無人工廠建築,這些工廠負責生產城市所需,工廠外層罩著光學模擬的樹木森林,如果從城市中心往外望,C07的市民可以看見城市被茂密高聳的森林包圍。每個城市會投票票選不同的景觀,有些城市決定讓無人工廠的外觀顯示出山景或海景,有些則選擇無盡的建築物群,各個編號城市都有不同的特色……

  普通市民平時幾乎不會來這塊地方,連幫派混混都選擇在無人工廠內側活動,只有流浪者會在靠近邊界牆的地方扎營歇息。

  平時各城市官方新聞宣導總是希望人民不要前往城市邊緣,該區為治安死角,充滿了危險的流浪者,不過從小和初七一起玩到大的蘇永容和劉紹桓並不怕流浪者。也許流浪者中有危險的人,但他們之中也有像初七和初七父母那樣和善的人。

  好不容易穿過無人工廠區,劉紹桓一見到邊界牆就立刻貼上去好奇地四處摸摸看看。

  「哇!」劉紹桓三番兩次貼著邊界牆,左看右看,露出讚嘆的表情,「是假的!城市穹頂真的是人造的!」

  城市穹頂是方的,城市是立方型,這是連小學生都知道的知識——

  但是城市穹頂的擬光照系統從大部分的角度看,都看不出它的形狀是方形的,唯有切切實實站在城市邊界,貼著邊界的牆,才會發現人類的眼睛很容易被欺騙,看出穹頂顯現的天空是假的。

  蘇永容不像劉紹桓大驚小怪,只駐足了一會兒觀察一下穹頂的異象,便按照手上的紙地圖,直直往目標走。

  「等等我!」劉紹桓追上蘇永容。

  「跟上。」蘇永容催促他。

  他們又走了很長一段路,平常他們在城市裡前往任何區域都可以使用飄浮滑板或搭乘公眾交通運輸工具,除了逛街,他們很少有走這麼多路的時候。劉紹桓覺得他們行走的距離已經超過他平常在步行街亂逛的距離了。

  劉紹桓忍不住點開智慧手環看紀錄行走步數的紀錄,無聊的揮動手裡另一張紙地圖問:「到了沒有?」

  他跟在蘇永容的身後,並不是很能看懂初七的手繪地圖,這對他來說太抽象了。

  「就在前面。」蘇永容回答他。

  這段路終於到了盡頭,終於要進入未知的城市夾層,惦記著冒險的劉紹桓加緊腳步。不久,他們就看到初七和他們描述過的那個入口。

  劉紹桓歡呼,「終於到了!」

  「喂,城裡人,雖然不知道你們怎麼走到這,但我建議你們不要進去那個入口。」

  路邊有個背著一個拼布包袱、穿斗篷戴兜帽的傢伙出聲攔住他們,兩人朝他看去。

  蘇永容聽著對方的語氣沒什麼惡意,主動開口問:「為什麼?這條路堵住了嗎?」

  「進去以後,再往前一段路,你們的智慧手環會收不到訊號。」

  「然後?」蘇永容問。

  對方嗤笑,換了一個坐姿,帶著明顯輕視的語氣說:「然後你們會永遠的迷失在夾層裡面,變成乾屍,對我們流浪者來說清理你們很麻煩。」

  「我們才不會迷路!我有地圖!他也有地圖!」劉紹桓抗議。

  「紙質地圖?」那人看見兩人手上的紙張,紙張對擁有智慧手環的合法市民很沒必要,卻是流浪者必備的物資,「還算有做功課,不過通過夾層可沒有這麼容易。」

  蘇永容不怕他的恫嚇,用極其平淡的口吻問:「那你要帶路嗎?我們有多帶食物,可以用食物當報酬。」

  「這是我們的冒險!為什麼要邀陌生人啊?」劉紹桓不滿。

  「……你們要去哪裡?」對方遲疑了一回兒才問。

  劉紹桓搶答,「我們要穿過夾層,到編號城市的最頂端的天台去曬真正的太陽!」

  「你們腦子有病吧?」對方脫口而出。

  「你才瘋了。」劉紹桓說。

  「桓桓,別隨便跟人吵架。」蘇永容說完,問對方說:「全程提供食物,我們吃的都有多帶,是高熱量的壓縮餅乾。至於水,地圖上有紀錄取水點,我們也有準備三天份——」

  「不是說好不要隨便在外人面前叫我小名嗎!」

  劉紹桓抗議,被另外兩人一同忽略。

  高熱量的壓縮餅乾他們帶了很多,本來打算各個補水點放上一點,初七說過有時候補水點的食物能救人性命,她和她的家人就被補給點放置在鐵盒內的肉乾拯救,避免了餓死的命運。

  「三天份?你們打算花多少天來回?」那人問。

  「一週。」蘇永容說。

  「呵呵。」對方嘲諷地笑,交叉雙臂,覺得這個答案不可理喻,「一週你們走不到天台。」

  「你答應要帶我們走了嗎?」蘇永容抓著重點問。

  對方終於不繼續坐在地上和他們說話,他站起來之後脫下兜帽,露出一張豔麗的臉蛋,烏黑的長髮編成長辮子收在斗篷內,身高比劉紹桓和蘇永容還高。

  「咦?我還以為是大叔,沒想到是阿姨!」劉紹桓口無遮攔地說。

  「叫我大哥。」他惱怒地握緊拳頭,拎起自己的拼布包袱,告訴自己不要跟白目死小孩計較。

  「你沒有名字嗎?」劉紹桓用同情的表情看他。

  「我叫路西法!」他主動走在前方,穿過入口前回頭甩下一句,「走了,一週的時間可不夠你們磨磨蹭蹭!」

  入口的樣子在視覺上很奇怪,城市穹頂雖然叫做穹頂,但城市的四面牆也都利用了擬光照系統。那個入口就像天空開了一個洞,洞口看得到破碎的水泥牆,和裡頭暗沉沉的空間。

  蘇永容先跟上路西法,劉紹桓收起地圖,手忙腳亂地掏出手電筒。

  「等等我!」劉紹桓說。

  沒走多遠,蘇永容和劉紹桓用手電筒照亮了附近的空間,高聳得沒有盡頭的鋼鐵架構讓人驚嘆,無論是前方或者頂端,手電筒的強力光束都照不到盡頭,夾層比想像得還要巨大。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蘇永容覺得自己好像聽見振動翅膀的聲音,還有怪異的聲響,很像是初七描述蟲鼠的叫聲。

  路西法額頭上戴著頭燈,頭燈束帶緊緊綁在他的後腦勺上,那看起來是手工自製的東西,燈體的部分幾乎有半個蘋果那麼大。

  「地圖給我看。」路西法朝蘇永容伸手。

  「你不是知道路嗎?」蘇永容問。

  「反正你看不懂地圖,給我看一下也沒關係吧?我好奇其他流浪者掌握的安全路線。」

  「不要給他!」劉紹桓說。

  聽劉紹桓這麼說,蘇永容反而主動把地圖交給路西法,他拿到地圖,看了一眼就笑了。「你們兩個真的打算靠這份地圖去天台?」

  「對啊。」劉紹桓理直氣壯地回答。

  「你們看得懂?」路西法問。

  「容容一定看得懂。」劉紹桓理所當然地說。

  「那容容,你看得懂嗎?」路西法噙著笑問。

  「蘇永容——我的全名。我看不懂。」

  「我就說容容一定看得懂。」劉紹桓得意洋洋地插腰,話說到一半突然才意識到蘇永容剛才說的話,「什麼,你看不懂嗎?真的?但是你出發前沒說啊?」

  「我覺得夾層裡也許會有提示。」蘇永容心裡盤算著計劃B,「如果進來之後還是看不懂也沒關係,我帶了能做記號的油漆筆,如果真的認不得路,我們還可以沿著記號回去,提早回家。」

  「我才不要提早回家!」

  劉紹桓震驚地看著從小一起長大的朋友,雖然知道對方對這趟冒險沒有太大的期待,但沒想到他竟然這麼沒幹勁,覺得進來夾層晃一晃就可以回家——雖然兩週前的星期天劉紹桓是打算和蘇永容來夾層晃上一天探險,但是現在他們好不容易和家裡爭取到一週自由時間,怎麼可以就這樣輕易放棄!

  「我要看真正的陽光,看真正的天空!」劉紹桓說。

  路西法不屑地說:「真正的天空有什麼好看的?太陽又曬又刺眼,風凜冽得吹進人的骨頭裡——」

  劉紹桓興奮地想抓住路西法的手臂,被他躲開了,他不在意,只使勁地追問:「你真的去過天台,看過真正的天空?」

  「看過,每個流浪者都看過。」路西法雖然不耐煩,但還是回答他的話。

  「為什麼?」蘇永容問。

  「走遍每一個編號城市,包括每一處夾層和最頂端的天台,這是一個合格流浪者必須達成的目標。不像你們必須申請才能到其他城市,比起你們,流浪者擁有真正的自由。」路西法淡淡地說。

  「浮空城的人才自由呢。」劉紹桓不服氣地說。

  「我建議你不要把浮空城那些傢伙想得太好。」路西法說。

  「為什麼?」

  無論劉紹桓怎麼追問,路西法都不願意回答,只埋頭帶路。

  他們在黑暗中行走,穿越鋼鐵架構之間的縫隙,沿著鋼架往上攀爬。蘇永容認真的沿路用油漆筆作記號,有些鋼鐵壁面也有其他人留下來的記號或圖案。一開始劉紹桓用智慧手環沿路拍了不少圖片,但很快開啟的光幕閃了閃,手環跳出無信號的提示。他又拍了好幾張照片,手環警告他連接不到網路,照片無法儲存到雲端,雖然智慧手環本身有很大的儲存空間,但一直跳出來的警示很讓他掃興,而且路越來越難走。

  好在蘇永容攜帶的繩索和安全扣幫了很大的忙,他們不像路西法行動靈敏的像貓,在危險又狹窄的路上還能自如的前進,還好路西法願意停一停等他們再往前走,沒把他們丟在路中央。

  「小心,這一段很難走,別摔死了。」路西法提醒他們說。

  路西法話才說完劉紹桓就一腳踩空,滑下他攀爬的鐵架,蘇永容臉色一變,「劉紹桓!」

  「我沒事!」劉紹桓在半空中晃來晃去,他心跳怦怦跳得飛快,但他還是抬頭笑嘻嘻地朝蘇永容揮手,表示自己很安全,「可是我的手電筒掉了。」

  還好有扣在鐵架和腰間的兩枚安全扣和繩索,蘇永容提前做的安全保護措施派上用場,蘇永容板著臉把劉紹桓拉上來,等劉紹桓站穩,蘇永容立刻大聲說:「太危險了,我們回去。」

  「容容。」劉紹桓笑容一垮,「我們才出發半天,現在回去太快了。」

  「我們可以去隔壁的C08玩,或者你很想去新開的浮空城樂園。」蘇永容立刻提出具體的選項。

  劉紹桓和蘇永容早就去過C08城幾百次了,C08和C07是友好城市,去那裡玩連申請簽證都不用,劉紹桓對再去C08的提議一點也沒興趣。

  「我們的零用錢都用來買冒險裝備了,沒有錢買浮空城遊樂園的門票。」

  「我還有錢,夠買兩張門票。」

  「真的?」劉紹桓只驚訝了一下,就想到容容確實是個很會存零用錢的人,小聲而堅定地說:「但是容容,我還想繼續往前走。我覺得初七做得到,我們也做得到。」

  「初七是初七,她有爸爸媽媽帶著走。」蘇永容說。

  「我們有路西法啊?」劉紹桓指著領路人。

  路西法還不知道劉紹桓又把他和另一個輩份的人相提並論。他站在前面等得有點不耐煩了,問:「你們商量好了沒有?」

  「如果第三天到不了天台,我們第四天就往回走。」蘇永容妥協說。

  蘇永容這句話讓路西法聽到了,他斬釘截鐵地說:「以你們的速度,三天走不到天台,死心吧。」

  「至少我們在前進了,離天台越來越近了不是嗎?」劉紹桓說。

  路西法想笑他天真,卻沒把尖銳的嘲諷說出來,「搞不懂你們城裡人,你高興就好。」

  他們繼續在黑暗中行走,路西法的頭燈和蘇永容手電筒的燈光是唯一的光源。他們很少長時間在這麼暗的地方活動,就連家裡的睡眠艙都可以調整亮度,劉紹桓常常開著燈在睡眠艙裡偷偷玩遊戲,雖然常常被家長抓包——唉,在夾層冒險雖然很刺激,但只能單純趕路,走路都不能玩遊戲、不能滑社交軟體,劉紹桓常常走一走做出打開智慧手環的手勢,然後才想到沒信號又把它關掉。

  不斷打開智慧手環只有一個好處,他能看見時間過去了多久。

  差不多下午五點半,路西法終於帶著他們走到第一個有水的補給點,沒吃中餐的劉紹桓和蘇永容早就餓壞了。

  「我們在這裡過夜吧。」路西法宣布說。

  劉紹桓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不知道自己是走得累了還是餓暈了。打開背包拆開零食就往嘴裡塞薯片,他還帶了氣泡錠,丟進瓶裝水裡用氣泡水配薯片,劉紹桓才覺得身心被撫慰。

  蘇永容沒像他坐沒坐像,他端端正正盤腿坐著,大口灌完一瓶子水,然後去找裝水的地方。

  「別裝了,裝了也只是浪費,你喝不下這種水。」路西法說。

  「但我們只有帶三天份的水。」蘇永容陳述事實。

  「那你們三天後就回家。」路西法說。

  「我裝了就會喝。」蘇永容抿著嘴,試了半天才想到這不是家裡的感應式水龍頭,笨拙地手動轉開水閥,蘇永容裝了半瓶水,試喝了一口。

  有一股形容不出的怪味。

  蘇永容一股作氣喝光半瓶水,遏止自己想嘔吐的反應。

  路西法似笑非笑地看著他,「這裡的水有一些金屬雜質,喝不死人,但你們不會喜歡。嬌氣。」

  蘇永容沒有反駁路西法,但他把瓶子裝滿水,拿回去裝進背包裡,然後從背包裡拿出兩份高熱量壓縮餅乾給路西法。

  「你的酬勞。」

  「這麼多?」

  一般人一餐吃半份這種壓縮餅乾就能吃得很飽,兩份超出一開始蘇永容和路西法商定的份量。

  蘇永容又拿了一份,放在水龍頭旁邊,「反正我有多準備。」

  看他的舉動,路西法表情緩和了些,從拼布包袱裡拿出火爐。

  吃完半包零食復活過來的劉紹桓過來圍著路西法拿出來的火爐看,看路西法點燃火爐更是驚奇地嚷嚷,「這是火、這是火吧!容容你快看!」

  「看什麼?流浪者已知用火?」蘇永容說。

  「可是我們現在煮飯早就不用火了,用火當光源是不是太老派了?」劉紹桓自顧自地猜測。

  路西法面目猙獰了一瞬,再度說服自己不要跟死小孩計較……

  可惡,好想捏死講話這麼討厭的死小孩!

  路西法點燃了火爐,關掉並拆卸頭上的燈,沒好氣地說:「你們不覺得冷嗎?」

  走了一天,夾層的溫度偏冷,但蘇永容和劉紹桓一直在行走,他們甚至一度出了一層薄汗。現在停下來待在補給點,確實開始覺得冷了。

  身上單薄的衣服沒辦法阻擋寒冷。

  蘇永容和劉紹桓這才安靜地靠過來,和路西法一起圍著火爐坐著,安靜地啃壓縮餅乾和喝水。

  填飽肚子,沒辦法開智慧手環玩遊戲,又累了一整天的劉紹桓昏昏欲睡,盯著躍動的火光說:「有點想講鬼故事。」

  「我不想聽。」蘇永容說。

  「容容,我們看見真正的火了。」劉紹桓越說聲音越小,「原來火光是這樣子的。」

  火光原來這麼溫暖。那麼真正的陽光又怎麼樣呢?

  ——陽光透過鳳凰樹,在花瓣紅毯上撒落光點……

  真想看一看。一邊這麼想著,劉紹桓只覺得眼皮越來越沉,最後忍不住闔上,歪著頭靠在大背包上睡著了。

  路西法沒聽見蘇永容回應劉紹桓,往蘇永容那邊一看,發現他也睡著了。他調整了一下火爐的火焰大小,這兩個城裡的死小孩,看見火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火焰就是人類暗夜裡的光。

  追逐光是人類的本性,自古以來,從未改變。

END


訂閱非白⋯⋯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