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Borg|哨兵嚮導AU】Deep Love-02

Photo by S Migaj on Unsplash

  Uki和Fulgur還在抵抗太過強烈的陌生感受,他們在彼此的身上感受到無窮的魅力。Uki毫不懷疑自己會隨時進入結合熱,他摀住鼻子,退後幾步。


  這其實沒什麼作用,雖然費洛蒙作用在嗅覺,但它並不是一種味道,人體攜帶的費洛蒙化學分子會通過鼻腔的犁鼻器,讓人體接收刺激,直接從神經細胞傳遞到腦部。不同的費洛蒙會讓人產生性慾、食慾、警戒或心情起伏等等變化。比起鈍感的普通人,哨兵嚮導們之間費洛蒙的吸引至關重要。
  Uki和Fulgur從費洛蒙感受到他們是如此契合的存在,兩者互補的程度絕對高於世界上存在的任何哨兵嚮導。
  「去拿作戰用的防毒面罩,兩個。」Fulgur吩咐Yugo說。
  「要做什麼用?」Yugo後知後覺注意到Uki摀鼻子動作,開始懷疑自己身上是否有什麼臭味。「給首席嚮導嗎?為什麼需要兩個?」
  「快去!」Fulgur催促他。
  Uki跟上Yugo,「我跟你去拿。」
  「但我很快就能拿回來——」
  「請讓我一起去。」Uki禮貌但堅定地要求。
  「Yugo,拿完東西到第一會議室,我會在那裡等候。」Fulgur說。

  第一會議室。
  Fulgur戴上Yugo拿回來的防毒面罩,小巧地透明器械扣在臉上,罩住口鼻。
  Uki確認他戴好面罩,才放下警戒。他沒辦法信任一個陌生哨兵有克制自己的能力,雖然嚮導有能力用自己的費洛蒙安撫產生結合熱的哨兵,但是像他們這樣雙方都產生結合熱的情況,他不覺得用費洛蒙安姆對方是什麼好主意。
  「你好,我是Fulgur Ovid,505區哨兵司令官。」
  「Uki Violeta。」
  「我叫Yugo Asuma!嗨!首席嚮導!」Yugo積極地自我介紹。
  「我想和505區司令官私下談話。」Uki說。
  Yugo表情一垮,無精打采地說:「好的,那我先離開,兩位慢慢聊,有什麼需要的可以叫我,要我泡茶或咖啡什麼的都可以——」
  「Yugo。」Fulgur表情溫和地打斷他。
  「我會待在外面。」Yugo說。
  第一會議室的門品質優秀,即使505區沒有太多錢裝修出豪華的辦公大樓,至少會議室大門具備基礎的隔音功能。
  絕對的安靜持續了好一會兒,Fulgur才先開口說:「我會請人準備一個房間,讓您休息一個晚上,您明天就能離開505區,請不要擔心。」
  「我不擔心能不能離開。」Uki說。
  「那就太好了。」Fulgur說。
  比起兩人充滿距離的對話,兩人的精神體已經零距離接觸,相處和諧,銀幣水母趴在黑羊頭上,觸脂如同流蘇裝飾垂下,像是一頂非常時尚的帽子。
  畢竟他們很可能是靈魂伴侶,傳說的命中註定。精神體當然會對彼此親近,這太正常了。
  「⋯⋯你希望我離開?」Uki問。
  Uki確實不希望受費洛蒙影響,和陌生哨兵結合,可是Fulgur對他閃躲的態度,讓Uki有些不是滋味。Uki知道首席嚮導固然受歡迎,不過還沒有到人人愛戴的程度,比如已經有嚮導的哨兵會更支持自己的嚮導,這是必然的。但是Fulgur沒有嚮導,Uki就是為了成為他的短期嚮導而來。
  「不,505區歡迎任何嚮導蒞臨。只是我們現在這樣的狀況,恐怕不是很適合成為短期搭檔。如果擔心塔對您下達的任務要求,我會跟塔溝通,請不要擔心。」Fulgur盡力地安撫對方。
  Fulgur確信自己沒資格擁有一個專屬嚮導。現在的他只是一個隨時都會報廢的生化人,浸入四肢百骸的疼痛如影隨形,無論是什麼樣的嚮導,都只能稍稍延長他的生命,嚮導首席最多能讓他從剩餘六個月的生命延長到一年半到兩年,這是樂觀的估計。
  「你的手,有觸覺嗎?」Uki問。
  Fulgur一愣,沒想到他會問這個,「有。」
  「伸手。」Uki要求。
  Fulgur不會讓明天就要離開的首席嚮導不高興,他順從地聽話,伸出手展示給對方查看。
  Uki伸出雙手,捧著Fulgur的機械手,感受冰涼堅硬的金屬觸感,仔細端詳鮮紅色的烤漆。
  「我見過我們之外的生化人。」Uki垂眸。
  我們指的是哨兵嚮導,Uki見過普通人類改造的生化士兵,對於他們來說,改造技術大幅提高他們的戰鬥力,他們為此感到驕傲。不過Uki不只看過那些生化士兵,他也了解了生化人的改造方式,所以他知道Fulgur有多痛苦。
  哨兵沒有必要進行改造,甚至改造對哨兵來說絕對是長久的折磨。
  哨兵比一般人還要強十幾倍甚至百倍千倍的五感,會讓器械義肢成為磨難哨兵的存在,Fulgur肯定無時無刻都能感受到人體與機械義肢接駁部位的異樣感。為了連接人體和機械義肢,機械肢體會產生電流刺激神經——也許Fulgur的機械義肢設定的電流強度和一般人類不同,但是微小的電流也必然讓他受盡煎熬。
  「如果首席嚮導對我的機械手有興趣,我可以卸下來給您。」Fulgur毫不在意地說。
  「拿下來會比較不痛嗎?」Uki問。
  「可能會產生幻肢痛,但可以接受。」Fulgur回答。
  Uki凝視Fulgur的雙眼,他沒有使用嚮導的能力,不過他可以藉由觀察對方的精神體貌和表情動作,這也能夠判定一個哨兵的狀況。
  Fulgur看起來很強大,他的呼吸平緩,神色和健康的人沒有太大差別,他甚至能對Uki露出禮貌的微笑。
  Uki光是用看的,就能感覺到Fulgur瀕臨極限的強大。Fulgur在穩定的燃燒,Uki彷彿能感受到即將燃燒殆盡的灰燼飄揚。
  「我會留下來當你的嚮導。」Uki停頓幾秒,才補充說:「暫時的嚮導。」

TBC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