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Omens]Eat, Drink, Love-06

***

  擁有實體的惡魔和天使雖然可以行使奇蹟,或者玩些小手段,但他們還是逃不過宿醉的魔掌。當然,他們有醒酒的手段,不過在不成功的世界末日之後,再也沒有需要他們忙碌的事務,他們決定放縱自己醉那麼一個晚上。

  克羅里醒來,模模糊糊地覺得他似乎錯過了什麼重要的事。

  宿醉的頭疼打斷他的思考,他只能先去冰箱拿一瓶氣泡水給自己醒醒酒,檸檬味的氣泡水喚醒他的腦袋,他終於想到他沒看到阿茲拉婓爾睡在哪裡。

  「天使?」克羅里在餐廳和廚房巡了一圈,一無所獲,他的餐桌和廚房還一片狼籍,看著讓人厭煩,他乾脆一彈指把它們清理乾淨。經過瑟瑟發抖的植物們,他也沒有在客廳找到阿茲拉婓爾,他再次提高音量喊:「天使?你在哪裡?」

  「……克蠕力、唔……克羅里?」天使抱著枕頭,迷迷糊糊地從床上坐起來,他的睡姿端正極了,即使昨日喝醉了也沒讓他睡亂克羅里的雙人大床,床上只有半邊有一個人形凹陷。

  「哦,你找到我的臥室。」克羅里倚在臥室門口,很滿意眼前的畫面,他就覺得天使很適合睡在他的大床上。

  「你昨天沒在臥室睡覺嗎?」天使揉揉眼睛,他還沒完全清醒。

  「睡了。」克羅里回想一下剛才他怎麼閉著眼睛讓宿醉的頭腦操縱著從臥室的天花板——他偶而會睡在臥室的天花板或牆上——然後一路翻滾到廚房,他那時都沒注意天使就睡在他的床上。

  阿茲拉婓爾看向另一側平整的床面問:「你睡在地上?」

  「沒,我睡在上面。」他指著天花板。

  「哦。」天使理解地點點頭,沒有深究惡魔的睡癖,跳下床伸個懶腰,「你房間的遮光窗簾效果真好,現在幾點了?」

  「十點半。」克羅里看了一下手機。

  「已經不早了……」阿茲拉婓爾感嘆著,一邊拉開遮光窗簾。

  克羅里金黃色的眼眸豎瞳放大、眼睛瞬間瞇成一條縫,後退一步閃避光線,半响摸出墨鏡戴上。

  「十點半還早,還能吃早午餐呢。」克羅里更偏好在夜晚活動,十點半起床對他來說已經很早了。

  「你想吃早午餐嗎?」阿茲拉婓爾高興地問。

  「我們昨天才吃過早午餐。」

  「但是人類每天都得吃飯——」天使說到一半,沮喪地垂下頭,「好吧,我們不是人類。」

  克羅里覺得自己好像看見天使翅膀的幻影,白色的羽毛沮喪地下垂,拖在地上。

  「我們是人類以外的存在,事實上,我們不需要天天吃東西。不過現在還來得及買機票,我們可以用人類的方式去一趟巴黎。」

  「巴黎?」天使迷惘地眨眼。

  「如果你想吃可麗餅的話。」

  「當然!巴黎的可麗餅最棒了!我看美食評論最近推薦了一家閃電泡芙也做得很不錯,也許我們可以多吃幾家?」

  「我們可以多待幾天,想吃幾家就吃幾家。」

  「哦,克羅里,你真好。」

  「不,我誘惑你沉迷甜點這種高熱量的食物可不算好。」即使克羅里不再屬於地獄,作為一個自由的惡魔,他仍然覺得「好」是一個髒話。

  以人類的方式旅行特別勞累,不過搭車、乘坐飛機至少比騎馬要好上太多了。

  克羅里喜歡機場的免稅商店,他可以用更便宜的價格購物,皮夾、皮包或者香水之類的,發明免稅商店的人類非常聰明,會讓人類大把大把地掏出鈔票,掏空自己的口袋。

  雖然他是惡魔,但他仍然會為人類的把戲感到驚嘆。阿茲拉婓爾目瞪口呆地看著克羅里在機場大肆消費,熟練地吩咐店員他要使用回國提貨服務,等他從巴黎回來之後再從提貨服務櫃檯把商品帶回家。

  「我以為你喜歡什麼衣服更喜歡用願力變出來。」天使悄聲說。

  「是這樣沒錯,但這不妨礙我衝動消費。」克羅里振振有辭地說:「等我不喜歡了,就把它們丟到二手商店,絕對不會佔家裡的儲藏空間。」

  只要是拿真錢購物,不是用石頭變金子——現在沒什麼人用金子了——或樹葉變鈔票,克羅里要怎麼購物都不算壞事。

  用人類的術語來說,克羅里這是在促進市場經濟,刺激金融……後面還有什麼緣由阿茲拉婓爾不記得了,他不常閱讀財金類的書籍。

  有克羅里在,他不需要緊張不太熟悉的登機方式,他許久沒有搭飛機了,對於機場經歷的過程總是特別緊張。除了心理上的緊張,阿茲拉婓爾搭飛機總會有些耳鳴,雖然天使會飛,但是搭飛機和天使飛行的原理肯定不同。

  「來兩杯香檳。」克羅里對空姐說。

  「好的,先生。」

  克羅里訂了頭等艙,當克羅里把香檳遞到他手裡的時候,他還在緊張飛機何時起飛。

  「放鬆。」克羅里安慰他。

  「我很放鬆。」阿茲拉婓爾深深吐了一口氣。

  「有我們倆在,不管怎麼樣飛機都不可能墜毀的。」克羅里安慰他說。

  「別說這麼不吉利的話!」他無奈地瞪了惡魔一眼,「我不怕墜機,我只是不太喜歡飛機起飛和降落的感覺。」

  「會耳鳴?」克羅里問。

  「你怎麼知道?」他驚訝地問。

  「我猜的。」克羅里掏出預備好的口香糖,「嚼口香糖可以緩解耳鳴,你要哈密瓜口味的還是草莓口味?」

  「草莓的,謝謝。」阿茲拉婓爾把口香糖丟進嘴裡,嚼了兩下緊張地問:「這真的有效嗎?」

  「不知道,我不會耳鳴,但人類都說有效。」克羅里誠實地回答。

  「那就祈禱口香糖真的有效吧。」天使端著香檳,緊張地等待飛機起飛。

  等其他艙等人類登機的時間,克羅里喝完手上的香檳,把酒杯還給空姐,要了枕頭和毛毯給天使,枕頭墊在腰後,毛毯蓋在身上,克羅里做好準備,注視著阿茲拉婓爾,確定他感受良好。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