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水平面之下-第一章

  凌晨五點,曾一今從第一航廈出關,來到桃園機場的計程車招呼站,很快搭上一台計程車。

  「麻煩送我到台北南京東路和敦化北路口。」曾一今說。

  「好。」司機點頭,離開機場駛上高速公路。

  她迫不及待地想見到她的未婚夫,給他一個驚喜,雖然計程車費比較昂貴,但她相信這筆錢絕對值得。

  打開手機,曾一今檢查在搭乘飛機的時候,有沒有收到什麼訊息。

  才一開機,通訊軟體的提示音就響了,她點開訊息,內容讓她對文字感到奇異的陌生。那理應是屈過庭傳給她的訊息,她登機前發給他的訊息還存在上方,但內文卻這麼寫著:我是屈過庭的表姐,你是他的女朋友吧?你到台灣了吧?他現在在醫院搶救,你快點到台大醫院來看他最後一面。

  曾一今愣了半响,飛快地輸入:他怎麼了?

  屈過庭的表姐回應說:他自殺了。

  ——不可能。

  曾一今下意識去觸碰手上的戒指,她不覺得屈過庭會自殺,幾天前屈過庭還傳了一對結婚小熊的照片給她看。

  屈過庭和她、他們都期待等她回台灣之後,辦一場婚禮。

  她看著那行「他自殺了」發呆了數秒,才輸入回應說:馬上去,大約半小時到。

  接著她對司機說:「不好意思,麻煩你送我到台大醫院。」

  這太荒謬了。

  曾一今抓緊給屈過庭的禮物,她不願相信屈過庭會自殺。他的精神確實比較敏感沒錯,但他一直用藥物控制,只要不說沒人能發現他有憂鬱症……他們對未來有充足的規劃,從屈過庭向她求婚之後,她相信自己可以成為他的精神支柱。

  他不應該自殺,除非有什麼意外發生……

  曾一今焦慮地握緊雙拳,在越南的最後一個月她因為工作減少和屈過庭的聯絡,想著就快要回來了,所以稍微忙碌一點,就等回來再多和屈過庭聊聊……只要再一個月就回台灣……

  拖著行李進了急診室,她用通訊軟體撥打電話,「喂?我到醫院了,正在急診部——」

  電話另一頭陌生的女聲說:「你來晚了,過庭已經送到太平間了,警察那邊說要驗屍之後,我們才能委託殯儀館處理。」

  「要驗屍的話,代表他是意外死亡,不是自殺吧?」曾一今問。

  「不……過庭確實是自殺,醫生說了……他死意堅決。」

  「我不相信,他不可能這麼做。」曾一今不願相信這個答案。

  「你先過來找我們,我們一起等結果。」

  兩人通過電話約定地點,在醫院碰頭,曾一今沒想到第一次見家長會是這種情況,她看到屈過庭的父親帶著麻木的表情呆坐在醫院的塑膠座椅上,陪伴他的還有和曾一今通電話的表姐程明明。

  「你來了,原來你就是過庭的女朋友。」程明明一臉疲倦,穿著淺綠色的洋裝和一件棕色外套,「下了飛機就直接過來的嗎?」

  「嗯。」曾一今點點頭。

  程明明已經很累了,但她看曾一今茫然的表情,還是很想說什麼安慰對方,卻什麼也說不出口。

  最後程明明只說:「我已經聯絡殯儀館了,等警方驗完,我們才可以接過庭去辦祭奠儀式。」

  「最近阿庭有和家人聊過什麼嗎?」比如他們要結婚了。像這樣的話題,或者其他造成屈過庭死因的任何事件,曾一今只想知道為什麼,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他回去他該去的地方了。」屈過庭的父親以恍惚的神情說:「就和他的媽媽一樣。」

  「他一直有在吃藥,之前還被醫生稱讚過很穩定……」

  「但我的兒子還是選擇自殺了,一點餘地也不留的自殺。」他輕輕地笑了,笑容顯得苦澀。

  「什麼意思?」曾一今皺起眉頭。

  「過庭他……選擇用橫切的方式割開手臂,醫生說那會讓血流得更多更快。」程明明低聲說。

  屈過庭真的想死。

  但曾一今不肯相信,就算檢察官告訴他們已經確認死因是自殺她也不肯相信。

  她知道的屈過庭比任何人以爲的都還要堅強,不會無緣無故的自殺。

***

  曾一今參加了屈過庭的告別式,但告別式的整個過程對她來說極度不真實,她覺得自己在做夢,這是一個屈過庭向他開的惡劣的玩笑。

  望著被百合環繞,沉眠在木棺裡的屈過庭,她有伸手觸碰對方臉頰的衝動,好確認他的體溫、他的心跳,經過殯儀館的整理,屈過庭面色紅潤,嘴唇擦了一層薄薄水潤的粉色唇膏,氣色好得像閉著眼睛躺在那兒睡覺。

  她站得太久,後面的人輕輕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她放下百合花,回到座位上,眼眶泛紅。

  不能就這樣算了。

  曾一今不相信屈過庭會自殺,會這麼死在她回國的前一天,他們明明說好了,都要結婚了……

  直到火化場她都想不透屈過庭有什麼理由自殺,許多屈過庭的親戚都來了,被簇擁在中心的屈爸爸紅了眼睛,白髮人送黑髮人非常令人同情,其他人都低聲安慰他。

  曾一今站在稍遠的位置,她覺得自己融入不了這個地方,她還沒接受屈過庭的死亡,也不會接受死之後就是一切的終結。屈過庭的表姐程明明注意到她,向她走來。

  「不好意思,我舅舅現在狀況不好,雖然我們一直對這一天有準備,但沒想到過庭這麼快就離開這個世界了。」

  「早就有準備?」

  「你不知道表弟他有憂鬱症嗎?」

  「知道,但他不可能自殺,他已經好多了……」曾一今說話的同時,忍不住摸手指上的戒指。

  程明明雖然不贊同曾一今,但她也不好意思說些掃興的話,只拍拍曾一今肩膀,簡短說:「節哀。」

  「明明啊!過來一下!」站在屈爸爸旁邊的阿姨大聲喊程明明,她往前走幾步回頭,擔心地看著曾一今。

  「你忙。」曾一今說。

  「那我就先過去了。」程明明猶豫地看了她一眼才離開。

  曾一今站在原地,一時不知道該往哪裡去。從回國到屈過庭辦告別式的這幾日,她一直住在旅館,什麼地方也沒去,渾渾噩噩,睡不好吃不好。她回台灣本來就是想去找屈過庭,現在她失去回去的地方,她還能去哪?

  「欸?是你!」陌生的男聲說。

  曾一今下意識往對方看去,那人大步向她走來,臉上帶著熱情的笑容,「你就是學弟的女朋友吧?我們上次見過一面,我是他學長林品睿……你記得嗎?」

  「記得……」曾一今記憶力很好,雖然他們只短暫的打過照面,但她還記得這個人的臉,「你好。」

  「節哀,我真的很為他惋惜啊,你知道嗎?他差一點就要痊癒了,再也不被憂鬱症所苦。」林品睿說。

  「痊癒?什麼意思?」曾一今追問說。

  「我才推薦他去上一個心靈成長課,他變得很活潑開朗,我還以為他以後就完全好了,沒想到他會——真的很可惜。」林品睿說。

  曾一今完全不知道屈過庭有去上什麼心靈成長課,她不相信心靈成長課,那是對自己沒有信心的人,或者公司管理高層想更輕易地控制底下員工才特意讓人們去上的課。屈過庭一個接案工作的舞台設計師,根本不需要去上什麼心靈成長課,這不對勁。

  「你可以告訴我他這半年是什麼情況嗎?我在國外,沒聽他說有去上課……」她追問說。

  「好啊,我們找個地方坐著聊聊。」林品睿說。

  曾一今決定抓準機會,獲得她想要的解答。

***

  「拉格斯!」主持人戴著小領結,舉起無線麥克風,熱情洋溢地喊道。

  在租借來的大學禮堂內,齊聚的人群大聲回應說:「成功!」

  現在所經歷的一切對曾一今來說,顯得無比荒謬,但她非常成功的融入人群中,跟著舉起手,大聲地喊著成功。

  寬闊的禮堂舞台上方大紅布條寫著: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帶你邁向成功!

  「拉格斯!」

  「成功!」

  「拉格斯!拉格斯!拉格斯!」

  「我要成功!我會成功!一定成功!呦齁——」在場所有人都熱情地大喊著口號,主持人喊完將麥克風遞向所有人,如此往復,現場沸騰起來,狂熱的不像話。

  雖然表演得很投入,但曾一今仍然一點也不喜歡這種莫名其妙的聚會,她一點也不覺得這對自己的人生會有什麼樣的幫助。

  但她不能懈怠,除了台上主持人,周圍有許多西裝筆挺看似菁英分子的人站在禮堂兩側,據說是心靈成長課畢業的學長姐,自願義務為這個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付出。

  這世界上盲從和愚昧的人比預期的還要多,曾一今不著痕跡地用眼角餘光觀察周遭,原本只是下意識的舉動,但在她看到身邊無精打采、左顧右盼,還沒耐心動來動去的男人,眼神稍微頓了頓。

  也許這裡還有一個不那麼蠢的人存在。想法自腦海一閃而過,曾一今的注意力很快被台上的人拉走。

  「很好,看來大家都很投入,口號喊得越熟練越大聲,距離你成功的那一天會更近!你們要相信意志會影響因果,會影響自己的命運,不相信沒關係,這場密集講座就會教你們如何貫徹信念,讓所有人獲得至高成就!」

  一段發言結束,站在周圍兩側彷彿警衛的人們帶頭熱烈鼓掌,這讓坐在中間座位的人們不由自主跟著鼓掌。

  等掌聲結束,主持人再度開口,「午餐過後,課程就正式開始,現在先請我們的榮譽學員上台分享他的經驗!告訴你們如何邁向成功,改變未來!鼓掌歡迎林品睿——林學長!」

  台上的主持人一邊鼓掌一邊退場,取而代之的是快步跑上舞台的林品睿,他一邊向大家招手,一邊小跑步往舞台中心站定。

  曾一今眼神一凜,她懷疑林品睿知道點什麼,但上次在告別式之後,她和對方喝了一杯咖啡,卻什麼也沒有試探出來,所以才決定親自來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一探究竟。

  「各位親愛的學員,各位親愛的夥伴們,大家好!很高興你們選擇來到這裡,這是你為自己踏出的一小步,而我們會讓你這一小步,成為你人生的一大步!」林品睿說。

  雖然只是再普通不過的開場白,但穿著西裝、站在兩側的學長姐還是大聲歡呼叫好。

  林品睿繼續往下說:「你能在這裡找到自己,找到過去一直在尋找的東西,不只成功,你可以從大片迷霧中尋找到偉大的目標,不僅可以成為一個更好的人,還能幫助其他人成為更好的人,幫助整個世界變得更美好——」

  曾一今耐心地傾聽他的發言,試圖從其中找到導致屈過庭無故自殺的蛛絲馬跡,然而直到演講結束,她仍舊一無所獲,只好悻悻然地隨著西裝學長姐的帶領,與眾人一同再次為林品睿鼓掌。

  耐心。曾一今告訴自己,她必須更有耐心,好在這令人作嘔的心靈成長課程裡面找著不對勁的地方,現在只是開始。

  她工作的時候從不缺乏耐心, 作為商業間諜,她在潛入目標企業的時候,必須掌握那家企業全方位的資訊,鄰座企業社員的開機密碼只是小菜,在茶水間主動從八卦中尋找重要資訊也並不困難,關鍵在於她必須足夠細心,不能錯過一絲一毫的消息,好取得關鍵的秘密——比如最近一次,她為了一個大案子的競標標書花費了一年多的時間待在越南的公司,競競業業的工作,就為了取得那家公司競標建設案的價碼。

  林品睿的演講平凡無奇的結束,午餐時間發放了便當,她實在沒心情應付其他人,第一次放棄和周圍的人社交,捧著便當到禮堂外找了一張長凳坐下。

  便當的菜色很不錯,對得起心靈成長課昂貴的價格,但她拆開免洗筷,盯著前方鬱鬱蔥蔥的樹林只扒了兩口菜,就吃不下了。她還是沒辦法接受屈過庭已經過世的消息,她真想立刻招一台計程車,拿著自己保有的那一串鑰匙到屈過庭的公寓尋找他。

  曾一今實在沒有食慾,乾脆把便當放到一邊,走進樹林間深深地呼吸。

  脫離團體活動的曾一今沒想到她放棄和眾人交際,正好錯過了方才隔壁與整個禮堂格格不入的男人王澤厚的行動。

  王澤厚來參加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有他的理由,他三兩口吃完便當,提振精神,開始尋找任務目標,主澄和對方搭訕。

  「您好,錢老師,這是我的名片。」

  王澤厚的目標是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的一名重要導師錢大鑫,錢大鑫是一間上市公司的高階主管,在拉格斯擔任導師是他的兼差,他在拉格斯教導所有人如何成功,他在上市公司任職的身份更加深了他教導如何成功的說服力。

  王澤厚名片寫著「保險業務」,這是他眾多假造名片裡的其中一張,特別費心設計,看起來很像一回事。

  錢大鑫接過名片,看了之後欣慰地拍拍他的肩膀,鼓勵他說:「哦,有前途!我看過很多你這一行的前輩來上課,之後都變得很成功,得到很多case。」

  王澤厚露出靦腆的笑容,此時他身上帶著一股剛出社會的青澀氣質,一點也不像剛才曾一今看到那個無聊打哈欠的頹廢男人。

  「真的嗎?我希望可以跟您學習到真正的成功秘訣!請您務必指教我!」

  「哈哈哈,那有什麼問題,等你上完課你就知道了真正成功的秘訣了!到時候發大財可別忘了你的導師啊!」

  「絕對不會忘記!導師您是真正的成功人士,我就算上完課也還差一大截,如果我能在這堂課學到您十分之一我就很滿足了。」

  「年輕人怎麼可以這麼沒有野心?你要把眼光放遠,目標放大知道嗎?」錢大鑫很享受他的吹捧,得意地向他說教,「我們拉格斯就是指導你如何依照心靈的聲音去做,好引導你成功。你要知道人們的心靈很獨特,你必須去挖掘它、傾聽它,它會從你的內心發出呼喊,有些學者會說這叫潛意識。你知道潛意識的力量嗎?不知道吧?潛意識很強大,有許多實驗證明,如果我們能夠正視我們的內心,而且願意跟隨我們的內心呼喊去探索、去追尋,我們就能發現真正美好的人生!」

  周圍穿西裝的學長姐都被錢大鑫的發言吸引,放下便當靠過來傾聽,聽完大力鼓掌,「導師說得好!」

  「不愧是錢大鑫導師,每次聽您的話都能有所體悟!」

  「還想繼續上導師的課,好懷念您的發言啊。」

  錢大鑫顯然很享受眾星拱月的矚目感,他昂起下巴,鳴鳴得意卻假意謙虛說:「比起在場還沒開始上課的學弟妹,你們已經成為成功的人了,已經沒那麼需要上我的課了,多多複習你們以前上課做的筆記,你們會有更多的收穫。更重要的是心存大目標知道嗎?心裡有大目標,才容易成就大事,多和在場的人交往,你周圍的學長姐、同學甚至學弟妹以後成功都會是你的人脈!明白嗎?」

  「明白!」眾人中氣十足地回答。

  所有人都在和錢大鑫請教,王澤厚因此被其他人擠出包圍圈,但他並不介意,午休還剩下一些時間,課程還未正式開始,他還有很多時間接觸目標錢大鑫,所以他並不急躁。

  趁著還有時間,王澤厚四處跟人家搭訕打招呼,曾一今呼吸完新鮮空氣,回到禮堂正好和王澤厚對上視線,王澤厚朝她燦爛一笑,主動靠近曾一今和她攀談。

  「嗨,美女。很高興認識你,我是王澤厚,我們交個朋友吧。」

  「我認識你嗎?」曾一今冷冷地問。

  王澤厚沒有被她的態度嚇到,維持著笑容說:「我們聊一聊就認識了。」

  「你都這樣搭訕嗎?」曾一今皺著眉頭問。

  「對啊。」他嬉皮笑臉地說。

  曾一今毫不客氣地對他品頭論足,「技巧零分、開場白太遜、不夠有梗,臉有五十分,不過加起來一樣不及格。對不起,我不想認識你。」

  王澤厚呆住,他搭訕得隨意,挑正好對上視線的漂亮女人說話,只是沒想到會被對方諷刺一頓。不過他遭遇過足夠多狀況,到沒有難受或尷尬得不知道該如何應付。

  「至少我不是零分。」王澤厚說。

  曾一今忍住翻白眼的慾望,打算遠離眼前這個厚臉皮的傢伙。

  這時周圍穿西裝的學長姐兼助教開始喊話,「大家按照分組坐好,下午的課程要開始了!」

  午餐時間結束,原本像開學典禮整齊的座次重新調整,折疊椅被排成圓圈,助教們招呼所有人坐下,然後走進圓圈開始帶領課程。

  助教拍拍手吸引大家的注意,接著才開口說:「好,等下講師就會來講課,我們先做課前作業,請講出你來這裡上課的理由。從你先開始吧。」

  被點到的男學員局促地抓著上衣下擺,畏畏縮縮地站起來,視線猶疑地左右晃動,他穿著皺巴巴的米白襯衫和卡其色工作褲,整個人很沒精神。

  「我想改掉自卑的心情,更活潑更融入人群。我以前被爸爸媽媽管束很嚴,我媽以前還曾經把飯倒到報紙上,叫我吃掉。」

  王澤厚搶話說:「你媽也太過分了吧?」

  「她是過分,可是她是我媽,我能怎麼辦?」他嘴角露出苦澀的笑容。

  助教鼓掌,突兀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這個問題很好,等一下講師就會講到如何處理和家人的關係。下一個輪誰說?」助教環視周圍,但沒人願意主動,他只好繼續點下一個人,手指指向王澤厚,「來來,坐在那邊的帥哥,你看起來很有想法。」

  「喔,我全家早就死光了啦。因為小時候沒零用錢,要買課本買鉛筆都缺錢,所以現在才很想賺錢當有錢人。」王澤厚隨口胡謅。

  助教帶頭鼓掌,口頭鼓勵他說:「你來參加課程,你就一定能成功變成有錢人!」說完他轉而看向曾一今,熱情洋溢地問:「那你隔壁的漂亮小姐呢?妳有什麼想法?」

  曾一今很疲倦,她覺得自己神經已經緊繃到一個極限,於是只簡短地回應。

  「我沒什麼特別的。」

  「別害羞!告訴我們你想要在這裡得到什麼。」助教鼓舞她說。

  看來不應付過去不行了,曾一今打起精神,重新武裝表情,裝出害羞的模樣說:「我……我也想賺更多錢,還想嫁給理想對象。」

  王澤厚一點也不相信曾一今的話,剛才和曾一今簡短對話過幾句,他一點也不覺得她會是想嫁個好男人的普通女人,但他還是帶頭起鬨,跺腳鼓譟發出怪聲。

  「好!」助教熱情地鼓掌,對她說:「你的願望一定實現,你會成功!你會嫁給很棒的人!」

  曾一今配合地捂著臉,表現得很害羞又有些小雀躍的模樣,除了王澤厚,沒有人對她的表現起任何疑心。

  助教看向曾一今旁邊的人,有了前頭幾個人的示範,那人主動開口敘述自己是怎麼樣的人,有什麼樣的目標,所有人依次輪替。

  曾一今短暫地露出嘲諷地笑,然後端正姿勢,重新坐直,身體前傾認真地傾聽所有人的心聲。

TBC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