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切分音-第七章

  即使一個人的酒量再好,因為悲傷的情緒真心想買醉的人總是會如願。

  霏碧習慣應酬,但大量的酒液進了她的肚子,在酒吧打烊之前,她醉得一塌糊塗。楚音和莫沄箏一起扶著她走出酒吧。

  「我送她回去。」楚音說。

  楚音早就預料到這個結果,她也做好把人送回家,好好照顧一晚的準備。

  不過莫沄箏並不願意配合她,她冷著臉推開楚音想要把人接走的手,「算了,還是我送她回去,你這麼沒同情心的才不會好好照顧她。」

  楚音知道莫沄箏在氣她不勸霏碧少喝一點,還陪霏碧喝了不少酒,莫沄箏覺得她做錯了,但她覺得陪伴才是緩解對方心情的最好方式。

  「那我送妳們回去。」楚音不打算和莫沄箏爭執,決定隨她的意思,既然她想陪霏碧,那讓她陪也沒什麼。

  「不用,我現在不想看到你的臉,我還在生氣。」莫沄箏板著臉,氣鼓鼓地說。

  「⋯⋯你不知道霏碧家的地址吧?」楚音無奈。

  「那又怎麼樣?我可以帶她先回我家照顧!」

  「妳不嫌麻煩就隨便妳。」

  楚音站在路邊招計程車,幾次回頭想和莫沄箏說話,莫沄箏都轉頭不搭理她。等計程車停下了,她打開車門,招呼莫沄箏帶霏碧上車。

  莫沄箏一上車,快速地報了自己家的地址,接著就想關上車門。

  楚音拉著車門不讓她關上,「回家先打電話給我。」

  「再說。」

  說完莫沄箏用力拉上門,楚音趕緊抽手,手才沒被夾到,她退後一步,計程車就飛也似的開走了。

  她摸摸鼻子,收回視線盯著自己的腳尖,隨後回到人行道上,往捷運站走。她沒喝得太醉,現在也還趕得上末班車,所以她打算搭公眾運輸工具回家。

  邊走邊抑制不住地想,她接了莫沄箏的電話,來陪她們喝酒是不是一個錯誤。

  雖然她幾乎沒有和莫沄箏說到什麼話,全程陪著霏碧喝酒,但既然她答應趙子弦的求婚,那她就該下定決心,和莫沄箏分手,徹底切分關係才行。她不想和甯甯一樣,到了快要結婚甚至懷孕了才對向莫沄箏攤牌,向她交代趙子弦的存在。

  捷運上,楚音額頭抵著握在欄杆上的手,凝望窗外快速閃過的城市夜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雖然有很多苦惱,但生活還是會繼續前進,楚音隔天還是早早起床,買了早餐到老師的工作室值班,老師沈宥辰照例不在,按照工作排程表的記錄,今天老師在雜誌社的攝影棚有工作,晚一點也許會回工作室,也許不會。楚音如果想讓沈宥辰指導,還是得乖乖待在工作室裡,等待老師能夠回到工作室,利用一點閒暇時間指導她。

  楚音可以做的就是照顧好沈宥辰的海水魚缸,然後用工作室的電腦和修圖軟體修照片。

  因為霏碧一開始就說不急,所以她總是優先修其他工作的相片,因為霏碧和甯甯的照片她還沒有完全修完。

  她今天打開放置霏碧和甯甯照片的資料夾,開始一張一張細修,因爲兩人的感情變動,楚音決定把這組照片盡快完成。也許霏碧和甯甯再也不需要這組照片,但是楚音一開始就說過要將她們的照片用在攝影展上,即使甯甯變心了,楚音也沒有改變主意,因為她沒有太多作品可以使用在自己的攝影展上,缺少她們的照片等於缺少了一組代表「幸福」女同志的照片。

  即使現在她們已經不再幸福⋯⋯

  楚音停下操縱滑鼠的手,怔愣地看著照片上兩人炫目的笑顏,幾乎要突破電腦螢幕的幸福感讓楚音心裡很難接受霏碧和甯甯感情破局的事實。

  照片越修越是心煩,她乾脆去燒水沖泡咖啡,花了二十分鐘才回到座位上,咖啡的香味暫時安撫了她的情緒,她提醒自己應該心平氣和地面對這些照片,想想日期越來越近的攝影展,她必須快點把所有照片搞定。

  但是控制情緒實在太困難了,她想安慰自己照片上的兩人是相愛的,可是她越看越覺得照片上的笑容虛假。

  她乾脆關掉正在處理的照片,轉而打開放置莫沄箏照片的資料夾,她逼自己不要去思考太多,但是拍照當下心境的回應仍然一直在她的內心閃現。

  她愛莫沄箏。即使楚音自認自己愛莫沄箏的程度沒有對方多,但她確實喜歡莫沄箏這個人,看照片就能感受到自己對她的愛意,而莫沄箏燦爛灼目的笑容也說明了她有多愛自己。

  她們是相愛的。

  但是這樣趙子弦算什麼呢?她逃避似地打開放置趙子弦照片的資料夾,接著為照片溫柔暖和的愛意鬆了一口氣。趙子弦愛她,而她也透過鏡頭愛著這個人,照片可以證明她內心的想法。

  同時愛上兩個人,是不是比誰也不愛卻還和他們兩個人在一起還要好呢?

  楚音心緒混亂,修了一張莫沄箏的照片又修了一張趙子弦的照片,去德國之前,楚音還可以在兩個人之間保有平衡,但是接受求婚之後,平衡就已經被徹底打破了。

  心煩意亂地挑了幾張照片印出來,她在桌上排列所有照片,試圖想像攝影展上的排列。趙子弦的照片、莫沄箏的照片、霏碧和甯甯的照片,最後是其他幾組楚音在婚紗攝影工作中特別和新人買來的照片,懷孕而結婚的新人、男同志新人、一方身障的新人,這些都是她一一說服顧客,花錢買下來準備在攝影展展示的照片⋯⋯

  可是這些照片就能說明愛了嗎?

  說到底愛情到底是什麼?

  楚音心裡湧上沮喪的情緒,她忍不住動手將霏碧和甯甯的照片撕成兩半,又挑出趙子弦和莫沄箏的照片扔到一旁,但是剩下的照片顯得刻意而平凡,框在照片裡的愛意都比不上她挑出來的那幾張照片。

  也許她沒有天賦。這個念頭突然跳進她的腦海裡,她不想承認自己沒有天份,可是她覺得她辦不好關於愛的攝影展。

  她想打電話給沈宥辰尋求指導,但是翻閱手機通訊錄的時候,看到蘇良梁的名字,她改變主意打給良梁學長。

  「喂?良梁學長,你今天有空跟我聊聊嗎?」楚音問。

  之前蘇良梁曾經給過她建議,還邀請她一起拍照,她覺得已經在業界有一番名聲的良梁學長可以給她不錯的意見。

  「今天不行,妳怎麼了?」蘇良梁在電話另一頭問。

  「這樣啊⋯⋯那學長哪天有空?我想跟你請教攝影展的問題。」楚音說。

  「妳碰到什麼問題?」他直接了當地問。

  和爽快的人溝通好處就是不用說太多廢話,楚音直接和蘇良梁說出自己的煩惱,「我覺得我現在有的照片不夠用,不能完全定義愛情,我覺得這樣做不出關於愛情的攝影展。」

  「這樣啊⋯⋯」蘇良梁在電話那頭頓了頓,片刻問說:「我明天有一場攝影活動,我現在跟主辦打一下招呼,妳明天一起來拍怎麼樣?」

  「可以一起嗎?那麻煩學長了。」楚音需要這個機會。

  「妳是我學妹,不用這麼客氣啦!」

  「那明天約幾點?拍攝的地點在哪裡?」

  「地址我等一下傳訊息給妳,妳知道我都拍什麼樣類型的照片吧?不可以說了要來最後又不來哦!」蘇良梁和她確認。

  蘇良梁是情色藝術攝影方面的大師,相較楚音的老師沈宥辰,良梁學長平時攝影活動大多都在海外,但是他在台灣還是會參加可以拍攝到好照片的活動,也會接到相關工作。楚音知道這是難得的機會,這次她不打算浪費良梁學長的好意。

  「我知道學長都拍什麼照片,我明天會準時到。」

  「那就好,那就明天見。有什麼問題明天都可以問我。」

  「謝謝良梁學長。」

  「不用這麼客氣,我先掛了,掰。」

  雖然她不清楚良梁學長準備帶她參加的攝影會詳細是什麼樣的內容,但是有了有經驗的前輩可以引導她,讓她不安的心情放鬆許多。

  她忍耐內心的不安,壓抑情緒,把亂糟糟的辦公桌收拾乾淨,繼續修照片,並等待不確定會不會到工作室的沈宥辰,她不想錯過任何接受指導的機會。

  可惜一直到晚上吃完晚飯,沈宥辰都沒有來,楚音決定回家好好休息,為明天的拍攝活動做準備。

***

  依照良梁學長傳來的資訊,活動的入場時間是下午一點,一點半活動正式開始。楚音在接近一點的時候就已經抵達活動地點附近的捷運站,和學長連繫之後,學長讓她先自行進場等候。

  活動地點是一家酒吧,酒吧的位置在地下室,她下樓之後,在地下室的門前就被兩個黑衣保全攔下來了。

  「不好意思,我們這場活動不能帶相機或其他拍攝設備,手機必須寄放在門口櫃檯——」

  楚音沒想到會被攔下,她為此感到困擾,「但是我是以攝影師的身份來參加,主辦應該知道,我是蘇良梁介紹來的⋯⋯」

  「你說蘇良梁先生?」兩名保全互看一眼,其中一人主動說:「我幫你問一下主辦。」

  「麻煩你了。」還好報學長的名字有用。

  她背著相機包在門口等待,在等待的時候,有穿著皮衣皮褲,或日式和風打扮的人和各式各樣奇裝異服的人們進入酒吧,也有不少穿著低調,戴口罩遮掩大半張臉的人進入酒吧,她隱約可以看見他們的手機都繳交在門口的櫃台上,但她看不到櫃檯後面的酒吧裝潢,不過楚音可以理解,畢竟依照良梁學長的拍攝性質,這個活動本來就不會辦在太高調的地方。

  過了快五分鐘,才有一位穿著和服的男士推門出來和楚音打招呼,「你好,妳是蘇先生的學妹嗎?」

  「對,你好,我是楚音。」

  「你好,我是活動主辦涼平。我們這裡都用自己取的暱稱互相稱呼,如果妳想要的話,妳也可以給自己取一個讓我們稱呼妳的綽號。」

  「我明白了。沒關係,我用原來的名字就可以了。」楚音回答。

  「事先和妳說一聲,我們雖然邀請蘇先生和妳來拍攝,但是因為活動性質的關係,在妳離開之前我們需要檢查照片可以嗎?」涼平說。

  「沒問題。」楚音爽快地答應。

  「那我們進去吧。」涼平紳士地替楚音開門。

  楚音終於進入酒吧。

  對於可能目睹的畫面,讓楚音突然緊張了起來,她欣賞過關於情色藝術的攝影集,但她從來沒有想過要往這個方向發展,所以她也從來沒想過進入這種拍攝場所她應該有什麼樣的心理準備。

  涼平帶她到酒吧櫃檯說:「你想喝什麼?想喝什麼盡量點!等蘇先生來,我一起和你們介紹我們的繩師和幾位主人。」

  「好。」

  楚音向吧台裡的酒保點了一杯無酒精的薑汁汽水,提醒自己不要大驚小怪,盡量以磊落的態度打量酒吧裡的環境。

  她看見幾個跪伏在他人腳邊、帶著皮製的犬型頭套的人,還看到有人已經脫光了身上的衣裳,讓拿著繩索的人綁縛,懸吊起來。她看過良梁學長的作品,也看過其他情色藝術的攝影集,她雖然無法完全理解眼前發生了什麼,但是她可以面無表情地觀看這一切發生。

  她知道涼平在觀察她,畢竟她初次來到這個場合,要不是有良梁學長擔保,她肯定不可能帶著她的寶貝相機來到這種場合尋找關於「愛」的畫面。

  等她喝完大半杯薑汁汽水,蘇良梁終於到了。

  「嘿,學妹。」蘇良梁以嚴肅的表情和她打招呼。

  「良梁學長。」楚音離開吧台椅站起來迎接學長。

  「你等一下跟著我。」

  「好。」楚音說:「剛才涼平先生說要介紹我們認識這裡的人。」

  「我知道了,我們在這裡等一下,涼平現在應該很忙。」

  蘇良梁點了一杯可樂,等了一會兒主辦涼平才過來和良梁學長打招呼,並帶領他們去認識剛才他提過的「繩師」和「主人」。

  楚音像小尾巴一樣跟在蘇良梁身後,和涼平介紹的人認真地打過招呼,不看裝束的話,所有人認真的態度就像在普通、嚴肅的社交場合裡,所有人都非常禮貌。

  一點半活動正式開始。

  蘇良梁調整好相機,回頭吩咐她說:「你按你的感覺拍,拍完我再看你拍得怎麼樣。」

  「好。」楚音點頭。

  雖然楚音過去並不打算往情色藝術攝影方向發展,但她至少看過許多攝影集,在老師沈宥辰手下系統地學習了拍攝的技巧,除了無法完全理解被拍攝對象的想法,楚音至少在技術上沒有什麼缺陷。

  情色藝術本身就充滿張力,只要在注重構圖,就是一張不差的照片。但是要說是否拍出了「愛情」,楚音卻無法肯定。

  她不知道這些人愛的是什麼。性會是這些人們愛情的根本嗎?她否定了腦海出現的第一個想法,認為這些人並不只是普通的由性生愛。

  還有更深層次的東西,是她不明白的,但良梁學長能夠成熟掌握的情感。

  楚音明白她比不上良梁學長理解這些人們到底為什麼做出這些行為,用麻繩束縛軀體、用皮鞭在皮膚留下鮮紅的鞭痕或跪在他人的腳下、親吻皮鞋鞋面⋯⋯

  這些無法理解的行為有巨大的張力,楚音感受到一些儀式性的、接近宗教感的情緒,但又有說不出的不同。楚音發現如果她不懂,那麼她的拍攝就沒有意義,所以她乾脆停下來,走到良梁學長的身邊,試著觀察他的視線框出的畫面,在那之中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妳想好要怎麼問我問題了嗎?」蘇良梁拍攝到一個段落,終於放下相機,回頭微笑看著迷惘的師妹。

  「我不懂他們的想法。」楚音坦承說。

  「沒錯,妳抓住重點了。不知道他們的想法的話,那就想辦法去了解他們在想什麼。」蘇良梁說:「現在教妳他們之間的基本禮貌,如果妳想問『主人』問題,妳可以直接向對方詢問。但是如果妳想向其他『所屬物』詢問問題,那妳一定要先徵求『主人』的同意。」

  「所屬物?」楚音問。

  「這些人的從屬關係很明顯吧?」他反問。

  「對,我也能看得出來。」

  「那妳就可以向他們問問看『為什麼』。」

  為什麼選擇臣服、為什麼願意被支配,在這樣特殊的情境下,人們可以獲得什麼?

  楚音有些不知所措,可是她必須去嘗試,才能有所收穫。

  「不好意思,我可以請教妳一個問題嗎?」 楚音先詢問一個塗著黑色口紅的美豔女人,她牽著一條繩子,繩子的另一端牽著另一個蹲坐在地上的男人,那人嘴上綁著犬吻般的皮件,以滿足的表情趴跪在她的腳邊。

  「妳問。」對方酷酷地回答。

  楚音徵酌著字句,艱難地試圖問出問題:「你飼養他最大的幸福感、感受到的愛是什麼?」

  「妳養過小狗小貓嗎?」她問。

  「沒有。」楚音搖搖頭。

  「真可惜。」她一聳肩,回答說:「其實和養小狗小貓沒什麼不一樣,我會訓練他聽話,照顧好他,確保他足夠聽話,完完全全屬於我,我們之間擁有的羈絆,就是最重要的東西。」

  「妳愛他嗎?」楚音脫口而出。

  「我當然愛我狗狗,不過我猜你想問的是愛情。如果問愛情的話,那答案就是否定的。」女人取下束縛在男人嘴上的皮件,方便他說話。「我知道妳更想問他,我現在同意他講話,你問吧。」

  楚音想了半天,只能問出很抽象的問題,「⋯⋯你幸福嗎?」

  「我很幸福。」男人露出一個極為溫和的笑容。

  「你的主人沒辦法給你愛情也沒有關係嗎?」楚音問。

  「我愛我的主人,也完全同意我主人的說法,我們擁有的不是常規的愛情。但它是我真正想要擁有的愛,凌駕愛情之上,比膚淺的愛情多了責任、義務,我們的關係也比愛情還要穩固。」

  楚音微微皺眉,無法完全理解她獲得的答案,但她很有禮貌的道謝。「謝謝你們回答我的問題。」

  「妳還是沒懂。」女人笑了,「但如果妳想拍照的話,我願意讓妳拍照——看在你長得可愛的份上。」

  「⋯⋯謝謝。」

  楚音舉起相機,對準這一對以奇異姿勢倚靠在一塊的男女,女人再度為她的寵物犬繫上嘴上的皮件,她下意識按下快門鍵。

  將時間停駐的照片比任何言語更能夠說明兩人之間的關係,她從照片上閱讀到的內容讓她隱隱約約摸清了一點方向。

  她試著去問更多人什麼是幸福、什麼是愛,接著為他們拍下照片。

  活動一整個下午的照片讓她收穫良多,等到活動結束,在主辦涼平檢查相機照片的時候,良梁學長也興致勃勃地旁觀楚音照片。

  這讓她緊張的要命。

  「良梁學長,我拍得不好——」她很不好意思地揪著衣角。

  「哪會?我覺得很不錯啊?有好幾張看起來感覺很不錯!」蘇良梁說。

  主辦涼平一邊翻看照片,一邊讚賞她說:「你拍攝的照片幾乎都有問過對方吧?我本來還想跟你說,如果我刪妳照片,不是因為拍不好,是對方不願意被拍而已。我們在活動前就說明會請蘇先生來攝影了,大部分不想被拍的人可以直接不參加這一場活動,或者跟我這個主辦說好不願意被拍,讓我篩選照片。我等一下也要檢查蘇先生的相機。」

  「我知道不是差別待遇。」楚音禮貌地笑了一下。

  「這場不是找專業模特,不能隨便拍,下次找模特的時候,再找你來。」蘇良梁說。

  「好,謝謝學長。」楚音覺得今天大有所獲,一聽他這麼說,立刻答應。

  「拍模特哪有拍現場活動的照片好?」涼平回應。

  「氣氛是沒有這一場好啦。可是找模特就比較好控制背景,不然構圖拍到別人也很麻煩。」蘇良梁和對方閒聊說。

  「說是這樣說,但是收錢的怎麼可能有真心的圈內人好?」涼平反駁。

  楚音很認真地聽兩人聊天,從中汲取資訊,她感覺自己到了一個新的領域,這些人對於愛情的看法和他人完全不同。

  但是和大眾不同又有什麼不好呢?

  在這個自由包容的時代,與眾不同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但是若要討論她在這個場合所拍到的「愛」,絕對不能僅僅用與眾不同就帶過。

  結束之後,蘇良梁帶楚音去吃火鍋,他一邊大剌剌地涮肉片,一邊問楚音,「怎麼樣?今天的拍攝有什麼感覺?」

  在火鍋熱騰騰的蒸氣和食物的香氣裡,楚音凝視滾燙冒泡的火鍋湯,平靜地評價她自己。

  「我覺得我拍不好。」

  「拍不好就多練習就好了。」蘇良梁不覺得拍得好或不好是什麼大問題,「我問的是妳有什麼心得嗎?」

  「畫面很有張力。」

  「廢話,拍人像的話,情色藝術攝影是最有張力的。本來身體和性就常常連接在一起處理,不管穿不穿衣服,妳拍的東西都是『美』,覺得情色攝影粗俗、只有肉慾、色情⋯⋯是,可以拍出勾人性慾的照片是很厲害,但是這些照片只討論性慾就太膚淺了!我不是說師妹妳膚淺,我知道妳是不打算考慮朝情色攝影的方向發展,但我認為即使不主攻情色攝影,你也要懂我們在做什麼。」

  她確實對情色攝影有更深層次的理解,「今天的經歷讓我明白我還有許多需要學習。良梁學長掌握的技巧非常厲害,我還想多和你請教。」

  「所以你以前不覺得我厲害嗎?」蘇良梁挑眉反問。

  「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知道你不是那個意思,我開玩笑的,你等一下,我再去弄火鍋醬料。」蘇良梁拿著醬料盤去裝沙茶醬和蔥花。

  楚音撈了一些燙青菜,慢慢吃的同時,認真整理她今日一整天的收穫。

  愛有很多種。她聽過聖經對愛的詮釋——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家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凡事要忍耐,愛是永不止息。

  但是聖經上的愛太深奧了,她放棄往這一方面深究。她知道愛還有親情的愛、友愛、對他人無私的愛、對偶像崇拜的愛等等,但這些都不是楚音想要處理的愛,她對於攝影展的「愛」想呈現的是人與人之間的愛情。

  但是愛情又是什麼?

  心理學有許多解釋,楚音看過許多關於愛情心理學的內容,她覺得愛絕對不只是生物學上的繁殖慾望,或者化學觸發的反應。她同意對於不同的領域、有不同經歷的人,對於愛會有不同的界定和形式。

  楚音見過無數愛侶,其中印象深刻的只有三對,現在已經分手的霏碧和甯甯使她對「愛情」的觀感產生不信任;韓嘉魚和主管的辦公室不倫戀,只讓她覺得「愛情」惱人;只有老師沈宥辰和維克多的「愛情」讓她無比羨慕。

  她和趙子弦或莫沄箏之間有愛情嗎?

  她明白她確實擁有愛情,只是她明顯用情不專,那樣的愛情並不純粹,對普羅大眾來說觀感不佳,是讓人鄙視的劈腿族。

  即使如此,她擁有的仍然無庸置疑,是真真切切的愛情。她藉由今日所見不同形式的愛,理解她擁有的確實是珍貴的愛情。這對籌備她的攝影展大有幫助,但她的所見所聞仍然無法幫助楚音選擇她應該選擇誰、放棄誰。

  「你想通了嗎?我問你,情色攝影的愛是什麼?」

  楚音第一反應是性,但她覺得這不是正確答案,她猶豫了一會兒,決定誠實回答。「我不知道。」

  「情色攝影就是在拍愛情是什麼的其中一個答案。」蘇良梁宣布解答。「無論是以攝影師凝視模特視角的單人照片,或是今天拍的各種照片,都是在闡述美、闡述愛,美就是一種能夠讓人心生愛意的事物,妳同意吧?」

  「我不知道,學長,我還沒想清楚⋯⋯」

  「妳可以多想想,我告訴妳的是我的看法,妳可以參考就好,不用完全同意。」蘇良梁揮揮筷子,一邊吃一邊說。

  「謝謝。良梁學長的看法對我很有幫助。」

  「妳就是太客氣了!我是你學長啊!快吃!妳太瘦了!」

  楚音身為模特,當然有在控制飲食,她吃不了太多,又拒絕不了蘇良梁的好意,很是手忙腳亂了一陣。

  回家的時候她幾乎要撐到走不動了,不過她很開心,不只是良梁學長願意在下一場商業攝影帶她,也因為良梁學長挑了一些她今天拍的照片,說可以考慮把它們放進展覽裡。

  雖然對於她的人生要怎麼往下走還沒有完全的頭緒,而且決定要拒絕莫沄箏以對趙子弦負責,她遲遲沒有開口⋯⋯

  但至少她在一個成為一個成功攝影師的方向更進一步,她晚上愉快地洗完澡,決定好好睡飽,補足精神。

TBC


訂閱非白⋯⋯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