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Mein Schatz-02

  Gellert本來覺得過了三十五歲,對談感情的態度會更灑脫,但Albus不一樣,他讓自己明顯感受到澎湃的情感,一種可以稱之為「愛情」的樂趣。即使兩個有一定年紀的男人天天見面,還輪流向對方發出晚餐邀約,Gellert卻一點也不覺得無聊。

  為了Albus,Gellert硬是在倫敦多留了三個星期。他的特助Vinda Rosier小姐沒什麼異議,只是恭敬地向Gellert請示各種需要他決定的工作。可是待在倫敦越久,Gellert越常接到電話,不只幫派所在的德國高級幹部打電話來詢問他什麼時候回去,緬甸的軍工廠新研發出威力更強的改造槍枝,特意打電話詢問Gellert是否會來驗貨,或者要將貨送到德國去。

  Gellert特別癡迷槍枝等軍用產品,每年都花許多錢在軍工廠的研發小組上,要是過去,他通常等不了從緬甸走私回國長達一週的時間,總是立刻就飛去緬甸試用最新武器,可是他現在竟然有些捨不得Albus了。

  雖然已經到了下午,但Gellert還穿著晨袍在飯店總統套房的客廳吃早餐,他一邊喝咖啡,一邊思考也許他該離開倫敦了,只是在離開之前,還想再和Albus見一次面,好好告別……

  「讓飛機準備好,明天去緬甸。」Gellert吩咐能幹的特助小姐辦事,隨口問:「Albus現在在哪?」

  Vinda拿出屬於她的手機,很快報出Albus的行程,「Dumbledore先生正在劍橋上課,要為您備車嗎?」

  「去準備吧。」Gellert手掌隨意地一揮,讓她去叫車,想了想又問:「他在劍橋待到幾點?」

  她連手機都沒看,直接回答說:「半小時後出發,我們抵達時,Dumbledore先生還有一堂亞瑟王傳說的通識課。」

  「我要進去聽課。」Gellert說。

  「好的,我明白了。」她立刻聯繫待在劍橋負責監視與保護Dumbledore先生的下屬,先去為老大辦理入校事宜。

  從飯店到劍橋大學總共花了一個半小時左右的車程,能幹的特助小姐充當校園導航,直接引領Gellert到其中一間教室。因為Vinda囑咐司機竭盡所能地趕路,在她精密的計算下,Gellert找了一個教室後面的課桌椅坐下時,課堂開始的鐘聲恰好響起。

  Albus也恰好在鐘響時推開門走進教室,他手裡抱著兩本教材,以爽朗的笑容和學生們問好,學生們熱情回應,充分地體現了他有多麽受學生歡迎。

  這讓有些嫉妒,不過對Gellert來說,現在欣賞Albus站在講台上的樣子更重要。

  今天Albus只穿著馬甲和襯衫,伏貼身形的穿著顯得他的腰更細,Gellert以灼熱的目光仔細打量他。Albus當然注意到坐在最後排的Gellert,Albus朝他微笑算打過了招呼,就走到講桌前,倚坐在講桌上開始上課。

  「今天我們講梅林——」

  Gellert一點也不關心課程的內容,Albus坐在講桌上,西裝褲稍稍提高,露出穿著正紅色棉襪的腳踝。

  真好看,他已經開始想像脫下Albus穿的那雙皮鞋,扯下紅襪,手指撫摸凸起的踝關節上細嫩的皮肉摩娑,接著往下碰觸到腳心,用指尖輕輕搔癢他,讓他發出好聽的笑聲……

  感覺到自己有反應了,Gellert動也沒動,繼續用火熱的視線掃視對方整整一節課,這段時間他至少想到十種不同的做愛姿勢,如果能在這間教室將想法付諸實現是最理想的。

  不過Gellert現在還在Albus面前裝成普通做生意的德國富豪,他不確定普通的有錢人能不能包下一間教室玩情趣,即使普通有錢人有能力這麼做,Albus也可能會羞惱拒絕他在教室裡玩花樣的提議。

  如果強硬地推倒Albus也不是不可以,不過Gellert有和他發展長期關係的想法,比起爽快地做一次,他更想在兩人感情更深後做無數次。

  他不確定劍橋教授對黑道有什麼樣的看法,不過作為德國黑道老大,他難得顧慮起揭露自己身份,是否會嚇跑Albus,如果嚇到對方又該怎麼辦……當然Gellert不可能讓他逃跑,在失去興趣之前,他絕對不會放手。

  Gellert完全不知道他臨時起意來劍橋嚇壞了MI6,一發現Gellert離開倫敦往劍橋方向,MI6就通知了待在學校的Albus。

  Albus還在上課就收到MI6的電話轟炸,一通接著一通,還有密碼簡訊傳來Grindelwald正在朝劍橋方向來的消息,他不得不先讓學生們自習,一個人在走廊上回電話。

  一接通電話,Albus很有遠見地將手機拿得遠遠的,聽部長用神經質的口吻咆哮:「Grindelwald到底想做什麼?策劃恐怖攻擊、炸掉劍橋嗎?」

  「我覺得他只是想來找我,別緊張。剛才他的屬下已經向機場發出私人飛機的飛航申請了,Gellert明天就會離開。」Albus用輕快地語氣回答。

  Albus一點也不緊張,在他收到Vinda Rosier申請私人飛機離開的消息就更放鬆,藏在Vinda Rosier隨身包包的竊聽器發揮它的作用,他的任務即將結束,等Gellert離開,Albus打算申請一個長假,去澳洲海邊或者南國島嶼都好。

  「你為什麼叫Grindelwald叫得這麼親密!」部長歇斯底里地問。

  「哦,抱歉,這幾天習慣了。別擔心,我保證他不會在劍橋來一場大屠殺。」根據Albus這段時間對Gellert的了解,對方沒那麼閒做這種事,他還沒這麼神經病。

  不過Albus體諒MI6大多數的同僚反應劇烈,畢竟他們因為Gellert比預期滯留在英國更久,搞得神經脆弱。

  從Grindelwald在德國剛剛嶄露頭角就引起歐洲各國的關注——這個行事殘忍卻有偶像魅力的男人,引領新的黑暗勢力誕生——各國的特務組織手上握有的所有資料都顯示Grindelwald不是什麼善良好人。

  監視Gellert是MI6分配給Albus的工作——確保Grindelwald在英國不會鬧出任何麻煩,不能讓他搶劫銀行的保險庫,更禁止對方接近溫莎堡十公里內——Albus被部長如此囑咐。說實話Albus懷疑他的同僚們把一些媒體抹黑Gellert的不實消息當真,所以才對這麼忌憚Gellert,一般情況下一個黑道老大並不幹搶銀行或恐怖攻擊的活計,他頂多把軍火賣給那些搶匪或恐怖攻擊組織……

  如果在英國境內進行軍火交易,Albus當然會維持MI6特務的專業素養,阻止這件事發生。

  Albus在接觸Gellert之前也對他充滿警惕,至今他也沒對Gellert完全放下防備,但這段時間的相處讓Albus明白對方不是一個沒有行事邏輯的瘋子,這是好事也是壞事。壞的是Gellert比想像中難對付,好的是至少Gellert不會因為心情不好就隨便把人殺死。

TBC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