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Mein Schatz-07


  比起面無表情的Gellert和帶著殺氣的Vinda,Albus反而心情放鬆,面帶微笑任人搜身。卸下秘密的重擔讓Albus如釋重負,他並不擔心身份被揭露可能會遭受的處置,最壞的結果不過一死,沒什麼好害怕的。

  「他確實是MI6的特務,先生,他只是想從我們這裡獲取情報。」Vinda只差對Gellert直言「他不愛你」了。

  「我的任務是和你談戀愛。」Albus向Gellert開了個玩笑。

  「嗯哼。」Gellert點點頭,捧場地露出矜持的笑,他雖然對身為MI6的Albus有些生氣,但他知道自己還是很喜歡Albus,他要想個辦法處罰Albus,好讓這位特務戀人乖乖的。

  「他在說謊。」Vinda說。

  Gellert雖然不高興,但他還是裝作不在意說:「我不在乎。」

  「我沒說謊,只是開個玩笑。」Albus朝Vinda友好地眨眨眼睛,「MI6想知道緬甸軍工廠的位置,不過你可以不用告訴我,Gellert。」

  「如果你查得到的話,我不在乎你把消息告訴MI6。」Gellert傲慢地回答。

  「你很有自信。」Albus說。

  「我一直很有自信。」

  搜身的人不相信Albus什麼武器都沒帶,一遍又一遍檢查他身上是否藏有什麼武器、追蹤器或者毒藥。

  「放開他,我帶他回房間。」佔有慾促使Gellert開口制止手下一遍遍給Albus搜身。

  「至少銬上手銬。」Vinda不知道從哪兒摸出一副手銬,遞給Gellert,希望能束縛迷惑上司的狡猾特務。

  Gellert接過手銬,手指繞著手銬甩了兩圈,顯然對使用手銬把狡猾的戀人鎖上感到心動。

  Albus可不想被銬住,連忙說:「等等,我覺得有點餓。」

  「……你確定?」Gellert審視他。

  「我真的餓了,沒說謊。」

  Gellert把手銬擱置一旁,支使Vinda去做事,「讓廚房準備晚餐。」

  「晚上吃什麼?」Albus認為危機已過,笑盈盈地問。

  喀啦、喀啦——

  Gellert將左手和Albus的右手銬在一起,手銬碰撞發出清脆的聲響,與Gellert渾身洋溢的滿意相比,Albus顯然有點兒鬱悶,他沒想到Gellert竟然會這麼做。

  因為銬在一起,兩人只能並排坐在餐桌前用餐,Gellert不僅銬著他不放,還把叉子放進他的右手,操縱他的手用刀叉切牛排。

  「要加牛排醬嗎?喜歡菌菇醬還是黑胡椒醬?」Gellert興致盎然地問。

  都一把年紀了,Albus礙於面子不想接受餵食,「我自己可以——」

  「啊——」Gellert將牛排肉切成一口大小,沾了黑胡椒醬,握著Albus的手操縱叉子遞到他的嘴邊,「嚐嚐看味道怎麼樣。」

  Albus憤憤地一口咬下叉子上的肉塊,用力咀嚼,順著肋眼牛肉筋膜所切下的上蓋肉,是肋眼牛排中最精華部位,大理石油花分布均勻,口感滑嫩、肉汁鮮甜,是叫人幾乎連舌頭一起吞下去的美味,他根本無從挑剔。

  「再一口。」Gellert等他吃完,緊接著又叉了一小塊送到他嘴邊。

  「你也吃。」

  Albus的手用力挪動,握著叉子的手與Gellert的左手一起,把肉送到Gellert嘴邊,他欣然接受。

  「嗯,味道不錯。」Gellert說。

  Vinda臭著臉站在一旁,懊惱拿出的手銬竟然不只銬住包藏禍心的MI6特務,還阻礙她尊敬的上司自由行動。她沒發現Gellert和Albus的親密暗藏洶湧,兩人交握的手正暗自角力,掛著笑甜蜜蜜的比拼力量,以互相餵食的方式針鋒相對。

  你一口我一口分完兩塊牛排,吃完主食,兩人分別以空著的手用餐巾擦拭嘴角。

  飯後甜點是焦糖布丁,Gellert不怎麼喜歡甜點,一口都沒吃,最後兩個焦糖布丁都餵進Albus的肚子裡,對這個結果Gellert和Albus都很滿意,暗地裡的比拼才告一段落。

  用完餐,Gellert牽著Albus的手到客廳的沙發區坐下,沙發旁邊放著紅酒櫃,Gellert看Albus注視紅酒櫃,大方地拿了一支出來,用開瓶器打開紅酒。

  Vinda立刻拿了兩個紅酒杯給他,Gellert揮揮手說:「妳可以下班了,其他人也一起去休息吧。」

  雖然習慣周圍圍著許多下屬,但Gellert不希望和Albus相處的時候,身邊還充滿電燈泡。

  Vinda知道自己被嫌礙事,但她仍然忠於職責,不放心地掃過Albus一眼,垂眼說:「有需要就叫我,先生。」作為負責許多重要工作的特助,Vinda和部分保鑣一起住在別墅一樓,只要Gellert傳喚就可以隨叫隨到。

  「去吧,好好休息,今天辛苦你了。」Gellert說。

  「這不算什麼。晚安,先生。」忠心的特助眼睛一亮,淺淺地笑了笑,爽快地離開。

  「她很忠心。」Albus看著Vinda的背影說。

  「如果不夠忠心,她不會成為我的特別助理。」

  Gellert幫自己和Albus倒酒,Albus主動取了一杯,嚐了一口,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好酒。」Albus讚美說。

  「特級莊園的布根地黑皮諾,我覺得你會喜歡它的櫻桃香氣。」

  「的確很香。」

  若不是還有一副手銬掛在兩人手上,此時平和的氣氛,和不久前在英國約會的感覺沒什麼兩樣。Albus非常放鬆地靠在沙發上,今天一整天的經歷對一個普通的大學教授也許過於刺激,但對一個資深的特務來說,經歷槍戰以後,在匪窩裡吃飯喝酒是再普通不過的際遇。

  更何況他在Gellert身上沒有感受到任何惡意,雖然Gellert明顯不太高興,不過任何一個發現戀人隱瞞身份的人都會因此不高興,這是再正常不過的反應了。

  兩人對飲了一會兒,等他們喝掉大半瓶酒,安靜了半天的Gellert才問:「你真的是MI6?」

  「不像嗎?」Albus莞爾一笑。

  「MI6還兼職教書?」Gellert晃了晃手裡的紅酒杯,這是他怎麼也想不通的部分,Gellert從未懷疑Albus劍橋教授的身份,因此根本沒特意調查他,直到Albus暴露了身手才發現他的不同。

  難道現在MI6這麼空暇無事,當特務還有空兼職?

  「我比較閒一點,主要負責新人訓練,偶而維護世界和平什麼的。」Albus聳肩。

  Albus從碩士畢業加入MI6奮鬥了十年多,累積了資歷,使他有特權做喜歡的事。比如把當作掩蓋身份的劍橋教職當作真正的工作,他喜歡校園單純的氣氛,可以讓他放鬆,體驗和平的生活。

  「是這樣啊。」Gellert說。

  喝了越多酒,反而越清醒。

  Gellert想,若Albus和他談戀愛只是任務使然,那他……會在床上把對方睡出真愛為止。

  他用平淡的口吻問出他最介意的問題,「MI6的特務可以和我這種軍火販子談戀愛嗎?」

  「沒關係,和你談戀愛就是維護世界和平。」Albus回答。

  MI6所有人都要為Albus說話的藝術喝采才對。

TBC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