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GG】D/S-02

Photo by Paulo Janela from Pexels

警告:這篇是GGADGG,還有一些Credence。並且是BDSM之中的D/S關係~(看標題應該就看得出來了) 請大家注意不要踩雷!

  「想喝什麼?」Albus沒有多想,擺出好客的姿態詢問對方。

  「威士忌。」Gellert拉著Sub的牽繩,主動選了一張吧台椅坐下,Credence等Gellert坐下,主動蹲跪在他的腳邊,低垂著頭,依附在他的吧台椅邊表示臣服。

  「加冰塊?」Albus問。

  「可以。」Gellert傲慢地點了點頭。

  酒保拿了裝了冰塊的酒杯,並拿出一支酒吧裡最暢銷的威士忌酒款,Albus伸出手對酒保說:「讓我來吧,再多拿一個杯子。」他親自為Gellert斟酒,接著又為自己倒了一杯。

  「謝謝。」

  「外頭下大雨很討厭吧?」Albus主動挑起話題的開頭。

  「氣候確實比較潮濕,好在直接讓車停在你們門口,我沒什麼淋到雨。」

  關於天氣,英國人可以整整談上五分鐘,Albus正要繼續說,Gellert從袖子裡抽出皮鞭的動作,正好阻止他繼續往下說。每個Dom有不同的規矩,Gellert只是拿出鞭子,Credence就主動靠過來,用嘴唇銜住皮鞭。

  Albus保持禮貌,等他們的互動結束,Gellert主動說:「抱歉,我還在教孩子規矩,你不在意吧?」

  「這是你的自由。」Albus微微一笑,伸手示意他可以繼續。

  「乖男孩。Aurelius,你真是我的乖男孩。」

  Gellert緩慢地撫摸Credence的頭髮、臉頰和下巴作為獎勵,雖然他的手放在Credence身上,視線卻放肆地停留在Albus的臉上,讓Albus清晰地感受到充滿侵略感的目光。

  這甚至稱得上挑釁,脾氣不好的Dom不會忍耐心裡的不滿,直接起身離開,但Albus本來就知道對方不好應付,光是從Aurelius Dumbledore這個名字就知道他不懷好意。不過他的脾氣沒那麼暴躁,這種挑釁的行為還不會讓他發怒,在知道Gellert到底打什麼主意之前,他會耐著性子觀察對方到底打什麼主意。

  「你對他很好。」Albus心平氣和地說。

  「你覺得我對他很好?」Gellert手一頓,嗤笑一聲,撩起Credence的衣服,展示他身上的鞭痕,「這樣好嗎?」

  「你的手很穩,留下的痕跡都是水平對齊的,看顏色也不會傷到裡面的骨頭。」Albus客觀的評價。

  「技術只要練習,誰都能做到。」

  「是的,更重要的是讓他的全心全意的服從你的支配。」

  「這就是問題,他雖然願意跪在我的腳邊,卻打從心底不願接受我的教導,所以才會受到懲罰。」Gellert的手指撫過Credence身上的紫紅的鞭痕,使手下的人一顫,咬緊了銜在嘴裡的皮鞭。

  「這就是你要和他一起克服的問題了。」

  Albus不曉得Gellert為何會主動暴露自己的短處,但他遵循自己的原則,並不打算干預他們之間的互動。

  「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助,親愛的Albus,你是這個國家最好的Dom,我相信你有手段可以教好他。」

  「他是你的Sub。」Albus委婉地拒絕。

  「我不介意讓他染上你的印記。」Gellert拿起酒杯輕啜了一口麥金色的威士忌。

  「我的習慣和你截然不同,我的調教手段對你們之間的關係恐怕沒什麼幫助。」Albus這次直白的拒絕了。

  「我真摯地需要你的援手,親愛的Albus,請不要拒絕我,而且Aurelius也希望獲得你的幫助,你說是不是,我的乖男孩?」

  銜著皮鞭的Credence很快點頭,瞳眸黑沉沉的,看不出喜怒。

  Albus還想拒絕,可是當他看著Credence的神色,心裡有些不忍。他想起之前在派對裡見到被虐待的Credence,雖然不知道在那之後Credence經歷了什麼,才落到Gellert的手裡……

  顯然Credence是一個不太會保護自己的Sub,既然Gellert都願意主動把權力分享給他了,讓他放棄拯救一個可憐的Sub,他心生的憐憫無法讓他狠下心拒絕Gellert的提議。

  「到我的地方?或是你的地方?」Albus鬆口問。

  「去你的地方。」

  「那帶他跟我上樓。」

  兩人對話的聲音不大不小,周圍屏氣偷聽的Sub登時都把欣羨的目光投射在Credence身上,同時受到兩個技術頂尖的主人調教,實在令人羨慕。

  Credence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並不高興也並不恐懼,甚至顯得有些木然,但他的反應仍然及時,在Gellert伸手的時候,主動把皮鞭還給他。

  Gellert走的時候不忘帶走他的酒杯,跟在Albus的身後踩著作舊的木階梯上樓,樓梯在走動時發出吱嘎聲響,但它們仍然結實,他們順利地上了二樓。鳳凰會酒吧的二樓有幾個調教間接受顧客的租用,在二樓最深處是專屬於Albus的調教間。

  Albus領著他的客人走到走廊的最底部,掏出鑰匙打開門,對Gellert和Credence說:「請進。」

  他大多數在這裡調教他的Sub,自從這家酒吧開業之後,Albus就再也沒有把Sub帶回家過。這個地方稱得上是專屬他的地盤,他有領複數著Sub在他調教間活動的經驗,但是讓一個Dom進入他的地盤是第一次。

  牆上整齊掛著不同種類的皮鞭,正對大床的牆面有著X形狀的固定架,除此之外,牆角還有一個蓋著天鵝絨帷幕的華麗鳥籠,一看就明白用途。

  「不錯的空間。」Gellert稱讚說。

  「你喜歡就好。」

  他的專屬調教間足夠寬,照理說三人待在裡面並不會有狹窄的不適感,但Albus意識到Gellert的存在感,在他的空間裡,他突然強烈地希望Gellert能服從他的命令,接受他的調教。

  這個念頭並不實際。Albus拋掉這個想法,但他不知道Gellert看到這個空間有多麼不悅。

  當Gellert進入屬於Albus的調教間,他首次確切地意識到Albus在過去這段時間,曾經和許多Sub建立過關係。

  看來Albus已經全然忘記那年夏天和他共同的回憶,只有他耿耿於懷,這尤其讓Gellert感到憤怒,他閉上眼睛,深深吐了一口氣,再睜開眼睛,嘴裡感覺到苦澀的滋味,還有他自己也沒察覺到的委屈。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