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Omens]Eat, Drink, Love-11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克羅里覺得無奈,相處了這麼多年,天使的反應還是常常讓他無言以對。

  「這沒什麼不好。」惡魔摟緊他的肩膀說。

  「但我應該多多鍛鍊自己,我的軀體變形就不太好看了。」天使反省說。

  「誰說的,你一點都不難看。」他喜歡天使軟呼呼的觸感,一點也不希望他鍛鍊出硬邦邦的肌肉。

  「不難看也不好看。」他沮喪地說。

  「我的意思是你很好看,從認識你那天開始,我從來沒覺得你不好看過。」

  「意見不合的時候,也沒覺得我不好看嗎?」他追問說。

  「……沒有,只覺得你特別氣人。」

  就算他們賭氣不承認彼此是朋友的那一段時間裡,他也沒覺得天使的容貌令他覺得討厭,這是兩回事。何況最近他覺得天使可愛極了,沒有任何活物可以取代他的地位。

  「真的?你沒說謊?」天使小心翼翼地求證。

  惡魔應該要習慣說謊,但克羅里和天使再一起的時候,頂多說一些無傷大雅的謊言。因為克羅里知道自己「愛」上了天使,不是神愛世人的愛,不是友誼之愛,是即使對方是天使,他作為惡魔也一點都不憎恨對方,反而想親他,和他更加親近。

  「我不想對你說謊。」克羅里回答完,他覺得時機合適,直接了當地表達自己的心意,「我很喜歡你,阿茲拉婓爾,我愛你。」

  「哦,你真好,我也愛你。」他感動地回應說。

  克羅里就知道天使沒搞清楚他說的「愛」是什麼樣的愛,只好再度強調說:「我愛你如亞當和夏娃。」即使他們一男一女,也不妨礙這句話表達的意思。

  「什麼?我不明白……」他慌慌張張地避開惡魔的注視。

  惡魔拉長語調,盯著他的眼睛說:「你明白。」

  「你喜歡我什麼呢?」

  「我怎麼知道?愛是不能用言語解釋的東西,你是天使,應該比我更明白。」

  阿茲拉婓爾語無倫次,語速極快地說:「我不確定我懂得你愛我的意思,你知道的,天使不代表什麼都懂,你以前也是天使——」

  「所以我懂得愛,在我墮天之後,我不愛我的地獄同僚,不愛地獄之主,我只愛你,我的天使。」克羅里知道自己不講明白,阿茲拉婓爾就只會逃避,他必須把話都說清楚了。

  「噢。」阿茲拉婓爾呆呆地點頭。

  他從沒想過有一天會被克羅里告白,應該說他從來沒想過他被任何生物告白,當人類一對對結為夫妻的時候,他從來沒想像過彼此相愛結婚是什麼樣的概念,他慌張得不知如何是好,想要逃避卻找不著可以真正躲避的地方。

  「我愛你。」克羅里重複,他不耐煩地用食指點點天使的肩膀,「給點反應?」

  「呃,謝謝?」天使的腦海一片空白。

  「你就沒有別的話想說嗎?」

  「溫泉水已經冷了,我先離開。」

  天使幾乎要從溫泉水裡跳起來,他打算離開浴缸,手就被克羅里抓住了。

  「別躲,阿茲拉婓爾,你不能這麼狡猾。」克羅里冷冷地指控他說。

  「我不狡猾。」他別開視線,結結巴巴地說:「你總要給我思考的時間,克羅里,我從沒想過要愛誰——」

  「你現在可以開始想了。」

  「我需要時間,克羅里。」

  「我會給你時間,但不會太久。」

  克羅里鬆開手,任由天使逃開,他知道阿茲拉婓爾不可能逃到哪裡去,雖然他曾考慮為了躲避地球末日,逃到南門二去過日子,但天使眷戀人類,必定會留在地球上,而地球再大,也不及宇宙廣闊。

  他可以等天使一會兒,不過他絕對不會讓天使成功逃走。

  克羅里愉快地笑了,他在浴室裡又呆了一會兒,才回到房間,換上日式浴衣。天使早就換好浴衣鋪好棉被假裝睡著了,克羅里並不戳破,只是一個晚上的時間不和天使說話而已,他可以忍耐。

  隔天一早,阿茲拉婓爾裝作沒事的樣子,在克羅里起床之後,和他一起去吃溫泉旅館提供的早餐。

  吃完早餐,克羅里替貪嘴的天使規劃接下來的行程。

  「我們去日式傳統的甜點店約會吧!」

  天使假裝沒聽見約會兩個字,把重點放在甜點店上,「吃和菓子嗎?好主意!」

  克羅里挑高眉毛,開始覺得看天使裝傻也很可愛。

  水羊羹、栗子羊羹、花瓣年糕、櫻花糕、銅鑼燒、豆大福、饅頭他們一同乘上巴士準備回到東京,每當克羅里要開口和天使說話,他就挑出一樣和菓子侃侃而談,一點也不給克羅里說話的機會。

  克羅里只是笑,他覺得天使慌慌張張找話題說的樣子也很可愛。

  惡魔用手機找了一家提供和菓子內用的名店,在Instagram上有許多的打卡照片,由日本新生代名廚黑木純開設的「廚菓子」,這家店是和風Cafe,與以往和菓子必搭配抹茶不同,經過研究解析味道之後,製作和咖啡搭配的和菓子。

  為了保證客人入口和菓子的新鮮度,「廚菓子」裡的和菓子現點現做,確保每一位客人都能嚐到最新鮮的傳統甜品。

  店內咖啡也有講究,特別和名店「猿田彥咖啡」合作,研發出配合和菓子風味的咖啡烘豆,搭配不同的沖泡方式,咖啡也會呈現不同的細膩風味差異。

  夏季最棒的是有冰品可以選擇。

  比起其他人類,他們幸運地沒有排隊太久,很快就有座位,阿茲拉婓爾雀躍地打開菜單,選擇主廚推薦的蜜桃冰。

  醃漬過的蜜桃和澆在冰上檸檬奶油醬綜合在一起,一口綿軟細膩的冰在嘴裡融化,蜜桃和檸檬的滋味竟然意外的相配。除此之外,冰的裡層還藏有各式傳統蜜漬的豆類,每一口都有不一樣的滋味。

  克羅里點了一份黑蜜蕨餅,與傳統的蕨餅一樣附上黃豆粉和抹茶粉可以親自手動裹上粉料,最後淋上沖繩黑蜜,柔軟有彈性的蕨餅作為消暑甜品一點也不輸給挫冰。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