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Omens]Eat, Drink, Love-03


  他們散步回到天使的舊書店,阿茲拉婓爾正準備上樓收拾衣服,就發現克羅里跟著自己走。

  「你怎麼跟過來了?」阿茲拉婓爾問。

  「睡覺之前,先來看看要睡覺的地方啊。」克羅里理所當然地說。

  「不是去你家住嗎?」

  「今天先住你家,不然我為什麼要回家去給植物澆水?」

  原來如此。阿茲拉婓爾之前也沒特別思考克羅里在下午茶過後,晚飯之前特別回家一趟是為了什麼,當時他的腦袋裝滿了晚餐的選項,現在他終於知道克羅里的打算。但他毫無準備,行奇蹟整理房間又一定會被克羅里發現,想讓惡魔在外面等一會讓他收拾房間又找不到理由,最終阿茲拉婓爾還是讓惡魔跟進房間裡。

  「其實沒什麼好看的。」他窘迫地將手放在背後,不知道克羅里會怎麼評價他的房間。

  「還不錯吧……看著很溫馨。」克羅里裝作隨意地樣子坐上他的床尾,內心很高興關於絲織品的部分符合自己的猜測。

  除此之外,天使的房間並沒有如惡魔想像的堆滿了書,頂多在床頭櫃那兒有著一疊,一杯喝剩一半、長黴菌的可可放在書的旁邊,阿茲拉婓爾注意到他的視線,快步向前清理了杯子,訕訕然摸自己的後腦勺解釋,「這是之前喝剩下的。」

  保養良好的古董紅桃心木衣櫃和古董黑檀木五斗櫃充滿維多利亞時期的韻味,五斗櫃上方放著一台黑膠唱片機,克羅里問:「你睡覺聽音樂嗎?」

  「偶爾會聽,但我不常睡覺。」阿茲拉婓爾有臥室,但很多時候他寧願花時間在樓下舊書店整理他的愛書,花上多少時間都不嫌膩。

  「我不天天睡覺,但睡覺是一個不錯的嗜好,尤其在喝完酒之後。」克羅里說。

  「是的,喝完酒睡一覺就清醒了,不過偶爾會因為這麼做頭痛,從血液裡抽離酒精還是更輕易一些。」

  「那要喝酒嗎?」

  「好啊。」

  「喝酒之前先讓我借用浴室,我得洗個澡。」克羅里對天使家裡的浴室也很好奇,即使浴室對天使和惡魔兩人來說也是個裝飾,他們極其偶爾才會使用,畢竟他們可以輕易地保持清潔。

  「哦!浴室在那邊,我請人裝了熱水器和新的蓮蓬頭,洗澡比以前方便多了。」阿茲拉婓爾熱心地替惡魔推開浴室的門。

  「和羅馬浴場相比嗎?」克羅里問。

  「羅馬浴場其實也不差。」

  「確實不差。」

  他們曾在古羅馬的公共浴場碰面過一次,作為當時主要的社交場所之一,約在公共浴場一點也不顯眼,還能融入普通市民裡頭。為了在浴場裡面和他人坦誠相見,雖然他們沒有性別,卻專門模擬了器官好讓其他人類不為他們大驚小怪。

  多年過去,克羅里還記得阿茲拉婓爾赤裸的肢體,他一邊可惜現在使用浴室已經不是主要的社交手段,一邊走進浴室洗澡。

  「我不確定洗髮精和沐浴乳過期了沒有。」天使忐忑地站在浴室門外說。

  「它們沒那麼容易變質,比起過期,你們天使應該沒有在沐浴用品裡面加聖水的習慣吧?」

  「當然沒有!」阿茲拉婓爾補充說:「也許住在天堂的天使有會用聖水沐浴,但我沒有這種習慣。」

  「那就好。」

  克羅里洗完澡,阿茲拉婓爾接在他的後面也跟著洗了一個澡。克羅里把頭髮變乾,躺在床上玩手機遊戲,在天使洗完澡出來之後,很高興地感受到他們身上的氣息前所未有的相似——因為沐浴乳和洗髮精氣味的緣故。

  惡魔單手操縱手機,分心問天使說:「需要我幫你把頭髮弄乾嗎?」

  「我用浴巾一下就擦乾了。」他婉拒對方的好意。

  天使坐上床,好奇湊過去看克羅里在玩復古的貪吃蛇遊戲,特意做了8bit風格的畫面和音樂,只比以前多了一些特效。阿茲拉婓爾一直沒有買智慧型手機,光是用舊的桌上型電腦記帳和用電腦瀏覽拍賣網站的二手書對他來說就很夠用了,他不像克羅里總是走在科技最前沿,其實他連貪吃蛇都沒過。

  「你在玩什麼?」阿茲拉婓爾問。

  「貪吃蛇。」克羅里懶洋洋地說。

  惡魔在用Nokia的時候就沉迷貪吃蛇很長一段時間,他很擅長玩貪吃蛇,並不需要太專注就能玩得很好。

  「貪吃蛇吃什麼?」阿茲拉婓爾看著畫面,好奇地問。

  「我不知道,圓圓的東西,可能是豆子或蘋果吧。」

  「蛇吃蘋果嗎?」

  「也有可能吃雞蛋,蛇愛吃雞蛋。」克羅里用當過蛇的權威回答。

  「我覺得是吃雞蛋。」阿茲拉婓爾認同蛇吃蛋的答案,繼續下一個問題,「這要怎麼玩?」

  「手指控制控制蛇往上下左右轉向,每吃一口雞蛋就能得分,得分能讓蛇長得更長,規定上蛇不能碰牆,不能咬到自己的身體,也不能碰到尾巴。」克羅里問:「你想玩嗎?」

  如果是天使,惡魔不介意讓出他的手機。

  「我不會玩。」

  「很簡單,用手指滑手機就行了。」

  「那我玩一場吧。」阿茲拉婓爾這麼說。

  當然,天使玩了不只一場,手機遊戲十分容易使人沉迷,連天使也免不了被手機遊戲的魔力,等到阿茲拉婓爾成功養長了貪吃蛇,玩二十四分鐘才輸掉,刷新了紀錄,他驕傲地和克羅里說:「我進步了!」

  「你玩得很好。」克羅里說。

  如果有時間,克羅里可以玩上一整天都不會輸,不過他沒有提出自己的戰機和天使比較,貪吃蛇是他以前蠱惑手機軟體工程師作夢想出來的遊戲,他消耗人們大量的時間無所事事,顯然非常邪惡。現在遊戲成功誘惑到天使,他為天使沉迷貪吃蛇感到驕傲。

  「咦?天亮了?」阿茲拉婓爾抬頭,詫異地發現天色亮堂。

  「已經天亮一陣子了,我們可以去吃早午餐。」克羅里看了手機上的時間說。

  「我知道一家不錯有好吃早午餐的咖啡店。」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