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Bat】Soulmates-楔子

  每半年由「塔」主辦的舞會,無論對哨兵或嚮導來說,都是不可錯過的盛宴。

  寬闊的宴會廳可容納近千人也不會顯得擁擠,挑高的穹頂和古董水晶燈閃耀璀璨光芒,一支古典樂團現場演奏的舞曲通過收音設備,以絕佳的音響填滿每一個角落,繫著小領結,手上平穩地端著香檳和點心的服務生在賓客間穿梭,所有人都打扮得花枝招展,活像孔雀開屏。

  布魯斯·韋恩熟悉宴會、舞會這種社交場合,但他討厭「塔」,更討厭「塔」舉辦的舞會,雖然服用抑制自身嚮導素的藥劑會有嗅覺不夠靈敏的後遺症,但在「塔」舉辦的相親舞會上,哨兵嚮導們大量混雜在一起的信息素對他來說仍然太過刺鼻,他在路上忍不住打了噴嚏,只好用花粉過敏的藉口敷衍過去,還好在那之後他可以用手帕稍微遮掩口鼻。

  裝普通人也很麻煩,到處亂跑的精神體對布魯斯更是一大考驗,布魯斯跟在招待他的黑暗哨兵身後,不著痕跡地打量對方,雖然對方穿著廉價套裝,但搭配他挺拔的身材,幾乎穿出了訂製禮服的效果。

  為了裝作普通人,他已經發揮超凡演技,忽略從眼前掠過的鸚鵡精神體,還必須無視在路上追來趕去的小狗小貓精神體,就算會踩到他們的尾巴也要毫不猶豫地向前,好在精神體比真正的動物聰明敏捷,到現在布魯斯都沒有不小心踩到哪個小動物的尾巴。

  布魯斯想把握接觸黑暗哨兵的難得機會,可惜哨兵感官敏銳,就算用極細的針也沒辦法瞞著哨兵取血,否則布魯斯實在很想趁機採樣,取一兩滴黑暗哨兵的鮮血回家化驗。

  那位負責招待他的黑暗哨兵突然蹲下,布魯斯不得不假惺惺地對克拉克·肯特突然蹲下抓起打架的迷你豬和天竺鼠作出茫然又驚訝的表情,同時還必須注意視線不可以精準地落在那兩個精神體身上。

  「肯特先生,你這是在……」

  「抱歉,我得處理一些小麻煩,請您稍等一會兒。」克拉克把打成一團的迷你豬和天竺鼠分開,揪著他們的脖子問:「別打架,現在不是打架的好時機,你們的主人在哪裡?」

  迷你豬對克拉克哼哼數聲,天竺鼠還忙著對迷你豬呲牙裂嘴,也不曉得他們倆有什麼深仇大恨。

  「難道是哨兵和嚮導的精神體?他們長什麼樣子?」布魯斯裝作好奇問。

  「是迷你豬和天竺鼠。」

  「我以為你們的精神體都是老虎或獅子什麼的……」

  布魯斯說到一半,話就被匆匆跑來找克拉克的兩個哨兵打斷,他們分別抱走迷你豬和天竺鼠,兩人看上去關係緊張,和敵對的精神體頗為相像,只不過沒和精神體一樣當場就打了起來。克拉克讓他們注意一點,別搞砸舞會,在難得能和嚮導接觸的舞會鬧起來一點好處都沒有。

  等哨兵們離開,克拉克才回應他說:「不,哨兵或嚮導的精神體不一定是兇猛的動物,有研究認為精神體和主人個性有關,像我的夥伴小氪就是大型犬,非常忠誠可靠。」

  「是的,狗是人類最好的夥伴,可惜我看不見。」布魯斯假裝沒看見拼命對自己搖尾巴的大狗。

  「可惜你看不見小氪,小氪很喜歡你。」克拉克從來沒看過小氪尾巴晃得這麼歡快。

  「這是我的榮幸。」

  「你想摸摸他嗎?韋恩先生?」

  布魯斯反問:「但普通人能摸到精神體嗎?」

  「我不知道能不能……」克拉克從來沒思考過這個問題。

  但克拉克也沒發現小氪對布魯斯熱情得異常,他猜想這和他甫見到韋恩先生就對對方充滿好感有關。

  擁有白色蓬鬆絨毛的小氪很受歡迎,但今天他顯然是碰壁了。小氪從來沒被嚮導這樣無視過,就算討好地蹭蹭嚮導褲腿都沒得到任何回應,躺在地上翻身露出肚子給嚮導看也沒用。

  當小氪想撲到嚮導身上舔對方的臉頰時,卻被克拉克阻止了。

  克拉克小聲叮囑小氪說:「別搗亂。」

  受了委屈的小氪不會說話,他咬了克拉克一口——沒咬破皮只留下齒印——生氣地跑了,邊跑還邊想著,就讓蠢主人繼續把嚮導當作普通人吧。

  「喂,小氪!」克拉克叫不回自己的精神體,尷尬地笑著對布魯斯解釋:「他害羞跑了,晚點會自己回來。」

  「這樣啊,小氪真聰明。」

  他們又應酬似地聊了一堆廢話,布魯斯很不耐煩,卻不得不按耐情緒,繼續試探克拉克。

  畢竟他贊助「塔」一大筆錢,主動提供場地給「塔」舉辦舞會就是為了接觸黑暗哨兵。傳聞中黑暗哨兵擁有比所有哨兵還要更敏銳的五感,更強大的戰鬥力,和極端強大的控制力,即使沒有嚮導輔助也不會出現問題。

  布魯斯迫切地想知道黑暗哨兵的特殊之處,他想知道為什麼黑暗哨兵能抵抗受嚮導素影響的本能?

  他必須盡快研究出結果,從他上個月結合熱爆發過一次後——好在當時他身在無人的巷子裡,雖然有哨兵追來,他還是甩掉對方了——抑制藥劑的效果就越來越差,原本服用抑制劑後測不出任何嚮導素,現在卻能測出來,雖然儀器只能夠測出極微量的嚮導素,但他確信離抑制藥劑完全失效的那天不遠了。

  布魯斯一直認為結合熱和動物發情期沒什麼兩樣,結合會使嚮導和哨兵產生強烈的羈絆,布魯斯在知道自己成為嚮導的那一天起,就不打算和某位哨兵建立固定的關係。

  也許結合熱對哨兵嚮導情侶來說是加固感情的好機會,但對布魯斯來說,結合熱不只是累贅,更是被本能支配的證據。他厭惡自己被身體衝動支配,若聽從本能行動,那麼他和蒙昧無知的動物又有何差別?

  克拉克不知道布魯斯的想法,因為小氪喜歡他,所以克拉克很樂意陪伴他,不讓他在舞會上無聊。

  克拉克可以不聽塔的要求,陪伴一個出錢只為了看熱鬧的普通人。一般除了塔的工作人員,哨兵嚮導和普通人很少會產生交集,他們擁有不同的截然不同的人生,普通人可以選擇自己要做什麼,但哨兵和嚮導只能戰鬥,他們彷彿為戰鬥而生。

  最初的哨兵就在戰場上產生,和宇宙中未知生物交戰,被未知事物影響,基因改變……

  學者斷言若沒有戰爭,那麼哨兵嚮導和普通人必定會產生不死不休的紛爭,事實上現在也有普通人類不滿他們佔用太多社會資源,即使這些資源用在培訓哨兵嚮導上戰場,保衛國家,他們也不能滿意。

  這世界上沒有一個分配資源的方式能讓社會中的所有人覺得公平,這很正常,克拉克也不會像一些哨兵嚮導看不起普通人或把普通人認為敵人,那太浪費時間了,有空胡思亂想還不如去磨練戰鬥技巧。

  克拉克覺得自己和布魯斯相處愉快,很高興地想他將擁有一個普通人新朋友,這太棒了。

  他不知道布魯斯回家後因為連黑暗哨兵的頭髮都沒機會拿到,壞脾氣地把塔送給他的紀念品玻璃杯摔到地上發洩。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