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Mein Schatz-11

  遇上像Albus這樣不聽話的戀人,Gellert再也不想帶他去任何宴會或聚會,知道自己惹惱Gellert的Albus才在別墅裡安分地待了一個星期,就開始蠢蠢欲動。

  一個星期才剛剛過完,Gellert就在一個月亮被雲翳遮蔽的夜晚,發現Albus偷溜下床,不知道想去做些什麼。

  兩個警戒心超強的人待在一起,本來就是互相折磨,根本睡不著覺,但兩人都沒有提出分床睡的提議。Albus根本沒遮掩自己睡不著,連續一週都在陽光正好的落地窗邊,側躺在沙發床,獨自一人午睡補眠;Gellert雖然同樣睡不著,但這一週他卻調整呼吸,作出熟睡的樣子,希望能藉此安撫Albus,用來表示自己對他的信任。

  沒想到自己假裝熟睡真的成功騙過Albus,讓Albus膽敢在夜裡偷溜,Gellert心情複雜,不知道要生氣還是高興。Gellert好奇Albus到底想要做什麼,所以只偷偷地跟著Albus,不一會兒就發現Albus潛入書房,用工具撬自己釘死在牆上的書櫃。

  他有一點不高興,因為Albus想偷偷挖掘他的秘密,可是他又覺得Albus認真想找什麼的樣子很有趣。Albus什麼也找不著,這裡是他本來準備偽裝成普通富商而特別整理出來的別墅,別墅裡根本沒有設計特別的機關,也沒有隱藏什麼秘密。

  站在門邊的陰影處欣賞了Albus好一會兒,他的心情愉快了起來,覺得Albus想撬他書櫃又怕留下痕跡,綁手綁腳的樣子十分有趣。

  徹底欣賞夠了,他淡淡地出聲,「那裡什麼都沒有。」

  被發現了。Albus動作一頓,若無其事地站直的身體,把手裡的工具悄悄藏進袖子裡,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

  「我喜歡你的書櫃,它是在哪裡買的?」Albus還伸手摸了摸書櫃雕刻的花紋。

  面對像他這樣的厚臉皮,Gellert覺得無奈,也拿他沒辦法。

  「你不想睡覺嗎?」Gellert問。

  「想。」Albus點頭,自然而然地拉著Gellert的手腕,帶他回到臥室,「走吧,我們回去睡覺。」

  兩個穿著柔軟的絲質睡衣中年男子手牽著手,回到開著冷氣的臥室裡睡覺,蓋上空調被,Albus浮誇地打了一個哈欠,說了一聲:「晚安,親愛的。」

  「晚安。」Gellert說。

  雖然他們睡不著,只能躺在床上閉眼休息,但Gellert並不介意浪費整個夜晚只躺在床上,有喜歡戀人躺在身邊,維持觸手可及的距離讓他心情愉快,就是總擔心Albus再度偷跑。

  等第二次Albus再度掀開棉被,輕手輕腳地離開臥室,Gellert等他關上門才睜開眼睛,望著臥室的天花板,一時打不定主意,不知道要不要去瞧瞧Albus又想怎麼樣搗蛋。

  還沒決定要怎麼做,Gellert就聽見Vinda在房門外,以冰冷的嗓音問:「請問你在做什麼,Dumbledore先生?」

  「……Vinda?你怎麼還沒睡?你也睡不著嗎?」Albus問。

  Gellert在床上用棉被摀著嘴,努力憋笑,覺得偷跑出去就遇到自己特助的Albus特別倒霉又特別可愛。

  「例行的夜間巡邏。請問你在做什麼,Dumbledore先生?」Vinda又問了一遍。

  「我睡不著,想喝一點紅酒。」Albus說。

  「請您稍等,我馬上去為您取紅酒,待會就送到您和先生的房間,請不要在屋裡亂走。」Vinda公式化地回答。

  「好。」Albus主動說:「需不需要我幫忙?」

  「不用。」

  Gellert打開門,探出頭對自己的特助說:「也幫我倒一杯紅酒。」

  「吵醒你了?對不起。」Albus說。

  「沒事,別在意。」Gellert說。

  兩人坐在床邊喝完紅酒,Albus再度躺回床上,和Gellert互道晚安。又過了一個小時,Albus再度掀開棉被下床,Gellert就直接抓著他的手問:「你想去哪裡?」

  Albus這時候確認從上週開始到現在為止Gellert都在裝睡,才能這麼準確地抓住他的行動,第三次偷溜未遂他才死心,隨便找藉口說:「……我想去洗手間。」

  「真的?」Gellert問。

  「真的,我喝太多酒了。」

  Gellert猜Albus睡不著又嫌晚上無聊,才會這麼折騰,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他想起自己原本的計劃,比起待在別墅裡,去自己的私人海灘度假,躺在細軟濕潤的沙灘上一同享受夏天的陽光,變成十分誘人的選項。

  想做就做,隔天一早Gellert就在餐桌上宣布,他們下午前往海灘度假,讓Vinda準備直升機和兩人的行李。

  「你有私人海灘?」Albus詫異地問。

  「對,我買了一片海灘,還有一棟海景別墅,你會喜歡那裡。」Gellert說。

  「我得找找我的墨鏡在哪裡。」Albus同意了去海灘度假的行程。

  搭乘直升機到聖彼得奧爾丁,在臨海由玻璃和鋼骨架構而成,宛如玻璃溫室般的房子裡放下行李,Albus和Gellert換上拖鞋,輕便適合海邊的服裝,戴上墨鏡一起走向海邊。

  Gellert的屬下動作很快,已經在沙灘上架設了兩個躺椅、架起大大的遮陽傘,桌面上還放著冰冰涼涼的藍色調酒,和一盤配酒的起司和烤肉切片,Albus拿掉架在調酒杯上的裝飾小雨傘,喝了一大口調酒,滿足地吐出冰冰涼涼的讚嘆,「Gellert,這裡真漂亮。」

  「我就說過你會喜歡。」

  收拾妥當,Vinda自覺帶著其他屬下離開這裡,到附近另一棟別院休息,留給上司和他的情人寬廣的空間。本來Vinda不是這麼主動的人,但足夠能幹的特助在出發前聽上司吩咐去購買保險套、潤滑液,都能心領神會,留給他們絕對私人的空間。

  他們一晚上都沒睡好,一靠上躺椅就下不來了,懶洋洋的躺在躺椅上,不時喝一口調酒,吃一塊起司或肉。沒有人說話,但氣氛十分愜意,雪白的浪花拍在沙灘上的聲音很溫柔,一陣接著一陣的海浪聲讓人心情平靜,催生睡意。

  Gellert有點睏,不過他惦記著睡Albus,心裡轉著要在海邊做還是回別墅裡做愛的念頭。

  別墅好,還是就近在海邊好?在海邊他得回別墅拿東西準備……

  扭過臉看向Albus,Gellert發現他睡著了,手放鬆交握放在肚子上,睡姿很好看。Gellert不由自主地屏住氣息,伸手用食指戳了一下Albus的側臉,Albus被他戳得微微偏頭,過一會兒又躺正了,一點也沒被他吵醒。

  Albus在自己身邊睡著了。可能是累了,可能是海邊特別催眠,但他確實睡著了,在他一臂遠的位置熟睡著,不再提防他。突然獲得Albus的信任,這樣重要的驚喜讓Gellert忘記原先的打算,只顧著欣賞Albus睡覺,沒多久側躺著朝向Albus方向,也跟著睡著了。

TBC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