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Mein Schatz-10

  就算Dumbledore教授是MI6的王牌特務,Tina也不想讓對方幫忙,她有身為CIA的自尊心,「讓教授幫忙太麻煩了。」

  「不客氣。」Albus沒理會對方話裡的意思,端著香檳杯走向一點都不專心玩牌的義大利黑手黨身後。

  「好吧,謝謝。」Queenie看著他的背影,補上道謝。

  她們阻止不了Albus,只能幫忙遮掩一下Albus的動向,Queenie抓住一個穿著身形很像Albus的男人被對別墅主人的女伴說話,好減少對方對她們、對Dumbledore教授的警戒心。

  Albus不知道她們的努力,就算知道也只會說一聲做得不錯,現在他把全副注意力都放到對方身上,他站在男人左後方的位置,安靜地看他和其他人玩梭哈,這兒沒有人的身份地位比這位義大利教父高,會玩的人都不敢隨便贏他的錢,不一回兒就有人因為輸光所有籌碼,不得不離開賭桌。

  Albus抓準時機問:「我能加入嗎?」

  「當然,歡迎你,我該怎麼稱呼你?」對方不掩飾自己充滿興趣的目光,用口音濃重的英語問。

  義大利黑手黨教父認為Albus正朝他伸出橄欖枝,並且理所當然的覺得Albus的金主身份必然遠低於自己,否則Albus怎麼敢主動過來和他搭訕?

  他怎麼樣也想不到Albus會是Grindelwald帶來的人,因此毫不遮掩自己赤裸的眼神,用色慾的目光舔遍他的全身。

  「Albus Dumbledore,很高興認識你。」Albus假裝沒發現,大大方方地伸手。

  「我也一樣,很高興認識你。」男人接受了握手。

  從義大利的建築談到義大利的美食,兩人話題圍繞著義大利美好的一面,他們聊得開心。不只聊天,他們同時還繼續打牌。Albus擅長橋牌,梭哈也玩得不差,玩五輪裡輸三次贏兩次,對方也不在意,反而誇獎他說:「你牌打得很好。」

  「你也玩得不差。」Albus落落大方地誇獎說。

  「我是說真的,你玩得很好,手很巧。」男人渾沌的眼顯得下流,他把手覆蓋上Albus放在桌子的手背上,食指曖昧的畫圓。

  當Gellert找到Albus時,恰好看到讓他極度嫉妒的畫面。Albus竟然和一個討人厭的義大利混球親密的雙手交握,親密無間在賭桌邊說話。

  刺激的畫面讓Gellert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反應。Gellert趕來找Albus可不是為了捉姦,Gellert暫時忘卻了他MI6的身份,對他一個人待在這個狼窩放不下心,所以Gellert很快結束和別墅主人與幾個有來往的勢力的談話。接著他急著找人,聽別墅主人說自己的女伴多半把Albus帶去宴會廳那兒玩牌賭一把,就立刻邁著步伐一步不停地往宴會廳去——

  Albus看到Gellert來了,並未察覺到他的憤怒,還笑著舉起香檳杯朝Gellert敬酒,用眼神示意Gellert別打擾自己做事。

  但Gellert從來不是聽話的人,他從侍者那裡拿了一杯香檳,笑容滿面地走過去,驀然抽出手槍指著義大利混球的眉心,和顏悅色地問:「你和我的情人在這裡聊些什麼話題?也說給我聽聽?」

  Albus當機立斷,直接站起來捧著Gellert的後腦勺,給他一個纏綿的吻,和平解決了一場差點能燒掉整棟別墅的惡劣大型火拼事件。

  目睹事發經過的MI6特務Theseus Scamander默默發信回去,為Albus報平安,但他覺得吃醋的Grindelwald搞不好會幹掉他們MI6的王牌特務兼特務導師,Theseus因此站在原地猶豫了一會兒要不要去幫Albus解圍,等他下定決心往那邊走兩步,他就看到Albus一邊與Gellert接吻,一邊揮手趕他走。Theseus也曾經被Albus教導過,明白他的意思,他斟酌自己的實力之後,確定自己帶走Albus的可能性極低,果斷的放棄拯救導師的機會,並且不參雜任何私心,在離開宴會後,公平公正地把今晚發生的事寫進發回MI6的報告裡。

  這時候Albus還不知道自己因為Theseus寫的報告,從此被MI6強制半退休,主要任務變成和Gellert Grindelwald談戀愛以維護世界和平。

  看在MI6還發給他薪水的份上,後來得知MI6決定的Albus沒有任何抗議。

  因為Albus熱情火辣的吻,Gellert沒有當場發作,不過他板著臉,立刻帶著Albus離開宴會,一刻也不停留。聽到桃色緋聞的別墅主人黑了臉,把女伴罵了一頓,惴惴不安地在家裡等待Grindelwald可能給他的懲罰。

  他不知道Gellert根本沒心情懲罰他。

  比起懲罰一個他不怎麼在意的傢伙,Gellert更想按著Albus打他屁股,好處罰膽敢招蜂引蝶的壞傢伙。

  回程的車上,Vinda識趣坐在副駕駛座,還升起前後座之間的玻璃隔音板,讓上司跟他的情人好好談話。

  Gellert沉默了一會兒,咬牙切齒地問:「你不會是為了那傢伙才來德國吧?」

  「當然不是!我怎麼可能為他來德國?」Albus不希望他誤會,他真的很喜歡Gellert,雖然他們之間還有喜歡之外的複雜關係。

  「那你為什麼搭訕他?你看上他了?MI6派你接近他?」Gellert問。

  「沒有,怎麼可能。」Albus否定之後,連忙解釋說:「我只是幫兩個教過的小家伙忙——」

  「非得親自出手嗎?他們既然辦不到,你管他們做什麼?」Gellert氣呼呼地問。

  「我只是有點無聊。」Albus小聲地回答。

  「無聊?只因為無聊?」Gellert冷著臉,握緊拳頭以免自己對Albus暴力相向,「無聊為什麼不來找我?」

  「我怕會打擾你。」Albus很快回答,但這個回答連他自己也不相信。

  如果有必要,不管Gellert在做什麼,Albus絕對不會因為怕打擾不去找他,他只是有那麼一點不確定身份變化之後,Gellert是怎麼想的。

  「不管你什麼時候來找我,都不算打擾。」Gellert低聲說。

  「Gellert。」Albus聽到他這麼說,先是意外,很快反應過來,愉快地問:「你在嫉妒嗎?」

  聽到他這麼問,Gellert想要立即否認,嫉妒的情緒會使他顯得愚蠢又醜陋。但否認不是一個好辦法,Albus不會相信他的謊言,而且謊言更不能表達Gellert內心的想法和心意。他喜歡Albus,就算Albus是混蛋MI6、是他的天敵他也喜歡。從分享那個酸甜口味的檸檬甜甜圈開始,他就喜歡上這個隱藏秘密的紅髮男人。

  「你承諾過你會乖乖的不搗蛋。」Gellert繃著臉清算他的罪行。

  Albus覺得危機解除,還敢笑著反問他說:「我不乖嗎?」

  「你非常壞,Albus,你是全天下最壞的情人了。」Gellert深深吐了一口氣,捧著Albus的臉頰,一邊說著一邊吻他,霸道地啃咬他的嘴唇、柔軟濕潤的舌頭、舔吮上顎,奪走他所有的呼吸,用掠奪的吻宣告主權。

  Gellert決定原諒他,何況自己就算不原諒Albus,也拿他沒辦法。這傢伙抓準自己不會對他大發脾氣,就膽敢肆意妄為,簡直壞透了。可是他真的很喜歡Albus,喜歡得願意退讓一步。Albus做什麼都可以,只要他不主動觸碰他的生意就好。

  他會防著Albus,確保Albus什麼重要消息都得不到,也許可以適當地提出一些條件和MI6談判,留下Albus。這樣一來他們就可以在一起了吧?

  Gellert想不到還有什麼樣的阻礙。他想他這輩子不會有比Albus更讓他喜歡的人了。

  「抱歉,我食言了。」Albus坦承自己錯誤,「我不該隨便和陌生人搭話。」

  那不只是搭話,是調情。

  Gellert被他的話惹得再度心頭火起,深呼吸幾次,他才說:「你得保證你以後不會這麼做。」

  「我保證。」Albus說。

  Gellert覺得他沒什麼誠意,但還是勉強接受了,「回家再處罰你。」

  對未來憂心忡忡的Gellert還不知道Theseus的報告能為他達成願望,不用提出什麼條件來談判,他心愛的Albus就會被MI6雙手奉上,好維護世界和平。

TBC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