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一章

  凌晨五點,曾一今從第一航廈出關,來到桃園機場的計程車招呼站,很快搭上一台計程車。

  「麻煩送我到台北南京東路和敦化北路口。」曾一今說。

  「好。」司機點頭,離開機場駛上高速公路。

  她迫不及待地想見到她的未婚夫,給他一個驚喜,雖然計程車費比較昂貴,但她相信這筆錢絕對值得。

  打開手機,曾一今檢查在搭乘飛機的時候,有沒有收到什麼訊息。

【小說】水平面之下-楔子

  黑暗,泊泊水流聲在空蕩蕩的公寓中迴響。

  只有浴室半開的門透出些許微光,若推開門查看,便能看見浴室充滿浴缸溢出的水,還冒著熱騰騰的白煙。這間浴室打掃得很乾淨,排水孔沒有斷裂的頭髮,但除了清澈的自來水,還會看到一縷縷鮮紅的血液隨著溢出的自來水一同沖刷落在磁磚上的一只銀戒指、一支被扭曲破壞塑膠刮鬍刀,最後才流入排水孔。

  半拉開的浴簾掩蓋了浴缸裡的情況,年輕的男人安靜地浸在水中,沒有吐出任何氣泡證明他還存活,男人的手臂上有從手腕畫到手肘連接處的深刻刀痕,刮鬍刀的刀片還卡在手臂裡,鮮紅的血液正來自他的傷口。

  除了水流聲,沒有其他聲音。

***

【小說】Phototaxis(趨光性)

  二十二世紀,每個活在世界上的地球人都知道,只有住在浮空城的人能見著神蹟般的自然陽光,而不是建立在城市穹頂的擬光照系統。

  真正的陽光是什麼模樣呢?

  「我沿著鳳凰樹的步道離開學校,火紅的鳳凰花彷彿點燃了鳳凰樹樹梢,落了滿地的花瓣鋪設了一條紅毯,陽光透過鳳凰樹,在花瓣紅毯上撒落光點。不知道是捨不得離開學校,還是捨不得破壞紅毯,我停住了腳步——」劉紹桓頂著一頭亂髮,念誦浮現在眼前光幕上的課文,最後極不耐煩地躺倒在藤椅上,「啊啊,我又沒見過真正的陽光和鳳凰花,為什麼還要背課文啊!」

  蘇永容手在空中揮動,以特定手勢拉出光幕鍵盤,為數學作業輸入證明題算式,冷淡地回答他,「為了提升你的文學素養。」

【小說】切分音-第三章

  楚音偶而會去莫沄箏家過夜,那是郊區一棟漂亮的雙層透天厝,在大台北地區寸土寸金的地方很稀有。莫沄箏的家人很少在國內,基本都長住在加拿大,所以整棟房子只有她和莫沄箏在。

  因為這樣,楚音偶而會在莫沄箏家過夜。否則楚音怎麼樣也不會喜歡到別人的家裡拜訪,感覺很拘謹,沒辦法好好休息。

  她甚至有些衣服直接放在莫沄箏家,包括一套莫沄箏買的火鶴睡衣,兩個人一起挑的,他們有一套一模一樣的情侶睡衣。

  但睡在莫沄箏的床上,不會讓楚音產生歸屬感,她手搭在莫沄箏腰上,想莫沄箏這麼好,為什麼自己不能為她放棄什麼。也許是自己太自私,比起在愛情裡二選一,她更想維持現有的安穩生活。

【小說】切分音-第二章

  楚音有一個非常好的朋友韓嘉魚,她們是國中同學,一直都關係很好,常常一起看電影、展覽、吃下午茶、喝酒聊八卦。兩人幾乎每個月都會碰面,她們會和對方分享秘密,比起真正的親姐妹不遑多讓。

  兩人今天也約好了在常去的酒吧。酒吧裝潢華麗古典,裝潢是洛可可風,浮誇得很適合拍照打卡,生意很好,一直是特別受女性喜歡的酒吧。不只裝潢好,調酒的味道和食物也符合楚音和韓嘉魚的口味,兩人才一再光顧。

  韓嘉魚是上班族,有固定的上下班時間,沒辦法避開巔峰的交通時間,擠著捷運好不容易才到酒吧。沒想到楚音比她還慢,等服務生帶她到定好的位置上,她還沒看見楚音的人影。韓嘉魚掏出手機看正好跳出楚音傳來的訊息,不只向她抱歉還說了公車塞在路上,她會晚到。韓嘉魚回了句沒關係就放下手機,聽酒吧舞台上的歌手唱慢調子的情歌。

【小說】切分音-第一章

  陽明山是北部婚紗拍攝的熱門地點,山巒、湖水、天光盡收眼底,以往當模特拍網拍商品照片通常不是在攝影棚,就是租咖啡廳,楚音一直到開始接婚紗攝影才開始常常跑陽明山,也是這一陣子才掌握太陽對外拍人像的影響。

  為了避開人潮和正午的陽光拍出最美的照片,楚音早早預約好車,拜託化妝師瑞琪辛苦一點早起,楚音和待會要拍照的霏碧與甯甯約定好五點半在捷運站集合,一起乘車上山。

  霏碧是楚音以前合作過、關係不錯的網拍服飾店店長,甯甯是模特,以前常常和楚音打照面,也常常一起合作,許多請模特的商業邀約活動上都會碰到對方。霏碧和甯甯這對拉子情侶和楚音相熟,意外碰到楚音和莫沄箏約會,之後霏碧就對楚音更熱情,時常照顧她生意,包括拜託她拍商品照。

【小說】切分音-楔子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驗證愛情?

  我不明白。

*** 

  昨天忙著修照片睡不到八小時,楚音累得半死,頭靠在冰涼的大門,閉著眼睛從包裡掏鑰匙。手機響的時候她根本不想接,幾乎聽完整段《Love changes everything》副歌,她才一邊開門走進公寓,一邊接起電話。

【小說】擱淺-第三章(完)


  一件東西從商店出售或更早——在出廠之後,它的壽命就開始磨損。

  人類也一樣,在出生之後,以成長為名磨損著,大多數情況下人類在時間磨損速度一致,可能依照基因、生病或種種原因有所差異。將出生時一無所知的純粹人類加以琢磨,雕刻出輪廓形狀美其名成才,假裝從學校社會這些加工廠框架磨出來的東西特別了不起,說那些不適應按造設計圖被雕琢碎裂的人太脆弱了。

  人願意擁有一只易碎而美麗的水晶花瓶、欣賞一件獨一無二的藝術品,也不願意包容那些不適應流水線加工廠批量粗糙打磨技巧的人類,這種雙重標準很少有人願意去在意它。

【小說】擱淺-第二章

  我的憂鬱症症狀加重了。

  我怕出意外,最近都不敢一個人待在家裡,一個人待著就容易陷入糟糕的情緒中,盡可能在咖啡廳完成工作,把所有精神都投入課程裡,約親朋好友吃飯,把所有零碎時間填滿……

  第三期的課程就在這樣渾渾噩噩的狀態裡結束了。

  我看得出許多人的精神狀態改變,變得更有自信,思考更正面,但那些課程在我身上似乎毫無效果。

  結束課程後有一場隆重的結業典禮,每個人都獲頒不同名稱的獎狀,最優秀改變最多的同學在台上分享,助教們為所有人獻上花束,祝福他們未來一帆風順。

【小說】擱淺-第一章


  歷經過去二十年的努力與耕耘後,我所發現的其中一件事是:萬物都是造來填補空白的。

  急欲用藝術來填補空虛的那股動力,對我來說是不可或缺的。

                              ——艾斯·德夫林


  艾斯·德夫林,毫無疑問,走在世界前沿的舞台設計大師。

  她喜愛黑暗,她喜愛在黑暗中編織舞台。我欣賞她,她是我們這一行的佼佼者,但我無法喜歡黑暗,我對黑暗感到恐懼。

  我害怕黑暗,黑暗好像隱藏著噬人的怪獸,隨時準備在你鬆懈下來的時刻撲向你,撕裂你的喉嚨。

DORISDC E-WHITER​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