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我們結婚了,霜花夫婦 Act 3-1

  求婚的那一集播出來之後,立刻在推特上造成話題。網友們給泰亨和號錫一個新的稱呼「霜花夫婦」,泰亨欣然接受,還把這則推特網址轉傳給號錫看。

  號錫發了一個微笑的表情符號給他。

  泰亨敏銳地察覺最近號錫哥傳給他的訊息變得簡短許多,泰亨不大滿意對方的冷淡,上次拍攝約會和求婚的當晚,他明明感覺到號錫也喜歡他。號錫是模特又不是演員,他不相信號錫能那麼細膩地演出被求婚的感動。

  而接下來兩次拍攝,號錫只有在拍攝的時候和他互動,私下似乎在避開泰亨,泰亨幾次想找號錫搭話都抓不到時機。

  一次在新居佈置了一個簡單的結婚場地,請朋友來參加結婚典禮,婚禮的當下泰亨心底仍有極大的悸動,也感受到兩人之間的火花,但私下號錫就變得冷淡許多,除卻公事,都不怎麼和他說話。另外一次是兩人一起到錄音室寫一首代表他們愛情的歌,明明寫出很棒、很有感觸的甜蜜情歌,同樣在推特造成話題,然而號錫私下卻越加冷淡。

  要不是看在號錫哥還帶著戒指和情侶對鍊,他一定忍不住去直接傳訊息質問號錫哥到底是怎麼想的。

  這樣不是辦法。

  泰亨找經紀人要了行程表,看節目之後拍攝行程是怎麼安排。

  他們還要拍攝蜜月旅行,而蜜月旅行的重點就是拍結婚照,順序雖然有點顛倒,不過他們拍攝的集數與其他藝人夫婦相比確實短了許多,只有十二集左右。在結束蜜月旅行之後,就要拍攝最終的送別橋段,畢竟是虛擬結婚的節目,總是得拍攝一個完美的送別來結束節目。

  只剩下兩次機會。泰亨希望在離別之前,能把心裡真正的喜歡和號錫說清楚。他是認真的,真正的喜歡號錫哥,就算節目結束了,也想和他交往。

  要怎麼樣才能真誠地表達自己的心意呢?

  擔心言語感覺太過貧乏,用行動證明又需要時間。他們兩個都是忙碌的藝人,用行動證明很怕最終讓時間掩蓋一切……

  泰亨不希望自己和號錫的緣分就這樣半途而廢、不了了之。

  不管心裡有什麼樣的想法,時間很快就來到拍攝蜜月旅行、婚紗照的時間。蜜月旅行定在被大家稱作蜜月島的濟州島,這不是一個特別驚喜的蜜月旅行地點,但來這裡度蜜月確實也十分合適。

  冬天的濟州島也下起雪了,雖然擔心用說的沒辦法準確地表達心意,但泰亨一見到人,還是立即說:「號錫哥,好久不見,我很想你。」

  「好久不見。」號錫輕聲回答。

  我也很想你。號錫在心裡這麼說,但他不能真的說出口,他想得比泰亨還多,種種顧慮纏住他的手腳,雖然隱約有接受到泰亨想和他進一步發展的信號,可是他遲遲不敢往下一步前進。

  好喜歡泰亨啊。但是泰亨和他都非常忙,即使可以透過打電話或通訊軟體聯繫,可那和真正見到面的感覺還是不一樣的,他想像不出接受遠距離戀愛的自己會是什麼模樣,一想到遠距離戀愛的種種困難,號錫就想打退堂鼓。

  懷抱著些微憂鬱的心情來到拍攝現場,看到泰亨加速的心跳無法做假,喜歡是沒辦法遏止的情緒,他只能告訴自己要退後一步,再退後一步,留出更多的空間給彼此。

  「號錫哥,分你一塊巧克力。」泰亨從口袋裡掏出一塊錫紙包著的薄荷巧克力,放在他的手心。

  「我最近在控制體重——」

  「只是一小塊而已。號錫哥不是喜歡薄荷巧克力嗎?」

  是的,號錫很喜歡薄荷巧克力,喜歡得不得了,所以他拒絕得很煎熬。泰亨這個可惡的傢伙,竟然拿他最喜歡的食物誘惑他。

  「喜歡是喜歡,但是我真的得嚴格控制體重和攝取的熱量。」號錫努力拒絕。

  「哥留著吃就是了。」泰亨用不容拒絕的語氣將他的手闔上。

  怕號錫再拒絕,泰亨立刻走開,去和站在附近的工作人員聊天,裝作很忙的樣子和工作人員社交。

  巧克力握在手心裡很容易化,號錫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拆開錫紙將薄荷巧克力送進嘴裡。薄荷清涼和巧克力濃郁的口感是他的最愛,既有巧克力的美味又有薄荷糖的提神效果。

  他和泰亨說過自己喜歡的巧克力口味,泰亨記得。這讓他的心情更加複雜。

  為了拍攝婚紗照,號錫和泰亨先拍攝了一段到達濟州島的開場後,就和節目組移步到適合拍婚紗照的松堂牧場。松堂牧場以茂盛的杉樹林著名,冬天的杉樹林蓋著一層雪,森林雪景頗適合拍攝婚紗照。兩人換上白西裝,帶著一些節目道具組從婚攝借來的道具,在節目組的要求下,用腳架和相機拍攝自助婚紗。

  為了好看,西裝不特別厚,襯衫裡面也只穿一層發熱衣,胸腹都貼著暖暖包。節目組分給他們相機和腳架,號錫脫掉手套,空手操縱相機,手暴露在冷空氣中看起來就很冷的樣子。

  「號錫哥會不會冷?要不多拆一個暖暖包放口袋吧?」泰亨問。

  「不用。」

  號錫作為模特,被要求作為主要引導者,指揮兩人擺出拍照的姿勢,他選了幾個保守的互相挽手、執手相望,還有拍手牽手的背影等等姿勢之後,泰亨看出他的意圖,也加入討論婚紗照拍攝姿勢的要求。好在節目組的腳本編劇也出了一份力氣,要求他們在拍攝婚紗照的階段完成幾項任務,包括背著對方和公主抱,對視三十秒等等多達十項的要求,等拍攝之後看效果再剪輯。

  號錫對完成任務不太甘願,他大多拿著相機看照片,然後要求泰亨和自己修正動作,務必拍出最富美感的照片,但泰亨覺得拍照的重點是過程,他不喜歡這種被忽略的感覺。

  等號錫調整完相機回來,泰亨一手扶著他的肩膀,另一手摟著他的腰說:「號錫,看我的眼睛。」

  「給我用敬語啊,混帳小子。」號錫笑罵說。

  「我們的關係這麼親密,都結婚了,用平語不行嗎?」泰亨辯解說。

  「你愛怎麼叫就怎麼叫吧。」號錫放棄和他計較。

  這些拍好的婚紗照號錫打算要保存一份留作紀念,所以對待拍攝格外地認真,之後要怎麼辦他沒想過,在他的心裡他們之間沒有太多未來,不如留下一些照片懷念。

  松堂牧場的空氣很清新,森林芬多精的氣味填滿胸腔,泰亨深吸一口氣,讓自己耐心一點,他繼續努力,總是會讓號錫看見他的誠意。

  「下一張要拍什麼動作?」泰亨問。

  好不容易結束拍攝,泰亨的經紀人拿了消水腫的熱玉米鬚茶給他,他轉頭就捧著保溫杯去找號錫,「號錫我看你手都凍紅了,喝點熱茶吧。」說完他就轉開保溫杯,杯口遞到號錫嘴邊。

  號錫手上還拿著相機,沒辦法拒絕湊到嘴邊的杯口,於是低頭喝了一口熱呼呼的玉米鬚茶。

  「怎麼樣,有比較暖和了嗎?」

  「嗯。」號錫點點頭,片刻覺得自己太敷衍,補充說:「謝謝,我好多了。」

  經過這個小互動之後,泰亨覺得號錫對他的態度好了許多,到下一個拍攝摘橘子的活動時,更明目張膽地調戲號錫哥。

  「我們家的橘子不一樣,叫漢拿峰橘,一般甜度十以上就很甜了,我們的橘子甜度有十四度!」橘子園的老闆自豪說。

  泰亨聽完,立刻對他說:「號錫哥一定比橘子還甜。」

  老闆耳尖聽見了,露出有點尷尬的笑容,號錫不太好意思,只能小聲噓他。

  「別亂說話。」

  「我說的是實話。」

  他們一人採了六顆橘子,一人選一顆當場剝開來吃,選到比較甜的那顆橘子,可以命令選到酸橘子的人做一件事。

  工作人員在事後拍攝訪問,問號錫對這個遊戲有什麼感想。

  「這是運氣遊戲,雖然老闆有教要選形狀像山峰的橘子,可是果肉都包在橘子皮裡,沒有嚐過之前怎麼猜得到哪個比較甜?泰亨的運氣一直很好,所以他果然贏了。」

  ——那為什麼命令這麼不樂意?

  「每天都說『我愛你』一百次也太超過了吧?一般人能做得到嗎?」號錫吐槽泰亨異想天開,「也不是覺得害羞,只是覺得完成這個命令太不切實際了。如果真正愛一個人,我覺得說一次我愛你就可以代表一切了。」

  彼時泰亨還不知道號錫的想法,只知道他想耍賴不說一百次「我愛你」,威脅加利誘半天,好不容易才讓號錫對著他說了一遍。只有一遍。

  泰亨很不滿意,只好逮住機會就把剩下的九十九遍說給號錫聽,也不看周圍的狀況,想說就說。

  號錫覺得尷尬,多次制止他要他別這樣,最後忍耐不住還用手遮住他的嘴巴,泰亨用舌頭舔了他的手心一口,讓號錫嚇了一跳。

  「你怎麼能這樣。」

  「怎麼樣?」泰亨問。

  周圍都是人,號錫不敢直接說你怎麼舔我手心,只嘟囔說:「和小狗一樣,真是的。」

  泰亨的經紀人似乎看出什麼,在晚上休息的時候,私下問泰亨到底是怎麼想的。

  「我喜歡號錫哥。」

  經紀人很頭痛,讓他注意影響,但泰亨直接告訴經紀人他就是喜歡號錫,除非號錫自己不願意這麼早公開,否則他不會在公眾面前隱藏自己的心意……

  在濟州島度過三天兩夜,泰亨先回到首爾,號錫留下來在濟州島拍一組品牌代言的冬季時裝照。

  泰亨在離開飯店之前,特別去找號錫,「記得回首爾要給我電話,有空回我訊息。」

  「……還有什麼事嗎?」號錫問。

  「除了想你,沒有別的事了。在這裡拍攝小心保暖,等你回家,回頭見。」泰亨說完,沒有再滯留,直接轉身離開。

  狡猾。

  泰亨這傢伙太狡猾了。

  明明他們共同的家只有在拍攝節目的期間兩人會去使用而已,泰亨卻對他說了「回家」這樣犯規的話,號錫關上門,脫力靠著門板往下滑。

  「……怎麼可以這樣啊。」號錫捂著臉,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心裡又甜又苦,萬般滋味難以用言語表達。

TBC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