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多豚骨|馬場林】Wedding Dress-第二幕

  星期四的一大早,馬場被貼著面膜的林搖醒,剛醒的瞬間看到貼著面膜的林,馬場還以為看到了白面女鬼,著實嚇了一大跳。

  「你誰?」馬場跌下床,握住放在床邊的球棒。

  「一大早發什麼神經?」林不耐煩地抽掉馬場的棉被,「快起床,馬蠢笨蛋。我們九點就要到婚紗攝影工作室去準備。」

  「原來是面膜呀,嚇死我了。」馬場用博多方言嘟囔了一句,大大打了一個哈欠。

  林撕下面膜,到廁所去一邊刷牙一邊含著牙膏催促他,「快起床刷牙洗臉!再不快點我們就要遲到了!」

  馬場看了一眼鬧鐘,八點二十分,從他的偵探事務所到運河城還有好一段距離,他再不快點梳洗就來不及了。馬場起床到廁所去,用刮鬍泡沫抹再下巴周圍,用刮鬍刀刮掉冒出來的鬍渣,最後洗完臉再噴上鬚後水。林摸摸自己的下巴,他不太長鬍子,有時冒出一兩根細細的鬍鬚用眉毛夾就可以解決掉。

  等馬場用完浴室,林在浴室鏡子前貼上假眼睫毛,雖然不喜歡戴,但是林不得不承認黏上假眼睫毛能讓女孩子變得更可愛。林只有簡單地用了些化妝水和乳液,婚紗攝影工作室的有專屬的化妝師,他今天連口紅都不用上,只要素顏到婚紗攝影工作室就可以了。

  比起在臉上花時間,更重要的是假胸,林貼上矽膠假胸和貼附式胸罩,這兩樣東西只要流汗就很容易移位,如果拍攝內景在冷氣房內都還沒什麼問題,到外面去拍外景出了什麼問題就糗大了。

  兩人匆匆忙忙的出門,由馬場開車到運河城,兩人踏進婚紗攝影工作室的時候正好是八點五十五分,剛剛好提早五分鐘到。

  「早上好!」今天仍然是喜多小姐坐鎮,她元氣十足地和他們打招呼。

  「早安!」馬場回應。

  「憲子小姐皮膚看起來會發光呢!」喜多小姐稱讚說。

  「昨天我去給人做臉了。」林得意地說。

  「所以你昨天一整個下午外出原來是去做臉了啊?」馬場恍然大悟。

  林兇巴巴地瞪他。「不行嗎?」

  「我沒有說不行啊。」馬場眨眨眼睛,一臉無辜。

  很多未婚夫妻會在拍攝婚紗照的時候吵架,喜多小姐有很多這方面的經驗,怕兩個人吵起來,她趕緊邀請兩人說:「請進,美妝師和攝影師都到囉!我們今天就可以拍婚紗和晚宴禮服這兩套!」

  提到婚紗,林的精神就完全被吸引住了,他不斷催促馬場動作快點。 

  「我們在後面的化妝間畫完妝,換完衣服,就可以到外景拍攝囉!」喜多小姐說。

  「我們外景要去什麼地方?」林問。

  「其中一個是櫛田神社——」

  「是櫛田神社呀!每年的博多祇園山笠祭就是在那裡舉行的呢!」馬場眼睛一亮。

  「馬場先生很懂博多的祭典嘛。」

  「因為我每年都會參加山笠祭呀!」

  「實在不懂山笠祭有什麼樂趣。」林小聲抱怨。

  「那可是男人的浪漫!」馬場反駁。

  在祭典的重頭戲「追山」中扛著重達一噸的山車,同心協力按照古早的打扮,穿著短掛,露出屁股的丁字褲和分趾鞋跑完大約五公里的路線,從櫛田神社到終點須崎町,那可是馬場一年一度能夠洗滌心靈的修行!

  「充滿汗臭味的浪漫。」林諷刺說。

  喜多小姐趕緊再提其他拍攝行程轉移林的注意力,「另外還要去大濠公園,拍攝樹林和湖景。在出發之前,我們也會公司攝影棚先拍兩個小時的內景!讓我們趕快開始吧!」

  林繃緊神經,在美妝師面前,他很難隱藏自己的男性身份,雖然不明顯,但他仍然看得出喉結,和女孩子線條平直的脖頸不同。

  他之前也不是沒想過可能被發現這件事,但是他心存僥倖。現在就要見到美妝師,他的心跳怦怦地加速,害怕揭穿之後拍照這事就沒戲了——

  「嗨!馬場、憲子!」次郎笑嘻嘻地和他們打招呼。

  「咦!次郎?怎麼是你?」林先鬆了一口氣,但他更意外在這裡碰上次郎。

  「我來這裡兼差呀!」次郎說。

  喜多小姐好奇地打量雙方。「你們互相認識?」

  「我們是同一個業餘棒球隊的朋友。」馬場說。

  「那就更好了,有朋友的巧手幫助,放鬆下來的效果一定更好!」喜多小姐說。

  雖然放鬆了,不過馬場和林都知道次郎專門來找這份兼差多半是為了來看他們熱鬧,心裡自然有些煩悶。次郎利用半小時的時間,先幫林打理好髮妝。

  「憲子的妝好了,現在換你了,馬場。」次郎說。

  「我也要上妝?不用吧?」馬場挑高眉毛。

  「不行,在鏡頭下男人也得上妝才好看。」

  次郎不容馬場反抗,強硬的按著馬場,用十分鐘幫他上了一層薄薄自然的妝,以增加拍攝的美感。

  等到馬場完妝,林才能換穿婚紗,雖然只有次郎會近距離觀察到他的喉結,但幫忙換穿禮服的工作人員很可能看到他的假胸,這是林抗拒的事。他仍然和上次一樣等馬場幫忙,拉上婚紗的後拉鍊。

  喜多小姐好奇地問次郎,「憲子小姐和馬場先生的感情一直都這麼好嗎?」

  「是啊,否則他們不會打算結婚。」次郎帶著神秘的微笑回答。

  因為知道次郎是馬場和林的朋友,所以當次郎拿出相機對換好裝的新郎新娘拍照,喜多小姐沒有制止。

  「別拍啦!」只有林注意到手機發出喀擦喀擦連拍照片的聲音,瞪圓眼睛看著次郎說:「不准把照片傳給榎田他們!」

  「欸?不行嗎?可是我剛才已經傳好幾張很他們看了。」次郎竊笑,拿著手機朝林晃了兩下。

  這讓林很想拿出綁在腿上的匕首槍威脅次郎下次敢再這麼幹就給他好看,但他利用好幾次深呼吸忍住了。

  ——想想美麗的婚紗沙龍照,不要讓自己前功盡棄,快深呼吸,吐氣。

  林轉過頭看向喜多小姐,問:「我們可以開始拍照了嗎?」

  「沒問題!這邊請!攝影師已經在攝影棚等待了!」喜多小姐說。

  婚紗攝影工作室的深處有一個巨大的旋轉樓梯直達挑高的天花板,樓梯表面鋪設著大理石磚,扶手是鏡面金色在天花板璀璨的水晶吊燈下閃爍著豪奢的光芒,攝影師等在旋轉樓梯邊。

  林一看就看到攝影師反戴的鴨舌帽,這位就是那天對著他和喜多小姐猛拍的攝影師吧。還好不是熟人。

  拍攝很順利地開始,林穿著一字領蕾絲婚紗,長長的裙擺鋪在台階上,林的手裡拿著工作人員給他的捧花,馬場站在他的上面一階的位置,被工作人員要求牽著林的手,像王子迎接公主的姿勢。

  「來!看這裡!」攝影師站在台階下,長長的鏡頭對準馬場和林。

  林以前被訓練成殺人機器為了保密身份,被訓練閃躲攝影機和監視器的習慣還隱隱殘存,雖然最近開始自拍發instagram,但是自己拿著手機鏡頭對準自己,和被別人用相機對準的感覺完全不一樣。他感覺寒毛直豎,笑容都有點僵硬了。

  「憲子小姐先往前看,再慢慢回頭,如果不想笑就不用笑了——」攝影師指示說。

  馬場倒是笑得很自然,看著林奇怪的笑容,他甚至笑得更燦爛了。

  「你的臉抽筋了嗎?」

  「你才抽筋!」林先殺氣十足地盯著馬場,才緩緩回頭,看向鏡頭。

  「很好!眼神很犀利!很有女王君臨天下的架勢!」攝影師說。

  攝影師在說什麼傻話呀。林心情很複雜,不知道他的形容是好是壞,女王君臨天下的架勢是好的形容嗎?所以馬場扮演的是溫柔的親王角色?他們就像英國伊莉莎白女王和親王閣下那樣?

  「不想笑就別笑。」馬場伸出食指戳戳林緊抿著的嘴角。

  「囉唆!我能笑!」

  想點開心的事,林催眠自己,今天的膚質很好,一定能拍出非常好看的婚紗沙龍照,想像一下拿到成品的驚喜感……放輕鬆……

  「你知道嗎?我昨天看到有人把『辛子明太子』寫成『幸子明太子』了哈哈哈——」馬場說完自己哈哈大笑。

  「這一點都不好笑!」

  可惡,醞釀的氣氛都被馬場給打斷了。

  攝影師不得不發出指示,「馬場先生笑得太誇張了!只要微笑就好!微笑!」

  次郎守在一邊笑得肚子痛,他們用通訊軟體建立的一個通知棒球練習、比賽等等,屬於「博多豚骨拉麵團」的群組,此時被次郎用林和馬場的照片洗版。原本冷清嚴肅的群組被大量照片洗版,馬場笑出牙齒的照片和林殺氣滿滿或笑容僵硬的照片被發在群組裡,群組成員們都很踴躍地回應。

【男公關大和】:真的拍婚紗照啦!

【蘑菇頭】:沒想到你真的混進去了,真了不起。

【G.G】:林今天很美麗呦!

【職業級拷問師】:我要買一本《二游搭檔之戀》送給他們。

【佐伯院長】:次郎的妝容美髮還是很有水準。

【齊藤】:欸?為什麼馬場先生和林先生在拍婚紗照?

【蘑菇頭】:啊,忘記通知你了。他們要結婚了。

【齊藤】:原來如此!恭喜兩位!

  在旋轉樓梯拍完照,他們移動到不同場景,有禮堂場景,還有在禮堂大門造景搭配玫瑰花拱門,和整面書牆的背景,他們拍了好幾組照片,總共拍了一個小時的白紗禮服,時間很快就來到了中午。

  林和馬場暫時換回常服,因為他們沒帶便當,所以拜託次郎到運河城裡的速食店買了漢堡,吃完後次郎幫馬場重新補妝,林的部分換了一個髮型,在頭髮上簪鮮花固定,效果非常棒,妝容也改成更適合在日光下拍照的樣式。

  林直接穿著白紗,由助理開車,載著喜多小姐、攝影師、次郎、馬場和林前往櫛田神社。

  櫛田神社是福岡市的總鎮守,有非常悠久的歷史。

  他們到達櫛田神社的時間是平日的下午兩點,好在遊客並不是很多,他們得以在神社各個角落拍照。攝影師要求他們自由活動,保持親密的氣氛,他看情況抓拍,如果有好的景點,他會叫停林和馬場停下來擺拍。

  和年年因為山笠祭會拜訪櫛田神社的馬場不同,林第一次到這裡,他好奇地盯著三隻鶴圍繞的水井。

  「要喝喝看嗎?這是靈泉鶴井水,可以保佑人延年益壽哦。」馬場說。

  「你相信這個?」

  「試試看嘛。」馬場的手掌又大又溫熱,他握著林的手,舉起一根竹製的勺子舀水,「手過來接著水喝,喝第一口在心裡念『延年益壽』,喝第二口祝福家人,喝第三口祝福身邊的朋友。」

  林喝了三口,皺了皺鼻子,「鹹的。」

  「因為這個井水含鹽分呀。」馬場笑說。

  「很好,剛才拍出很棒的照片哦!」攝影師突然出聲。

  「嗯,那很好。」林乾巴巴地回答。

  他這才發現剛才都在注意喝水還有馬場抓著自己的手,沒注意到相機鏡頭。

  拍完靈泉鶴井水,在經過奉納山笠的巨型神轎邊,馬場堅持停下來要與神轎合照。他們面對面,手牽著手,馬場看著神轎,林看看馬場又看看神轎,仍然搞不懂馬場熱衷山笠祭的理由。

  也許這和馬場喜歡棒球一樣,就是馬場的興趣吧?雖然有點難以理解……

  至少林認為自己愛看連續劇是有理由的——想要理解平凡人的生活,他想知道平常不當殺手的人過著什麼樣的日子,有什麼樣的煩惱。

  「憲子小姐!憲子小姐!請你用充滿愛意的眼神,看著對山笠神轎充滿熱情的馬場先生!」攝影師說。

  充滿愛意的眼神……

  林糾結了一會兒,試圖模仿偶像劇的女主角,試著用崇拜和愛慕的心情……不行,誰會對每天把髒衣服丟的到處都是,泡麵碗和餐具都堆著不洗的傢伙產生愛意啊!不產生殺意就不錯了。

  「做不到。」林冷冷地對攝影師說。

  「……我確定一下,你們是相愛才決定結婚的吧?」攝影師問。

  喜多小姐狠狠拍打攝影師的肩膀,讓他不要亂說話,然後鼓勵林說:「憲子小姐一定做得到的!想一想你們甜蜜的回憶!」

  他們之間有什麼甜蜜的回憶嗎?一起消滅華九會?二游搭檔的默契合作?不,這些都不是什麼甜蜜的回憶,林想到被緋狼關在華九會的監牢裡,馬場像他比出打帶跑的暗號指示。

  馬場是可以信任的存在,他不再是一個人……

  林凝視著馬場。

  「好,接下來去大濠公園!」攝影師比了一個OK的手勢。

  咦?信任的眼神和充滿愛意的眼神這麼類似嗎?林不解地想。

  「林林演技好棒啊!剛才我都以為你真的愛上我了!」馬場想起剛才加速的心跳,對林開玩笑說。

  「囉唆!」

  在櫛田神社主要以那套婚紗為主,攝影師判斷晚宴服不太適合神社的景觀,不過大濠公園就不一樣了,綠地和湖景適合任何一套美麗的禮服,無論是一字領蕾絲拖曳裙擺婚紗或者是孔雀藍的高領短袖魚尾禮服,都非常適合。

  大濠公園的前身是福岡城的護城河,在不需要護城河的現代,被重新設計為一個「湖中有島,以橋連島」精緻的水景公園。天鵝船散落在湖面上,美好的午後陽光讓湖面波光粼粼,與林身上那件灑滿碎鑽的裙擺相映成趣。盛夏,公園裡的櫻花樹沒有盛開,但是碧綠的樹和成群的鴿子仍然營造出一派和平的景象。

  水景公園寬闊的景色讓林和馬場都忘記心中異樣的悸動,沉醉在自然風景之中,在攝影師的引導下,拍了好幾張照片,尤其是跨湖的觀月橋和朱紅色的浮見亭,更是拍攝的重點。

  往深處走還有一個日式庭園。因為需要門票,因此一般散步的市民並不一定會繞進庭院裡來,喜多小姐買了門票,包括次郎在內六人都進了日式庭園。

  楓葉雖然還未紅,但盛夏使得庭園格外濃綠,遠眺大池庭的景色,或者走上日式拱橋,在假山造景前拍攝,抑或將傳統茶室和露天茶庭作為美麗的背景。

  因為喜多小姐已事先預約,他們得以在茶室的兩間榻榻米房間換裝。大家脫了鞋進門,準備幫助兩人換上助理拎在手裡的另外兩套服裝。喜多小姐和助理已經知道馬場和林的習慣,知道他們不想讓別人幫忙穿衣服。經過清場,林自己換上孔雀藍禮服,馬場也換上深藍色的西裝。

  林一早上穿著高跟鞋外拍,後腳跟都磨破皮了,本來沒脫鞋的時候還好,鞋子一脫下來腳就覺得更痛了。他忍著疼走向馬場,想請他幫忙拉魚尾禮服的後拉鍊,沒想到卻差一點跌倒,還好馬場回過頭,先一步快手扶著他。

  「你沒事吧?」馬場問。

  「沒事。」林握著馬場的手重新站穩,發現後腳跟的疼痛讓他穿魚尾禮服,比穿有長長拖地裙擺的婚紗還要難走路。

  「沒事就好,走路小心一點。」馬場問:「你今天穿的高跟鞋是不是不好穿?腳後跟都磨破皮了。」

  今天林穿絲襪和新高跟鞋出門前,確實沒考慮到新鞋咬腳的問題,他本來認為這一點點疼痛他可以忍耐,所以一直沒說。沒想到剛才腳一瞬間從裙底露出來的時候,馬場會注意到了。也許馬場在更早之前就發現他走路變得彆扭,所以才會特別注意到他的腳。

  「等一下要不要打赤腳?」馬場提議。

  「那太奇怪了吧?」

  「穿咬腳的鞋太不舒服了吧?反正你的裙子完全遮住你的腳。」

  這件魚尾禮服雖然沒有白婚紗的拖曳長裙襬,但裙擺長度同樣會有小小的尾巴,用魚尾來形容非常形象,鞋子穿什麼絕對看不出來。

  「但是這樣我就突然矮了你快十公分……」今天林穿出門的高跟鞋有九公分。

  「正好你換了一套禮服,之後比較起來也不會發現這一點點身高啦。」馬場試圖說服他說。

  「但是我不能不穿鞋。」林覺得打赤腳太超過了。

  「欸?林林真的很固執呀。」馬場無奈。

  林打開隔間門,表示這個話題就此結束,不需要再討論。

  「你們換好久呀。」次郎說。

  次郎用半小時的時間,快速的將林妝容調整,髮式更改成配合禮服的雅緻盤髮,馬場的部分只有用五分鐘快速地拭去汗水,重整原本的底妝。

  在準備離開之前,馬場制止大家說:「不好意思,請大家再等五分鐘。」

  「為什麼?」林第一個問。

  「我拜託齊藤送鞋過來。」馬場舉起手機說:「他今天休假,所以我請他買鞋然後坐計程車趕過來,他說再五分鐘就到了。」

  林臉一下燙了起來,他想說馬場多管閒事,又覺得這麼說在這種情況下不太好。

  這五分鐘林感覺度日如年。

  五分鐘後,齊藤果然出現,他氣喘吁吁的提著一雙運動品牌的紙袋,裡面放著一雙跑鞋,甚至還有一盒OK繃和一雙運動襪,都是林的尺寸。

  「按照馬場先生說的尺寸買了,你試試看大小對不對?」齊藤把紙袋遞給林。

  林懷抱複雜的心情把腳後跟磨破皮的位置貼上OK繃,穿上運動襪,套上跑鞋——大小剛剛好。

  雖然在馬場的偵探事務所大多是林負責收拾整理,但馬場其實對林相關的資訊十分了解,連鞋子的尺寸都不例外。

  「大小剛剛好,謝謝。」林低聲道謝。

  「那我走啦!」齊藤揮揮手,準備離開。

  「我之後給你鞋子的錢!」林朝著他的背影喊。

  「不用,剛才馬場先生已經匯給我了。」齊藤回頭說。

  林一愣,下意識回頭看馬場,馬場對他笑了笑。

  穿著球鞋的拍攝,一下午都非常順利。

  夜晚,他們回到運河城,以魚尾禮服的裝束在內景拍攝另一組照片,同樣用了一個小時左右。等到晚餐時間,次郎再次為林和馬場買晚餐,吃過晚餐的眾人準備等運河城水舞秀開始,再繼續拍攝,深藍色的夜空與燈光下紅色的運河城球型建築變得更加閃耀。

  在婚紗攝影工作室工作室的喜多小姐、攝影師和助理都清楚水舞秀開始的時間,天色完全暗了下來,攝影師先以運河城背景,幫馬場和林拍了數張照片之後,喜多小姐算準水舞秀開始時間,趕緊通知攝影師。

  「水舞秀快開始了!新人要就定位了!」

  攝影師讓他們避開運河城內的路燈和各式看板,擺好姿勢,背後正好是水舞秀的噴水池。

  「來,你們站在這裡!」攝影師拉著馬場的手臂讓他摟著林,「你們臉要和我的手掌平行,看,就是這個方向,對!很好!馬場先生抱著憲子小姐的腰,在我數到三的時候開始親!我還沒說停之前都不要分開!」指導完拍攝動作,攝影師衝向助理幫他架好的相機,最後調整一下鏡頭的位置。

  林瞪大了眼睛,他可沒想到要親吻——

  等等,雖然一整天下來他和馬場做了很多親密動作,包括親額頭、親臉頰,甚至借位親吻了一次,但是現在這個角度,他們必須實打實親下去才行。

  「馬場,你快點跟他們抗議。」林繃緊神經說。

  「抗議什麼?」馬場沒搞清楚他介意什麼。

  攝影師開始倒數,「三……你們醞釀好情緒了嗎?」

  「你真的要親我?」

  「不是你想要拍婚紗照的嗎?」

  「二!」喜多小姐和助理也加入了倒數的行列。

  「我想拍我穿好看裙子的照片,你只是順帶——」

  「一!」

  「有什麼話等一下再說——」馬場貼向他,嘴唇貼著林的嘴唇。

  林不由自主地閉上眼睛,感受嘴唇碰觸到的柔軟。

TBC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