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Bat】Soulmates-第五章

  新邊境堡壘的運作漸漸上了軌道,在克拉克的努力下,那些併入塔的前自由嚮導們不甘不願地同意,只要克拉克保證他們有自主選擇伴侶的權利,就答應為哨兵們疏導精神圖景,戰鬥會提高哨兵罹患思覺游離症的機率,嚮導願意伸出援手,總算是幫了大忙。

  此外,新邊境堡壘的哨兵們摸索出輪值的時間,照表出勤。塔之中能力最出眾的哨兵嚮導都在克拉克的小隊,所以他們拆成三組,輪流擔任作戰指揮。他和黛安娜、史蒂夫一組,哈爾和貝瑞一組,亞瑟則和媚拉一組。

  排班輪換讓克拉克有更多休息時間,他想去找布魯斯——克拉克心裡已經認定那個領頭的自由嚮導就是布魯斯——但他又不知道該怎麼追求比較好。

  他知道小氪和布魯斯的精神體常常交換禮物,花草、漂亮的石子、一個適合讓精神體背在身上舊碎花背包,也不知道他們從哪裡找來這麼多小玩意。

  克拉克想到夢裡的玫瑰花蘋果塔,他試著做了幾次,第一次失敗了,之後每一次都烤得很成功。

  「味道很好。」黛安娜咬了一口,把剩下的送到史蒂夫嘴裡,「你嚐嚐看。」

  「好吃。克拉克以後可以考慮開甜點店。」史蒂夫說。

  「如果有香草冰淇淋就更好了。」

  「香草冰淇淋確實和烤蘋果塔的味道很搭。」

  克拉克非常羨慕他們,黛安娜和史蒂夫的感情很好,克拉克從來沒見過他們大聲吵架,平日相處的每個小細節都顯現兩人的感情甜蜜非常。

  「你們……呃、你們是怎麼決定在一起的?」

  「直接告訴他我喜歡他。」黛安娜直率地說。

  「是的,沒錯,差不多是這樣。」史蒂夫溫和地笑著點頭,問克拉克說:「你有想追求的嚮導了嗎?」

  克拉克最近作戰時仍然奮勇殺敵於所有哨兵之前,乍看之下和之前沒有差別,但熟悉他的隊友都知道克拉克心情很好。現在他們總算知道原因了,克拉克有喜歡的對象。

  克拉克點點頭,他苦惱地說:「但我怕他覺得我的告白太突然……」

  「你必須告訴他你的心意,不然你的嚮導怎麼會知道?」黛安娜對他的猶豫不以為然。

  勇敢的女哨兵個性熱情直率,她從不說謊,認為真誠比什麼都重要。

  史蒂夫比黛安娜能夠理解克拉克的猶豫,不過他也覺得想追求一個人,就該把喜歡說清楚。

  「去吧。把你烤好的蘋果塔送給他看,他會知道你的心意。」史蒂夫鼓勵他說。

  一開始讓黛安娜和史蒂夫幫他試試烤玫瑰花蘋果塔的口味時,他也沒說這是想送給喜歡的對象的點心,心思被窺破讓他感到很不好意思。

  他把蘋果塔收進盒子裡,懷著揣揣不安的心情,前去拜訪布魯斯。

  「說我不在。」布魯斯不耐煩地說。

  迪克又把黑暗哨兵放進臨時基地,現在整個傭兵團都知道黑暗哨兵想追求布魯斯,所有人都想看戲,布魯斯才不想當大家茶餘飯後的話題,更何況他忙得要命。布魯斯對於新型抑制劑的研發剛有了頭緒,可是他的心情沒有好起來,這是他所需之物,只有完成品與未完成品的差別。

  「阿福讓我請克拉克吃餅乾,他還吩咐我去買香草茶茶包招待克拉克——」

  布魯斯很不高興地打斷迪克,嗓音低沉說:「那你就照做。」

  「阿福讓我轉告你,如果你不招待克拉克,他就打算辭職。」

  「他不會辭職。」布魯斯生硬地說。

  「阿福想辭職很久了,他還說到了這個年紀,還要做這種工作對他的負擔太重了。」

  布魯斯不想接受管家的威脅,但他想起阿福給他吃的那個芥末三明治,咬牙妥協。

  「你讓那個黑暗哨兵等,我忙完就去『招待』他。」布魯斯加重咬字。

  迪克微笑地讓克拉克在會客室稍等,熱情地用各種食物招待他,好奇地問東問西,直到傑森過來把人帶走。

  等迪克離開之後,又過了半小時,帶著面具的布魯斯才出現在會客室。布魯斯發現艾斯和小氪又跑出去香草田玩了,他不懂為什麼艾斯和黑暗哨兵的精神體感情這麼好,艾斯不是喜歡熱鬧的個性。

  克拉克把會客室的落地窗打開,坐在落地窗邊,敞開的窗讓挾帶香草氣味的風吹進室內,在會客室裡打轉,整個空間填滿清香的新鮮空氣。

  「你來了。」克拉克停頓片刻,他剛才差點喊出布魯斯的名字,冷靜一下發熱的臉頰和頭腦,他喊布魯斯告訴他的假名說:「艾斯。我是不是打擾你了?有沒有我可以幫忙的地方?」

  ——你別再來拜訪就幫上忙了。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處理。」布魯斯拒絕克拉克的熱心。

  他站在那兒,用評估的眼神打量黑暗哨兵,他不知道克拉克一直來找他做什麼。布魯斯當然看得出克拉克對他的傾慕,但布魯斯不懂原因,他們兩個才見過一面,他戴著面具,態度冷淡,和黑暗哨兵說的話還沒有那天野餐說得多。

  他們的精神體在香草田翻滾打鬧,克拉克看了他們一眼,回頭看著布魯斯說:「小氪很喜歡艾斯,也很喜歡你。」

  克拉克給他明顯的暗示。

  精神體通常反映出主人的個性、喜好和內心,精神體總是比主人更早知道他們真正渴望什麼。

  「他們會是不錯的朋友。」布魯斯說。

  「我喜歡你。」克拉克見布魯斯不願意接受他的暗示,鼓起勇氣直接告白,然後結結巴巴地問:「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試著交往看看,好嗎?」

  「我暫時沒有和哨兵精神結合的打算。」他拒絕了。

  布魯斯總是習慣性地推拒接近他的哨兵,他的防備心太重,塔給他的陰影和壓力一直都在,他不會相信克拉克只是單純喜歡他。

  克拉克有些沮喪,但他不願意放棄,把玫瑰蘋果塔送給他,堅持不懈地搭話,克拉克認為布魯斯願意坐在這兒不走,他就還有機會。

  他不知道布魯斯和管家的約定。

  黑暗哨兵很努力,儘管布魯斯嫌他煩人,三番兩次想用難聽話把他打發走,但克拉克除了坐在這裡,絞盡腦汁用笨拙的言語討好他以外,沒有犯什麼錯。

  多數人在讀懂布魯斯無聲的拒絕後,都會知趣走開,很少人能夠無視布魯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態度。

  所以那些人都不知道,事實上布魯斯很難拒絕那些執著接近他的人,比如管家阿福、和他有師生情誼的迪克和傑森,還有他傭兵團的朋友。

  現在,又多了一個聽不懂人話的克拉克·肯特。

  不管布魯斯怎麼明示暗示,克拉克還是鍥而不捨地拜訪他,就算布魯斯故意把人晾在會客室也沒用,克拉克會留下小禮物由好事之徒——比如迪克和後來湊了幾次熱鬧的奧利弗與黑金絲雀——轉交,並言明他還會再來拜訪。

  布魯斯想表現出絕對的冷淡,以及對克拉克的示好毫不在乎的態度,他甚至打破長久以來培養的禮節,在克拉克面前用通訊器傳訊息,把了解塔的動向、聯邦政府的動向,韋恩企業經營狀況這些庶務,利用兩人見面的時間來解決。

  他假裝自己不在乎克拉克說了什麼,他有很多事可以忙,克拉克不會湊過來看他展開的通訊器光幕,布魯斯想,就算他把雷克斯企業調查克拉克的資料翻出來看,克拉克也不會注意到。

  「塔有初步的研究成果了。變異六型和七型還是有強度上的差別,不過只要嚮導輔助哨兵戰鬥,防禦變異六型的精神攻擊,我們遲早能夠拿回淪陷的邊境堡壘。」

  「哦,是嗎?」

  「二型雖然還是多得氾濫,但變異六型已經殺得差不多了。我和我的隊友們討論過了,三天後我們就會開始往淪陷的邊境堡壘派遣偵查隊,探勘狀況。」

  「嗯哼。」布魯斯盯著通訊器,敷衍地應了一聲。

  不管怎麼做都沒辦法讓布魯斯多搭理他,克拉克覺得很沮喪。他有個想法,如果能掀掉布魯斯的面具,證明這些天態度冷淡的自由嚮導「艾斯」就是布魯斯,是不是就能打破目前的僵局?

  在心裡推演,分解步驟,克拉克把搶走面具當作任務分析,但他只敢想,不敢真的動手去做。

  「你有喜歡的哨兵嗎?」

  過了整整三分鐘,布魯斯才問:「抱歉,你剛才問什麼?」

  克拉克復述:「你有喜歡的人嗎?」

  「沒有。」

  「我可以問你的理想型是什麼樣的對象嗎?」

  克拉克屏住呼吸,認真等待他的答案。

  「長腿、胸大、身材好。」布魯斯說得斬釘截鐵。

  「……」克拉克被膚淺的形容堵得說不出話,半响不好意思地說:「我應該有符合你的標準吧?」

  這下換布魯斯說不出話,他拿眼神打量克拉克,沒想到這傢伙自我感覺良好,說這種話都不會害羞。克拉克不迴避布魯斯的打量。

  克拉克的眼睛很亮,像是碧藍的蒼穹裡盛滿了陽光,看起來柔和又溫暖。就像他的信息素,聞起來像是剛洗完的衣服,還帶有檸檬柑橘洗衣粉和陽光的香氣,非常清爽。

  「你——」布魯斯本來想諷刺他,才剛開口臉色就變了。

  玫瑰的氣味張揚起來,就像花朵怒放到極致,顯出奢靡華麗的粉香,蜂蜜和肉桂的氣味也沒被遮蓋過去,調和在一起就像打破了一整瓶香水。

  克拉克也聞到他身上的味道了,他霍然起身,打開會客室的落地窗,不敢和布魯斯同處一室。哨兵也會發生結合熱,但大部分時候都是被嚮導結合熱時期的信息素調動,克拉克擔心自己若是跟著發生結合熱,會沒辦法控制自己。

  抑制劑……

  布魯斯這段時間頻繁使用振奮劑,原本使用的抑制劑效果早被中和,他臉色難看,從身上抽出一支抑制劑為自己注射。

  克拉克看著他完成一系列動作,明顯鬆了一口氣,但布魯斯臉色還是很難看。

  他清楚抑制劑在結合熱發生後再注射就來不及了。

  「你還好嗎?」克拉克擔心地問,他站在那兒猶豫不定,想靠近又不敢靠近布魯斯。

  不好。

  全身發軟,體溫升高,身體好像被點了一把火,熱浪席捲而來,布魯斯覺得自己吐出的氣息都是熱的。

  克拉克站在戶外,今天為什麼沒風?

  他覺得布魯斯身上的信息素越來越濃了,狼狽地退後幾步,克拉克若有所覺,往另一個方向看。

  奧利佛和黑金絲雀趕到,她厲聲喊:「關上窗戶!」

  「什麼?」

  克拉克還不懂她的意思,布魯斯就啪地一聲關上窗。

  黑金絲雀隔著窗,和布魯斯說:「基地裡還有很多表層精神鏈接的哨兵,如果不想讓他們發瘋,你不能讓他們聞到你的信息素!」

  女嚮導和她的哨兵已經完成結合儀式,他們不會被布魯斯的信息素影響。他們兩人最快趕到,迪克和傑森住處離得近,也趕過來了。

  「他的結合熱已經開始了,表層鏈接有效果嗎?」奧利佛憂慮地問。

  只有結合過的人能夠理智的思考該怎麼幫助布魯斯,四個人聚在一起討論,時不時隔著落地窗和布魯斯對話。

  「不知道,我們沒有過經驗。」迪克緊皺眉頭,「我們的結合熱在肉體結合的時候才發生……」

  很少有嚮導或哨兵會拒絕本能,大多數人會依照信息素、精神體的喜好來決定是否和對方試著交往看看,只要維持長期穩定的表層精神鏈接,嚮導的結合熱就不會隨意發生,只會在肉體結合時,自然而然產生結合熱。

  布魯斯的狀況很罕見,按照普通的狀況,沒有任何關係的單身哨兵和嚮導單獨相處時發生結合熱,只可能因為他們非常非常相配,很可能是彼此的靈魂伴侶。

  但布魯斯抑制劑用得很凶,他現在的結合熱也很可能是濫用抑制劑導致身體反彈,或者單純他的身體在催促他去尋找自己的哨兵。

  就像哨兵想擁有一個專屬於自己的嚮導,嚮導也會想要得到哨兵,這是他們的本能。

  克拉克很不安,他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嚴肅,「他剛才用過抑制劑——」

  「抑制劑沒用。」黑金絲雀說。

  「怎麼會?」克拉克震驚。

  「讓克拉克和他試試看表層鏈接,看能不能讓結合熱自然平復。」迪克說:「總不能讓他們一口氣完成整個結合儀式吧?」

  「沒用的話怎麼辦?」傑森問。

  表層鏈接沒用就只能進行完成完整的精神結合了,完成精神結合後,要再分開會變得很困難,但至少雙方都能控制生理,透過精神結合安撫身體,平復結合熱。

  「你喜歡這個哨兵嗎?」迪克問:「還是要我們幫你找一個?」

  「別鬧。」傑森說。

  迪克向克拉克招招手,問:「你要試試看和他建立精神鏈接嗎?」

  布魯斯希望克拉克拒絕,他厭惡現在的情況,感覺像利用克拉克。

  但他怎麼可能放棄?

  「當然!請務必讓我一試。」克拉克大聲說。

  他們四個擔心布魯斯的夥伴經過商量,退到稍遠的地方,留給他們空間,又能確保能在克拉克失控時,能趕來保護布魯斯。

  在旁人的觀察下和布魯斯試著建立聯繫——就算只是精神鏈接而不是精神結合——讓克拉克有些微不自在,他仍然能感受到其他人的動靜,感到緊張和不知所措。

  布魯斯沒摘下面具,表層的精神鏈接不會透露太多祕密。布魯斯打起精神,忽視結合熱的不適鏈接克拉克,他會利用短暫的表層鏈接來安撫和梳理其他哨兵,所以他的動作很熟練,隔著落地窗也沒影響他的發揮。

  他們等了一會兒。

  克拉克屏住氣息,他要是也被影響著陷入結合熱就糟了,哨兵會因為結合熱狂化,被本能控制……

  小氪和艾斯陪伴在兩人身邊,他們緊緊靠在一起,蹲坐著看向他們的主人。

  表層鏈接果不其然沒有效果。

  「我們精神結合吧。」克拉克通過精神鏈接,和對方溝通。

  「你確定?」

  「你是布魯斯·韋恩。」克拉克篤定地說。

  布魯斯沒有回答,但他默認克拉克猜對他的身份。

  克拉克微笑說:「所以我願意。」

✯ 

  即使和布魯斯隔著一片星空,精神結合仍然將克拉克與他連在一起,克拉克撫摸心口,閉上眼睛,細細品嚐擁有嚮導的扎實感。

  布魯斯答應試著接受他,這件事好像作夢一樣,但夢境真實發生了。

  表層鏈接沒有效果,他們決定試著精神結合。布魯斯沒有打開相隔的落地窗,他手掌貼在玻璃上,垂下眼瞼,通過精神鏈接的路徑,進入克拉克的精神圖景。

  克拉克撤去精神壁壘,向布魯斯徹底敞開自己的精神圖景,布魯斯也盡可能撤去精神壁壘,他不像克拉克那麼甘願,許多哨兵和嚮導也不會在一開始嘗試結合,完全敞開自己……

  布魯斯覺得自己利用了對方,因此盡可能放下防備,他想給予克拉克公平與相等的坦承。

  哨兵和嚮導會在進行精神結合緊密相連,相連的感覺很奇怪。

  一瞬間他們的靈魂彼此交融,讓兩人更真切地了解彼此,所有謊言、不安、害怕,都無所遁形,精神結合使靈魂被赤裸地攤開檢閱,這是雙向的感受,所以克拉克內心豐沛的愛意就像熱泉一般湧向他,沖刷他的靈魂,妥帖地包裹他,叫布魯斯無法再質疑克拉克的愛意太過虛幻。

  克拉克理解布魯斯的擔憂,知道他害怕,能讓他害怕的事太多了。失去雙親而顯得空洞的家、覺醒成為嚮導的恐慌、普通人與哨兵嚮導之間不可忽視的針鋒相對和惡意、社會加附在嚮導與哨兵身上的期望、初時登上機甲戰鬥,對有猙獰外型的外星生物產生的恐懼……

  他也曾害怕,在他必須離開養父母家,搬到塔裡面生活時。當塔認為他是黑暗哨兵,興奮地加大他的訓練量,他感到孤獨,又因為獨特而感到恐懼。當他的養父去世,他突然對整個世界感到陌生。他是黑暗哨兵,最特別的一個,他的能力比其他所有哨兵都還要強大,他是一樣是個哨兵,又和其他哨兵不一樣。

  「你會討厭我嗎?」布魯斯通過精神鏈接問他。

  他曾經針對克拉克的算計暴露無遺,更不論他曾多次在腦海裡嘲笑克拉克的心意,黑暗哨兵個性單純天真,會喜歡他不過是信息素與本能作祟罷了。他不相信克拉克,認為克拉克對他的喜愛毫無來由,沒有任何依憑,就像無根的浮萍,總有一天會順著水流離去。

  「怎麼會?」克拉克不可能討厭他,「是我沒有給予你足夠的安全感。」

  他們彼此交心,布魯斯的精神通過白濛濛的光,終於看見克拉克精神圖景的真實景色。 

  寧靜的午後陽光,小小的土丘上的祕密基地充滿盎然生機,一旁的綠樹枝幹綁著簡易鞦韆,克拉克坐在鞦韆上慢慢搖晃。

  「嗨,你來啦。」克拉克招呼布魯斯,帶他到那座祕密基地,搬開石桌,打開門板,帶著他走下木梯,給他看藏在門板下的一房一廳的小家,牆邊斜斜靠著載著嬰兒的他降落在塔附近的逃生艙。

  是的。克拉克認為他在祕密基地裡裝飾的小小空間才是家,塔分給他的房間只是居住的地方。

  布魯斯認真地和他參觀了一圈,然後又回到上面,等克拉克把石桌擺回原來的位置,他們坐下來談話。

  「我還不喜歡你。」布魯斯說。

  「我知道。」

  「我可能不會喜歡你,即使我認為你是一個不錯的哨兵。」布魯斯又說。

  「我明白。」

  「我不願意相信本能,或者感受,我必須經過思考才能決定我是否……愛你。」

  布魯斯凝望他,他們在精神圖景中心意相通,他決定在這裡溝通,確保他們彼此都不會對精神結合有任何誤解。他最終沒能中止自身的結合熱,利用克拉克解決生理上的困難,這是卑鄙的行為。

  克拉克放軟嗓音,以棉花般柔和的語氣回應他,生怕嚇走他的嚮導,「沒關係,布魯斯,我會等你,一直一直等你,你不用心急,也不必害怕。」

  「你不明白!我沒辦法開放我的精神圖景,無法向你坦誠一切,寧願先考慮事情可能會有多糟糕。我不相美好的事會無來由地發生!」布魯斯對他發怒,「我會傷害你,克拉克。」

  「那麼請你相信我很強大,我可以承受一切傷害,因為我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哨兵,而你是我的嚮導,我會保證我和你的安全,我會守護你。你可以懷疑我、考驗我,不用設定期限決定在某年某月某日接受我,你只要願意保留我們之間的羈絆就可以了。」克拉克給他一個擁抱,一個靈魂緊密相貼的擁抱。

  布魯斯感覺自己的精神壁壘又薄了一些,他想相信克拉克終有一天,會成自己最信賴的對象,也許他某一天會對克拉克敞開精神圖景。

  他們完成初次的精神結合,一起睜開眼睛,克拉克聞到香草田的氣味,想到小氪曾經收到一束香草。

  克拉克忍不住微笑,抬起手隔著玻璃,和布魯斯的手掌心相對。

  他想他不必心急,就像小氪會收到艾斯的香草,布魯斯總有一天,會給他屬於他的禮物。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