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Omens]Eat, Drink, Love-12(END)

  美味的甜品安撫了阿茲拉婓爾的心情,在返回倫敦的班機上,他沒有拒絕克羅里希望用彼此的翅膀給對方溫暖的要求,即使和克羅里臉對著臉,仍然甜甜地睡了一覺。

  這讓克羅里有些緊張,他現在猜不出天使在想什麼了,可是他捨不得破壞飛機上溫馨的氣氛,這不像是逼問人的好時機。

  克羅里一時不察,讓阿茲拉婓爾在倫敦機場和他道別,流暢地搭上車分別回到各自的家裡,原本說好要輪流住在彼此家裡的約定好像突然消失一樣。

  回到家忙著為盆栽澆水的克羅里板著臉,嚴肅地思考下一步要怎麼做。

  他沒發現阿茲拉婓爾只是表面平靜,等到他回到他位於蘇活區的書店,又恢復慌慌張張的樣子,開始在書堆裡東翻西找。

  「戀愛、愛情……」阿茲拉婓爾在書堆裡尋找合適的指引,他恨不得擁有《女巫阿格妮思.納特良準預言集》,好讓自己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寫滿愛語的詩集沒有幫助,歌詠愛情的歌劇唱片也沒有幫助,人類是怎麼談戀愛的?書上寫過嗎?」

  他實在找不到可靠的指引,最後在一本過期雜誌的愛情專欄找到一則讀者投書:被喜歡該怎麼辦?

  可靠的情感分析老師在開頭就說了——喜歡與被喜歡,都很正常。他鬆了一口氣,想他們現在不屬於天堂和地獄,人類約定俗成的規則總能借來用一用。

  內容如此寫道——

  沒有任何原因的喜歡一個人,想要接近對方,傾聽他的聲音,注視他的微笑,即使不敢正眼看,只要他在附近,空氣都是美好的。

  被喜歡也是,即使自己對他並沒有意思,但這麼熱切的被注意、被重視的感覺當然很好。雖然有時候會覺得尷尬,尤其擔心被朋友、同事發現,一定會覺得不好意思,想要低調一點,不管自己喜不喜歡對方,對方本來就沒做錯什麼。

  喜歡和被喜歡都是美好的感覺,只要用正向的心理應對,那麼不管處境如何,都能鎮定下來。

  阿茲拉婓爾感覺對方的說法頗有道理,他倒了一杯冷水,喝了一大口勸說自己,「冷靜。」

  好像說出口之後就真的能夠冷靜下來一樣,阿茲拉婓爾又唸了幾次冷靜,等喝完一大杯水,他終於冷靜多了,至少他不會在書店裡繼續轉圈圈。

  他被克羅里喜歡了,出乎意料,那是克羅里,他們認識六千多年了,六千多年來他們好不容易從敵對陣營成為朋友,但是從朋友再更進一步?他從來沒想過。被克羅里喜歡當然是很好的事,雖然不知道該怎麼應對,但他不應該用慌忙緊張的態度面對他,那實在太失禮了。阿茲拉婓爾反省自己,他應該感謝克羅里的喜歡,因為這不是壞事,不過下一步又該怎麼做?

  雜誌沒有寫,它只寫說要「珍惜喜歡的感覺,因為喜歡一個人,你會試著讓自己變更好。」

  克羅里可不是好敷衍的傢伙,即使明知聖水能要他的命,仍冒險找人手潛入教堂意圖竊走聖水,所以當克羅里說了「喜歡」,那麼他絕對不會輕易地放棄追求自己。

  坦白說,回過神來阿茲拉婓爾感覺受寵若驚,他想不通為什麼克羅里會喜歡他,不過喜歡本來就是一件沒有理由的事不是嗎?

  他得正式地給克羅里一個答覆,但是應該答應還是拒絕,他拿不定主意。

***

  克羅里連續幾天都找不到人,打電話阿茲拉婓爾不接,去書店找,他也不在書店裡,書店連續好幾天沒開,克羅里越等越焦慮。他本來自信滿滿,覺得他們兩個之間的感情充裕,他的告白自然會成功,只是天使一時還沒反應過來。

  可是現在他開始沒那麼自信了。

  事情真的能如他預期的那樣順利嗎?

  他特意查了珠寶商店準備買鑽戒向天使求婚——即使鑽戒是這百年來鑽石商人成功的廣告——甚至已經看了好幾家,選了喜歡的款式,就等天使想通。

  可是阿茲拉婓爾竟然在躲他。

  這對克羅里來說有如晴天霹靂,他不敢相信天使會選擇不答應他,或者躲他躲這麼多天。難道天使並不喜歡惡魔的黑色翅膀?但是他墮天之後,翅膀就變成黑色了,也沒辦法將顏色漂白……

  原本他還打算等天使答應,一起去珠寶店確認他挑選的戒指款式是不是符合他的心意再說,現在克羅里等不及了,他開著賓利趕到珠寶行,刷卡買下他看上的那對戒指,準備一找到天使就向他求婚。

  按照人類的社會風俗,結婚就代表綁定了一生,他要向天使表明自己的決心,他永遠都不會放棄喜歡天使。

  捏著天鵝絨的珠寶盒,克羅里大步走出珠寶行,準備動用特殊手段來尋找天使,在行動之前,他打算喝酒壯膽,確保自己一往無回的氣勢。

  克羅里選了一家酒館,那恰好是他找不到阿茲拉婓爾,以為有人謀殺他,帶著一本預言書去酒館買醉的那家「酒館」。他點了一支紅酒,最好義大利紅酒BAROLO,酒館老闆提前一天醒好酒,好保證味道足夠香醇。

  一瓶一會兒就喝完了,他想把酒和天使分享,不過他連阿茲拉婓爾現在在哪裡他都不曉得。

  「再來一瓶一樣的。」克羅里對老闆說。

  酒館人沒那麼多,他順利獲得第二瓶醒好了紅酒,香醇的酒催化他吐露心聲的慾望,他喃喃自語說:「那是我第一次告白……我以前又沒和其他什麼人告白過,就算做錯了什麼,我也不知道啊……至少我真的喜歡阿茲拉婓爾,我愛他,我把我的心意說出來了,他聽見了卻只想逃走。怎麼能這樣?」

  越喝越是鬱悶,他把手放進褲口袋,捏著戒指盒悶頭灌酒。

  克羅里喝醉了,他不知道阿茲拉婓爾聽見他全部的話,正紅著臉說不出話來。

  這些天阿茲拉婓爾終於下定決心,他還沒想好,但是他要為自己躲著克羅里道歉,所以少有了運用奇蹟找到克羅里,一來就發現他喝醉了,正在說醉話。

  「對不起,克羅里。」阿茲拉婓爾輕聲道歉。

  「阿茲拉婓爾?」

  「是我。」

  「你終於來找我了。」

  「是啊,我來找你了。你好嗎?」

  阿茲拉婓爾沒想到自己會看見一個醉醺醺的克羅里,他在找來之前還擔心克羅里會逼問他的心意,擔心克羅里非要他給一個答案。他其實還沒想清楚,但他確定自己不討厭克羅里,而且喜歡克羅里這個朋友。至於朋友以上的關係……

  不管怎麼樣,他都不願意失去克羅里。

  「我也不知道我好不好。」克羅里晃晃微醺的腦袋,捏緊口袋裡的戒指盒,猛然掏出來推到天使面前,「這是給你的。」

  「戒指?」

  「求婚戒指。」克羅里打了一個酒嗝,雖然腦袋昏沉,但他還是堅持說出他心裡的話,「你得和我結婚。阿茲拉婓爾,你願意和我結婚嗎?」

  作為天使,阿茲拉婓爾善於分辨所有美好的情感,他在戒指上看到一大團甜美的愛意,源源不斷洶湧地流淌出來。

  克羅里真的很愛他。

  他覺得心裡暖呼呼的,所以當克羅里抓著他的手,取了一只戒指戴到他的無名指上的時候,他沒有抗拒。

  當克羅里拉著他站起來,隔著一張桌子吻他的時候,他也不知道該怎麼拒絕——他只知道這個親吻比砂糖還要甜,還帶著醇厚的酒香,克羅里柔軟的舌頭和他的舌交纏,長長的熱吻讓阿茲拉婓爾陷入微醺的錯覺。

  克羅里滿意地拉著他的手,「好,現在你不能反悔了。」

  「我還沒答應……」

  「戴上戒指就代表答應了。」

  「好吧。」

  阿茲拉婓爾被吻得暈呼呼,他的腦袋根本無法清醒的思考,雖然他還沒做下任何決定,不過克羅里為他做的決定也不差。他不打算反悔,和克羅里結婚不是什麼壞事。

  就這麼辦吧。天使想著,反手拿起另外一枚戒指幫惡魔戴上。

  酒館的老闆圍觀完同性情侶不夠甜蜜但是成功的求婚,帶頭和員工一起鼓掌,注意到兩人互動的酒館客人也跟著一起鼓掌,祝福一對甜蜜的新人誕生。

  阿茲拉婓爾在熱烈的氣氛下紅著臉幫克羅里結帳,拖著新婚丈夫回到自己的書店醒酒。因為克羅里喝了酒,阿茲拉婓爾沒管他的賓利,攔了一輛計程車回道自己的書店。

  天使沒注意自己一路上都在微笑,只有克羅里看到了。

  克羅里一路上抓著他的手不放,他根本沒想到天使會這麼乾脆地答應,現在還沒醒過神來。他們不知道柏克萊廣場上有隻夜鶯在引吭高歌,畢竟距離他們太遠了,即使這件事第二次發生天使和惡魔也沒注意到。

  不過這是一個好日子,等克羅里醒酒了,他必定永生銘記著這一天。

END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