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切分音-第六章

  趙子弦和樂團們表演的是比較歡快的古典樂曲,好不容易等到和老闆約定的表演時間結束,最後十分鐘一批批湧進拿著玫瑰的顧客,那些都是趙子弦請來的朋友。

  楚音敏感地感覺到周圍氣氛的變化,她隱隱約約感覺到有一件大事要發生,她看向趙子弦,趙子弦羞澀地向她微笑,在那一刻她和他心有靈犀,知道他想做什麼。

  店裡的燈光適時轉暗,只留下明亮的舞台,趙子弦清亮的眼睛看向楚音,面上仍然持續帶著微笑。

  「音音,我將這首曲子獻給妳,希望妳會喜歡。」趙子弦說完,才將小提琴架在肩上,深吸一口氣,琴弓和琴弦相觸,發出悠揚的樂音。

  是愛的禮讚,楚音聽過莫沄箏彈給她聽的鋼琴版本。這讓她愣了一瞬,她強迫自己先不要去想莫沄箏,把全副心神放在趙子弦身上。趙子弦整個人都在發光,他一直都很好看,從學生時代就是校草,身型修長,眼睛特別圓,看起來年紀特別小,但又不會顯得幼稚。他的朋友用其他樂器替他伴奏,她猜趙子弦用心改編過合奏的曲譜,她能從悠揚的樂音中聽到滿滿的愛意。

  那些拿著玫瑰的客人將一支支玫瑰轉交到楚音手上,她有點兒手忙腳亂,捧著一大束玫瑰,濃郁的玫瑰香氣淹沒她,她以為趙子弦不會喜歡這種勞師動眾的大場面,但顯然她錯了,趙子弦願意為她做的比她以為的還要更多。

  一曲奏完,趙子弦放下小提琴,走到楚音身前,單膝跪下,掏出戒指,真摯地凝視她,「我今年二十六歲,沒有不良嗜好,有一份穩定的工作,長得很帥,最重要的是我還很愛你。美麗的楚音小姐,你願意嫁給我嗎?」

  楚音有些說不出話來,在這一刻,她只想直接答應趙子弦,但嘴上仍然帶著矜持說:「這驚喜好老套。」

她的回答讓趙子弦感到忐忑不安,他眨巴眼睛,委屈地回答說:「但是大家都告訴我老套才夠浪漫……妳真的不喜歡嗎?」

  「嗯……我最近在籌備一個攝影展,你知道嗎?」楚音問。

  「我知道,你之前有跟我說過。」

  「攝影展的主題是愛情,你願意當我的模特嗎?」

  趙子弦呆了片刻,沒想到楚音會提出這樣的邀請,他很快領會到她的意思,驚喜地露出燦爛的笑容。

  「我願意!」

  「那我們的交易成立。」楚音笑著接過戒指。

  趙子弦擁抱她,在眾人的起鬨聲害羞地親吻楚音,酒吧的老闆大方地提出啤酒買一送一,趙子弦大聲感謝朋友,並表示要請大家喝酒,現場陷入了狂歡。

  啤酒的麥香和歡聲笑語,這家酒吧陷入歡樂的海洋,楚音和趙子弦成為最熱鬧的核心,在場的人都來向他們道喜和聊天,楚音雖然英文不好,更聽不懂德文,但她很享受被這樣熱鬧氣氛包圍的感受。留在德國最後一個夜晚,她感受到趙子弦的情意,戒指在手上輕輕的,她時不時撫摸它,和趙子弦四目相對時,露出愉快的笑容。

  甜蜜蜜的氣氛一直延續到回到趙子弦的住處,楚音必須收拾行李準備明天離開,趙子弦坐在一旁看她,他在回家的路上就已經難得多話地和楚音說個不停,回到家裡還有些停不下來。

  「你要不要現在拿相機拍我呀!」趙子弦興沖沖地問。

  他還沉浸在求婚成功的甜蜜感中,對楚音許諾的事格外看重。

  「太突然了吧?為什麼想要我拍你?」楚音正忙著收拾行李,這次和趙子弦出去玩的時候,雖然時刻提醒他別買太多東西,但最終她還是得到趙子弦準備給楚音所有親友的伴手禮,和趙子弦累積幾年的陸陸續續買來覺得適合她的東西。

  趙子弦說這些東西可以繼續放在德國,反正楚音和他結婚也會搬來德國,省得來回搬東西。楚音沒回答搬到德國結婚居住的話題,不過楚音還是堅持把禮物帶走了,她還沒完全確定未來要怎麼做,她想還是先把東西帶在身上比較好。

  接受求婚的興奮感還沒完全退卻,像喝下香檳氣泡刺激還殘留在味蕾上的微醺和刺激,但她沒有辦法忘記莫沄箏,即使他們出來之前還吵了架,之後該怎麼辦她沒想得太多,因為很多事情不是想一想就能解決的,她也不想把自己的苦惱拿出來和趙子弦討論,畢竟沒人會把劈腿的苦惱拿出來和當事人說。

  趙子弦不知道她在想什麼,還興奮地問:「你不是說想要我當你的模特嗎?」

  「這幾天你帶我去玩的時候拍的照片就夠用了。」

  回想這幾天他們兩人一同度過的愉快時光,楚音心又軟了下來,和趙子弦待在一起的時候,心裡的天秤會不自覺得傾向他。

  「妳確定夠用?」趙子弦問。

  「不夠之後我再找你補拍。」楚音隨口說。

  「那妳之後什麼時候有空來?妳還沒離開,我就開始想妳了。」他張口就說出甜言蜜語。

  「我也想你。」她停下手上收拾的動作,和他交換一個短暫的吻。

  趙子弦被她安撫,離開去泡了兩杯咖啡,陪楚音挑燈夜戰,他沒動手幫忙,因為他清楚楚音不喜歡別人去碰她的東西,即使兩人再怎麼親密,如果不是楚音開口要求,他最好都不要插手動楚音的行李。

  熱咖啡正適合精神睏倦的楚音,此時熱騰騰的咖啡成為恰到好處的幫助,她很感謝他的貼心,又吻他一下作為感謝。趙子弦羞澀又甜蜜地笑著回吻她,不久打打開筆記型電腦用串流軟體播放和緩的古典樂,把空間留給楚音,坐在不遠處用電腦上網陪伴她。

  雖然東西很多,但好在楚音在天亮之前收好行李,她和趙子弦還能小睡三四個小時,再讓趙子弦開車送她到機場。

  不過如此一來,到了機場就沒有依依惜別的時間,楚音幾乎是最後一刻完成登機手續,入海關準備回台灣,和趙子弦分別時只匆促的擁抱一下,雖然手機仍然收得到他發來的關心訊息,但他們又再度分開了。

  坐上飛機,楚音在座位上把玩手上的戒指。

  隔壁是面容和善的女性背包客,她主動和楚音打招呼,「你好,戒指很漂亮呢。」

  「對啊,男朋友送的。」楚音說。

  「哦!你跟德國人談戀愛嗎?」對方好奇地問。

  「不是,我男朋友是留學生,這次我來找他玩,他在這段時間跟我求婚了。」

  「恭喜!」她立刻奉上祝福,「你們決定什麼時候要結婚?」

  結婚。老實說雖然當下答應了,但是楚音有點排斥到新環境發展,雖然已經是一個全球化的時代,但是一想到要重新學語言,在一個全新的環境融入全新的職業圈,她就覺得頭皮發麻。

  雖然楚音當模特的時候就習慣接觸各式各樣的人,但她在當攝影師的時候還是不習慣身份上的轉變,更何況離開台灣這樣的決定。從趙子弦出國,她就知道他會留在國外工作,她考慮過、甚至去上過一期德文課,但她最終沒有把重心放在這上面,而是專注在自己的事業上。

  成為優秀的攝影師是她全力拼搏的事,無論和誰談戀愛這件事都不會改變。理論上她應該堅持,但實際上她的內心仍然會搖擺,感性的部分促使她緊抓著愛不放,不管是趙子弦給她的愛,抑或是莫沄箏給她的愛,她渴望被愛。她想她在小時候沒有獲得完整的愛,沒有生長過感情融洽的家庭,她沒辦法在愛人或愛自己的時候做得足夠好。

  楚音將結婚的話題含糊過去,轉而問對方這次在德國玩得如何,對方立刻開始分享她的行程和遭遇,兩人相談甚歡,十幾個小時除了中間小睡一會兒,兩頓飛機餐的前後時間都在聊天,到台灣的時候兩人還交換了聯繫方式。

  離開機場坐上回台北的機場巴士,她才換上台灣的手機Sim卡,一些廣告簡訊湧入手機,但其中沒有莫沄箏的消息。其實在國外的那段期間,楚音曾擔心line或者臉書會收到莫沄箏打來的線上通訊,沒想到這段時間無消無息,她們在楚音離開台灣之前之前又在電話裡吵了一架,楚音雖然不高興,但她沒想到莫沄箏會這麼久不和她聯絡。

  她還沒想清楚要不要跟莫沄箏聯繫,翻閱以往的聊天記錄,內容甜甜蜜蜜,一點也看不出她們曾經鬧得不愉快,已經好一段時間都沒有聯繫。

  過去如果和莫沄箏吵架,通常都是楚音先低頭,她總是覺得自己是虧欠莫沄箏的,畢竟她仍然和趙子弦保有聯繫。她知道劈腿是錯的,不符合倫理道德的規範,但是她做不到和任何一人提分手。

  楚音喜歡趙子弦,楚音喜歡莫沄箏;她愛他,也愛她,所以才難以割捨,做不了決斷。

  現在答應了趙子弦的求婚,代表她應該做出決斷,和莫沄箏分手。

  她們正好吵了架,吵架正好是感情不和分手的好理由,但楚音不希望就這樣不清不楚的和莫沄箏提分手,至少……至少她們要好好談一談。

  吵架不是分手的原因,分手的原因是她被動的接受了趙子弦,天秤傾向了其中一方,她已經沒有砝碼放到莫沄箏那一邊好做出平衡。

  回到家,旅途的疲倦淹沒了楚音,她丟下行李,洗完澡吹完頭髮,敷著面膜就睡了過去。

  回國的隔天,她沒有給自己太多修整的時間,一早起就就決定去工作室去修這一趟旅行的照片。離攝影展的時間越來越近,她必須盡快挑出更多能用的照片,好填充自己的展覽。

  工作室沒有其他人在,她按照平時的方式測定魚缸的酸鹼值和鹹度、撒魚飼料,打開電腦,抽出相機的記憶卡就開始處理相片。

  因為不習慣在手上帶首飾的緣故,戒指被她收在皮夾裡,並沒有戴在手上,但當她一張一張仔細檢視照片,她對趙子弦的心情越來越複雜。她清楚這個人有多愛他,她也付出了一些愛,可是絕對沒有趙子弦付出得多。

  她想即使面對莫沄箏,她還是更愛自己一些,她從以前就試圖付出更多溫柔好彌補這樣不平衡的情意,但她知道這些遠遠不夠,尤其是她貪心的抓著兩個人,在蹺蹺板的兩端猶疑不決,一但事實暴露,她只會給愛她的人增加難以彌補的傷害。

  可是她又該怎麼辦?趁著吵架,順勢和莫沄箏分手嗎?她捨不得,但她知道自己已經沒有資格捨不得。她優柔寡斷,從過去到現在都做不到拒絕趙子弦,更做不到切斷和莫沄箏的關係。

  楚音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當手機響起,打斷她紛亂思緒的時候,她甚至鬆了一口氣。

  「喂?」

  「楚音嗎?你電話終於打通了欸,最近在忙什麼啊?妳有空嗎?我想找妳拍照。」電話那頭是甯甯甜美的聲音。

  她很意外甯甯會恰好在她回國的時候打過來,去德國的旅程楚音並沒有告訴其他人,在臉書或其他社交平台也沒有發出旅行的相關照片。

  她忽略掉甯甯問她最近忙什麼的問題,直接問她說:「什麼時候?」

  「今天!我等一下就過去找妳好嗎?」

  楚音沒想到會是這個回答,有些錯愕。「今天?」

  「妳在忙嗎?妳怎麼這麼忙啊,生意很好嗎?」

  「沒有。妳要來也不是不行。」楚音翻看了一下工作室攝影棚是否有預定的拍攝行程,確定沒有之後就答應甯甯,接著隨口問:「待會跟霏碧一起來嗎?」

  「不是。哎呀你不用管太多,等一下幫我們拍照就是了。」甯甯說。

  她不明所以,但不打算再問。

  「那你們幾點過來?我準備一下。」

  「半小時之後就到了,我們就在附近,待會見!」甯甯俐落地掛斷了電話。

  楚音愣了一下,才回答對著掛斷的電話說:「……待會見。」

  她換了一片記憶卡進相機裡,更換鏡頭,整理好工作室的攝影棚,很快就等到甯甯,她沒想到甯甯會甜甜蜜蜜挽著矮她一頭的微胖男子,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好久不見!」甯甯根本不介意她的臉色,笑盈盈地挽緊身邊的男人向她介紹說:「介紹一下,這個是我的老公鄭孝恩,他家開飯店的。」

  「你好。」楚音控制不住冷著臉,她覺得尷尬極了,明明前不久甯甯還和霏碧如膠似漆,沒想到這回甯甯直接帶著男人稱呼對方老公來找她拍照,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樣控制臉上的表情。

  「你是甯甯的朋友吧,你好你好。」鄭孝恩伸出手,友好的和她打招呼。

  兩人握手,但楚音表現的很冷淡,這讓氣氛顯得尷尬。鄭孝恩很快收回手,甯甯好像沒感覺到詭譎的氛圍,帶著甜蜜的笑容,攬著鄭孝恩的手說:「我們想找你拍婚紗照。」

  楚音對疑似劈腿卻大大方方的甯甯不知該說什麼話才好,她忍不住聯想到自己,只覺得這一切荒謬又尷尬。

  她清了清喉嚨,打起精神問:「……要先看樣片嗎?看完再決定要拍哪種風格。」

  「好啊!」甯甯高興地笑了起來,搖晃鄭孝恩手臂說:「老公,你先看一下照片,我想跟楚音講秘密,不能給你聽。」

  鄭孝恩捏捏甯甯臉頰,「要講什麼不能給我聽?」

  「就說是秘密了。」甯甯吐了吐舌頭,俏皮地笑說。

  楚音低下頭盯著自己的腳尖,告訴自己這不關自己的事,她只要好好拍照就好。

  「去吧、去吧,我不管你們小女生的秘密。」鄭孝恩大方地揮手,讓她們去私下聊天。

  「楚音,我們去旁邊聊,讓他一個人在沙發那待著就好,不用管他。」甯甯一邊說話,一邊主動拉著楚音進沒有人的攝影棚房間,一進門她就立刻關上門,撤下臉上的笑容。

  楚音皺眉,忍不住問:「怎麼回事?」

  她沒想到甯甯會這麼正大光明的出軌,明明看起來和霏碧關係很好,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甯甯一臉不耐煩地回答:「我懷孕了,要嫁給他。」

  這個答案出乎意料,她知道甯甯過去很愛玩,但她和霏碧交往期間一向表現得很專一,她不能相信她們這麼甜蜜的情侶會因此分開。

  「你跟霏碧分手了?」楚音嗓音乾澀。

  「不分手還能怎麼辦,孩子都懷了,霏碧不可能接受,怎麼繼續交往下去?」甯甯從包裡抽出一支菸,點燃了抽了一口,吐出來的煙霧帶有尼古丁的苦味。

  楚音想告訴她懷孕了別抽菸,話到嘴裡轉了轉,覺得甯甯只會嫌她閒著沒事亂操心,乾脆問跟自身相關緊要的問題。

  「那你跟霏碧的照片要怎麼辦?」想到照片的處理方式她的頭都疼了起來。

  「說好要給你放在攝影展,我不會反悔,就照合約走。我今天來不是為了跟你說我跟霏碧的事。」

  「是嗎?那還有什麼要說的?」楚音冷著臉問,她愣愣地看著甯甯,世事無常。

  「你別這樣看我,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但你有資格鄙視我嗎?」甯甯冷笑,抖落香菸菸灰。

  楚音立刻回答,「我沒有鄙視你。」

  她沒資格鄙視甯甯,說起來她同時劈腿趙子弦和莫沄箏兩人,事實上她和甯甯半斤八兩,不分上下。

  甯甯詭異地微笑起來,一臉八卦地說:「我知道你有一個很不錯的男朋友,還有一個漂亮的女朋友,他們知道你劈腿嗎?你真厲害。」

  楚音的心跳加快,她以為沒人發現她的隱私,但甯甯竟然知道了。

  她提高音量說:「這是我的私事。」

  「我也沒有多問的意思。」甯甯無所謂地聳肩,「對了,我還想找你拍孕婦寫真。」

  「你確定要找我?」楚音一想到要接下她的拍攝就心生抗拒。

  「你拍得很好,為什麼不找你?還是你會介意,想推掉這份工作?」甯甯嘲諷地笑,吐了一個煙圈。

  「……那是你的私事,我知道工作歸工作。」她生硬地回答。

  「那就好,還要拜託你在鄭孝恩面前為我保密啦!放心,鄭孝恩很有錢,我會讓他付足大牌攝影師的價格,不用你打折。」甯甯瀟灑地揮手,煙灰灑得到處都是。

  楚音還來不及說什麼,甯甯就打開門,離開攝影棚。楚音雖然錯愕,還是隨後跟了出去。

  她看著甯甯走到鄭孝恩身邊坐好,挽著他的手臂,做出甜甜蜜蜜的姿態。

  「你們聊完了?這麼快?」鄭孝恩詫異地問。

  「因為楚音很忙嘛,我也不想浪費她的時間。對了!親愛的!她答應要幫我們拍孕婦寫真還有婚紗照了,我好高興!」甯甯一副天真爛漫的模樣,一點也看不出剛才她還對著楚音擺出嘲諷地笑顏。

  「你高興我也高興,你今天還要逛街嗎?」鄭孝恩寵溺地問。

  「要!人家昨天看到一個包包,好想要、好想要!老公可以送我嗎?」

  「當然可以了,妳喜歡就刷我的副卡,不用幫我省錢。」

  「老公你對我最好了!」

  楚音感覺眼前上演的一切荒謬極了,但她只能壓抑不舒服的情緒,甯甯拉著鄭孝恩離開,楚音跟了出去,幫兩人按了下樓的電梯按鈕,電梯很快就來了,她為能夠送走礙眼的兩人感到鬆了一口氣。

  甯甯在電梯前停下腳步,回頭看楚音,笑著和她道別,「之後再跟你確定時間,下次見,楚音!」

  「再見。」她牽動嘴角,勉強回應了一個牽強的笑容。

  楚音心神不寧地回到座位上工作,機械地修改照片,讓它們的色調變得更完美。

  她知道不好好專注沒辦法做好自己的工作,一直要自己不去想甯甯和鄭孝恩的到訪,盡可能把所有精神都放在眼前的工作上,但她的效率很低,一直撐到太陽下山,腹內的飢餓才使她停下沒有太大進展的工作。

  她忍不住焦慮,感到這個世界糟透了,各種爛事都有可能發生。說起來她的工作雖然還算順利,但是對於感情方面也是一蹋糊塗,到現在都沒辦法好好做下正確的決定。

  她應該有所改變。

  拿出手機,翻出手機的電話簿,她看著莫沄箏的電話,遲遲無法按下撥出鍵。

  然而內心的懦弱使她本能迴避做出決斷,明明接受了趙子弦的求婚,那麼她便應該徹底地和莫沄箏分手才是正確的選擇。理應如此,她不該猶豫,不該有所遲疑。

  楚音在心裡嘲笑自己的懦弱。

  當電話鈴聲響起,來電顯示的名稱顯示著莫沄箏的名字,她為了不必做出撥電話的決定輕輕地鬆了一口氣,接起電話。

  「箏箏。」楚音輕輕地呼喚對方的名字。

  這是兩人吵架之後,莫沄箏首次打來電話。

  「我還在生妳的氣,楚音。」莫沄箏嗓音冷冷地從話筒的另一端傳來。

  「我知道。」

  如果按照以往的做法,楚音會乾脆俐落地道歉,和莫沄箏和好,但她現在不知道和對方和好是不是正確的決定。

  時間流逝,兩人都沉默地沒有說出任何話語。

  「……你不說點什麼嗎?」莫沄箏問。

  她察覺了楚音的反常,她其實隱隱有著不好的預感,依照兩人吵架的習慣,最長一個星期,楚音一向是主動道歉的那一個,到了那個時候,莫沄箏也會為自己做出不對的事道歉。

  可是這次楚音這麼久都沒有給她打電話。

  「妳希望我說什麼?」

  「我遇見霏碧,她是妳的朋友對嗎?」

  現在有藉口和楚音聯繫,莫沄箏其實是鬆了一口氣的。

  「你不確定我跟霏碧熟不熟就去跟她搭話?」楚音皺著眉頭問。

  「我現在不要是跟你吵架,楚音。我剛剛跟朋友逛街,買完衣服剛好看到霏碧蹲在路上哭,我想妳跟霏碧應該認識,她是你的客人嗎?上次在照片裡有看到她。」

  「她是我的朋友。」楚音肯定她的話。

  「我們現在在酒吧裡,妳過來吧。我跟妳說地址──」

  莫沄箏說完地址,就俐落地掛掉電話。

  楚音知道那家酒吧,那家酒吧就是她特意租借過,給莫沄箏拍照的那一個。她不知道莫沄箏是不是故意選擇那家酒吧,但她擔心霏碧,她想她確實有必要去一趟。

  她匆匆趕到酒吧,猶豫一會兒打給霏碧,「我到了,妳在哪裡?霏碧……」

  電話那頭的霏碧在哭,話說得不清不楚,她費力地辨識了一會兒,還是沒辦法聽明白她說了什麼。

  「我聽不懂你說什麼……算了,我自己找。」楚音推開酒吧的門,對主動迎上來的服務生說:「我找朋友。」

  楚音找了一圈,在店內深處找到喝醉的霏碧和正在安慰她的莫沄箏。

  「妳怎麼這麼慢?」莫沄箏抱怨了一句,緊接著就說:「你知道嗎?霏碧的女朋友竟然說她懷孕要結婚所以要分手!怎麼這麼過分!」

  「……我知道,我聽霏碧的對象說了。」

  「她怎麼跟妳說的?」莫沄箏詫異地問。

  「楚、楚音?妳見到甯甯了?」霏碧灌了一口酒,醉醺醺地問。

  莫沄箏看不上她還惦念著前任的樣子,恨鐵不成鋼地說:「妳少喝點,那種爛人有什麼好傷心的,再找一個更好的!」

  和莫沄箏的想法相反,楚音覺得情緒應該被宣洩。

  「妳不要說那麼多,讓他喝。」

  「你有沒有同情心,霏碧遇到那種爛人,你還勸她酗酒?」她凶巴巴地質疑楚音。

  楚音淡淡地回應說:「那是他們兩個的事情,外人多說什麼都沒用。」

  「你太冷漠了,楚音。」

  「我只是比你冷靜而已,太情緒化也沒辦法解決問題。」

  楚音沒有安撫莫沄箏的心情,她看到霏碧的樣子,心裡很茫然。對她來說,霏碧和甯甯是她心目中的模範情侶之一,兩人的感情只比不上楚音的老師沈宥辰和維克多。她以往從未想像過兩人分手的可能,然而這件事切切實實在她的面前發生了。

  「你們……不要……吵架……」霏碧醉眼惺忪地看著她們,抱著酒瓶希望緩解兩人的矛盾。

  莫沄箏安撫霏碧,「沒吵架沒吵架,我們在鬥嘴,楚音是笨蛋。」

  楚音冷眼旁觀,看莫沄箏試圖搶走霏碧的酒瓶,勸她不要喝酒,多吃點東西。

  「你少喝點,這裡的下酒菜也不錯……別傷心,我之後介紹好姐妹給你認識,你這麼棒,喜歡你的人肯定很多。」

  「可是我、我……只喜歡甯甯一個……嗚嗚嗚……」

  「那種會劈腿的人有什麼好的!」莫沄箏喝斥。

  楚音表情一動,莫沄箏還什麼都不知道,但她這句話就像一把刀插在她的心上,楚音自嘲地笑了笑,招呼服務生上酒。

  對楚音來說,她現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陪霏碧喝酒,看著霏碧的狀態,在霏碧喝醉的時候把她送回家。

TBC


訂閱非白⋯⋯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