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我們結婚了,霜花夫婦 Act 2-2

  解決完問題,工作人員趕緊把任務卡遞給鄭號錫,「我看看任務卡——上面寫著《霜花店》,是趙寅成和朱鎮模、宋智孝主演的電影。」

  「內容是什麼?」泰亨疑惑地問。

  「不知道,我沒有看過。」號錫回答。

  「聽起來不像普通的愛情片。」泰亨追根究底問:「你們到底選了什麼片?」

  「講得是高麗王恭愍王及護衛洪麟、與王妃三個人愛與背叛的故事。」節目製作人回答。

  「約會不是應該看甜蜜一點的戀愛片嗎?」泰亨有點不滿電影選擇,質疑說。

  「這是很經典的電影,其中愛恨情仇情節細膩,所以才推薦你們看。」節目製作人如是說。

  「那我們就快點進電影院看吧!」號錫打圓場說。

  復古電影院影廳外的走廊還掛著手繪的電影畫報,光看著就十分賞心悅目,讓人瞬間想沉浸在電影裡。空無一人的影廳內是樣式老舊的棉布座椅,整理得乾淨舒適,充滿懷舊氛圍,,兩人選擇在視野最佳的位置坐下。

  電影在他們入場後沒多久開始,雖然時間有限,但節目組還是很大方讓他們看完整部電影。雖然連日趕通告非常疲憊,不過他們兩人誰也沒在看電影的時候睡著,等沉浸到劇情之後,泰亨更是忘記他的爆米花和可樂,眼睛都捨不得眨,看完這個纏綿悱惻的愛情片。

  電影播完好一會誰也沒說話,等工作人員開門,攝影師和燈光師舉著燈和攝影機進來繼續拍攝,泰亨和號錫才稍微回過神來。

  「竟然是這樣的故事。」號錫感嘆說。

  喜愛男人卻有傳宗接代壓力的高麗王恭愍王,被王眷戀而被迫與王妃發生關係,因性生愛的護衛洪麟,和可憐的王妃,悲傷又禁忌的感情戲充滿巨大的張力。

  「如果我是恭愍王,我絕對不會強迫你和王妃生孩子,就算我覺得你的孩子一定很可愛也不會這麼做。」泰亨說完,想了想又補充說:「恭愍王還不夠愛洪麟,所以才不會為他著想。為愛人著想是不會強迫對方做不想做的事。」

  「……為什麼你是恭愍王,我是洪麟?就不能我是恭愍王,你當洪麟嗎?」號錫心裡感動,但還是避重就輕說。

  「好吧,我也可以當洪麟。」

  工作人員適時遞來信封打斷他們的對話,「任務卡。」

  「模仿趙寅成和朱鎮模,激情熱吻五秒鐘——」泰亨唸著唸著眼睛亮了,覺得這是一個不容錯過的好機會,轉頭就看喜歡的對象,「號錫哥!」

  「你們是認真的嗎?之前這個節目沒有真正嘴對嘴親吻過吧?」

  「這是節目任務。」

  《我們結婚了》同性婚姻版分了男男夫妻和女女夫妻兩組,也許是既有的腳本編劇因為性別相同的偏見,覺得比起男女的親密接觸,男男或女女就沒那麼多顧忌和緋聞,腳本編劇下達指示的時候反而敢讓他們做一些大膽的肌膚接觸動作。

  「那號錫哥擔任朱鎮模演的恭愍王,我當洪麟。」泰亨說完,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唇。

  抿唇的動作意外地勾人,號錫不好意思地別過臉,又悄悄看他,發現泰亨在舔嘴唇,忍不住大喊說:「禁止舔嘴唇,會有口水啊口水!」

  「哦,好。」

  「快點,親完就吃午飯了,午飯之後你們還得去逛街,今天的行程可滿了。」工作人員催促說。

  泰亨心一橫,抓住號錫的肩膀說:「哥,我們快親吧。」

  「真的要親?」號錫遲疑地問。

  「哥不願意嗎?」泰亨問。

  「也不是不願意……」就是不好意思而已。號錫想。

  泰亨垂下眼睛,不敢主動湊過去親吻,就怕嚇壞對方,屏息等號錫接近他。做好心理準備的號錫輕輕地貼近他,在他的嘴唇上蜻蜓點水地吻了一下,只一秒不到。

  「要吻五秒……」泰亨說。

  「不會真的非要親五秒不可啦,又不是什麼奇怪的懲罰遊戲,他們之後一定會剪輯得浪漫又好看,不同攝影機的機位和角度絕對能湊足五秒。」號錫說。

  拍攝到必要的畫面,節目組果然不在親吻五秒這件事上糾纏過久,很快就收工準備休息然後轉移地點。

  泰亨有點失落,但他還是打起精神,為了接下來的行程好好吃了午飯補充精力。

  下午逛街的行程在一家新開幕的購物中心,逛到專賣珠寶首飾的品牌店的時候,事先做過功課的泰亨主動邀請號錫進去。

  「哥,我們進這家店逛逛。」

  「好啊。」

  因為今天的行程緊湊,所以有腳本編劇幫助,提前給泰亨購物中心的導購手冊,他早早選定了一家珠寶首飾的品牌,並在官網上鎖定好戒指和銀項鍊、首飾,因此入店時心中有數,直接和店員提出想看情侶首飾的要求。

  「聽說你們鎖定今世的系列賣得很好?我想看看白金和玫瑰金的款式。」

  「哥你喜歡嗎?」

  那是簡潔的小鎖墜飾,可以提供刻字服務,店家推薦的配戴方式是皮繩短項鍊,或將短項鍊繞兩圈直接當手環使用也非常好看。

  「白金的好看。」號錫以為泰亨只是看看,沒有想買的意思,隨口回答說。

  沒想到泰亨很乾脆地說:「那就買一對白金的,一個刻上字母V,另一個刻J-Hope。」

  「怎麼突然買禮物?」號錫嚇了一跳。

  「想準備一個定情禮物給哥。」泰亨說。

  「我付錢吧。」號錫馬上拿出錢包。

  「是我要送的禮物,怎麼能讓哥付錢?」泰亨不同意。
  「但我比你年長——」

  「才差一歲,沒有差很多。」泰亨摸摸號錫的頭髮說。

  「你要造反啦?沒大沒小的。」號錫搶先抽出信用卡遞給店員,「我付帳,沒得商量。」

  泰亨付錢沒搶過對方,摸摸鼻子不說話。等刻字的時候拍攝暫停,號錫去上廁所,泰亨招呼攝影師跟上,趁號錫不在叫來店員挑選一對簡潔雙色戒指,一對款式相近的男戒。

  號錫的戒圍他想辦法從朋友的朋友嘴裡找藉口打聽到了。

  晚上用的求婚戒指才剛剛刷卡裝進天鵝絨盒,收進口袋裡,號錫就回來了。

  看到攝影師在拍泰亨,號錫不明所以地問:「我錯過了什麼嗎?」

  「沒有,沒事,剛才攝影師讓我補拍一些個人採訪內容。」泰亨臉不紅氣不喘地撒謊說。

  號錫雖然有些懷疑,不過店員正好送來刻好字的首飾,就沒有深究。

  「我幫你戴項鍊。」泰亨自然打開其中一個首飾盒,準備為號錫繫上項鍊。

  「那就拜託你了。」

  號錫轉身露出雪白的脖頸,泰亨解開項鍊扣,小心翼翼地為他戴好了項鍊。

  「我也幫你戴。」

  「好。」泰亨把另一個首飾盒遞給號錫,主動轉身背對他,讓他幫忙自己戴項鍊。

  兩人一來一往,互動親暱,泰亨想節目組一定又能剪輯出很棒的畫面,他得回去好好錄下節目回味這一切。

  戴上共同的飾品,泰亨和號錫的心情都很不錯,雖然是冷天,他們還是在酷聖石冰淇淋分吃了搭配脆餅的餅乾薄荷口味,之後又買了熱呼呼的可可暖手暖胃,才暫時休息,準備上山去能夠看到城市夜景的餐廳用餐。

  兩人分開乘坐自己的車,藉口是節目組不拍攝這段路程,實際上節目組在拍攝泰亨。

  ——待會上山求婚會緊張嗎?

  工作人員拿著提詞板讓他回答問題。

  「緊張。」泰亨回答,想了想掏出戒指在攝影機面前展示,「我在官網上挑了很久,所以剛才在店裡才可以一下子就選到想買的戒指,號錫哥會喜歡吧?我覺得他會喜歡,因為是我送的。」

  「求婚有什麼特殊的計畫嗎?有啊,我想唱我個人專輯裡的情歌給號錫哥聽,所以找了鋼琴譜請餐廳的樂師彈,昨天還有特別視訊驗收他的練習成果,用視訊配合著練過一次歌。還請餐廳訂了花束,求婚的時候請他們送上來。除此之外還準備了一封信在求婚的時候唸。內容現在不能告訴你。」

  「心情……果然還是很緊張。沒有人求婚會不緊張的吧?緊張號錫哥會怎麼想,他會不會很快答應,我很喜歡號錫哥,號錫哥也喜歡我,但我覺得號錫哥現在對我還只像朋友或好兄弟那樣的喜歡,只有在今天約會的時候,感覺到一點作為戀人的喜歡。也有可能是因為我們一開始就結婚了?所以缺乏了一點戀愛的激情。我希望號錫哥更喜歡我。」

  雖然告訴號錫餐廳約七點半,但泰亨六點半就已經先到餐廳,和鋼琴師練習了兩三遍情歌。

  攝影機對著他拍個不停,泰亨彩排完求婚步驟,又細心地確認菜單,確定一切完美無缺。

  號錫七點二十到達餐廳,他帶了一束有著小熊的玫瑰花,被問到花是不是特別準備給泰亨的,號錫大方地承認說:「對呀,這束花是給泰亨的,不是一起約會吃飯嗎?我覺得男人應該給自己的對象送花。送花這件事對我很重要,它代表我對泰亨的心意。」

  泰亨收到花眼睛都亮了。

  在結束求婚的訪問,泰亨被問到收到花的感想,他直白地回答:「沒想到哥會準備花給我,我好意外,也好開心!因為那束花,我對我的求婚更有信心了。」

  這時泰亨抱著花,請服務生把號錫帶到餐廳的座位上,然後上台站在麥克風前說:「哥,這是唱給你聽的情歌。」

  悠揚的鋼琴聲響起,樂師演奏著鋼琴版的曲譜,他捧著花束,深深地望著台下號錫的眼睛,希望將不能明說的情感,藉由歌曲全數傳達給對方知曉。

  我喜歡你。

  我好喜歡你。

  你知道我喜歡你嗎?

  看見你就像拉開窗簾看見晴天一樣高興,能答應拍攝這個節目,有這個機會近距離認識你真是太好了。

  號錫看泰亨的演唱,他似乎能感受到泰亨的情感,雖然很害臊,但他還是沒有轉移視線,認認真真看完泰亨獻上的表演。

  曲終,號錫鼓掌,微笑稱讚他說:「唱得太好了!」

  泰亨也跟著笑了起來,把花束擱在桌上,服務生送上他訂的花束,由他親手交給號錫。

  「給我的?」

  「嗯。」泰亨送完花,退後一步,拿出信件展開來唸,「這是我寫給哥的信。親愛的號錫哥,和你待在一起的每時每刻都是開心的,你就像太陽一樣溫暖我的心。每一次約會都感覺那樣的甜蜜,能和你成為伴侶,一起迎接朋友來新家玩的感覺很好,就像真正的婚姻伴侶。你就是我在黑夜裡的希望之星。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每個夜晚都能唱歌伴你入睡,或當抱枕陪伴著你。你願意嫁給我嗎?號錫?」

  被泰亨突然求婚嚇了一跳的號錫捂著嘴巴,感動得眼眶含淚,點了點頭,「……我願意。」

TBC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