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Loki】Lie, Love-04

  自從上次這對兄弟被拉架反而越打越兇,差點打穿整艘飛船之後,就沒人敢留在原地圍觀兄弟吵架了。連最不會看氣氛、喜歡湊熱鬧的寇格,也被其他角鬥士連拖帶拽,帶離現場。

  索爾再度重申,「你是我的兄弟,阿斯嘉同樣是你的責任。」

  「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弟。」洛基皺眉,他沒有足夠的耐性再和索爾辯駁這些老掉牙的東西,「聽著,兄長,我已經厭煩不斷重複告訴你我們沒有任何血緣關係,養子不可能擁有繼承權——」

  「我說有就有。」

  「你總是這麼天真,索爾,世界運轉的方式和你認知的不同。事實上我們的兄弟關係非常薄弱,只要我不承認我是你的弟弟——」

  「想都別想,你比我年幼,不可能當哥哥。」索爾打斷他,一點也不講道理。

  「不要一直裝瘋賣傻!」洛基發怒,「你明白我的意思。」

  索爾才不明白。他不相信洛基會介意,以前洛基明明任性得要命,費盡心思只想要拿走王位,現在為什麼不想要了?

  以前索爾不覺得洛基會因為其他人不信任——不信任洛基有能力帶領阿斯嘉、不再說謊、不再有統一天下統一九界的野心——而受傷,但現在洛基卻不知顧忌什麼,竟然推辭索爾雙手捧到他身邊分享的王國,索爾對洛基多變的心思感到匪夷所思。

  「那又怎麼樣?洛基,我已經原諒你了,弟弟。別人的意見沒有你重要,你為什麼要介意?」

  「我並不介意那些重傷人的言詞。」

  螻蟻輕蔑的言語不可能傷害他一絲一毫。洛基的意志堅強,他從小就很有主見,不會被隨意動搖。

  索爾討厭洛基要和他劃清關係,「那你為什麼要說你不是我的弟弟?我連王位都願意與你分享!」

  「我不願意接受你的施捨,也不可能成為阿斯嘉的王。」洛基表情淡漠,像是在陳述事實般地客觀冷漠。

  他並未受到洛基影響,雷霆之神天生學不會看人臉色,自顧自己剖心掏肺,「那不是施捨,我願意和你分享我擁有的一切,洛基。」

  好吧。洛基現在開始覺得索爾煩人了。

  洛基才不屑索爾「分享」什麼給他。

  「你連我什麼時候說謊,什麼時候說實話都分不清楚,不要假裝了解我。」

  「但是洛基,我愛你啊,你是我唯一的弟弟——」

  「我也愛你!我愛你不比我少,所以索爾,別拿你的愛來要挾我。」洛基瞪他。

  雖然不是第一次聽到洛基說愛他,但索爾這次不自覺地臉紅了,他不好意思地求證:「……真的?你還愛我?」

  「你臉紅什麼?」

  「我很高興你還愛我,現在我們總算真正和好了!」索爾高興極了,他很想站起來跳舞轉圈圈慶祝,「我允許你加入索爾隊,之後我介紹隊員達瑞爾給你認識怎麼樣?他住在澳洲,人非常好。」

  「你什麼時候產生我們和好的錯覺?」洛基轉身想走,走兩步停下來問他:「達瑞爾是誰?」

  「我在地球認識的室友,他還幫我寫信給我的同事,你知道的——美國隊長跟史塔克。我這次可能還是得拜託達瑞爾聯繫福瑞局長,和他打個招呼。」索爾自言自語,盤算未來。

  「你以為中庭人都眼瞎,看不到這麼大一艘飛船嗎?」洛基鄙視他愚蠢的兄長,「他們會自動來聯絡你。」

  「你說得對,洛基。我很喜歡澳洲,你覺得阿斯嘉可以重新在澳洲立都嗎?」

  洛基再次翻了個大白眼,終於受不了繼續和愚蠢的兄長說話,消失無蹤。

  承認對索爾有不同尋常的感情需要勇氣,還得承受未來某一天可能面對「你的眼光有什麼問題」諸如此類的嘲笑。洛基很想忽視自己的心意,他試圖證明愛情吃不飽、穿不暖,似乎沒什麼益處。也許獨自冷靜一兩百年,洛基的心臟就不會像現在這樣,天天不安份地亂跳。

  愛情像一群沒有道理的白鴿,闖進能夠噴出泉水的廣場上肆意撒歡,一點也不害怕被人抓起來吃掉。

  不只中庭人,阿斯嘉也有歌詠愛情的詩歌,甚至有領著「愛神」職銜的女神。洛基小時候不懂,長大後對愛情嗤之以鼻,現在他稍微了解詩歌描述所謂的「愛」,感受到愛令人又愛又恨的特質,以及愛與謊言時常同時存在的性質。

  洛基擅長說謊,為了生活說謊或為了愛說謊,對洛基來說沒有本質上的分別。

  愛情是災難,愛上索爾如同他的滅頂之災。若要保有安全,保有自己,只要放棄愛情遠離索爾就好。洛基想,他可以做得很好。

  但真的有必要嗎?洛基怎麼可能甘心不把索爾拖下水,獨自煩惱愛的疑問?

  就算洛基是謊言之神,也會為自己訂出一個底線。他可以說一千一百萬個謊言,他可以永遠不承認他愛索爾,但他假定自己在某些時刻必須誠實,以免他忘記不說謊的感覺,這會使得說謊變得刺激更有意思。

  如果真想和兄長永遠一起,那他得好好想個辦法讓索爾動心,必須讓索爾先告白才可以。

  這是底線。

  索爾最近對洛基很熱情,執著培養良好的兄弟情誼。他不知道從飛船的哪兒找到紙製的故事書繪本,上面印著沒人看得懂的外星文字,他非常珍惜重視這本書,小心翼翼捧著它去找洛基。

  以前他從來不需要做這種事,洛基會主動陪他一起玩,他們兄弟做什麼都在一塊。但洛基現在不理他了,索爾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他必須做出改變,以挽回兄弟之間的感情。

  比如講故事,洛基以前很喜歡聽他講故事,現在應該也會喜歡。索爾自信滿滿地想。

  「洛基!打開你的房門!」索爾砰砰砰地直敲房門。

  被索爾找上門來從來沒什麼好事,洛基隔著房門說:「你有什麼事,可以去找瓦爾基麗或者你的『同事』好好商量。」

  「我需要你,我的弟弟。我用我自身的榮譽、用我的所有來起誓,我需要你,親愛的洛基。」

  寇格和好奇的角鬥士們,以及路過的阿斯嘉人都在觀察他們的王,好奇他在做什麼。

  「進來。」洛基豁然打開房門,「別在這裡丟人現眼。」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