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Bat】Soulmates-第七章

  匆促之下,布魯斯盡可能地把派得上用場的裝備都送到奧利佛那裡,讓奧利佛自己看著辦。雷克斯企業對他們這些哨兵嚮導來說很危險,他希望能保障奧利佛和黑金絲雀的安全。

  布魯斯數日未眠,窩在韋恩宅地底的祕密基地裡,他把所有的精力放在調查那批失蹤的哨兵上,那批哨兵被帶回塔之後,沒有和眾人接觸,一直處於祕密特訓狀態,他懷疑在塔偽造這些哨兵趕赴前線的記錄前,這些哨兵已經出了意外。

  調查越深,雷克斯企業與塔隱約不起眼的聯繫被他挑選出來,他們來往的信件並未有直接的線索,可是對照塔的其他記錄,布魯斯發現有一批未成年哨兵,在塔的高層與雷克斯企業有信件來往時——信件內文表示對新得的玩具很滿意,希望塔的高層下次也可以提供同等品質的好東西——失蹤,塔記錄這些未成年哨兵在前往荒星接受考核時,飛船出了意外,沒有人懷疑塔的說詞。

  他感到不寒而慄。

  塔限制哨兵和嚮導的自由,以保障他們的性命安全。若某一日塔決定對他們動手,那些被馴化的哨兵嚮導們,能夠避開危險嗎?

  雖說聯邦軍部還保有軍隊,但邊境主要仍由哨兵守護,這些對哨兵出手的人,實在太囂張了。

  他擔心邊境哨兵嚮導的安危,特別擔心克拉克,因為他是黑暗哨兵……

  艾斯走過來,蹲在布魯斯的腳邊安慰他。

  「我討厭哨兵,那些麻煩的傢伙。」布魯斯對他抱怨,艾斯靜靜地看他。

  在黑暗哨兵單純的腦袋裡,搞不好認為所有人的內心充滿愛與正義,世界滿是鮮花和陽光,一絲陰影都沒有。

  不是沒見過黑暗面,但他總是往好的方向去想,好像保有希望,光明就一直存在。

  「他只會天天傳一些蠢訊息,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艾斯利用布魯斯的通訊器,打開備忘錄輸入:你喜歡克拉克。

  「我不喜歡他!」他立刻反駁。

  艾斯不管布魯斯表現得有多不高興,他繼續在備忘錄裡輸入他想說的話。

  你以前很討厭哨兵,其中最討厭黑暗哨兵,但現在你會擔心他了。克拉克對你來說不再只是討人厭的哨兵,他懂你的心,你喜歡他,只是不想承認。

  布魯斯低聲說:「你是因為喜歡小氪,所以才一直幫克拉克說話,你希望可以一直和小氪待在一起。」

  這是在耍賴。

  他知道艾斯說得都對。他喜歡上克拉克了,一個堅強的黑暗哨兵,一個無條件給他愛的黑暗哨兵。

  艾斯小小汪了一聲,關掉備忘錄,趴回他專屬的位置休息。他看出他的主人嘴硬,所以不給布魯斯和他狡辯的機會。

  喜歡就是喜歡,討厭就是討厭。

  現在布魯斯不討厭克拉克,那就剩下喜歡了。

  布魯斯昏天暗地忙了幾天,知道他在查什麼的管家阿福沒有阻擾他,並為他準備溫暖療癒的食物,比如義大利海鮮燉飯,而且盡可能把咖啡換成紅茶,攝取太多咖啡因不是什麼好事。

  「這裡有一封給您的信件。」阿福心情很好。

  「邀請卡?幫我回絕。」布魯斯說。

  除了一些想追求復古風格的宴會會寄紙質的舞會邀請卡,現在幾乎沒有人在使用紙質信件。

  「不,是肯特少爺給您的信。」阿福把信放到他的手邊,「我認為是一封情書。」

  布魯斯本來想問管家為什麼覺得是情書,但他看到信封的瞬間就明白了。

  那花俏印滿愛心的信封……

  「品味太差。」叫人不敢苟同,布魯斯一臉嫌棄。

  「這是心意!布魯斯少爺,拿著筆一個字一個字寫在紙張上,以這種復古又有溫度的方式完成,從遙遠的邊境,經過無數星辰,才遞送到您的手裡,信件蘊含充沛的感情!」管家說:「你應該立刻讀這封信。」

  管家期盼地盯著他看,艾斯也看著他。

  他嘆了一口氣,「好吧。我會讀它。」

  拆開印著紅色粉色愛心的信封,信封裡的信紙也一樣花俏,他第一次看見克拉克的字跡,端正不花俏,很有克拉克的風格。

  草草看過一遍,布魯斯對艾斯說:「小氪和你問好。」

  艾斯高興地搖搖尾巴,盯著布魯斯看,他猜他的主人不知道他現在的表情有多柔和,布魯斯的表情能看出他有多高興。

  一首情詩……

  他在心底念了幾遍,把信紙按照摺痕折回去,收進信封內。

  「要我給你準備紙和筆嗎?」阿福欣慰地看布魯斯。

  阿福很高興布魯斯能找到他的哨兵,不再孤單。

  「順便拿一本詩集給我。」他補充說:「要葉慈的。」

  抄一首情詩送他絕對不是克拉克能夠想出來的點子,克拉克不像那種心思細膩,會用情詩來婉轉表達情意的傢伙,告白時的那段話直白得驚天動地。

  布魯斯想像克拉克寫信的樣子,高大的身軀蜷在不合身的桌椅前,字字刻在信紙上,又擔心會寫錯一般來回對照著原稿,便忍不住微笑。

  既然克拉克抄了葉慈的詩給他,那他也選一首詩抄給克拉克作為回禮吧。

  克拉克失蹤了。

  他們最後幾次通訊的內容在吵架,布魯斯警告他不要相信聯邦軍隊,以及提防雷克斯企業,克拉克覺得他想得太多,聯邦軍隊不會對他們怎麼樣。

  法律規定哨兵嚮導和普通人之間,擁有同樣的權利。

  他們是平等的。

  克拉克認為聯邦軍隊會尊重法律,但他感謝布魯斯的關心。

  布魯斯諷刺他身為黑暗哨兵當慣正義的象徵,活在蜜糖罐子裡,太過天真不知世事。克拉克覺得布魯斯總是想得太多,這點燃了布魯斯的怒火,他覺得克拉克在找碴,接下來都不願意好好回克拉克訊息。

  然後布魯斯收到奧利佛傳來的訊息,告訴他黑暗哨兵失蹤了。

  克拉克!

  布魯斯下意識想透過通訊器聯絡他,直到接通之前,他才想到這麽做一點用處都沒有。

  我必須保持冷靜,仔細思考……

  那個混蛋哨兵,他沒把我的警告好好聽進去!

  「你還好嗎?布魯斯?」奧利佛在通訊另一端問。

  克拉克太容易信任他人了。

  那個笨蛋沒聽說過,哨兵就該聽嚮導的話嗎?

  停止。別想了,現在想這些沒用,已經發生的事再怎麼想都無法改變。

  布魯斯深吸一口氣,揉按隱隱作痛的太陽穴,對奧利佛說:「發生了什麼……把過程……所有經過都告訴我。從頭到尾,一絲一毫細節都別錯漏。」

  奧利佛把所有他想知道的事都告訴他。

  雷克斯企業以探勘邊境是否有新礦星的名義來,奧利佛讓昆恩企業跟著出錢,兩家利用資金收購了數個星球。

  按照計劃,奧利佛把盧瑟約出來,要盧瑟別再隱瞞,昆恩企業想要投資的絕對不是什麼挖掘礦星的小生意。盧瑟很好奇他的消息來源,奧利佛沒有瞎編藉口,直接告訴他昆恩企業也想保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盧瑟帶他參觀已經開始建設的邊境星球,確實有幾顆礦星已經開始開採,但盧瑟最後帶他去的那顆星球上,和其他荒涼的礦星完全不一樣,那裡有一棟全新建造的實驗室。

  克拉克也在那裡,他是客人,作為塔的代表,被邀請來參觀。

  「塔命令他接受邀請,我最後一次看到他,就是那一天。」奧利佛很自責,「兩天後塔發布通緝,懸賞黑暗哨兵,我才知道他失蹤了。抱歉,我去搜尋過那顆星球,但克拉克不在那裡。」

  布魯斯想,盧瑟的手段和自己沒什麼不同,布魯斯要求克拉克在塔的舞會陪同他,而盧瑟要求克拉克到他的星球去,他們同樣都花了錢。

  早知道就把雷克斯企業祕密資料庫的東西告訴克拉克就好了,現在他們太被動了。

  原先打算隱瞞不告訴克拉克的原因很無聊,只是不想讓他接觸那些黑暗,現在想想,他一直強調要小心,卻不把讓他小心的原因告訴他,自己也真夠蠢的。

  「那是什麼樣的實驗室?」布魯斯竭力思考,他想實驗室很可能是關鍵。

  「變異六型的培養實驗,他們認為六型既然可能自行變異,代表六型的基因很不穩定,他們想要『創造』。」奧利佛說。

  「雷克斯·盧瑟瘋了,他還想做什麼?」

  自古以來,複製與更改基因的命題一直存在,不是沒人妄想成為神,歷史上幾度有人掌握了神的領域。

  那些妄圖取代自命為神的人類,沒一個得到好結果。

  「迪克和傑森已經趕來幫忙了,之前他們和塔的那群哨兵感情不錯,他們會打探清楚克拉克失蹤之前的狀況。我和黑金絲雀會把盧瑟所有的實驗室位置都找出來,克拉克會沒事的。」奧利佛說。

  來不及了。

  雷克斯企業手上本來就有克拉克的數據,詳細研究過他的生理,他的基因,包括研究他接受的哨兵訓練,他們了解克拉克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克拉克被雷克斯企業帶走,最好的情況是黑暗哨兵複製人軍團計劃開啟,最糟的情況……

  他的哨兵凶多吉少。

  「……我知道了,保持聯繫。」布魯斯掛掉通訊。

  他把臉埋在掌心,深深吐氣。

  克拉克會遭受到什麼?

  他感到痛苦,他的心從來沒有這麼疼過。

  所有的感情都源自於愛,他沒辦法繼續否認自己的心意,他愛上克拉克·肯特,那個笨蛋黑暗哨兵。

  艾斯舔舔布魯斯的手背安慰他。

  「你能感覺到小氪嗎?他還好嗎?」布魯斯問,當艾斯對他點頭,他頓時覺得輕鬆了些,「好吧,我們沒時間浪費了,讓我們把他救出來。」

  他們必須分秒必爭,和時間賽跑,並全心祈禱,希望能將自身的運氣分給克拉克。

  願他一切安好。

  雷克斯·盧瑟帶著他的秘書走下飛船,走進實驗基地,他們在更衣室換上無塵服,經過消毒,才踏進基地內部。

  一行行一列列的管狀玻璃培養皿裝著面容相同的複製人,散發盈盈藍光。盧瑟旗下的實驗室利用珍貴的樣本完成黑暗哨兵複製人軍團的設想計畫,但真正把黑暗哨兵抓到手後,所複製出來的黑暗哨兵卻一醒來就爆發思覺游離症,救也救不活。

  那些廢物科學家沒辦法按時交出成果,盧瑟才特意來看看研究進行的狀況。

  「擺脫黏人的老鼠真困難,他們的好奇心太重了,你不覺得嗎?」盧瑟說話,並不是真的想讓秘書答話,自顧自地往下說:「把捕鼠夾放下去了沒有?我不希望再被打擾。」

  「針對奧利佛·昆恩的陷阱已經設下,觸動式的炸彈,按造您的吩咐,警告大於砲彈應有的威力。」秘書說。

  「是的,我還是希望能看昆恩企業合作。畢竟我的新朋友奧利佛不像布魯斯·韋恩那麼固執。」他們沿著玻璃培養皿往前走,盧瑟手撫過一個又一個培養皿,「親愛的睡美人,我們的寶貝克拉克在哪兒呀?讓我看看——」

  「哦!在這裡,你好啊!」找到他好不容易抓來的黑暗哨兵,盧瑟愉快地笑了。

  克拉克張嘴想說話,在培養液中吐出氣泡。

  「看看你現在的樣子,什麼都做不到,被關起來沒辦法反抗,真讓我失望啊。克拉克·肯特,你真的是黑暗哨兵嗎?我覺得黛安娜·普林斯比你像樣多了。」

  「……」克拉克嘴張張合合,聲音模糊不清。

  「我忘了,你這樣不方便說話。」盧瑟利用權限,暫時洩光培養皿中的培養液,讓克拉克說話。

  克拉克掙扎地咳嗽,提供營養、氧氣和某些減少他體能效果的培養液味道很糟,他吐出口中的黏膩的培養液,覺得胃裡噁心。

  盧瑟耐心地站在那裡,他頭頂光溜溜沒有一絲頭髮,深綠色的西裝外套著隔絕細菌的無塵衣,克拉克發現盧瑟重視那些莫名其妙的複製人——他的複製人,周圍關著無數個擁有相同基因,外表一模一樣傢伙的感覺糟透了——克拉克覺得噁心和煩躁。

  他消失了這麼久,布魯斯會擔心他,他不希望讓他的嚮導擔心,雖然布魯斯若真的擔心他,他會很高興……

  他們分開之前才吵過架,克拉克覺得非常懊惱,他不應該和布魯斯吵架。嚮導說的話都要聽。克拉克發誓,他以後再也不會違反這一條原則。

  盧瑟催促他,「說點什麼。」

  「違反法律,擅自進行複製人實驗!你想做什麼,盧瑟?」

  「多新鮮的問題啊,這還要問嗎?哨兵和嚮導不過是被本能操縱的動物,劣等的進化者,只配成為人類的工具。」

  「我們是聯邦公民!我們也是人!」克拉克朝他咆哮。

  「是嗎?」盧瑟一笑,不置可否,「我注意到你和嚮導完成精神結合,你可以滿足我的好奇心,告訴我是誰擄獲你的心?」
  克拉克站在管狀的玻璃培養皿裡,雙手抱胸,俯視盧瑟,「這不關你的事,盧瑟。你不會囂張太久,塔很快就會發現你的陰謀,我的隊友會——」

  「塔?哈哈哈,你說塔?」盧瑟抱著肚子大笑,揮揮手讓秘書說話,「妳告訴他。」

  美豔的秘書面無表情地說:「盧瑟先生花了兩千五百萬聯邦幣向塔買下你。」

  「這不可能!」克拉克不願相信。

  盧瑟笑出了眼淚。

  「哈哈哈,你聽見他說什麼嗎?他說不可能!天啊,真是天真得可愛,你真的是黑暗哨兵嗎?還是黑暗哨兵代表你特別蠢?」盧瑟愉快地吹了一聲口哨,「你的隊友確實有點麻煩,他們沒那麼好收買,不過只要讓他們相信你死掉了就沒問題了吧?」

  「他們會找到我。」克拉克堅定地說。

  他的信念未曾動搖,即使落入窘境,他也相信隊友會找到他,終結盧瑟的邪惡計畫。

  「那你就祈禱吧,祈禱他們在我把你拆分完畢之前找到你。」盧瑟說:「我以為你會更好奇你的同伴,那些美妙的複製人,你看見了嗎?那些被創造出來的藝術品……」

  「那些東西不是我的同伴。」

  「好吧好吧,我更正。那些都是你,和你一模一樣的替代品,他們比原來的你優秀,更懂得服從,那些是更合格的工具。」盧瑟說:「遠比野蠻的哨兵嚮導還要有用。」

  「你想要用複製人取代哨兵的地位。」

  「沒錯。」

  克拉克挑釁地瞪他,「你做不到,哨兵離不開嚮導,你製造出來的這些……東西,他們只是垃圾,發揮不了任何作用。」

  「黑暗哨兵本就不該需要嚮導。」盧瑟皺眉,他想不通原本好好的計畫為何出了差錯,「這是一個意外,我沒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你擁有了一個嚮導。誰讓你變軟弱?如果你擁有嚮導是導致這些複製品失敗的原因,那我會找到你的嚮導。」

  克拉克不認同他的話,擁有嚮導,他變得更堅強。

  「你找不到他。」克拉克露齒一笑,與有榮焉地挺胸,「他比我能幹多了。」

  「那你等著瞧吧!」

  盧瑟離開時掩不住惱怒的情緒,克拉克得意地笑,直到看不見盧瑟的背影。

  培養液再度注入他所在的培養皿,他讓小氪出來,但小氪也沒辦法穿過培養皿。

  小氪拼命撞擊玻璃管壁,但那沒有作用,克拉克攔下他說:「別試了,我們再想別的方法。」
  這玩意用上了塔的技術,盧瑟和塔有勾結的事實不會有假。克拉克不得不承認布魯斯說得都對,如果不是他抱持著輕忽、漫不經心的心態,他也不會這麼輕易被盧瑟抓住。

  黏膩的培養液再度淹沒克拉克,小氪在培養液裡面游泳,他好好考慮自救,他得擺脫這個玻璃培養皿。

  下一步行動要怎麼做?

  天啊。

  好想念布魯斯,好希望他就在身邊。

  他是我的嚮導,我此生精神的依靠,我的避風港……

  找不到。

  盧瑟把克拉克藏得很隱密。

  到底藏在哪裡?

  失蹤的自由哨兵們和那些未成年哨兵的下落倒是有了新情報,他們被分散藏到不同的星球上,完成不同的實驗項目。

  「布魯斯少爺。」管家到韋恩宅的地下基地找他。

  他頭也不回地問:「有新的線索?」

  「不,韋恩董事會召開臨時會議,希望你解釋調動大筆流動資金的目的,否則他們要投票更換董事……」

  「隨他們去。」

  他沒時間陪那些老瘋子玩遊戲,這幾日他無法入睡,每次累得不得了才趴在桌子上睡了一會。

  管家憂慮地說:「但是資金……」

  「告訴我的投資顧問,把所有能夠變賣的動產不動產盡量套現,能拿多少出來就拿多少。」他一絲猶豫都沒有。

  「好的。」

  錢能解決的都不是問題。

  盡可能以金錢換取時間,用錢換取花上時間才能搜尋到的情報,但灑出大把鈔票的布魯斯仍然沒買到克拉克的蹤跡。

  布魯斯內心非常著急,好像架在火爐上烤,他睡著了也會做噩夢,夢到克拉克消失。

  他迫切地想做點什麼,不願意困在首都星等待消息。

  「我提取了嚮導素,記得分送給需要的哨兵。」布魯斯說:「現在戰況怎麼樣?」

  「聯邦軍已經成功取回原本的邊境堡壘,但是兩道防線間還有一些逃竄的二型和變異六型,因此塔的主要戰力都還留在前線,掃蕩殘餘的外星生物。」管家說。

  「那些哨兵嚮導對克拉克失蹤有什麼看法?」

  「大部分相信塔的說詞。」管家停頓一下,他覺得這番謊言荒謬地難以啟齒,「為了保護雷克斯·盧瑟先生,克拉克少爺獨自面對數十個變異六型,奮戰到最後一刻,光榮地犧牲了。」

  「有誰不相信?」

  「克拉克少爺的隊友。」

  「沒信這些鬼話,那麼他們還不算太蠢。」布魯斯離開座椅,起身大步往外走,「幫我準備,我要到邊境一趟。」他打算抓緊時間洗個澡,刮掉鬍子,吃頓飽飯。接下來他有很長一段時間,只能靠營養劑度日。

  「……好的。」

  布魯斯少爺一個自由嚮導在外太危險了,但他總是那麼頑固,身為管家,他只能竭盡全力為主人家提供幫助。

  布魯斯鄭重地對管家說:「拜託你看家了,阿福。」

  「這是我的榮幸。」

  阿福鞠躬,他必不負所托。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