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Mein Schatz-08

  「你很會說話。」Gellert說。

  他覺得自己不應該這麼容易被安撫,但他確實因為Albus半開玩笑的情話而感到滿足。

  「我也覺得我很會說話。」Albus舉起他們銬在一起的手晃了晃,「並且我很老實,不會隨便逃走,可以放開我嗎?」

  「我還不想放開你。」Gellert說。

  他現在已經沒辦法百分之百相信Albus說的話了,而且銬在一起讓他感覺安心,沒什麼不好的地方。

  「那待會我洗澡怎麼辦?」Albus無奈。

  「我們可以一起洗。」

  Gellert覺得這是個好點子。

  「……我覺得一起洗澡進展太快了。」

  「我覺得還不夠快,我想睡你。」

  對Gellert來說,知道Albus是MI6而不是普通文弱的大學教授唯一的差異就是他可以完全展露惡劣的本性,他相信MI6對他肯定研究透徹。

  「為什麼不是我睡你,而是你睡我?」Albus反問。

  「你可以試試。」Gellert笑了笑,一口乾了杯裡的紅酒。

  兩人你來我往,說得很熱鬧,但是真的到了晚上要洗澡的時候,Gellert還是主動解開手銬的鎖,讓Albus獨自洗了一個舒服的澡。

  Albus著實鬆了一口氣,洗完澡穿著浴袍走出浴室,一邊用毛巾擦頭髮,一邊自我調侃說:「需要把我的手銬在床頭嗎?」

  「那樣你睡得著嗎?」Gellert白了他一眼。

  「只是銬著手而已,你的床看上去睡起來很舒服,我又不是沒睡在更糟的地方過。」Albus說。

  身為MI6特務,什麼惡劣的環境沒有經歷過?只是手被銬在床上睡一覺而已,不算什麼大事。

  但Gellert有點心疼他,「我不銬著你的手。」

  「這樣你能睡的著嗎?」Albus問。

  雖然兩人之前沒有一起睡過覺,但Albus不相信Gellert在知道他的身份後,還能摟著他親親密密地睡覺。他也不覺得自己可以和Gellert躺在一塊還睡得安穩,Gellert本人可不是那一條無害的圍巾,一塊睡帶來的效果肯定完全不同。

  「你能睡著,我就能睡著。」Gellert不甘示弱。

  話是這麼說,隔天兩人臉上都帶著大大的黑眼圈。

  兩人的職業本來就會讓他們神經敏感,聽到一點風吹草動就會驚醒。身邊睡了一個大活人,多了一個呼吸聲,不管是Albus或Gellert都沒辦法睡好。不過即使如此,在整個長長的夜晚,他們誰也沒有提出分開睡的提議。

  身分暴露之後,不再裝模作樣,重新面對面相處反而有點彆扭。

  Gellert當然感受到了這一點差別,他不太高興,按照原先計畫,他本來要帶Albus去他的私人海灘度假,好好享受夏天的陽光。可是現在他根本不敢帶Albus外出遠遊,生怕離開這裡,這特務戀人便會悄悄溜走。

  一早廚房準備了一頓豐盛的早餐。Albus光明磊落地向Vinda借手機,Gellert允許了,他好奇Albus拿到手機想做什麼。接著Albus當著他的面,打了一通電話給MI6,正大光明地宣告自己的身分暴露,不過沒有危險、不用來救,他會在德國多留一陣子,至少過暑假再說。

  他一口氣說完,MI6的部長從著急擔心到氣急敗壞,在電話那一頭咆哮,「你怎麼暴露身份的?你自己跟他說的?你這個吃裡扒外的傢伙!」

  「跟他說你要辭職。」Gellert不確定Albus打這通電話是否在演戲,不過他更在意Albus的身份歸屬。

  Albus拿著手機朝Gellert搖頭,要他別添亂,對電話另一頭說:「就這樣,我先掛電話。」

  「混帳!我派人把你抓回來!」

  部長雖然生氣,但他並不相信Albus沒遇到危險,在他的想像裡Albus至少被關在暗室裡拷問了一整夜,可憐兮兮,不知道找了什麼辦法才打電話回來報平安。

  Albus制止部長危險的想法,「別這麼做,Gellert的脾氣沒有我好,我得掛了,再見。」

  Gellert皺著眉頭看他,重新評估了Albus在MI6裡的身份地位,似乎比他以為的還要重要。

  Albus平和地對他笑了一下,把借來的手機還給Gellert,「我需要胡椒鹽,Gellert。」

  擁有一個龐大地下勢力的男人確定Albus在支使他,想了想還是將裝著胡椒鹽的小瓷罐遞給了Albus,看他在炒蛋上撒了調味料。

  「為什麼不辭職?」Gellert執著地問。

  「我要是辭職,他們馬上就會給我冠上叛國罪,我還想回劍橋教書呢。」Albus心平氣和地回話。

  有那麽短暫的瞬間,Gellert差點問出口「是教書重要,還是我重要」,但他忍住了。

  吃完早餐,Gellert帶著人到書房去,Albus主動走向他書房裡那一整面壯觀的書牆,泰然自若地挑起書來,「我喜歡你的書房。」

  Gellert看著放膽在書房裡走來走去,東翻西找的Albus,一時間找不到話來說他,怎麼有這樣厚臉皮的傢伙……

  Albus拿著一本書,在窗邊的沙發座坐下,看了幾頁感受到Gellert盯著他不放的視線,主動表示說:「如果你需要做什麼工作的話,不用顧忌我,我會假裝什麼都沒聽見。」

  Gellert說不出自己早就把行程排開,沒有工作要做,只好叫特助過來問有什麼事情,需要他處理。

  能幹的特助很高興上司不光顧著談戀愛,還願意認真工作,但她可不想讓Albus知道他們組織的秘密,所以只拿了幾份無關緊要的文件給Gellert批閱。

  「除了這些,就沒有別的事了嗎?」Gellert有點兒不耐煩。

  「晚上有一個需要您出席的宴會,先生。」Vinda說。

  「我可以和你一起參加嗎?Gellert?」Albus很好奇在德國擁有最大地下勢力、赫赫有名的Grindelwald出席宴會是什麼模樣。

  「可以。」Gellert不知道Albus想做什麼,不過他是德國地下世界權力最大的那一位,他有任性的資本,況且宴會本來就要攜伴參加,帶Albus也不是不行,「但你不准搗亂。」

  「先生,要是他MI6的身份暴露——」Vinda不贊成他的決定。

  「我絕對不會搗亂,也不會胡亂暴露身份。」Albus舉手發誓。

  就算真的要搗亂,也得抓準時機,Albus可不希望在宴會還沒開始的時候,就被主人趕出去。

  他們乘坐另一台加長型禮車到達一座郊區別墅,Albus檢查過了,這台車沒有藏槍,他有點遺憾。泊車小弟過來為他們拉開車門,Gellert和Albus相繼下車。

  「Grindelwald先生。」泊車小弟一眼就認出Gellert,恭敬地低下頭喊他的名字。Gellert摟著Albus往前走,Vinda替上司給了小費。

  夜色中雪白牆面的別墅打上黃光,顯得金碧輝煌,地面還鋪著紅毯,別墅外放了兩排擺滿點心的長桌,站在靠門口端香檳的客人不經意地移開視線往四周打量,恰好看到Gellert。

  對方連忙站直身體,恭恭敬敬地問好,「Grindelwald先生。」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