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Bat】Soulmates-第三章

  當休眠艙裡潺潺不絕的水流聲混雜風拂過松針的沙沙聲乍然而止,克拉克便醒了。

  哨兵專屬的休眠艙有六種基礎白噪音,森林、海、小溪、雨聲、雷鳴、火爐燃燒,可按比例自由組合,或僅聽單一種聲音,他習慣設定森林和小溪兩種。

  有記憶以來,克拉克就在「塔」的環境生長,一開始他被「塔」外圍的管理員,一對普通夫婦收養。

  克拉克還記得在養父在塔外悄悄給他搭了一個鞦韆,他站在鞦韆上,盪得高的時候,彷彿能碰觸到垂下的樹梢,小時候天真,甚至覺得自己能抓住一絲白雲尾巴。

  他覺醒得早,比其他哨兵順利,花不到一天就適應了驟變的五感,就算他住在塔旁邊,覺醒初的動靜就引來「塔」的救助,他的表現還是特別突出,塔為他做了很多檢查和測試,很快確定他是這一代的黑暗哨兵。

  就算養父母就住在塔的外圍,他也必須離開家,進入塔學習。在搬進塔的前一天,他的養父帶他到倉庫去,給他看一個破舊的逃生艙。

  「我研究過聯邦所有逃生艙的型號,但它不是聯邦的逃生艙,我不確定你是在域外生存的人類,還是外星生物……」克拉克的養父深吸一口氣,對他的養子說:「但你長得和人類嬰兒一樣,所以我們決定瞞下塔收養你,說你是在城市與塔的廢墟一帶找到的孩子。」

  「我覺醒了,哨兵也是人類。」年幼的克拉克緊抱還是幼犬的小氪。

  「是的,很高興你是人類,更棒的是你是我兒子。」他的養父給克拉克一個緊緊的擁抱。

  養父告訴克拉克很多細節,包括救生艙還有能源的時候散發瑩藍色的光芒,播放森林與溪水的聲音,他睡得很熟,被他們從救生艙報出來的時候很乖巧,不僅沒哭,還笑得很甜。

  克拉克記得養父粗糙的手掌撫在他頭頂的溫暖,和養父為他說故事低沉微啞的嗓音。哨兵的訓練枯燥又繁重,固定的作息佔據他所有時間,他還沒來得及和他的養父多相處些時日,養父就過世了。等成年後他偶而才有機會和養母共進午餐或晚餐,小氪會替他採花送到家門口。

  他喜歡養父母繚繞烤蘋果派香氣的家,如果可以,他也想找到另一半,構築自己的家。

  克拉克離開休眠艙,另一個休眠艙裡是貝瑞,他站在休眠艙邊聽飛船廣播的命令,「克拉克!」

  「走。」克拉克說。

  外星生物的攻勢意外強勁,防線搖搖欲墜,黑暗哨兵和他的隊友們必須立即投入戰場第一線。

  他們連到堡壘內修整的時間都沒有,直接使用飛船上的機甲,他們所有人都登上駕駛艙,戰鬥服與駕駛艙完成連接,從飛船內發射進外太空。

  克拉克、黛安娜、貝瑞三個哨兵打頭陣,史蒂夫和哈爾兩個嚮導壓陣。嚮導們連接哨兵的精神圖景,為自家哨兵加固精神壁壘,精神體領先一步衝向戰場,探查戰況。

  越接近戰場,他們越能看清楚狀況,機甲在太空中疏疏落落地拉起一條防線,打頭的幾個機甲傷痕累累。

  克拉克感知到哈爾伸展意識越過防線探查,沒等他阻止,貝瑞就說:「哈爾,別浪費你的精神力。」

  比起偵查環境,嚮導的主要任務應該是確保哨兵的精神壁壘足夠堅韌。

  哈爾已經草草掃過一遍,「密密麻麻的二型,和上百個六型、不,看起來和一般六型不一樣,比原本的六型還要大?還是鼻涕綠,看起來超噁心——」

  六型有著修長的軀體,四肢卻非常短小,長著堅硬的鱗片和尖刺,變異前的六型大多是鐵灰色,變異後呈現沼澤綠,還比原先大了一圈。

  「小心!」史蒂夫大喊。

  多年的默契讓他們瞬間理解他的意思,哨兵們立刻停止移動,開啟防禦系統,史蒂夫和哈爾加固哨兵的精神壁壘。

  孤伶伶一個沒有嚮導管的克拉克首當其衝,感受到陌生又龐大的精神探查穿透防禦系統,掃蕩整片星空,數個機甲駕駛受到影響脫離連接,成為一塊漂浮在太空中的廢鐵。一大群二型外星生物湧上,酷似人類母星地球章魚的二型,以帶利齒的腕爪抓住機甲四肢,將機甲撕成幾瓣。

  克拉克很快理解到散落在太空中的機甲殘骸是怎麼產生的。

  黛安娜驚愕地問:「精神攻擊?」

  精神攻擊明明是七型外星生物的能力,七型若出現必成為集火目標,因數量稀少,也不是太難應付。難道六型也進化出精神攻擊的能力?

  哈爾問:「六型以前有這麼強嗎?」

  「別廢話,先救人再說!」貝瑞立刻往前衝,扛住攻擊,讓脫離連接的機甲駕駛獲得緩口氣的時間。

  黛安娜的機甲手臂一甩,鏈狀的寬劍伸長,又一節一節拚在一起,女哨兵駕駛機甲衝進二型堆裡,就像鯊魚衝進驚慌的魚群。

  克拉克揮拳擊飛二型,可惜他目前操作的制式機甲並沒有辦法發揮哨兵本身的怪力。他嘗試和戰場上的哨兵們通話,變異的六型又一次精神攻擊,連機甲通訊的信號也跟著受到影響。

  克拉克只好用眼睛去看,他記得亞瑟和媚拉在邊境輪值,他相信他們此時必定在戰場上,而不是陷落在原本的邊境堡壘裡。他很快就看到亞瑟的機甲,海藍色的機身和金黃色的三叉戟交映出璀璨的光芒。

  花費好一番力氣他才靠近亞瑟,這一次通話成功連接。

  亞瑟說:「我剛才看到貝瑞和黛安娜了。怎麼只有你們幾個?其他增援的哨兵呢?防線要撐不住了!」

  「到底怎麼回事?」克拉克問。

  「我怎麼知道,沒人知道發生什麼事。這些六型都瘋了,媚拉本來和我商量引他們往另一個方向,但他們瘋了一樣往首都星跑。」亞瑟難掩惱火的情緒。

  「媚拉沒有跟你在一起嗎?」

  「她在前面。那傢伙衝太快了,我得去找她。」亞瑟說完匆匆離開。

  克拉克沒辦法,只好繼續和數也數不清的二型打成一團,他憂心忡忡,邊打邊在心裡估算第一批來增援的哨兵人夠不夠,機甲能源、砲火和堡壘的砲火能不能擋住這波外星生物。

  至少得留時間給塔的科學家和外星生物研究員調查變異的六型到底是怎麼回事,或者是哨兵們以性命為代價,找到對付變異六型的辦法。

  最短間隔半小時,最長一小時,克拉克連續打了十二小時,吞了兩支營養劑,全身肌肉發出痠痛的訊號。雖然只要能操控機甲,二型就是給他們送菜的角色,但連續空揮拳十二小時也會疲倦,克拉克整整打了十二小時,殺得麻木,開始懷念首都星的陽光和散發玫瑰香味的布魯斯。

  他過得好嗎?

  留給他思念布魯斯的時間不多,趕至邊境的哨兵前赴後繼,雖然人手不斷增加,但打到一半被精神攻擊打斷與機甲連接的哨兵也有一海票,克拉克身邊的戰友不斷更迭,前線一直處於人手緊張的狀態。

  聯邦的防線潰散過一次,新的邊境堡壘附近的星球有人居住,還有許多處於灰色地帶的非法交易。

  他們的人遠遠旁觀,如果碰到溜進防線內的二型會順手殺掉。

  布魯斯在新邊境堡壘有熟悉的朋友提供基地,供傭兵團落腳,在等待全員集合的時間,布魯斯獨自去戰場上拖回近百名哨兵,脾氣越發暴躁。

  這群廢物哨兵是草履蟲嗎?戰鬥都不用腦思考,他不是撿垃圾的,到戰場上撈哨兵很浪費時間。

  迪克、傑森和布魯斯一起跑著好幾趟,負責把撈回來的機甲連哨兵送到堡壘。

  「我打賭布魯斯現在心情很差。」迪克和傑森說悄悄話。

  「我不想跟你賭。」傑森撇嘴。

  布魯斯知道他們在說悄悄話,懶得搭理,他一直在注意戰場,那個黑暗哨兵已經持續戰鬥近十二個小時,趕到戰場前他們倆還在野餐,再那之間克拉克頂多在飛船上睡了兩三個小時。布魯斯用力閉了閉乾澀的眼睛,他累得想倒頭就睡,在那之前他同樣在飛船上短暫休息兩小時,之後光是戰場上來回跑,把有思覺游離症徵兆的哨兵喚醒,他的精神力就接近乾涸。

  回到暫時的落腳短暫修整,傭兵團員除了個別距離太遠的還在趕路,大部分都到齊了,奧利佛和黑金絲雀透過治療艙恢復健康,除了臉色還有些蒼白,已無大恙。

  布魯斯終於等到奧利佛和黑金絲雀治療完畢,奧利佛一看到布魯斯,就知道他想問什麼。

  奧利佛主動交代,「我們在邊境堡壘堵人,那是一個任務委託,他們想從星際海盜手下贖人,又怕親自去被一起捉起來要求更多贖金——」

  「講重點。」

  黑金絲雀說:「邊境堡壘在我們接到人之前發出警報,他們知道外星生物來了,但完全擋不住,出來迎敵的哨兵數量不對,嚮導也沒幾個。」

  迪克和傑森離第二個撐起防線的新邊境堡壘更近,雖然即時趕到在二型和變異六型中撈出奧利佛和黑金絲雀,但兩人也想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迪克問:「是不是發生什麼意外才來不及對付外星生物?」

  黑金絲雀冷哼一聲,不是很想回答這個問題,但這件事又只有她知道,她撇嘴說:「我聽說邊境的哨兵想強迫單身嚮導與他們配對。」

  「怎麼會有單身嚮導?」傑森問。

  塔的嚮導大多在成年後就與哨兵配對,官方說法是嚮導們在舞會上和哨兵相親成功,實際上是塔測試哨兵和嚮導的適配度,高度適配的哨兵和嚮導,就算不締結婚姻,也會先成為搭檔,做什麼任務都待在一起。

  布魯斯冷冰冰地問:「是前陣子那批被抓回塔的自由嚮導?」

  「對。」黑金絲雀說。

  他們也是自由的哨兵嚮導,原本知道同伴被抓就很不開心,也一直有關注同伴的狀況。他們知道被抓的嚮導雖說有許多單身,但各個有戀人,那些嚮導的哨兵到哪裡去了?

  恐怕塔的哨兵裡沒人在乎嚮導哪裡來,被塔訓練得極其愚蠢的哨兵就是垃圾,發生這種事塔難辭其咎。

  迪克問:「亞瑟·庫瑞和他的嚮導沒管這件事嗎?」

  塔有幾位哨兵為人正派,就算平時也不會刻意為難自由的哨兵嚮導,按照亞瑟的為人,不會放縱哨兵做這種惡劣的事。

  黑金絲雀回答:「百分之百被底下的單身哨兵瞞得死死,他是有嚮導的哨兵,不會知道這件事。」

  布魯斯雖然不想救塔的哨兵,但打退外星生物更重要,他吩咐傭兵團員們換上戰鬥服,準備趕往前線支援。

  他們不受塔控制,不代表他們不願承擔哨兵嚮導的責任,有過人的能力,就要付出同等或更多的力量來守護弱者。

  迪克想攔下布魯斯,布魯斯已經許久沒休息了,「你應該去睡一覺,阿福要我盯著你。」

  布魯斯說:「我會用振奮藥劑,不要告訴阿福。」

  振奮藥劑可以提振精神力,但藥性會和抑制劑抵銷,布魯斯一向避免使用它們,現在時間緊急,他沒空休息。

  「用太多振奮藥劑不好。」迪克說。

  布魯斯並不領情,冷冷地回應:「我會控制用量,現在立刻上機甲駕駛艙,我們要出發了。」

  傑森把還想說話的迪克帶走,他們在登上機甲前商量好一起注意布魯斯的狀況,有問題就出手幫布魯斯一把。

  傭兵團全體成員登上機甲駕駛艙,做最終準備。

  嚮導在出發前,為自己的哨兵加固精神壁壘,成為他們的精神支柱,確保他們在紛亂的聲音、影像、氣味中不會迷失。

  布魯斯不需要照顧哨兵,他率先發動機甲,通過基地的機甲通道發射往太空。

  他的傭兵團雖然人數不多,不超過百人,但裝備精良,配合默契,像一把尖刀突刺,把二型外星生物撕裂成幾個小團,四人一組把小團二型殺死,很快就清出一塊空間。

  塔的哨兵仍舊以克拉克的小隊打頭陣,克拉克注意到布魯斯的傭兵團,主動靠近,配合他們組成更結實完整的防線。

  所有哨兵和嚮導的精神體也在戰鬥,他們雖然不能撕裂外星生物的肉體,卻能撕裂他們的精神。

  以雪白如晝的精神體小氪為首,精神體們合力殺死的變異六型竟然比哨兵嚮導們還多,艾斯領著傭兵團的精神體們加入小氪,就像頭狼領著狼群獵殺獵物一般。

  雙方戮力配合,他們終於看見勝利的曙光,殺退外星生物,變異六型領著潮水般氾濫的二型暫時退去,在遠處窺伺新邊境堡壘。

  大夥們收拾戰場,其他來幫忙的人一轟而散,塔的哨兵嚮導們返回新邊境堡壘,換上剛剛從治療艙出來的成員組成堅固的防線。

  克拉克注意到那些武力高人一等的傭兵團往附近的星球降落,戰時是塔和自由哨兵嚮導不同立場的兩方,難得能夠和平相處的時光。克拉克希望有機會去拜訪他們,他對他們好奇很久了。

  哈爾讚嘆說:「領頭的自由嚮導很厲害啊!」

  「比你沉穩多了。」貝瑞同意他的意見。

  「你在損我吧。」

  「我在誇你活潑。」

  兩人鬥嘴,黛安娜和史蒂夫離開機甲駕駛艙,向他們靠近。

  「你們在聊什麼?」黛安娜問。

  哈爾說:「我們在說嚮導,剛才領頭的那個,他們真的很強,不輸給塔一般訓練出來的哨兵。」

  「我沒看到他和哨兵配合,還是單身。」史蒂夫笑著湊過來,問克拉克說:「想追那個自由嚮導?」

  「沒有。」克拉克飛快地說。

  哈爾說:「他有喜歡的對象了,雖然在約會途中直接甩了對方來前線——」

  克拉克糾正他說:「我沒有追求他。」

  「但你想追求他。」哈爾說。

  克拉克說不出話,臉漲得通紅。

  大家都笑了,他們從沒看過克拉克對誰心動,黛安娜、貝瑞和亞瑟幫他出主意,哈爾在一邊搗亂。

  他們的精神體和主人一樣感情好,頭頂著兔子的哈士奇、鷹隼和袋鼠、深海巨章魚和海馬混在一起打鬧,小氪免不了感到寂寞。如果艾斯在就好了。

  小氪用濕潤的鼻子頂頂克拉克的手心,給他看還繫在自己身上的紅格子領巾,提醒他趕快跟布魯斯談戀愛,他和艾斯才能天天黏在一起。

  鮮豔的紅格子領巾讓克拉克想到紅格子野餐布和它的主人布魯斯,布魯斯漂亮的藍眼睛、俊俏的臉龐和玫瑰與蜂蜜肉桂的甜香……

  克拉克找藉口離開大家,躲到空房間聯繫布魯斯,他沒看到思念的人,通訊是管家接的。

  「您一定就是克拉克·肯特先生,抱歉,少爺受傷了,現在正在休養。」

  「傷勢嚴重嗎?怎麼受傷了?」

  阿福不想把布魯斯吩咐對媒體瞎編一通的話告訴克拉克,他含蓄地說:「發生了一些事,不過不太嚴重,只要好好休息,很快就能好起來。」

  「請您轉告,祝福布魯斯早日康復。」

  「好的,我會轉告他。」

  結束通訊,克拉克急得團團轉,他搜尋首都星的新聞,大富豪布魯斯·韋恩是公眾人物,若出了任何意外,媒體一定會報導。

  克拉克輸入關鍵字搜尋,看完布魯斯和另一個富家公子為一個漂亮模特大打出手的報導,他洩氣地垂下頭。

  「布魯斯更喜歡漂亮的女孩子。」克拉克小聲對小氪說。

  小氪汪汪汪地說話,他想告訴主人那是假的,布魯斯只和女孩子談假的戀愛,他是你的靈魂伴侶,沒有人比你更適合他。

  「但我還可以和布魯斯做朋友。」克拉克說。

  小氪氣急敗壞地汪汪汪罵主人太快放棄,他想搶走主人的通訊器,輸入文字和主人溝通,但克拉克並沒有給他機會。

  「走吧。我得好好睡一覺,再六個小時就輪換我們守衛邊境,也許我們睡一覺醒來,會想到趕走外星生物的戰術。」

  克拉克難得在休眠艙內做了一個好夢,他想邀請布魯斯和他共進午餐,但他不知道要準備多好吃的食物才能討布魯斯喜歡。

  他到森林裡採摘食材,獵了一對山雞和一窩雞蛋,他一路找尋美味食材,中途還和別人用一小袋松露和人換了一大袋蘋果,他想好前菜、沙拉和主餐的菜單,但對甜點的食譜拿不定主意。

  乳酪蛋糕?巧克力布朗尼?栗子蒙布朗?烤蘋果派?

  克拉克非常煩惱,他不知不覺到了從未有人到達的森林深處,順著烤餅乾的甜香找到一棟糖果屋,他救出一對受困在烤爐上的兄妹,準備殺死想把那對兄妹烤來吃的老女巫。

  老女巫向他拼命求饒,最後貢獻了一份甜點食譜,克拉克在食譜中發現一道非常適合布魯斯的甜點。

  他在陽光暖煦的冬日,約布魯斯共進午餐,在森林內有著美麗瀑布的水潭邊架了一張餐桌,桌上插著一捧鮮紅的玫瑰,他親自準備的前菜、沙拉和主餐的烤雞都非常美味,甜點是玫瑰花形狀的烤蘋果塔——佐玫瑰花露、蜂蜜和肉桂。別致的玫瑰花蘋果塔獲得布魯斯的讚美,克拉克拍胸脯保證他會天天做給布魯斯吃,只要布魯斯答應和他結合,他們會是完美的哨兵嚮導拍檔。

  克拉克在通訊器的備忘錄記下整個夢。

  他很奇怪自己為什麼會在夢中把布魯斯當成嚮導,難道他內心深處仍舊有哨兵和嚮導才是天生一對的老舊成見?

  他稍稍反省了一會兒,發訊息關心布魯斯的受傷狀況,祝他有美好的一天,就愉快地踏近機甲駕駛艙,幹勁十足地進入戰鬥狀態。

  塔和其他閒散的自由嚮導哨兵們達成默契,瓜分需要防守的邊境線。由於布魯斯傭兵團是他們之中最突出的一支,所有自由哨兵嚮導自然而然追隨在布魯斯的隊伍後,他們的哨嚮比例比較平均,若有落單的哨兵,布魯斯也都能照顧到。

  與他們相比,「塔」明顯有哨兵多於嚮導的狀況,媚拉、史蒂夫和哈爾都要兼顧其他哨兵,相較於媚拉和史蒂夫的熟練,哈爾就很容易顧一頭而忘記另一頭。

  比起防禦,哈爾更擅長使用精神攻擊,他試著用精神力干擾變異六型,確實嚴重擾亂了變異六型的感官,刺激他在間隔十分鐘內發起兩次精神攻擊,橫掃一片哨兵後,變異六型也因此透支能力而亡。

  「哈爾!」貝瑞喊他。

  哈爾知道自己闖了禍,但還是不太服氣,「至少他死了。」

  布魯斯接入他們到通話頻道,冷淡地說:「如果你衝進外星生物裡面殺六型我沒意見,不要待在這裡搗亂。」

  「抱歉。」貝瑞幫他道歉。

  哈爾挑釁說:「你殺得死變異六型嗎?你的精神力好像不是很強,戰場太危險了,你還是早點回家休息吧?」

  「你確實厲害。」布魯斯說:「竟然能把哨兵的機甲顧成廢鐵,這需要天賦,普通嚮導做不到。」

  一來一往略輸一籌的哈爾還想還嘴,被貝瑞私下警告,「別太過分。」

  「是他先——」

  「風度。你平常對嚮導的風度到哪裡去了?」

  克拉克怕兩邊鬧僵,主動多分擔領頭嚮導的外星生物,但只要他靠得太近,布魯斯就會遠離他,隊伍一直偏移,克拉克無奈放棄,不再刻意照顧他。

  克拉克聽到公共頻道中,嚮導的成員會叫他團長,他們很注意不在塔的成員面前透漏姓名,必要時彼此以代號稱呼。

  他總覺得這個嚮導團長給他淡淡的熟悉感,但他明明不認識對方……

  雖然理解嚮導會提防哨兵主動搭訕,認為哨兵不懷好意,但克拉克只是想交個朋友。

  想到他對布魯斯一開始也只是想交個朋友,克拉克退縮了,他不希望讓嚮導團長誤會他要追求他。

  還是保持距離吧。克拉克想。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