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Borg|哨兵嚮導AU】Deep Love-03

Photo by S Migaj on Unsplash

  Fulgur沒預料到他會留下來,「您應該更慎重地考慮——」

  「只要帶著這個就沒問題了,不是嗎?」Uki指著臉上的防毒面罩。
  確實,防毒面罩可以阻隔費洛蒙的影響,然而一直戴著面罩不是辦法,Fulgur不覺得他能夠忍受得了。
  哨兵想讓他放棄這個想法,「但是——」
  「我今晚睡哪裡?」Uki站了起來。
  看來嚮導是不會改變主意了。Fulgur心裡嫌棄Uki留下徒增麻煩,不過表面上還是維持了禮貌。
  「⋯⋯我請人帶您去客房休息。」Fulgur說。
  Fulgur正想叫Yugo進來,把嚮導帶走,但Uki握住他準備開門的手,嗓音溫柔而堅定,「你帶我去。Fulgur Ovid,你需要立即進行精神疏導。」
  「我不需要。」Fulgur沉聲說。
  「你需要。」Uki篤定地回覆。
  Fulgur很是頭痛,對方真是一個難纏的嚮導。他試著用委婉的方式拒絕,「也許可以等你休息一晚,明天再做疏導。」
  「給你一個晚上逃到戰場去?」Uki雙手環胸,嘴角微微上揚,「我沒有那麼傻,哨兵。」
  「精神疏導對我的效果有限。」Fulgur想讓他打消念頭。
  「我不是一般嚮導,你不能用普通的標準來衡量我的能力。」Uki主動打開門,「去你的房間?」
  Yugo一注意到開門的動靜就站起來了,他聽見Uki說的最後一句話,頓時露出吃驚的表情。該說⋯⋯真不愧是靈魂伴侶嗎?剛見面就要到Fulgur的房間去嗎?
  「這棟大樓有專門做精神疏導的房間,我們可以去那裡。」Fulgur說。
  「可以。」Uki點頭。
  「那我就下班囉?」Yugo左看右看。
  Fulgur和Uki一前一後往電梯走,他們把注意力放在彼此身上,沒人搭理Yugo。Yugo很想跟去看看,但是現在的氣氛不像允許他參觀的樣子。
  Fulgur和Uki走進電梯,Yugo正想要進去,Uki伸手擋住門口,「你可以搭下一台電梯嗎?」
  「⋯⋯好。」Yugo委屈地答應。
  Fulgur看了Uki一眼,默許了他的決定,安靜沒說話,只是按下了正確的樓層按鈕。

  505區的精神疏導室和哨兵的白噪音間,只差在面積和一張提供給嚮導的柔軟沙發。
  Uki從沒見過這麼簡陋的精神疏導室,提供給哨兵的只有一張鐵板床,床的四角有固定手腳的裝置,如果哨兵發狂,可以有效防範哨兵殺死正在做精神疏導的嚮導。
  這不代表嚮導就不會受到任何傷害。在疏導的過程中,嚮導需要控制自己的精神觸肢,接觸哨兵的意識,進入到他的精神世界甚至是深入到精神圖景。若是哨兵抵抗,嚮導有很高機率受到反噬,必須斬斷些許精神觸肢只是輕的傷害,更嚴重的很可能影響到嚮導自己的精神圖景。
  精神疏導室播放和緩的海浪聲,四面牆壁和大門隔絕了所有瑣碎的聲音,也許這對其他哨兵已經足夠了,但是Fulgur永遠擺脫不了機械肢體運作時,發出的細微聲響。那些聲音反覆提醒著Fulgur他不再擁有屬於哨兵的四肢,即使有超強合金構成的機械肢體,那怎麼樣也無法彌補失去自身肢體的痛苦。
  「你知道該怎麼做。」Uki說。
  Fulgur排斥這個,但是他都把Uki帶來了,再掙扎也沒有什麼意義。
  「我曾經掙脫束縛,所以你必須十分小心,如果發現我陷入狂化,你可以用口令卸除我的手腳。」Fulgur低聲說。
  「口令?」Uki凝視他。
  「我現在就設定一個臨時的口令,讓你在二十四小時內,擁有卸除我機械肢的權力。」Fulgur說明。
  「好。」Uki同意。
  「你挑選一個詞彙吧。」Fulgur要求。
  Uki沒有猶豫,直接說出他選中的詞,「Deja vu。」
  他凝視Fulgur的面龐,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受。明明他在今天之前,從未見過這位哨兵,但是在前來505區路上的預感,還有直覺要他至少成為Fulgur的短期嚮導,Fulgur在他的生命中,已經是足夠特殊的存在了。
  Fulgur完成設定,仍舊用鐵板床四角的手銬腳鐐扣住自己的手腳,然後閉上眼睛,準備接受Uki的精神梳理。
  Fulgur覺得自己已經足夠放鬆,但顯然Uki並不這麼認為。
  「你太緊張了。」Uki的手輕輕地放在Fulgur的胸膛上,哨兵的心臟穩定地跳動著,「你的心跳很快。」
  「我會改進。」Fulgur試著放鬆。
  Uki的手在他的身上輕柔地撫摸,一寸一寸地探索他的身體,從胸膛往下,緩慢地、緩慢地滑過腹肌,在幾乎要碰到私密部位的時候停止。
  「你更緊張了。」Uki語帶笑意。
  被首席嚮導捉弄,Fulgur除了忍耐別無辦法。從來沒有嚮導會這樣觸碰他,雖然像是安撫,可是Fulgur卻感覺被挑逗。難道是費洛蒙的影響還有殘餘?Fulgur深深地吐氣,讓自己更加放鬆,這不太容易,他並不怎麼信任Uki。
  Fulgur不知道Uki並不需要他的信任。他就是在捉弄這個哨兵。
  Uki伸手招呼自己的精神體,銀幣水母鼓動著,游到Uki指定的位置,趴伏在Fulgur的腹部。黑羊猶豫了一會兒,走到Uki的腳邊,屈膝坐下。
  「乖孩子。」Uki摸摸黑羊的腦袋。
  Fulgur身體一顫,他感覺得到自己的精神體被輕輕撫摸,黑羊滿足地閉上眼睛,他卻難以坦然接受嚮導溫柔的對待。他很不習慣,從來沒有嚮導會這樣對待他。比起動手,使用精神觸肢應該更有效率才對。
  Uki重新把手放在Fulgur的心口,這次他釋放了精神觸肢,無數半透明的細絲從Uki的身上延伸,連結到Fulgur的頭上,淺淺地連接到他的精神世界。
  嗆鼻的硝煙味、如鐵鏽般的血腥味撲面而來,Uki穿透厚厚的煙塵,四處除了斷垣殘壁,什麼都沒有。

TBC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