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書寫的嘗試

  我想記錄關於心靈寫作、自由書寫對於我的幫助,我認為娜妲莉·高柏的心靈寫作幾乎是我的聖經,我在徬徨失措的時候常常急切地翻開它,好獲得一個解答,用以指引我的方向,就像基督教徒翻開他的聖經。

  但老實說,我擁有娜妲莉的《心靈寫作,創造你的異想世界》、《狂野寫作,進入書寫的心靈荒原》、《療癒寫作,啟動靈性書寫的秘密》,但我從未認真按照書上的方式嘗試著寫作。

  我猜閱讀這些書本獲得安慰是一回事,實踐又是一回事。我像倉鼠一樣囤積了一大堆寫作書,想藉此精進自己的技巧。我涉獵不同題材的寫作,除了靈異恐怖實在無法克服之外,幾乎沒有我不願意嘗試的題材。我在台灣想靠創作過活,這件事太難了,又太辛苦,我焦慮的睡不著覺,賺的錢不到台灣的基本底薪,想買書也只能精心計算,想要一支新口紅等了又等,終於等到打折才敢花錢買它。可我又不想再六十歲甚至八十歲的時候說:為了賺錢好過生活,我放棄了追尋我的夢想。

  我知道有許多作家可以一邊工作一邊寫作,娜妲莉·高柏在開始創作之前和朋友合夥了一家餐廳,我則在剛畢業之後選擇進咖啡廳工作,我享受咖啡的香味、咖啡廳的氛圍,並試著規劃未來。

  進入社會後,我突然明白事情不能完全按照我的心意進行,就算你得到一個機會,這個機會甚至連結果都沒有,就像水面的漣漪,最後毫無痕跡。比如我在接到一個好像可以撐過一年的代筆案子,最後業主不斷修改內容,最後失去聯絡,沒有任何下文。我必須接受這件事,接受人生會受到很多變因影響,我不能確定未來確切在哪裡,但是我可以不斷往前走,向前探索。

  畢業後我在咖啡廳當了兩年近三年的外場服務生,第二份咖啡廳的工作清閒多了,週一到週四幾乎沒有多少客人,但我實在不想讓我的人生浪費在等待。用半小時等待客人聊天,好不容易他們看了菜單,招呼我過去解釋菜單上的品項之後,又花了半個小時決定他們想點什麼品項⋯⋯

  這樣沒有意義。

  即使老闆非常好,讓員工在工作以外的時間可以使用電腦寫作——為此我非常感激——但還是太浪費時間了。

  在我天真以為我有一份可以暫時度過一年的代筆案子後,我辭去我咖啡廳的工作,可惜案子持續半年之後進度緩慢,最終沒有下文。我最終靠同人創作勉強過活,好在我住家裡、吃家裡又不用付孝親費——感謝我的父母——同時又很難接受父母不斷催促我去找一份「穩定」的工作這件事,不斷的提到這世界上有人餓著肚子,沒辦法像我這樣過日子。說日本得了獎的作家還得在便利商店工作⋯⋯

  說這些並不是抱怨——好吧,也許有那麼一絲抱怨的成分,但我必須直面我的動搖,當我的父母說:去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去找一份能夠餬口的工作再來寫作,我就會把這個選項放進我的人生清單裡,最後再用各種理由否定掉——比如我們不確定多久遠以後的未來,人類的工作都會被機器人取代,我正在做一份不會被機器人取代的工作。

  比如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如果我不在三十歲以前做我最想要做的事,我怎麼能保證我三十歲以後還能創作出三十歲以前看到的世界?

  我盡可能的學習,電視電影劇本的創作、廣播劇本創作,只要是文字創作,我就願意嘗試,但是創作很艱難,即使知道自己不斷的進步,內心仍然時刻感到動搖。

  我希望可以靠著心靈寫作、自由寫作來改變我的生活。

  今年是我給自己全職創作設定的最終一年,我曾經理智的給自己立下規矩,我可以有一段全職創作的時間,但如果我沒辦法真正靠創作維繫我的人生,我必須去找一份工作。

  問題不在找工作,而是這是最後的一年了,就像國高中生考試,國三高三的最後一年總會做最後的努力——心靈書寫是我最後的努力,我在這裡告訴自己我花的時間是值得的,我愛我自己,給自己去闖蕩的勇氣是值得的,在我寫作動搖的時候,覺得自己寫得很爛,一文不值的時候,要知道自己值得。

  因為我關心自己,才會直面內心的選擇,照顧自己沒有錯,我只要不斷的前進,不要迷茫、不要停下來。請筆直的往前走吧。

  為夢想努力沒有錯,每個人都值得為自己的夢想的生活付出一切。

p.s. 這篇使用心靈寫作的方式快速的書寫,大概在一個小時內完成,雖然有稍微調整順序不過大致上還是符合心靈書寫的規則啦XD 以後寫習作我會盡量計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