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多豚骨|馬場林】Wedding Dress-第一幕

  這樁好事之所以能夠撞在我身上,都怪我長得太好看了。

  林憲明踏著火紅高跟鞋,拿著一張免費婚紗沙龍照體驗券,神采飛揚地去福屋買明太子——無添加色素,小辣。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夏日炎炎,為了買明太子不得不出門的林,忍不住先繞道去了一趟運河城。在運河城一樓的綜合詢問處好好地運用涼爽的冷氣讓身體降溫,舒適的室內溫度讓他舒了一口氣。解除暑氣之後,林終於有心情好好逛一下運河城。走出綜合詢問處,他的目光一下就被周遭琳瑯滿目的店鋪所吸引,他不禁想起最近新買的雪紡上衣,正缺少幾件時下流行的闊腿褲來搭配。

  望著櫥窗裡芥末黃色的闊腿褲,林邁開腳步,卻被路邊某個拿著麥克風的小姐攔了下來。

  「這位美麗的小姐,恭喜您成為經過我們店門口的第七位幸運客戶!」她對著麥克風說。

  在麥克風小姐的身邊還有一位舉著相機反戴鴨舌帽的男子,正對著她和林猛拍。

  「什麼?」林一時還搞不清楚狀況。

  「您中獎了!」

  她賣力地鼓掌,並拿出一張好像遊樂園門票的紙張,上面有著一位穿白紗帶頭紗拿捧花的女人,在森林裡漫步,還印著一行「婚紗沙龍照體驗券」的藝術字體。

  「我中獎了?」林一頭霧水。

  「是的,像您這樣美麗的女性,一定有男朋友吧?您和您的男朋友願不願意嘗試拍攝婚紗照呢?」她揚起甜美的笑容,將麥克風和那張「婚紗沙龍照體驗券」一起遞到林的面前。

  像遊樂園門票的紙張上,那名女人穿著的婚紗禮服十分優雅美麗,上身部分是縷空蕾絲,款式是露出鎖骨一字領,典雅中帶著性感,又長又寬還帶著碎鑽的裙擺被棕色的泥土地襯得更加純白閃亮,彷彿林中仙女,趁著清晨漫步在大地之上,他彷彿能看見裙擺微微搖動帶起的露水,讓人不由得沉靜下來,那是一張很好看的沙龍照,看起來很有品味。

  這裡什麼時候多了一家婚紗攝影工作室呢?

  林常常到運河城逛街,但是他之前從沒注意過這裡有一家婚紗攝影工作室,仔細觀察,周圍已經有不少人被拿著麥克風的小姐吸引,朝他們看了過來。

  林彷彿受到蠱惑般接過那張「婚紗沙龍照體驗券」,他真的很想穿穿看印在這張券上的那件婚紗。仔細想想,像他長得這麼好看的人,沒有拍過沙龍照實在太可惜了。

  但是……他又沒有男朋友……

  「一定要帶男朋友才能拍嗎?」林緊緊拿著體驗券,試探地問。

  「是的!」拿著麥克風的小姐元氣十足地回答。

  哎呀,那就沒辦法了。只是就這樣拒絕掉這個中獎機會,讓林覺得有點不甘心,他捨不得那件好看的婚紗,一時之間卻不知道有誰願意幫忙扮演成他的男朋友……

  找榎田?不行,他太矮了。

  次郎?不行,他散發著已婚的慈父氣場。

  馬丁內斯?異國戀雖然很潮,不過他和自己身高差太不匹配了。

  大和太油膩、佐伯醫生肩膀不夠寬闊、重松刑警的臉太嚴肅、源造大叔太老,數來數去,竟然只剩下一個選項——果然只能拜託馬場那個傢伙了。

  「謝謝,這張體驗券我收下了。」林憲明鄭重地將票券折好收進皮夾裡。

  「好的,我們期待您和您的未婚夫前來光顧!」她笑容滿面地說。

  電視裡球賽正打得如火如荼,然而轉眼間所有精彩的畫面都被一雙纖白的腿和裙擺給遮住了,馬場善治無奈地抬眼直視這雙腿的主人的眼睛,「林林,比賽正精彩——」

  這場棒球賽正到了關鍵時刻,正打到九局下半,兩人出局,一三壘有人,比分差三分。

  不到最後一刻,沒人能猜得出哪一隊會贏。

  「你先聽我說。」林站在茶几上,擋在電視機前,居高臨下地說明了今天得到婚紗沙龍照體驗券的前因後果,他簡單明瞭地敘述完獲獎過程,並分析了可以和他一起搭檔拍婚紗照的候選者們,最後重點解釋馬場必須配合他的數個理由,馬場假裝認真在聽,其實正分心側耳聽電視機裡球評的解說,和球場觀眾們的歡呼聲——一支漂亮的再見全壘打,一場精彩的比賽——林說完一大段話,最後對馬場總結說:「……事情就是這樣。」

  「我明白了,你要去拍婚紗照。能讓我看電視了嗎?」也許還能看見再見全壘打的精彩剪接畫面,馬場這麼期盼著,嘴巴上不忘敷衍。

  「你和我要一起去拍婚紗照。」林加重語氣,向他強調說。

  「好好好,沒問題,電視——」馬場敷衍應聲。

  林終於讓出電視,跳下茶几,但此時電視已經切進廣告。馬場哀嚎一聲,「我沒看到那記漂亮的全壘打!」

  「等一下上網看精彩賽事回顧就好啦!」林不以為然地回應。

  「那不一樣!」

  看直播和看重播的感覺完全不同,他守在電視機前這麼久,竟然錯過了精彩瞬間!

  事已至此,馬場除了上網看重播,或者等著電視再度播放這場賽事時重看以外別無選擇,他終於把注意力放回林的身上,「林林,你剛才說了什麼?你中獎了?」

  「所以你剛才根本沒在聽嘛。」林憤怒地指責他,「搞什麼啊!我剛才解釋了那麼多,你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

  「聽進去什麼?」馬場根本沒搞清楚狀況。

  「你必須和我一起拍婚紗照。」林憤怒地試圖用目光殺死馬場。

  「欸?為什麼?」

  「因為你剛才答應了。」

  「什麼?我有答應嗎?」

  「你剛才說了三次好,一次沒問題。」林強調說。

  「那是因為我沒把話聽清楚——」

  「你已經答應了,不可以反悔。」

  「我不是要反悔,只是剛才我連答應了什麼都不知道——」

  馬場完全沒辦法想像自己和林拍婚紗是什麼樣的畫面,林穿婚紗一定很美,但是他從來沒想過在當仁和加武士以外的時間還穿西裝打領帶,把頭髮梳得油光滑亮。

  「你現在知道了。」林雙手抱胸,那件婚紗已成為他的執念,他容不得馬場拒絕。

  「非得要我幫忙嗎?你知道,我們博多豚骨拉麵團還有很多隊員,除了美咲以外,其他人都可以幫忙。」

  「我不是說了嗎?榎田太矮、次郎氣質太像人夫、馬丁內斯身高不對、大和太油膩、佐伯醫生肩膀不夠寬、重松臉太嚴肅、源造大叔太老,只有你適合擔任新郎這個角色,配合我拍攝婚紗沙龍照。」

  「你忘了齊藤。」

  「齊藤太像路人甲,他會變成背景的一部分。」馬場提醒他。

  「這樣剛好可以襯托你的美貌不是嗎?」

  「不行,我希望畫面是相得益彰的那種,身材不能太差,臉不能太醜,身高……」不能高林自己太多,林略過這一點,繼續說:「總而言之,只有你適合擔任新郎。」

  「那我不就只能感謝你高看我一眼?」馬場苦笑。

  「沒錯,你感激涕零地接受我的要求吧。」林如此宣告。

  馬場十分頭疼,看來不答應林不會善罷甘休,都怪自己一時不慎沒聽清林說什麼就隨口應聲,和林交涉的結果,看來是他只能答應和林一起去拍婚紗照。

  過去馬場一度和前女友小百合論及婚嫁,都見過對方父母了,但當時他竟然沒思考過拍婚紗照這件事。後來因為小百合帶給他的陰影,讓他不再熱衷與女人廝混,沒想到等到要拍婚紗照時,對象會是林……

  他沒有什麼不滿,林長得很美,照片一定會很好看。

  就當讓林開心吧!馬場如此安慰自己說。

  馬場沒有找藉口拖時間,在某一個悠閒的早晨,林隨口提倒不如今天就去婚紗攝影工作室一趟,馬場就答應了。他們檢查了下票券上婚紗攝影工作室的營業時間,在馬場偵探事務所裡吃完午餐,就往運河城而去。

  當天拿著麥克風推銷的小姐還記得林的長相,今天她穿著正式套裝,似乎是婚紗攝影工作室的業務小姐。

  「您終於來了!」她熱情地迎接兩人,「敝姓喜多,請問該怎麼稱呼您和您的未婚夫呢?」

  「馬場善治。」

  「我叫小林憲子。」

  「馬場先生,憲子小姐,請跟我來。」喜多小姐帶著他們到有著四張豪華高背椅的圓桌坐下,拿著一本介紹冊向馬場和林說明,「您獲得的婚紗沙龍照體驗券適用於本影樓的豪華套組,一件純白婚紗、一件晚禮服、一件中式旗袍或者傳統的白無垢,最後還可以選擇和一套常服,常服的部分通常客人們喜歡拍籃球球衣照——」

  「我們有專屬的棒球球衣,可以帶自己的。」馬場說。

  「那就太好了。你們難不成是打棒球認識的?」喜多小姐問。

  林和馬場對看了一眼。

  就算博多有百分之三的人是殺手,林總不能說是因為自己被命令去殺馬場,卻違背命令決定保護馬場,兩人因此才結緣認識彼此。

  馬場接過話說:「我們在同一個業餘棒球隊。」

  「哇,棒球球員和球隊經理,這真是太甜蜜了。」喜多小姐捧著臉說。

  ——不,不是球員和經理,他們是二遊搭檔。

  說到二遊搭檔,林記得馬丁內斯曾經向博多豚骨拉麵團的成員們推薦一本叫《二游搭檔之戀》的小說,還強烈表示過如果誰想借閱他都可以無償提供,只要書乾乾淨淨地還給他就行了。大部分成員包括林都對馬丁內斯的BL小說並不感興趣,所以那本書至今還留在馬丁內斯家裡的書架上。

  「哈哈哈,是嗎?我和憲子看起來很甜蜜嗎?」馬場摸摸後腦勺,傻笑回應。

  「是的,非常甜蜜!」喜多小姐嘴很甜。

  「我們快點進入正題吧。我想穿那套票券上印著的一字領蕾絲婚紗禮服。」林有些不耐煩了,他催促說。

  「您的眼光真好,那套婚紗是我們店內最美麗的一套!另外請問憲子小姐第三套想穿旗袍還是白無垢呢?」

  馬場比較想看林穿旗袍的樣子,「旗袍,憲子有中國的血統,她會喜歡旗袍。」

  「那馬場先生就穿中山裝和憲子小姐搭配——」

  林對馬場的選擇沒有意見,不過如果自己穿旗袍的話,林有別的想法,「不要中山裝,給他穿日式的新郎禮服,那叫什麼?」

  「羽織袴。」馬場說。

  喜多小姐想像一下拍攝的畫面,覺得不同風格搭配應該不錯,於是很豪爽地答應說:「沒問題,這樣的搭配有跨國婚姻的感覺,很新潮哦。」

  選擇好要拍攝的服裝種類,林除了婚紗已定,還得選一套晚禮服、一件旗袍,不只林需要挑選和試穿衣服,馬場也得挑兩套不同的西裝和林的婚紗與晚禮服做搭配。

  兩人本來要被帶到不同的試衣間去,不過被林拒絕了,因為林今天特別戴了不能讓人看見的矽膠假胸和貼附式胸罩,他只能仰賴馬場幫忙在他套上禮服之後,拉上後拉鍊,再由喜多小姐帶工作人員幫忙紀錄禮服需要怎麼修改才能更貼合林的身形。

  林的身材非常標準,喜多小姐連連讚美,讓林非常得意。穿完婚紗,再來是晚宴禮服,連試無數件晚宴禮服,每一件都很好看導致林猶豫很久,最後才選定了一件孔雀藍高領短袖魚尾禮服。

  看到馬場等在旁邊打哈欠,林不經意往窗外一看,他才發現天色都黑了。剩下旗袍還沒選,還好旗袍的款式較少,林翻了翻衣架,很快選了一件紅色繡金色梅花的膝上短旗袍。他對梅花的樣式非常滿意,站在鏡子前左顧右盼,瞧旗袍穿在身上的效果。

  再等林試穿晚禮服的間隙,工作人員也請馬場試穿了四五套細節處有些微差異或顏色不同的燕尾服,先選定搭配婚紗的黑色燕尾服,接著試穿西裝,為了搭配林選的孔雀藍高領短袖魚尾禮服,馬場這邊就配了一套深藍色的西裝和馬甲搭孔雀藍領帶。

  「結束了嗎?」馬場問。

  馬場雖然會穿西裝,但這是他第一次體驗一天內連續換好幾套,一時有點頭暈目眩的感受。

  「結束了!憲子小姐的身材很標準,我們幾乎不太需要改動禮服,馬場先生也一樣,你們真是帥哥美女夫妻!」喜多小姐誇獎完他們,問:「豪華套組配四套妝髮,兩個內景和兩個外景,大概需要兩天的時間,你們什麼時候方便呢?這個週末?」

  「平日可以嗎?我們是自由業,沒有固定的休假日。」林想越快拍完這組照片越好,他太迫不及待想看到照片成品了。

  林覺得從某方面來說,自由殺手確實是自由業,雖說Murder Inc. 的工作是雙休制,但那種大公司的自由度確實比較低,不小心殺錯人或者沒殺到人還要寫反省報告,一點意義都沒有。

  「平日當然歡迎!這樣去外景拍攝的時候,也會少一些行人干擾。」喜多小姐微笑回應。

  「那就明天和後天。」林斷然說。

  馬場立刻說:「明天不行,明天有重要的球賽直播。」

  ——誰管你啊。

  林制止自己差點嗆馬場這個棒球笨蛋的話,捏自己的大腿冷靜一下。

  「那就後天跟大後天。」

  「星期四和星期五嗎?好的!沒有問題!」喜多小姐說:「那麼事先提醒,星期五拍便服的時候記得要帶你們的棒球球衣過來哦!」

  「好,球具也需要一起帶來嗎?」馬場問。

  「如果可以帶來的話那自然最棒了,可以當作拍攝的道具使用。」

  「那球棒和棒球手套都得帶來了。」馬場挺喜歡穿棒球球衣拍照這個主意,他興致勃勃地回應說。

  「乾脆直接把球具背包整個背過來。」林回應說。

  喜多小姐等他們說完話,再兩人和交代一會兒,這幾天要好好睡覺膚況才會比較好,兩天的水和午餐便當需要林和馬場自備,還有許多瑣碎的細節說明,才送他們走到婚紗攝影工作室門口。

  「那麼就期待你們的再度光臨!」喜多小姐站在門口鞠躬目送他們離開。

  走出婚紗攝影工作室的大門,林想到馬場陪著自己一整天,心裡終於生出了幾絲愧疚感,他覺得自己應該要補償馬場,於是提出請客的建議。

  「我們去源造大叔的麵攤上吃拉麵吧?今天我請客。」林掏出錢包,他今天帶夠了錢,本來連在運河城逛街大肆購物一番的金額都足夠,他以為去婚紗攝影工作室先聽聽說明會很快解決,沒想到試穿禮服就試了整整一個下午。

  「好啊!林林請客真是難得耶!」馬場伸手過來揉揉林的頭頂。

  「別碰我的頭髮!」林緊張地說。

  方才影樓的工作人員幫林簡單編了一個公主頭編髮,他非常喜歡,纏著對方手把手教他綁這個髮型,但他還是不太熟練,要是馬場碰壞了,他沒把握可以編得像現在這樣自然優雅。

  「你的髮型很可愛,沒有被我壓扁的啦。」馬場用博多方言說。

  他收回手笑,看林懊惱地輕碰自己的頭頂,似乎在確認髮型是否完整,因為他實在覺得林在意髮型的樣子很有趣,因此一直到中州的剛田源造拉麵店之前,他一直試圖去摸林的頭髮。

  「源造大叔,我們來吃麵啦!」馬場爽朗地打招呼。

  馬場掀開拉麵攤的布簾,林先走進來坐好,看著林的頭頂,他又想去摸林的頭髮,這次手腕被林用力的捏住。林皺起眉頭,狠狠地瞪他。

  「手!就說不要再碰了!」

  「哇啊,真的生氣啦?」馬場使巧勁收回自己的手腕,對剛田源造說:「兩碗拉麵,今天林請客哦!」

  「你幼不幼稚啊!說不要摸我頭了還一直動手!有完沒完!」

  「好呦,兩碗拉麵!」源造大叔笑呵呵地把兩團麵放進煮麵的漏勺網裡頭。「林今天的髮型好可愛呀。」

  「我也覺得很可愛,女孩子的編髮技巧真的很了不起,我還有很多要學。」林愉快地順了順自己的瀏海,抿著唇笑了起來。

  「你已經看起來是很漂亮的女孩了。」源造笑說:「你們今天怎麼有空一起出門啊?」

  「我和林去拍免費的婚紗照。」馬場如是回答。

  剛田源造大吃一驚。

  「什麼?你和林要結婚了?」

  林立刻否認,「不是,我和馬場只是拍婚紗照而已。」

  「婚禮辦在什麼時候?會辦喜酒宴客嗎?天啊,我得告訴大家這個消息!」源造根本不聽解釋,他馬上掏出古舊的摺疊手機,撥通電話給榎田,「你知道嗎?馬場和林要結婚了!」

  「喂,源造大叔,我們真的沒有要結婚啦!」馬場解釋。

  林和馬場根本來不及阻止他撥通電話,散播不實八卦。

  榎田在電話另一端並不驚訝,他平淡地問:「他們終於要結婚了?婚禮辦在什麼時候?要買新房嗎?」

  林幾乎想跳起來搶過電話解釋他們沒有要結婚,不過馬場在他跳起來的時候就攔住他了,他們和源造大叔可是隔著熱騰騰的麵攤。

  「小心點呀,林林,前面可是熱騰騰的沸水,燙到可不是開玩笑的。」

  「囉唆,你快點攔住源造大叔啊!」

  馬場聳肩,他覺得八卦會被散播出去這件事,已經無法改變了,「他已經告訴榎田那個情報販子了,我保證三秒後大家都會收到我們結婚的消息——」

  果然,馬場話還沒說完,兩人的手機就爭相響起傳來訊息的提示音。

  榎田在與源造通話的同時,就已經用網咖的電腦群發短訊通知大家馬場和林即將結婚的喜訊,情報販子難得大方免費奉送消息的精神都用在散播八卦上了。

  林掏出貼滿水鑽的手機,點開訊息查看,幾乎所有博多豚骨拉麵團的成員都傳來恭賀的短信。

  馬場同樣掏出手機,掛著紅背蜘蛛手機吊飾的手機還不斷發出傳來訊息的提示音。與林那邊一面倒的祝福相反,馬場這邊收到的內容就比較多元。譬如說,「你竟然對林下手!」、「林成年了嗎?」、「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第一次知道你也是同性戀,對林林下手太卑鄙了。」諸如此類的未讀訊息不斷湧入。

  「哎呀呀,真是傷腦筋啊。」馬場看著手機苦笑。

  被當成盯上青少年的變態大叔,馬場摸摸鼻子很是無奈,不過只是應林的要求拍個婚紗照而已,雖然早有心裡準備會被朋友們誤會,但是被這樣抹黑卻是馬場意料之外的事。 

  不過只是拍婚紗照……

  他和林同居了這麼久,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現在只不過準備要拍個婚紗照,大家的反應就這麼劇烈,到底是為什麼呢?因為林林很可愛嗎?林確實長得很美,穿女裝一點違和感都沒有,如果穿裙子的時候坐下來願意併攏雙腿就更好了。馬場有時候看到林豪邁的姿勢,都會擔心林的內褲讓別人看見。

  「啊,麵要糊了。不能再跟你聊了,我先掛電話。」源造大叔對電話另一頭的榎田說。 

  源造撈起了麵條瀝乾,放進長時間熬煮的豚骨高湯裡,再加上配料們——對切的溏心蛋、切成薄片的叉燒和細長條的木耳,最後撒上碎蔥花,道地的博多豚骨拉麵就上桌了。

  雖然常常買的豚骨拉麵口味的泡麵味道不差,但相較之下還是源造大叔這個開在中洲的小小麵攤味道更道地,一享受起博多的美食,馬場瞬間忘記所有煩惱,呼嚕呼嚕幸福地喝起湯,吃起麵條。

  「呼哈——」馬場喝了口豚骨高湯,吐出一口熱氣,衷心地感概說:「博多豚骨拉麵果然是世界第一的拉麵啊。」

  「博多迷吃麵就吃麵,不要說話。」林吐槽他。

  每天聽馬場讚美豚骨拉麵和明太子有多好吃,林早就聽到膩了。

  「很好吃吧?要來一瓶啤酒嗎?」源造問。  

  「要!」馬場說。

  「剛才源造大叔亂說話,我今天吃麵就不付錢了。」林理直氣壯地說。

  「我哪裡亂說話了?」源造問。

  「我和馬場才沒有要結婚。」

  「不用擔心,林,我們福岡是進步的城市,現在已經可以為同性伴侶提供等同於婚姻的特殊伴侶證書,租房、醫院探視等民事事宜都在法律允許的範圍!你絕對不用擔心!」

  「我不是這個意思!」林氣極。

  「看在你們新婚的份上,今天我請客!」剛田源造開了一瓶啤酒,送到馬場面前。

  「哇!謝謝源造大叔!」馬場歡呼。

  雖然被請客了,林卻一點都不高興,他氣呼呼地吃麵,想著要人聽他一句解釋會很難嗎?

  ——真是夠了。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