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Bat】Soulmates-第八章

  克拉克的隊友都是好人。

  他們答應布魯斯調查,遠程參與討論,分析這些實驗室的分佈,一起圈出十二顆最有可能關著克拉克的行星。

  不僅如此,他們決定參與救援行動,偷溜出來和布魯斯他們會合,見面後雙方彼此自我介紹——主要是布魯斯和他的傭兵團夥伴的自我介紹,畢竟幾位都是常常上塔宣傳海報的名人。

  有閃電美譽的貝瑞·艾倫和他想像力豐富、應變力良好的嚮導哈爾·喬丹;被稱為公主殿下,實力直逼克拉克的黛安娜·普林斯和她的嚮導史蒂夫·崔佛,據聞他在塔內留下的飛船駕駛訓練記錄至今無人超越;駕駛機甲「海王」的亞瑟·庫瑞和他精明幹練、武力超群的嚮導媚拉。

  「沒想到黑金絲雀是嚮導!」哈爾和貝瑞說悄悄話。

  「別去騷擾她。」貝瑞叮囑說。

  「我知道,現在不是時候。」哈爾懂事地點點頭,現在找克拉克是第一重要的事,要搭訕以後再說。

  貝瑞的意思是黑金絲雀已經有哨兵了,他正在瞪你……

  除了黑金絲雀和奧利佛,迪克和傑森也在,他們圍著一張大會議桌入座。

  他們不可能再一顆一顆行星逐一搜索,之前奧利佛帶人闖入那顆供給他參觀實驗室的行星,已經引起盧瑟的戒備,所有星球的戒備等級都提到最高。如果這次沒在這十二顆最有可能的行星上找到克拉克,不知道盧瑟會將他藏到什麼地方去。

  他們只有一次機會。

  沒有人說克拉克可能死了,他們完全排除這個可能性。

  「我聯絡了自由嚮導,告訴他們有失蹤自由哨兵的下落,他們願意負責其中六個行星。我按照情報分析過了,克拉克比較不可能藏在這六顆的行星,所以把藏有的失蹤自由哨兵的行星分給他們。」奧利佛說:「剩下六顆行星,剛好人數夠我們一組負責一顆星球,布魯斯,我會多分一些哨兵給你。」傭兵團的成員也會一起出動,有克拉克這些經驗豐富的隊友帶隊,把握比原先得要大得多。

  「布魯斯,你要不要先選?」迪克問。

  所有人都望向布魯斯,等他做下決定。

  布魯斯在心裡自問:六顆行星,假設克拉克真的就在其中一顆星球之上,你覺得會藏在哪裡?

  其中兩顆行星交通便捷,附近就設有太空補給站,行星上還有貿易市場,不太繁華,也不能用人煙稀少形容。布魯斯去掉這兩顆行星,它們太不起眼。然侯一顆農業星和一顆礦星,他用相同的理由除去它們。

  剩下兩個,一個是極度繁榮的超級行星,和首都星一南一北,另一個是在首都星附近的二級行星,許多目標在首都星找工作或求學的家庭都會選擇在這裡定居。布魯斯直覺認定盧瑟喜歡把重要的東西藏在人多的地方,問題是哪一個更有可能?

  選擇讓他痛苦。

  也許克拉克不在這六顆、或他們圈定的十二顆其中任何一顆星球之上。

  布魯斯堅持留下靠首都星的那顆二級行星,他直覺那裡不對勁,雖然按照過去的資料判斷,這是個外星生物實驗室,但這個實驗室從克拉克被抓之後,就一直沒什麼動靜。

  克拉克在那裡。

  如果克拉克不在那裡怎麼辦?

  布魯斯不再猶豫,「我去這顆二級行星,其它你們決定。」

  他願意承擔選擇的結果,即使結果可能不盡人意,苦澀得讓他不願接受……

  其他人很快分走剩下的五個行星,會議雖短,效率極高,他們逐一出發就定位,在六個小時後,一齊展開行動。

  離得近的小組各自分開討論,留下聯繫方式,討論互相配合的方式,他們讓精神體出來交流,機甲之間的通訊很有可能被中斷,但能夠阻止精神體來去的方法很少,而且大多掌握在塔的手裡。

  一直以來,塔克制地使用禁錮精神體到處自由亂跑的技術,如今塔出了問題,關鍵的技術洩漏……

  克拉克沒有派出小氪求救,除了死去,只可能有小氪受到禁錮的可能。

  艾斯也出現了,他坐在那裡,並不和其他精神體交流,看上去有些憂鬱。艾斯想念小氪。

  布魯斯坐在那,想著結果揭曉前還能做些什麼。艾斯想念小氪,他也想念克拉克,但又覺得光想念沒用,內心的煩躁感催促他去做些有用的事。

  史蒂夫發現布魯斯情緒低落,他拉開一張椅子,坐在他身邊,語氣平和地說:「別擔心,相信你的直覺。」

  布魯斯緊握拳頭,一直以來壞事發生的機率比好事多太多了,讓他很難相信好事會發生。

  「你是他的嚮導,所以你比他更清楚要往哪裡去,嚮導總是哨兵的指南針。」史蒂夫溫和地建議他,「試著和克拉克共鳴,你們還沒試過吧?」

  「沒有。」

  他們只試過一次精神結合,布魯斯很懷疑共鳴是否會在他們之間發生。

  少數嚮導可以用共鳴的方式作為武器,攻擊其他哨兵和嚮導,這裡的嚮導都是「少數」,布魯斯想,史蒂夫說的共鳴是讓他們即使分隔很遠,也能建立連接,確立彼此的方位。

  這很困難,比利用共鳴為武器攻擊還要難多了。

  史蒂夫篤定地說:「共鳴會成功的。」

  布魯斯不知道他的信心從哪裡來,如果是他和黛安娜曾經成功的經驗,那恐怕不能當作參考。

  他清楚克拉克對他的愛,也察覺自己愛克拉克,但他不確定這段關係是否足夠穩定到兩人相隔星河,還能夠產生共鳴……

  「克拉克愛你。」黛安娜對他說。

  「他愛死你了。」哈爾湊過來說:「你們是天生一對!」

  「布魯斯也愛他。」迪克也跟著湊熱鬧,「他從來沒寫過情書,但他給克拉克寫了一封。」

  布魯斯很想讓迪克閉嘴,但他忍住了,這時候越激動越容易被嘲笑。原本沉到地底的心,稍微浮起來一些。他告誡自己,愛情本來就沒有道理,也不講究公平,且先放寬心,別把愛情放到秤的兩端。

  並非因承諾成為克拉克的嚮導才愛他,而是因為那是克拉克,他希望克拉克是他一生的伴侶。

  克拉克研究過培養皿的每一處縫隙,想找出突破口,但無論怎麼用力,克拉克只留下徒勞無功的白色抓痕。

  盧瑟沒有再來找他。事實上,這間實驗室的研究員也不怎麼靠近他的培養皿,大概是盧瑟怕他鬧事,特意下的命令。

  以哨兵的能力,克拉克可以數清那些排列整齊的培養皿每天增加與減少的數量。他時常觀察研究員,研究員以指紋和瞳膜驗證進出,他們很少直接對話,大多在帶來的工具上記錄數據後交接。比起研究員,克拉克覺得他們更像工廠流水線的員工。

  目前被喚醒的複製體還是會在極短的時間陷入思覺游離症,實驗進度毫無進展使得克拉克感到安心許多。

  那些和自己一模一樣的東西讓他毛骨悚然,他盡可能不去思考他們是否有生命,那會讓他的胃很不舒服,他不懂為什麼會盧瑟會想弄出這些東西,複製生命……

  太可怕了,他不願意接受他們。

  他還是想快點離開這裡,想試試看撞倒這些管狀培養皿,不知道能不能靠互相碰撞的方式打破它們,但想到他可能會在地上滾好一陣子才會有人來收拾後,決定暫時把這個點子擱置。

  有一次他差點得到逃跑的機會,研究員喚醒的複製體不僅思覺游離症發作,還進入狂化狀態,接連打破好幾個培養皿,其他培養皿中的複製體驚醒,又一齊狂化,再度打破數個培養皿。就像被碰倒的骨牌發生連鎖效應,克拉克興奮極了,然而在那些東西打破自己的培養皿之前,針對哨兵的濃烈催眠氣體放倒了這些複製體。

  那些人花了幾個小時收拾好環境,恢復實驗室的寧靜。克拉克也收拾好失望的情緒,好好休息儲蓄力氣。

  一定有辦法可以離開。

  克拉克覺得孤獨。

  為了轉移注意力,他時不時和小氪聊天打發時間,在培養液裡他說話的聲音很不清楚,不過他相信小氪聽得懂,「布魯斯會想我嗎?他一定很想我。」

  小氪靜靜地聽他說話,黑亮的圓眼睛給他些許安慰。

  「我被抓了,布魯斯一定很生氣。你覺得我唱情歌給他聽,他會願意原諒我嗎?」

  情歌很難。

  他之前試著唱過,覺得效果不怎麼樣,現在他沒辦法練歌。

  「比起想唱什麼歌給他聽,還是快點逃出去更重要對吧?他一定很生氣,但我不能讓他和我分手。」克拉克越想越緊張,「等回去就用通訊器查『我的嚮導生氣了要怎麼辦』,你覺得這個主意怎麼樣?」

  小氪點頭,認為他想到的辦法不錯。

  「就算布魯斯生氣了我也還會愛他,不會對他生氣。」因為本來就是自己的失誤,克拉克有些心虛地摸摸鼻子,「我會乖乖聽他的話,保證以後都聽嚮導的。」

  他早該這麼做了。小氪想,就和他都聽艾斯的話一樣,嚮導和哨兵相輔相成,沒有誰強誰弱的區別,克拉克一直做得很好,對他的嚮導隊友和哨兵隊友沒有任何區別。

  但布魯斯不一樣,克拉克太在乎他,想把他安安全全地保護起來,最好別遇到什麼危險。克拉克反省,他該相信布魯斯,相信自己的嚮導一如相信自己。

  想通之後克拉克頓覺神清氣爽,心情也好了起來,他左看右看,初次詳細打量周圍玻璃培養皿內的複製體。

  克拉克突然想到一個嚴峻的問題。

  「這裡有這麼多個長得和我一模一樣的傢伙,你覺得布魯斯會相信我才是真正的克拉克·肯特嗎?」他慌張起來,問小氪說:「艾斯能認得出你嗎?你說這些東西不會也有精神體吧?會長得跟你一模一樣嗎?」

  小氪被主人的蠢問題惹怒,作勢要咬他。

  他連忙安撫自己生氣的精神體,「別生氣,我亂說的。艾斯一定能認出你,就像布魯斯一定能認出我。」

  話雖然這麼說,他卻感到擔憂恐懼,心神不定。

  共鳴。

  用心感覺……

  布魯斯在機甲駕駛艙內,閉上眼睛,專注地展開精神力,他沒有利用精神力連結其他哨兵,現在他想嘗試和克拉克達成精神或靈魂的同步,完成共鳴。不是戰鬥而使用的「共鳴」攻擊,布魯斯想要以共鳴來尋找他的哨兵。

  在拯救克拉克的會議解散之前,幾位嚮導熱心地向布魯斯提供建議,但他們沒有教他如何共鳴,只告訴他共鳴後,該如何維持和克拉克之間的穩定連接,嚮導和哨兵同時思維同步,以達到更強大的作戰能力。

  這些人比布魯斯自己更相信共鳴可以成功。

  他相信克拉克愛他,信賴他勝過一切,但他對自己的信心太少。布魯斯想,他應該給自己多一點自信,不是因為克拉克愛他,而是因為他也愛克拉克,願意給予愛與信任。

  雖然沒有嘗試過,但布魯斯試著用心感受,在這廣闊無垠的宇宙中,感受克拉克的呼吸、他的心跳……
  ——那是我的哨兵,我們靈魂交集,精神相連,不管距離有多遙遠,我都會感覺到他。
  距離不會影響我的感應,就像艾斯能感覺到小氪是否安全。

  快啊。

  快回應我,克拉克,我在呼喚你。

  你聽見了嗎?

  布魯斯耐心地呼喚克拉克,他的哨兵,他數著心跳,緩慢地尋找,伸展他的精神,他感覺自己的精神伸展得比過去還要遠,好像下一秒就要碰觸到克拉克。

  ——你是……布魯斯?

  他想要回應,但一名哨兵在此時透過機甲連接的頻道對布魯斯說:「時間到了,團長。」
  布魯斯覺得剛才好像感覺到克拉克了,但那感覺太輕,太像錯覺,他不敢肯定。

  時間不會等人,他必須遵循約定,與他的同盟們一同攻擊雷克斯企業的祕密實驗室。

  「……做最後確認,三十秒後開始進攻。」布魯斯說。

  他會找到克拉克。

  管狀玻璃培養皿內,黑暗哨兵好像睡著了。

  面無表情的俊美臉龐顯得銳利,克拉克在其中靜靜漂浮,身邊陪伴著精神體——全身雪白的大狗,在培養液中緩慢划水繞圈圈。

  「你聽到了嗎?小氪。」克拉克驀然睜開眼睛,大聲叫說:「我好像聽到布魯斯的聲音!」

  克拉克說話時咕嚕咕嚕地吐出許多氣泡。

  他貼在玻璃培養皿管壁上,盡可能調動聽覺,想再聽到點動靜——想聽布魯斯呼喊他的名字。

  但外面安靜得要命。

  「好吧,也許是我的錯覺。」克拉克失望地說。

  他被關得太久了,感覺自己變成一隻觀賞魚或者什麼別的東西,也很可能是個不新鮮的罐頭。克拉克苦中作樂地想。

  人是需要溝通的生物。

  再這樣下去,不用等到其他人給予刺激,他就會因為封閉的環境發瘋狂化。雖然狂化他就有力氣擺脫討厭的培養皿,但他也會因狂化而死。

  進入狂化的哨兵擁有比平常更大的力量,更敏銳的五感,對任何惡意或刺激反應靈敏,狂化的哨兵會戰鬥到最後一刻,直到嚮導來喚醒他……或耗盡所有氣力,力竭而死。

  克拉克不確定自己等不等得到布魯斯。

   他想念他,想得快要瘋了。

  下一刻,刺耳的警鈴聲差點震破克拉克的耳膜,他還下意識地尋找布魯斯的聲音、他的味道,他希望他的嚮導就在這兒。為了不錯過任何微小的動靜,在警鈴響起時,他還持續開放他的五感,感官敏銳而脆弱。

  那感覺糟透了。克拉克痛苦地摀著耳朵,眉頭緊蹙,表情扭曲。耳鳴讓他想吐,哨兵的感官使得耳鳴的症狀格外嚴重,他感受到血液循環聲和肌肉震顫聲不斷放大,無法中斷的聲響令他頭疼欲裂。

  好痛苦。

  克拉克獨自支撐太久,他曾經是最強的黑暗哨兵。但他擁有嚮導之後,以往覺得還能忍耐的疼痛變得不可忍受。

  那些噪音,研究員進出的腳步聲,複製體發狂的尖嘯,複製體思覺游離症爆發,抽搐著撞擊培養皿的悶響,狂化的複製體四處破壞,複製體撕裂複製體,肉塊……血液的腥味即使是隔著培養皿也直直鑽進他的鼻腔裡……

  ——我好孤獨。 

  必須……控制……自己,保持清醒……

  不能發狂,他不想在失去理智的情況下,傷害到不該傷害的人。

  ——我想念你的心跳聲,我想要聽見你,布魯斯。

  那些尖銳的警報聲好像永遠不會停止,克拉克頭猛地撞擊玻璃培養皿,一次比一次大力,試圖用另一種疼痛來阻止耳鳴的痛。

  剎那間克拉克再次感覺到布魯斯,他彷彿聽見機甲穿越大氣層時,外殼與大氣摩擦產生的火星霹啪聲,機甲斬開建築物造成的晃動,他聞到布魯斯的信息素,好像待在靜謐的玫瑰花園裡,花朵盛放,桌上的茶散發微甘而不苦澀的清香,點心帶有蜂蜜的甜香和肉桂的辛香。

  「我在這裡、我在這裡。」克拉克喃喃地說。

  星球本身的防禦對哨兵駕駛的機甲有一定的妨礙,但這些阻礙太過輕微,設立防禦的人錯估了哨兵在擁有嚮導指揮後,能力會倍數增強。他們是聯邦頂尖的戰力,只多浪費幾分鐘,就毀掉星球防禦。

  他們不會攻擊實驗室以外的人事物,二級行星上的人對他們的到來感到恐慌,也有些人並不害怕,像追逐新聞的傢伙,親自上陣而不是使用無人機來跟蹤報導。

  布魯斯不阻止他們,他樂意這些非法實驗室被人發現,最好以後能徹底毀滅乾淨。

  他們直奔實驗室,幾個開著給普通人使用,造價昂貴的機甲迎了上來,他們動作呆板僵硬,明顯缺乏訓練,比星球防禦還要更好解決。

  他們剖開實驗室的建築物,外牆被削下,露出被關在玻璃囚籠中,成千上萬個黑暗哨兵——成千上萬的克拉克·肯特,盧瑟真的實現他的瘋狂計畫,他製造了黑暗哨兵複製人軍團。
  哨兵們包圍這間實驗室,分一小部分去抓捕那些研究員,剩下的都警惕地盯著培養皿中的黑暗哨兵複製體,他們都在戰場上見過克拉克,知道他有多強。
  「團長,這些……裡面會有克拉克本人嗎?」一位哨兵問。
  哨兵不知道要怎麼稱呼這些複製體,非法複製人實驗讓他們心神震動,覺得害怕又噁心。

  哨兵們小心繞過那些培養皿,但布魯斯帶隊暴力突破實驗室時,已經觸動了部分機關。

  那些複製體被突發的狀況喚醒,他們被放出培養皿,接著被尖銳的警笛鳴響、硝煙、機甲與周圍一模一樣的存在刺激得狂化。

  「團長,他們的力氣能撕裂機甲!」哨兵們為難地閃避,他們怕傷到的是克拉克本人,「你能安撫這些……呃,能安撫複製體的狂化嗎?」

  「直接攻擊,他們都不是克拉克。」布魯斯說。

  布魯斯依靠直覺,往心之所嚮筆直地前進,毫無猶豫,他感覺到了。

  克拉克就在那裡,他在等待他,他們共鳴——

  哨兵和嚮導的共鳴捲起無風的精神風暴,風暴避開友方,震懾所有複製體。

  所有複製體的狂化都停止了,複製體空白的靈魂感覺到布魯斯,那是他——他們缺失的另一半,屬於他的靈魂伴侶。

  他們清醒過來,察覺複製的初生身體已不堪負荷,複製體未曾有過選擇是否要被生產,而如今他們能夠選擇該如何死去。

  複製體是獨立的個體,他們和克拉克有相同的基因,也許出生前,他們擁有相仿的靈魂。但他們睜開眼睛,感覺到布魯斯,感覺到那位嚮導是獨一無二的珍寶,複製體們一致地感覺到遺憾,布魯斯不是他們的嚮導,他已經作出選擇。

  能看見布魯斯一眼,看見靈魂伴侶,複製體心滿意足地微笑,坦然地面對身體的虛弱、痛苦,然後死亡。

  在這片混亂的空間內,布魯斯和克拉克都感覺到漫天飛舞的散亂螢螢光點,但那些都不是他們要尋找的東西,他們關注另一個明亮有如啟明星的存在,兩人都在發光。他們的精神覆蓋了整片空間,這片空間裡,這光作為指引,準確地標出彼此的存在。

  克拉克感覺渾身都充滿力量,雖然他頭仍然很疼,但他敲破了關著他的玻璃培養皿。

  布魯斯以最快的速度趕到克拉克身邊,他跳下機甲駕駛艙,接住腳步踉蹌、渾身濕淋淋又赤裸著的黑暗哨兵,「我找到你了。」

  「你找到我了。」

  克拉克疲憊卻滿足地將他的嚮導抱在懷裡,想要用力卻又小心翼翼,像是環抱著整個世界。

  再也沒人可以將他們分開。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