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切分音-第五章

  宇宙是廣闊的,比廣闊還要廣闊。這麼說只是想要表達一個無限大的概念,比起跌倒的8,用重複的形容詞似乎更容易讓人理解。但擁有無限大概率的同時,也代表世界有無限小的可能。宇宙這麼廣闊,同時愛上兩個人的機率不高,但不等於零。楚音還能隱瞞劈腿這件事多久?

  楚音實在睡不著,她輕手輕腳起床,到陽台點菸,遠遠可見101亮起的燈光。

  ……她找不到答案,也許最開始只是僥倖,想兩頭敷衍隱瞞過去。後來想,反正我們誰都還沒結婚,不觸犯法律,只是道德問題……以韓嘉魚的戀愛觀,很難找到真愛,但她也一樣啊……她找到願意愛她的人,但他們誰是楚音的最愛?……楚音真的無法抉擇。

  她愛趙子弦,也愛莫沄箏,但這種話又怎麼能說出口?下一步該怎麼辦?也許會和趙子弦結婚,也許和莫沄箏……不,莫沄箏還沒想過結婚,即使台灣的法律允許兩人在台灣結婚……

***

  楚音和莫沄箏的爭吵還沒有一個盡頭,一直到楚音準備離開台灣,出發往柏林找趙子弦之前,她才接到電話。

  桃園機場大廳的環境吵雜,但莫沄箏的專屬鈴聲響起的聲音還是立刻讓楚音聽見,她找了一個相對安靜的角落接電話。

  「箏箏?」

  電話那頭,莫沄箏倔將地說:「我想過了,我沒有錯。」

  「什麼沒錯?」楚音一邊注意時間,一邊和她說話,她還生氣莫沄箏動她的相機還不願意道歉。

  「我有權利看你拍的照片,就像我願意允許你進我的練習室,我演奏會的後台,我願意把我的音樂分享給你。」莫沄箏說。

  聽莫沄箏這麼舉例,楚音更生氣了,她拿著電話深吸一口氣,忍著怒火說:「你不能這麼要求我,我不喜歡分享我的作品。」

  「那你拍的照片有什麼不能看的地方?你隱瞞了我什麼?」莫沄箏咄咄逼人地問。

  「莫沄箏,我不喜歡你這樣,我們都需要冷靜。」

  「冷靜!冷靜!每次吵架你只有這個結論——」莫沄箏在電話那一頭也很不滿。

  但楚音已經掛掉電話,她不想和莫沄箏吵。抽出電話的Sim卡,她換掉桌面上跟莫沄箏的甜蜜合照,準備過海關登機。

  她決定暫時逃避莫沄箏,關掉大部分的社群軟體,把注意力放在趙子弦身上。

  楚音想,遠距離的戀愛維持不易,她率先變心,決定和莫沄箏交往,終究是更虧欠趙子弦一些,除了在柏林期間專注地陪伴趙子弦,她想不到其他的辦法。楚音不希望和趙子弦相處的時間變成對趙子弦的補償,她從來就不覺得趙子弦比不上莫沄箏,他們兩個是完全不同的人。

  這些想法她不能和任何人分享,包括韓嘉魚,楚音也很少和她訴說自己的苦惱。

  同時被兩個人在一起還準備抱怨什麼,顯得太不識趣,她希望自己可以從容的面對自己的感情生活,即使它亂成一團爛泥。

  和心情複雜的楚音相比,趙子弦就單純的多,他很期待楚音到來,特地借了車來機場接女朋友,還做了充足的旅遊計畫打算帶楚音好好體驗他生活了數年的地方。

  如果沒有意外,趙子弦覺得自己和楚音結婚之後,他們還會繼續在德國待上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

  深夜的柏林機場,楚音走出出境大廳,趙子弦一眼就認出對方,興奮地朝她揮手。

  「音音!我在這裡!」

  楚音拖著行李箱走過去,把行李箱放下,緊緊和對方擁抱。

  許久未見,兩人心情都有些激盪,楚音聞到趙子弦身上帶肥皂香氣的香水味,很高興他還用自己送給他的那款香水。

  熟悉的味道讓時光彷彿倒流,他們未曾分開。

  「感覺胖了。」趙子弦熟稔地捏楚音的臉頰。

  楚音打開他的手,自然而然地撒嬌,「你很討厭欸。」

  「有什麼關係,胖了更可愛。走吧,我開車載你回家。」趙子弦笑著說完,轉身帶路。

  聽他說回家,楚音一時愣在原地,沒有馬上反應過來。

  「怎麼發呆了?」趙子弦回頭發現人沒跟上,以為她睏了想睡覺,過來牽起她的手,「走了。想休息回去再睡。」

  「我在飛機上已經睡夠了。」楚音說。

  「飛機上怎麼睡得好?」趙子弦說。

  兩人漫無邊際說了一些沒意義的話,氣氛十分放鬆,趙子弦帶她上車,把行李放進後車廂,開車帶人回去租住的地方。

  「這次可以待一個月嗎?」趙子弦一邊開車一邊問。

  「不行,我回程的機票定在一個禮拜後,之前不是說了嗎?我有攝影展要完成——」楚音說。

  趙子弦打斷她的解釋,「就知道你只定一個禮拜。」

  「那你還問?」

  「因為我希望你可以待久一點啊,我很想你。」趙子弦坦然地說。

  「我也想你……拉的小提琴。」楚音開玩笑說。

  「這麼巧!我不只想你,也想看你最近拍的照片。」趙子弦跟著開玩笑說。

  「好巧哦,我們想得一模一樣。」

  「對呀,因為我們很有默契。」

  兩人有說有笑,氣氛和諧。過了一會兒,楚音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乘坐飛機的疲倦感終於湧上心頭。

  「很累嗎?你先睡會,回去再叫你。」

  「嗯。那我睡了,你一個人開車沒問題嗎?」楚音撐著眼皮問。

  「我喝了咖啡才出門,路上不會打瞌睡,你快睡吧。」

  趙子弦貼心地拿自己的外套蓋到楚音身上。

  有他在,楚音放鬆地進入沉眠。

***

  「醒醒,我們已經到家了。」趙子弦停好車,搖醒睡在副駕駛座的楚音,「跟我合租的朋友應該都睡了,所以等一下上樓要小聲一點。」

  「嗯……好。」

  趙子弦在德國與同為留學生的同學們分租房子,因為租在主臥,擁有自己的衛浴,平常有朋友來借住就比較方便,這次讓楚音來住也是因為他的房間可以多住一人。即使如此,他仍要注意合租人的權益,在睡覺時間保持安靜。

  趙子弦幫忙楚音把行李箱提到二樓,讓楚音洗澡睡覺,先好好休息,一切等隔天再說。

  楚音已經許久沒有好好放鬆睡覺,洗完澡一沾床就睡得不省人事。

  隔天楚音從床上醒來,趙子弦已經不在床上,她換了一身衣服離開臥室,下了二樓才發現趙子弦在廚房煮義大利麵。

  「一大早就吃正餐?」

  「妳在飛機上沒吃好吧?」趙子弦翻炒義大利麵醬,加入麵條,「再等一下就好,義大利麵很快。」

  「你鹽巴沒放太多吧?」楚音問。

  「別懷疑留學生的生存技能!」趙子弦驕傲地說。

  他很快做好義大利麵,分成兩份裝在盤子裡端到外頭的餐桌上,趙子弦回廚房拿了兩份餐具,遞給楚音一份。

  「我嚐嚐看好不好吃。」楚音宣布,用叉子捲了一口麵放進嘴裡。

  「怎麼樣?我的秘製醬料味道好嗎?」趙子弦殷切地問。

  「好吃。」楚音說。

  「太好了。」趙子弦很高興,放心坐下來品嚐自己的手藝。

  「你的室友呢?」

  「出門上班上課了,晚上回來。」趙子弦說:「他們都很想認識你,等晚上我們一起聚餐,我還邀了其他朋友一起來,所以今天只能逛到下午,晚上要回來準備聚會的晚餐。」

  「嗯,你之前有提過。」

  在出國前楚音就知道趙子弦會辦一個家庭式的派對介紹她給他的朋友們。

  「你負責做一份沙拉就好。」趙子弦說。

  「小看我的廚藝嗎?」

  「妳有學會什麼新料理嗎?」

  在趙子弦出國前,楚音並不擅長料理,至今她還是以外食為主,但趙子弦這麼一問,讓她想起她特地為莫沄箏準備的愛心早餐。

  她特地上網查作法,為了讓莫沄箏高興特意做的早餐,同樣是自己的戀人,趙子弦卻沒嚐過自己用心的手藝。

  楚音心裡有些不是滋味,但她什麼都不能說,只能開玩笑說:「我只會做沙拉,還有番茄炒蛋。」

  趙子弦卻認真地考慮起番茄炒蛋的選項。

  「做番茄炒蛋也可以,番茄炒蛋很有台灣味。」

  「還是做沙拉吧,我帶了日式的芝麻沙拉醬來,你以前不是很喜歡嗎?我這次帶了大瓶裝過來,聚餐結束剩下的你之後也還可以繼續吃。」

  「音音,你最棒了。」

  「少拍馬屁。」

  他們下午去附近的公園逛了逛,趙子弦帶楚音去咖啡廳吃了一頓下午茶,然後兩人一起去超市買菜準備,等提著食物回家的時候,趙子弦的室友也已經回來了。

  大家擠在廚房裡準備餐點,手忙腳亂了一陣,起司焗馬鈴薯泥、美乃滋拌義大利造型冷麵、搭配日式芝麻醬的沙拉、蘿蔔貢丸湯、番茄炒蛋紛紛端上桌,中西合璧的菜式雖然有些混亂,但是味道一點也不差。

  來訪的朋友也抱著一盤盤食物來,其中作為飯後甜點的提拉米蘇最受歡迎,其他所有的料理也都被吃得一乾二凈,飯後大家開了啤酒邊喝邊聊天,氣氛很好。

  楚音很高興趙子弦在這裡過得很好,也交到很多新朋友。

  趙子弦很少在通訊軟體提及他人或不好的部分,他習慣報喜不報憂,楚音知道他辛苦,但是如何辛苦一直沒有直觀的印象。

  他的朋友們笑稱這場小派對是拖了楚音要來拜訪的福,連同趙子弦拿到樂團的終生制的聘書的事一起慶祝。朋友們都向他恭喜終於熬出頭,這麼一來他終於可以留在德國工作,甚至起鬨問什麼時候結婚辦婚宴。

  趙子弦擋下何時結婚的問話,回應等真正要辦喜事會通知大家,回頭對楚音充滿歉意地說:「抱歉,他們喝醉了。」

  他知道楚音不喜歡被逼婚,上次隔著電話談到婚姻,楚音也還未下定決心,趙子弦不希望朋友嚇到她。

  他非常貼心,一直以來都知道楚音喜歡什麼,也知道他討厭什麼。

  「我知道,沒關係。」楚音說。

  就算她原本感到一絲不高興,趙子弦的表現都可以抵銷一切,何況她不希望在這個慶祝趙子弦找到工作的小派對讓人掃興。

  這只是一個小插曲,整體來說,派對的氣氛是非常愉快的。楚音的英文不是很好,面對其中使用德文和英文的客人,她還是盡力地陪伴趙子弦一起向每個來訪的賓客問好,並感謝他們對趙子弦的照顧。

  在楚音來德國的第二個夜晚,趙子弦特別準備的派對成功地讓所有人有一個美好的體驗,包括楚音也感受到趙子弦朋友的熱情,他們歡迎楚音來到德國,祝福她擁有一個愉快的假期。

  在陌生的土地上,在這趟被定義為假期的旅程,楚音發覺自己好像可以暫時拋去所有在台灣感受到的煩惱。

  忘記她還在和莫沄箏吵架,忘記對於愛的迷惘,拋棄罪惡感……只要享受當下。

  派對結束,送別所有的親友,楚音和和趙子弦合租的朋友一起收拾完餐廳和客廳後,兩人在廚房做最後的收尾,從洗碗機拿出洗好的碗盤放回碗櫃裡。

  「先給我盤子……再給我那幾個杯子,對,喝啤酒的啤酒杯。」趙子弦接過餐具,一一將他們排放整齊。

  「趙子弦。」楚音突然說。

  「怎麼了?」

  「還好你在這裡過得很好。」

  「為什麼突然這麼說?」趙子弦不明所以。

  「我很擔心你在這裡要天天吃義大利麵,省錢不能出去玩……」

  在歐洲天天吃義大利麵就和在台灣天天吃泡麵一樣,便宜但是營養不足。

  「省錢也有省錢的玩法呀。」趙子弦微微一笑,放下餐具,摸摸楚音的頭髮,柔聲說:「我知道你擔心我。」

  「是啊,我以為你是小可憐。」楚音低下頭。

  她想比起趙子弦,她更常想到自己,直到現在看到趙子弦,和趙子弦待在一起,她才開始擔心起他是否過得好,似乎太過涼薄。

  楚音不能否認她更愛她自己,而不是趙子弦,或者是莫沄箏。比起他們過得如何,她覺得自己是十足的利己主義者,過得好與不好常常放在心上。

  「沒那麼糟。當然住在歐洲不能和台灣一樣常常去餐廳吃飯,但是除此之外我覺得都很好。」

  「我希望你真的過得好。」楚音再次強調。

  「你來德國讓我的生活更圓滿了。」趙子弦說。

  她知道趙子弦希望他們能夠結婚,楚音第一次有些動搖,也許離開台灣,到歐洲對她來說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至少趙子弦會很高興,她覺得趙子弦高興,她也會感到高興。只是承諾沒有辦法那麼輕易地說出口。

  「嗯。」

  趙子弦沒有逼她。

  「我留了一瓶香檳,我們開來喝,一會兒去睡,明天早點起床,我帶你出去玩。我現在很閒,正好可以帶你整整玩上一個禮拜,玩一個月也沒問題。」

  「玩一個月你會破產吧?」

  「沒有錢我拎著小提琴在街頭賣藝,賺我們去咖啡廳約會的咖啡錢。」趙子弦煞有其事地說。

  「好啊,說到做到。你在街頭賣藝,我就在路邊賣拍立得換錢。」楚音也跟著開玩笑。

  和趙子弦在一起的時間總是過得飛快,她幾乎不用擔心下一刻要做什麼,趙子弦會預備好一切,引領她過上堪稱好的生活。

  這沒什麼不好,只要答應趙子弦,她就可以立刻擺脫原生家庭的陰影,成為一個她年少時認可的幸福新娘,過上某種意義上的幸福圓滿生活。

  可是長大以後,楚音更明白幸福不能依靠他人,想要過得好必須靠她自己,理智上知道,但真正做到並不簡單。

  而且擁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和擁有一份夢想的事業並不完全衝突。

  她會接受趙子弦捧上前的邀請嗎?

  楚音覺得她光是看到趙子弦對她微笑,就隱隱動搖。

***

  有趙子弦在,楚音什麼都沒準備,任由他帶著自己四處跑。

  趙子弦信誓旦旦要給她一個深度旅遊的機會,第一個景點就帶她去西柏林看Helmut Newton Foundation裡大師級的攝影作品。在來德國之前楚音有預先做過功課,買了Helmut Newton的攝影集來看,這位大師拍女人、拍赤裸的女人,將女人獨有的強悍魅力發揮得淋漓盡致,讓人轉不開視線。光是攝影集就能震懾她的靈魂,真正來到這個場所讓她有如蒞臨聖地。

  除了照片之外,揭露大師生活秘密的展區Private Property更讓楚音走進大師的人生。大師用過的相機、穿過的衣服、行事曆、手稿,每一項都可以讓人聯想攝影師的生活與職業如何結合在一起,Helmut Newton好像就在這個空間裡,陪伴著參觀者。

  楚音著迷的看著那些照片,那些頂尖模特在照片中顯現出極美的姿態,她是攝影師,但她也是模特,她帶著兩個職業的思維去參觀、遊覽。趙子弦安靜地陪伴在她的身邊,在她興奮地抓著他的手小聲訴說自己心裡激動之處時專心聆聽,趙子弦做好絕佳的陪伴著,要不是楚音肚子餓了,注意到手錶上的時間已經到的下午,而他們還沒吃晚飯,她覺得她一個人可以逛上一整天也不嫌膩。

  這些照片有攝影師的語言。

  他們在路邊的小攤位買了麵包夾火腿起司還有熱咖啡,楚音安靜地吃,在陽光極好的公園草地上回想所見的一切。

  來這一趟是對的。

  對自己的攝影展毫無頭緒的時候,有大師的照片刺激,楚音覺得自己的靈感彷彿被激發了。

  她拿出相機,對著伸展雙腿坐在草地上的趙子弦拍了數張照片,趙子弦不怕鏡頭,他只對著楚音溫柔地笑,她本來覺得沒什麼,但是在檢閱照片的時候,難得心跳加速,感受到過去兩人熱戀的甜蜜氛圍。

  趙子弦是愛我的。楚音前所未有的意識到這份愛意,她有些不知所措,被熱烈的喜愛著讓她受寵若驚,雖然趙子弦一直都是這樣子的人,但畢竟他們遠距離戀愛了那麼長一段時間……

  「休息好了嗎?我繼續帶你四處看看?還是你想再坐一會兒?」趙子弦等她放下相機,溫和地問說。

  「再坐一會。」她說。

  草皮上除了抱著電腦寫論文的學生,還有四處跑動的小孩,和雙雙對對坐在一塊的情侶。她想和他一起享受和其他情侶一樣的悠閒時光,在草皮上曬曬太陽。

  趙子弦沒催她,他們一起坐在草皮上休息,安靜地沒多說什麼話,只待在一起,心情就很輕鬆愉快。

  就算在國外,這樣耗費一個下午楚音也沒覺得浪費,她喜歡這樣悠閒的午後,甚至可以想像未來和趙子弦待在一起和現在也不會有什麼不同的地方,令人安心。

  趙子弦乾脆在傍晚的時候帶她去超市再買些菜回家準備晚飯,兩人提前過上日常的生活。

  他們到亞洲超市買了米飯,趙子弦花了一些時間滷了肉燥,把其他住在屋裡的台灣留學生吸引過來了。

  趙子弦親手做的肉燥飯比不上台灣路邊小攤販的手藝,但充滿心意,他隱隱向楚音證明即使她來德國生活,他也會盡力提供過去他們在台灣擁有的小幸福。

  隔天他繼續帶楚音出去玩,目標還是博物館,德國柏林國立博物館不只一座,而是一個博物館群,其中又以博物館島的博物館最有名氣。

  趙子弦帶她上了博物館島,一週的時間並不夠他們看完全部,中間交錯著去柏林圍牆散步,到亞歷山大廣場、紅色市政廳、尼古拉教堂、哈克雪庭院、柏林大教堂、洪堡大學、布蘭登堡門、國會大廈、猶太人紀念碑等等地方漫遊。

  一個禮拜倏忽即逝,楚音隨身帶著相機,但是比起景點,她更喜歡街頭上臨時出現的小風景,比如街頭藝人的表演,公園吹泡泡的小孩……

  楚音覺得這段由男朋友帶給他的悠閒時光特別難得,雖然都是參觀景點和博物館的行程,但是她有人帶領,不用規劃行程,確實好好梳理了紊亂的心情。

  趙子弦的心情很好,即使他帶楚音去的都是一些他已經去過的景點他也很高興。他提前達成自己的人生目標,現在他為人生藍圖的另一部分努力,他想竭力彌補遠距離許久的女朋友,對她好是他打從心底想做的事,如果能讓楚音更加認可他,願意和他共度一生就更好了。

  他也不知道邀請楚音來德國玩到底有沒有用,但楚音看起來很開心,應該不算失敗吧?

  夕陽西下,趙子弦終於壓抑不住好奇心,首次湊到楚音旁邊去看她的相機,看她拍了什麼,但她很警覺,一下就收起相機。

  「你在做什麼?」她不喜歡讓人看她的相機。

  工作的時候,必須給業主看一下拍攝成果就算了,其他時間她並不想讓人在她處理好相片之前就湊過來看,不管是莫沄箏和趙子弦都一樣,她不會給她的戀人特權。

  「我想看你拍的照片。」趙子弦坦蕩地說。

  「不給你看。」她也直白的拒絕。

  「這麼小氣?」他輕鬆地笑問。

  「就是這麼小氣。」

  「可是我好想看。」他低頭向她撒嬌。

  既然趙子弦這麼想看,楚音一下猶豫起來,如果他真的想看,她可以處理好照片之後請他看一看。

  「……那我之後挑幾張好看的給你看。」

  「所以有拍得不好看的嗎?」

  這傢伙少見的和她抬槓了,她皮笑肉不笑地問:「趙先生,你皮癢嗎?」

  「我說錯了說錯了,音音拍什麼都好看。」他趕緊安撫已經生氣的女朋友說。

  「諂媚。」她白了對方一眼。

  「我發自內心的這麼認為,真的。」他真心誠意地說。

  楚音哼了一聲回答,「算你會說話。」

  趙子弦有一個計畫,他在楚音來之前就和他的朋友們推衍狀況,他想給她安排一個驚喜,而今天就是他選中的日子。

  他心裡一直忐忑不安,等幫忙的朋友給他打電話,說好傍晚打給他,怎麼電話遲遲沒有響?

  一邊和楚音討論一會兒去哪裡看夜景,一邊在心裡惦念他的計畫。好不容易電話響了,他才鬆了一口氣,趕緊接起電話,用德文回話。

  雖然楚音聽不懂他說什麼,但他和他的朋友還是煞有其事的把他們之前決定好的台詞演了一遍,「怎麼了?……幫忙,明天?但我正在跟女朋友……好,我會去……再見!」

  他接完電話,心裡興奮,卻擺出欲言又止的表情,讓楚音特別來問他,「怎麼了?」

  「對不起,音音,待會不能去看夜景了。」趙子弦作出為難的表情,按照計畫說:「我朋友請我去救場,今天晚上的表演我要代替他去。我欠他一個人情,所以一定要去……」

  「那就去。」她替他下決定。

  雖然有一點失望,不過她並不是不懂事的人,夜景並不是那麼重要,趙子弦既然必須去代替別人去表演,那就去就是了。

  「你不生氣嗎?」他小心翼翼地問。

  「你覺得我很愛生氣?」

  畢竟看夜景不只是普通的約會,而是她離開德國前兩人珍貴的相處時間,他心疼楚音,「因為你明天下午就回去了,最後一個晚上我還不能好好陪你……」

  「如果不是要陪我,你就會去吧?想去就去。不過我能跟你一起去嗎?」她問。

  他本來就想要引導她答應去看他表演,現在她主動提起,他當然很快又很高興地答應,「當然可以!」

  「那有什麼問題,我陪你去,只要待在一起,做什麼都好。」楚音說。

  「你真好,音音。」趙子弦抱楚音。

  楚音被抱了一會兒,有些不好意思,裝作不耐煩把人推開,「抱夠沒有?你不趕時間嗎?」

  「怎麼都抱不夠。」他低聲告白。

  「你好煩。」

  「好煩也只煩你。」他笑嘻嘻地說。

  既然接下來的行程決定了,趙子弦只能趕快帶楚音回家,他還得取自己的小提琴才能去代替朋友表演。她陪他回家,一路上沒停下來拍照拖延時間,甚至主動催促他快點動作,免得延誤答應別人要辦的事。

  趙子弦心裡感動,但為了計畫他只能裝模做樣,拎著提琴帶楚音搭車往一家小酒吧去,那是他要「代替」朋友表演的地方。

  他帶楚音進了酒吧,帶她挑了一個距離舞台近又視野好的位置坐下,接著就拎著小提琴和已經在台上準備的樂團會合。這些樂團成員都是趙子弦的朋友,選這家酒吧表演也是為了他的計畫,眾人用德文打招呼,幾個朋友笑著問他準備好了沒有。

  雖然只是計畫,但他們真的會表演,也和酒吧老闆說好了絕對不耽誤酒吧的營業。

  他們演奏了一個半小時,楚音取了菜單點了啤酒和香腸拼盤看趙子弦表演,她挺想為趙子弦拍照,想了就做,掏出隨身的相機給趙子弦拍照。

  趙子弦的朋友沒想到她會這麼做,不過下意識都朝著相機笑了起來,連趙子弦也不例外,他演奏的同時也不忘惦念自己的計畫,眼看距離計畫實踐的時間越來越近,他的心情也越來越加亢奮,忍不住對楚音露出少有的、特別燦爛的笑容。

TBC


訂閱非白⋯⋯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