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使我們特別又不特別

  當文字從你的腦袋一股腦的傾瀉而出,通常多少會有種成就感,或者完成作品那一瞬間的興奮,那是少數幾個讓我感受到——這是我的創作,是我獨一無二的創作,我很特別⋯⋯諸如此類的傲慢想法。好吧,也許不那麼傲慢,畢竟在我求學的過程或我讀過的繪本,看過的作品都告訴我,我可以認真地幫自己貼上特別的標籤。

  然而事實上不是那麼一回事,寫作和閱讀、看電影甚至吃飯、睡覺都應該變成「某件事」,不管是好事或壞事,但把寫作當作瑣碎日常中不需要拼盡全力去對待的事,用洗衣服、洗碗的心情面對它——有時候沒那麼情願好好的寫,不過普通的寫好像就簡單多了。

  創作這件事非常神奇,藉由文字挖掘自己的心靈,直面自己的內心,這件事很特別,又沒那麼特別,因為曾子會吾日三省吾身,問自己工作是否敬業?交友是否守信?知識是否用於實踐?寫作是我們檢驗自身的一個辦法,最好可以每日實踐。

  可以把寫作看得很輕鬆,輕鬆地做,即使是記錄零碎的片段,最後再將它們拼裝起來是一個不錯的辦法。把寫作看得太重要不是不行,然而「寫作」這件事一但特殊到讓自己覺得需要焚香沐浴更衣,選良辰吉時,那就太超過了。

  理想的情況是等開水煮開的時間可以寫,在洗衣機轉動的時候可以寫,寫完再去晾衣服,在記完帳之後可以寫,因為筆正好就在手上,剛才記帳的紙也許還有空白足夠書寫⋯⋯

  話是這麼說,但我並不能完全按照規矩把寫作當作特別又不特別的事。我會介意我的鍵盤好不好用,我的書桌太淺、桌面太亂,有人通過各種通訊軟體找我,我得回覆,或者因為我成為一個部落客,該寫心得必須盡快寫出來。

  這個時代讓我們的時間變得緊湊,各種資訊觸手可及,寫作考據比以往容易許多,創造真實可靠的故事變得輕鬆,我們也許會在網路上發現寫作者多如繁星,一時間會有寫作是件平庸的事的錯覺。

  那確實是錯覺。

  文字能包裹人們的情感、思想,它不是機械化的產物,所以永遠不會變得平庸,書寫使我們介於特別又不特別之間,你我的文字會在某個時刻觸動某個萍水相逢的人,陌生人閱讀,回應或不回應那個人都花費了他的時間給你寫出來的文字,這件事特別又不特別,比如看新聞一樣稀鬆平常,或者「特別」訂閱你我的創作。

  以上這一整篇也許讓人覺得相互矛盾,不過這和蹺蹺板的原理類似,寫作者坐在一頭,閱讀的人坐另一頭。

再度忘記計時,不過大概是30min~1hr.內的自由書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