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書寫習作

Writing Down the Bones: Freeing the Writer Within by Natalie Goldberg

保持冷靜,寫點東西

  我不得不承認有目的的寫總是痛苦的。尤其是當你想完成一個佳作,無論是詩、小說或者劇本,「想要變得更好」是一個好的想法,但做到是另一回事。

  在寫作的時候,我們因為達不到預期的高度感到痛苦,但人們不會因為缺乏練習跑步而跑不動感到痛苦,我們會知道這是因為懶惰、缺乏練習或其他的原因,可是我們很少覺得自己不夠熟悉寫作,因此我們完成不了「傑作」。

寫作使我們特別又不特別

  當文字從你的腦袋一股腦的傾瀉而出,通常多少會有種成就感,或者完成作品那一瞬間的興奮,那是少數幾個讓我感受到——這是我的創作,是我獨一無二的創作,我很特別⋯⋯諸如此類的傲慢想法。好吧,也許不那麼傲慢,畢竟在我求學的過程或我讀過的繪本,看過的作品都告訴我,我可以認真地幫自己貼上特別的標籤。

  然而事實上不是那麼一回事,寫作和閱讀、看電影甚至吃飯、睡覺都應該變成「某件事」,不管是好事或壞事,但把寫作當作瑣碎日常中不需要拼盡全力去對待的事,用洗衣服、洗碗的心情面對它——有時候沒那麼情願好好的寫,不過普通的寫好像就簡單多了。

自由書寫的嘗試

  我想記錄關於心靈寫作、自由書寫對於我的幫助,我認為娜妲莉·高柏的心靈寫作幾乎是我的聖經,我在徬徨失措的時候常常急切地翻開它,好獲得一個解答,用以指引我的方向,就像基督教徒翻開他的聖經。

  但老實說,我擁有娜妲莉的《心靈寫作,創造你的異想世界》、《狂野寫作,進入書寫的心靈荒原》、《療癒寫作,啟動靈性書寫的秘密》,但我從未認真按照書上的方式嘗試著寫作。

  我猜閱讀這些書本獲得安慰是一回事,實踐又是一回事。我像倉鼠一樣囤積了一大堆寫作書,想藉此精進自己的技巧。我涉獵不同題材的寫作,除了靈異恐怖實在無法克服之外,幾乎沒有我不願意嘗試的題材。我在台灣想靠創作過活,這件事太難了,又太辛苦,我焦慮的睡不著覺,賺的錢不到台灣的基本底薪,想買書也只能精心計算,想要一支新口紅等了又等,終於等到打折才敢花錢買它。可我又不想再六十歲甚至八十歲的時候說:為了賺錢好過生活,我放棄了追尋我的夢想。

DORISDC E-WHITER​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