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Bat】Soulmates-第一章

  低調的黑色跑車像一陣炫風,開進建於地底的祕密基地。

  「那些宣稱沒有嚮導的哨兵都得到良好照顧的人,都該通通抓去槍斃!」布魯斯一打開車門,扯下面具就朝管家滔滔不絕地抱怨,「連控制那些單身哨兵不要當街發狂都做不到,還敢講妥善照顧?發豐厚的撫卹金用來買棺材?那些錢能讓他們買得到嚮導素嗎?」

  那些沒有和嚮導結合的單身哨兵,如果沒有持續注射嚮導素又得不到嚮導安撫,他們年紀越大,思覺游離症就越容易發作。

  思覺游離症會讓哨兵五感中的某一感官無限放大,無法再關注周圍的一切,面對危險也無從躲避,也可能像布魯斯今天遇到的傢伙一樣陷入癲狂,發狂的哨兵不只會殺了自己,還可能殺掉任何一個無辜的路人。

  「畢竟哨兵嚮導的比例不一致。」管家阿福·潘尼沃斯說。

  「七比三,嚮導確實比較少,但『塔』應該負責那些哨兵。」布魯斯漂亮的藍眼睛充滿不高興的情緒。

  「今天有任何傷亡嗎?」

  「沒有,那個蠢哨兵被我打暈了放在路邊。」

  布魯斯好不容易制伏發狂的哨兵,還得浪費許多時間為對方安撫精神圖景,重建精神壁壘,最後還附贈一支注射式的嚮導素針劑給他。

  管家問:「您準備的嚮導素還夠嗎?」

  「我把最後一支藏在他的衣服裡,能讓他安靜一陣子。」

  布魯斯外出時,會攜帶嚮導素以供不時之需,遇到像今天這種哨兵發狂的情況就能派上用場。

  阿福負責後勤和管理庫存,最近嚮導素消耗得特別兇,「現在庫存只剩下人工嚮導素。」

  「那就安排時間為我做嚮導素萃取。」

  「不行,少爺,若您想提高每月萃取嚮導素的份量,那麼您必須每天睡足九個小時。」管家堅信睡眠的重要性,尤其布魯斯以自由嚮導的身份在外活動,常常得動用精神力為哨兵梳理精神圖景,堅固精神壁壘。

  他堅持布魯斯好好休息才能養足精神,但哪有那麼多閒時間休息?

  「好吧。人工嚮導素還有多少?」布魯斯問。

  「十五份,您得省著用。」

  布魯斯不高興地蹙眉,想了一會兒才問:「我記得機器一個月生產的份量不止十五份?」

  「其他都預定要送給您曾經幫助過的哨兵了。」

  「那應該剩下十三份。」

  「有兩位哨兵過世了。」

  「我知道了。」

  這不是令人高興的話題。

  哨兵嚮導們雖然擁有特殊地位和優厚的社會福利,但他們也必須承擔守護人類的社會責任,負責守衛家園。長年累月與外星文明戰鬥,即使僥倖活過退役年齡,身體仍然會有大大小小的問題,離開戰場還單身的哨兵幾乎百分之九十九會因思覺游離症而死。所以即使研究證明哨兵嚮導的壽命較長,但他們的平均年齡仍舊比普通人低。

  布魯斯是一個自由嚮導,他躲避「塔」的控制不是為了躲避戰爭,而是認為「塔」不自由且充滿弊病。他寧願以他自己的方式幫助哨兵。至於保衛家園,他組建了一個僱傭兵團,能做到的事可比待在塔,由塔分配戰鬥任務還要多得多了。

  管家還待在那兒沒走,布魯斯操作電腦調出祕密檔案,頭也不回地問:「還有什麼事嗎?」

  「布魯斯少爺,您必須把『選擇一位哨兵結合』這件事放進待辦事項。」

  從成年至今都使用抑制嚮導素的藥劑裝成普通人,藥劑對身體造成的影響不容小覷,不僅僅影響到結合熱,管家擔心還會有其他問題。比起研究看似更強效,但實際上不知有無副作用的藥劑,阿福希望布魯斯能找到一個合心意的哨兵,和對方組成家庭,從根本解決問題。

  「還有什麼事?」布魯斯無視管家的話,冷淡地問。

  「您必須重視問題。」

  「我累了,阿福。」

  布魯斯的精神體艾斯忽然出現,黑色的大狗在老地方的軟墊趴下睡覺,看上去真的很疲倦的樣子,但阿福又看不見艾斯。布魯斯瞥了艾斯一眼,他很詫異自己的精神體會突然這麼做,他只是隨口說說,並不覺得累。

  沒辦法扭轉自家少爺的決定,管家嘆氣,「我待會拿三明治過來,您已經很久沒有好好吃飯了。」

  「謝謝。」布魯斯說。

  等管家離開,布魯斯忍不住揉揉額際,把陷入精神圖景的陌生哨兵拉回來很難,他著實消耗了不少精神力,在專注拯救哨兵的時候,只有艾斯幫他看著周圍。

  「艾斯,你怎麼了?」布魯斯問。

  艾斯耳朵動了動,抬起頭微微搖頭——只是遇到意料之外的事,沒什麼特別的——表示自己什麼事都沒有。

  布魯斯和自己的精神體對看了一會兒,沒辦法從艾斯黑黝黝的眸子裡看出什麼,艾斯懶洋洋地擺了擺尾巴,他只好回頭繼續做自己的事。「有事就告訴我。」

  他不知道艾斯確實遇到不得了的人,在布魯斯忙著喚醒陷入精神圖景的哨兵時,一位黑暗哨兵的精神體小氪發現在巷口為布魯斯警戒周遭狀況的艾斯。

  小氪在艾斯的身上聞到布魯斯的味道,熱情地搖尾巴,和艾斯搭話。

  「你好,我是小氪,你是布魯斯的精神體?你的毛色真鮮亮!你叫什麼名字?」

  精神體有特殊的交流方式,他們還能夠互相對話,艾斯一下就聽明白小氪的話,「艾斯。」

  遇到小氪讓艾斯很詫異,在舞會上艾斯不方便出現,一直待在布魯斯的精神圖景內,所以直到現在艾斯才發現小氪和他主人的特殊,精神體只要一聞到味道,就能夠明白一切。

  那名黑暗哨兵會是自己主人的靈魂伴侶。

  不過比起這個事實,艾斯更清楚就算那位哨兵註定是主人靈魂伴侶,他的主人布魯斯也不會輕易接受對方。

  「艾斯!你的名字真好聽!」小氪精神抖擻地說。

  「謝謝。」

  小氪快活地和艾斯聊天,因為太興奮,語句有點顛來倒去,不過艾斯並不討厭這樣的小氪,還溫和地聽他說話。

  說了半天,小氪才問:「你在這裡做什麼呢?」

  「我在守護布魯斯,不能讓任何人接近他。」艾斯回答。

  「那我幫幫你吧。」

  「好。」

  「我可以去找布魯斯玩嗎?」

  「不行,我猜現在布魯斯還不太想見你。」

  「好吧,雖然有點遺憾,但我可以待在這裡和你聊天就好,艾斯。」

  「嗯。」

  等布魯斯安撫完哨兵,艾斯不得不和小氪道別,他很喜歡小氪,因此心裡有些遺憾,也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遇到小氪……

  可惜主人不相信靈魂伴侶這一套。

  通常一個稱職的哨兵或嚮導都會在精神體表現出異常後,關心自己的精神體。艾斯幾乎沒有表現過疲倦的樣子,這種異常狀況,布魯斯應該關心艾斯,但他太忙了——即使艾斯和他有強烈的關聯性,艾斯的異狀等同於他自身的異狀——他只打算讓艾斯先睡一覺,休息過了,多半能好起來。

  布魯斯對待自己的精神體和對待自己一樣隨意。

  管家雖然看不見小氪,但他非常擔心布魯斯,一個即將發生的結合熱卻沒有配對哨兵、孤伶伶、什麼都不在乎的嚮導。阿福敢打賭他連剛才前一頓吃下的三明治是什麼口味的都不知道。

  阿福決定用自己的辦法提醒布魯斯注意吃飯。布魯斯習慣從早晨六七點睡到中午,阿福這一天為他準備早午餐是一份烤芥末煙燻鮭魚佐蘆筍起司巧巴達,一碗蕃茄牛腩湯,搭配早餐茶和鮮奶。

  管家吩咐韋恩宅的人工智慧操控機器人,將早餐推車送到布魯斯少爺的房間,機器人無聲地將推車推近布魯斯柔軟的大床。食物的鮮香自然地喚醒布魯斯,但他還想再賴床一會兒,在床上翻滾一會兒,用棉被蓋住自己,想隔絕香氣。

  但通訊器響了,單調尖銳的電子音攪亂了布魯斯的睡意。

  布魯斯悶在棉被裡問:「誰的來電?」

  通訊鈴聲轉小,韋恩宅的人工智慧以清晰理智的女聲回答說:「是肯特先生的來電,先生。您將他的通訊設為最高級,無論何時,都要通知您他的來訊。」

  他討厭那個黑暗哨兵,布魯斯最討厭克拉克·肯特總是掛著爽朗的笑臉,沒神經的傻樂。他也不懂為何克拉克會主動在在舞會時熱情與他交流,還和他交換通訊號。

  一般哨兵不是都不愛搭理普通人嗎?無論如何,他還想得到黑暗哨兵的基因用以分析,對方能主動和自己打交道不是什麼壞事。

  布魯斯吩咐說:「幫我接通。」

  「好的。」人工智慧應答,接通通訊。

  克拉克說:「嗨,韋恩先生,我可以叫你布魯斯嗎?——布魯斯,你今天有空嗎?」

  「有什麼事嗎?」布魯斯不喜歡寒暄。

  「小氪!別在家裡亂撞!」克拉克緊張地逮住小氪的脖子,咬著飛盤興奮亂竄的小氪差點撞掉放在角落的裝置花瓶,「不好意思,我家小氪——就是我的精神體,上次和你介紹過他——他太興奮了,太久沒出去玩。是這樣的,我今天突然有空出來的假期,想邀請你一起去河堤邊野餐和散步,不知道您願不願意和我一起出來玩?」

  「河堤?你是哨兵,河堤對你來說太熱鬧了。」

  有許多家長會帶小孩到河堤邊玩耍,小孩發出的聲音很尖銳,就算調整五感,布魯斯不認為河堤是適合哨兵放鬆好好休息的地方。

  「沒關係,我想嘗試普通人野餐的樂趣,我還沒野餐過,是不是要準備一塊野餐布?還有餐點、飲料,熱狗和淺艇堡?飲料買可樂怎麼樣?還是自己準備現打果汁?」克拉克滔滔不絕說個不停。

  布魯斯乾脆開始吃早餐,第一塊切成一口大小的烤芥末煙燻鮭魚巧巴達味道正好,不愧是阿福的手藝,他又拿了一塊,放入口中咀嚼。

  「咳!咳咳……」

  好嗆!

  滿嘴芥末的嗆辣,鮭魚和麵包的味道都被蓋住,布魯斯嗆得眼淚都出來了,他匆匆忙忙倒了紅茶,熱騰騰的紅茶很難緩解喉嚨的灼燒感,他又咳了一會兒。

  「怎麼了?布魯斯,你沒事吧?怎麼咳得這麼厲害?」克拉克著急地問。

  「沒事,剛才不小心嗆到了。」布魯斯又喝了一口紅茶,煩悶地推開餐車,「你把地址傳給我,其他我準備。我們兩個小時後見。」

  「但是——」

  「你住在『塔』內,準備什麼都不方便,交給我就好。」布魯斯沒心情繼續通訊,藉口說:「不好意思,我臨時有事,先掛電話。」

  「那不打擾你。再見。」克拉克說。

  「再見。」

  通訊匆匆結束,克拉克和小氪面面相覷,他拿走小氪咬在嘴裡的飛盤。

  「他是不是討厭我?」克拉克問。

  小氪朝他搖搖頭,又搖搖尾巴。

  哨兵或嚮導沒辦法和自己的精神體以言語溝通,不像精神體之間就算物種不同,也能準確地傳訊。

  但只要彼此足夠熟悉,就很容易猜到自己精神體想表達的意思,克拉克問:「你覺得他不討厭我?我本來想親自告訴他地點,那是我們找到的祕密基地,記得嗎?本來說只跟自己的嚮導分享的祕密基地。」

  「汪!」小氪叫了一聲。他當然記得。

  「我覺得這輩子找不到合適的嚮導了,所以把祕密基地分享給我新交的朋友沒關係吧?」克拉克把地址定位傳給布魯斯。

  小氪以汪汪聲回答克拉克說,他就是你命中註定的嚮導啊。

  可惜克拉克沒聽懂,他和小氪同樣興奮,在房間裡轉了半天,拿起掛在牆上的草帽,「布魯斯說其他都給他準備,那我們來想想穿什麼衣服去怎麼樣,你要不要帶領巾?紅格子的,新買的很有精神!我戴草帽去怎麼樣?你記得這頂帽子吧?上次在邊境星球一個捕魚的老伯給我的,魚腥味真的好臭,草帽拿回來我們曬了一個月才去掉那些味道。」

  草帽的樣子和哨兵們慣穿的那套貼合身形常服很不搭,小氪歪著頭盯了半天,回頭為他打開隱藏在牆內的衣櫃。

  「也是,得穿能和草帽搭配的衣服……」

  克拉克翻找衣櫃,但他完全沒有選擇的餘地,裡面除了三套替換的戰鬥服,就有兩套專門用來參加舞會的復古禮服。

  小氪用爪子摀住眼睛,不忍直視。

  「走吧,我們去買衣服。」克拉克戴上草帽,給小氪繫上準備好的紅格子領巾,拿起錢包和通訊器出門購物。

  就在克拉克和小氪愉快地出門的同時,布魯斯穿著睡袍和棉拖鞋找到在為布魯斯整理信件和檢查帳務的管家。

  布魯斯質問:「阿福!我的早餐是怎麼回事?」

  「哦,抱歉。是今天的牛奶不夠新鮮嗎?」阿福放下手中的事物,禮貌地問。

  「那些芥末!」

  阿福假裝困惑地問:「芥末?我沒做芥末吐司。」

  「芥末煙燻鮭魚三明治!」布魯斯生氣地吼。

  「那是烤巧巴達麵包,不過算你答對了。怎麼樣?注意到自己吃了什麼食物是不是很驚喜?」阿福笑盈盈地問。

  到了這個地步,布魯斯再遲鈍也知道阿福對他有所不滿。

  「……是我的錯,阿福,我以後會好好吃飯。」

  「真的?你保證?」

  「我保證。」布魯斯把克拉克的邀約拿出來說,「事實上我待會就要好好享受午後時光,那個黑暗哨兵約我去野餐。」

  管家欣喜地擊掌,立刻起身打算去廚房準備,「和一個哨兵約會!我一定會好好準備,你得把鬍子刮了,換好看的衣服去。」

  「那不是約會!」他抗議。

  「哨兵要吃比較清淡的食物,麵包都得重新準備……」

  「沒那麼多時間,五分鐘前我們約兩個小時後,加上交通時間,你隨便準備一點簡單的就好。還有野餐布,家裡應該有吧?」

  「當然有,花紋很好看。難得布魯斯少爺會注意到這些細節。」阿福欣慰地說。

  「這沒什麼。」

  管家囑咐說:「其他東西我都會準備好,少爺快去換衣服,別穿那些紫色桃紅色的襯衫!哨兵們不喜歡太鮮豔的顏色!」

  「我愛穿什麼就穿什麼!」布魯斯才不要為哨兵改變自己喜歡的打扮。

  雖然嘴上說不為任何人改變,但洗漱後,布魯斯還是花了比平時更多的時間在衣帽間裡挑挑撿撿,最後選擇了簡單的白襯衫、深藍碎花西裝外套,芥末黃的貼腿長褲和丹寧藍的帆布鞋。在鏡子前打量自己的裝扮,布魯斯放棄噴香水,脫掉剛戴上的機械鑽錶和數個戒指,大步走出衣帽間,正好碰上捧著東西找過來的管家。

  「很好,比平常清爽多了。」阿福看著布魯斯撥弄頭髮,補充說:「別抹髮蠟,現在這樣就好。」

  布魯斯注意阿福手上除了有野餐籃,還有塊紅白格紋的野餐布,看上去有點陳舊。

  他翻揀兩下,挑剔地問:「在儲藏室找到的?什麼時候買的?」

  「這是你母親買的,上幼稚園以前,每個週末你都吵著要去野餐,還要求帶多餘的吐司餵鴿子。」阿福說。

  布魯斯很後悔讓阿福有機會說起他孩童時代的話題,「放這麼久——」

  「我剛才清洗過了,感謝科技。」

  韋恩宅雖然古舊,卻也不乏高科技,不僅有超強保全系統,連家務機器也非常齊全。

  有廚房半自動器械幫忙完成麵團,阿福總算來得及在短時間內完成烤餅乾和做四種口味的三明治,其中兩種針對哨兵脆弱的味覺,幾乎沒放調味,只保留新鮮食材的味道。

  布魯斯接走野餐籃和野餐布,「我得走了,時間要來不及了。」

  「哦,等等。裡面用透明保鮮盒裝的是給肯特先生的三明治,味道比較清淡。」

  「知道了。」布魯斯往車庫走了幾步,回頭問管家:「我的是適量的調味?」

  「沒錯,適量的芥末。」

  「那太好了。」

  他一點也不喜歡被芥末嗆到的感覺。

  在車庫選了一台炫銀色澤的商務車,布魯斯坐進後座,設定座標後,開啟自動導航,把野餐籃放在皮椅上,紅白格子的野餐布和高科技、時尚感的座椅不太搭調。不過野餐本來就是一種懷念舊日的復古活動,遠離高樓大廈,遠離佈滿天空的高速公路,尋找一片綠地和清澈的河水……

  黑暗哨兵給的座標不是網路上有名的野餐景點,與城市有一段距離,在塔與普通城市之間,布魯斯去過那一帶,那裡存在建築殘骸,野草蔓生,沒有乾淨的河水,只有工廠排出的金屬廢水河流,臭氣沖天,只有星際偷渡者和沒有選擇的貧民會住在那裡。

  艾斯倏然出現,趴在布魯斯的大腿上,布魯斯的表情柔和多了,他撫摸艾斯柔軟的皮毛,搔搔他的耳朵。

  「艾斯,你待會得躲起來,你最清楚,我們不能讓那個黑暗哨兵看見。」

  艾斯抬起頭看布魯斯,不太同意他的看法,他沒有叫喚,只用黑黝黝的大眼睛看他。

  ——那是你的哨兵,我們不應該避開他。

  布魯斯誤會艾斯的意思,以為艾斯想多散散步,他總是限制艾斯與其他精神體交流,又不讓他出去亂逛。那是自己的精神體,哨兵和嚮導們重要的助手,不可分割的重要夥伴。布魯斯對艾斯感到愧疚。

  「我們下次——明天,我們明天在庭院裡玩傳接球好嗎?」布魯斯想補償艾斯。

  艾斯眨眨眼睛,用濕潤的鼻子頂著布魯斯的手心。他接受布魯斯的提議:今天躲好不讓黑暗哨兵知道他的存在,明天和布魯斯玩傳接球。

  另一方面,買衣服這件事讓克拉克感到非常困擾。

  他難以拒絕服裝店門市小姐的推薦,每一套都那麼完美又那麼適合野餐派對,但他需要一個確切的主意,畢竟他只能穿一套出現在布魯斯面前。

  克拉克不得不把要求說得詳盡一點,「聽著,這是我初次和朋友約出來玩,非常重要,你明白嗎?雖然是野餐可以穿得輕鬆一點,但我還是想留給他好印象。」

  門市小姐終於明白克拉克面對的不是普通的野餐,而是更重要的場合。

  「我懂了,你需要決勝套裝,搭配你的午餐約會。」

  克拉克被誤會,有些狼狽地解釋說:「不,不是約會,我和他不是那種關係。」

  「我明白,所以這套衣服對你十分重要。」門市小姐理解地點點頭,被綁著紅格子領巾的小氪嚇了一跳,「哦!領巾怎麼會飛?」

  克拉克趕緊為小氪介紹,「這是我的精神體,小氪。」

  「你是一個哨兵?天啊!這個約會真的很重要!」門市小姐驚呼,她聽說過哨兵找嚮導有多困難,更加明白自己身負重要的使命。

  她決定招呼自己的小夥伴——在附近店家值班的門市小姐——共同來參謀,告訴她們這兒有個哨兵,待會要和嚮導有個午餐約會。

  克拉克跟在門市小姐後,無奈地解釋,「我和布魯斯不是那種關係。」

  但沒人相信他。

  「哦!是一個男嚮導?」

  「男嚮導比女嚮導還要少,但他們都長得很俊美,比當紅明星還好看。」

  「真的?」

  她們吱吱喳喳說著話,克拉克有嘴也說不清,只好無奈地任由她們為自己決定一切。

  門市小姐和她的小姐妹們經過一番爭論,終於做好決定,其中一位較年長的女士為他戴上牛仔帽,「和嚮導約會,你必須顯得成熟、英俊、沉穩。」

  克拉克說:「我有一頂手工草帽。」

  「不行,太隨性了。」

  牛仔帽一會兒就被另一人摘下來,換上頂端微微凹陷、帽簷全平的黑色紳士帽,「這頂好看。」

  「老氣。」門市小姐為克拉克換上灰色的報童帽,「就這頂吧?成熟又帶點稚氣!」

  「搭吊帶褲!」

  「褲管捲起來,裡面搭亮紅的長襪?」

  「那樣穿太油滑了,自然點。」

  「長版的風衣外套?」

  「短的休閒有領外套,灰色燈芯絨。」

  克拉克不懂成熟又稚氣是怎麼回事,聽女士們的指揮,米色上衣搭灰色吊帶褲,搭燈芯絨外套,和一雙做工優良的皮鞋。

  「完美!」

  克拉克擔心時間不夠用,「女士們,我要遲到了。」

  「結帳很快。」門市小姐說:「你再等一會,還差一個步驟。」

  克拉克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推到另一個人面前,對方兜頭蓋臉噴了大量香水在他身上,克拉克忍不住打個噴嚏。

  「待會可別在嚮導面前這樣打噴嚏。」

  有人匆匆把一條淡藍色燙得整齊的手帕放進他的外套口袋裡,「手帕!手帕別忘了!」

  「約會順利!」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