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Mein Schatz-04

  新晉為戀人的兩人甜蜜地相視而笑,在心裡盤算兩週後的行程。

  Gellert決定把權力下放一段時間,好讓自己可以和Albus好好過一個暑假。兩週時間不夠長,但足夠他先去緬甸一週試武器,然後用一週處理完幫派的庶務,做好迎接Albus的偽裝,他必須好好掩飾自己的身份以免嚇壞他心愛、溫文儒雅的教授……

  Albus則高興能接近Gellert身邊,了解目前盤踞德國、整個歐洲的最大黑幫,他相信MI6的同事們也會為他有決定性的進展而感到高興。

  兩人交換了所有通訊方式,隔天Albus因為有事沒辦法去送機,Gellert趕來和他一起吃一頓豐盛的英式早餐才匆匆離開。

  MI6的後勤人員聽說兩人交換了通訊方式和流行的社群帳號像是臉書、IG,簡直要發瘋,就怕露餡,拼命加班檢查Albus表面使用的社交帳號有沒有什麼問題,還好Albus在劍橋的兼職是長期工作,社群帳號上沒有什麼特別突兀的圖文,Albus的社群帳號大部分都是美食——尤其是甜食的分享。

  等確定Albus的社群軟體沒問題,後勤又開始打起Gellert私人社群的主意,被Albus阻止了。

  「這是一個機會!」同事堅持說。

  「不,你不可能查出什麼,Gellert的通訊和社交帳號都由他的特助Vinda保管。」Albus說:「比起查Gellert,你們先幫我準備出差吧,機票食宿我都要報銷。」

  MI6部長虛假地扯出一個笑容問:「你和Grindelwald談個戀愛還要部門幫你出錢?」

  「不然我現在就打電話,告訴Gellert我沒有要和他談戀愛,我只是想制止他在英國發瘋的MI6?」Albus取出手機晃了晃,笑嘻嘻地反問。

  「你敢!」部長猛然拍桌。

  Albus當然敢,他還開了擴音,部長嘴硬,發現Albus真的撥通電話才大驚失色,周圍的同事們也一片安靜,閉上嘴巴聽明知Gellert在緬甸的情況下,Albus用如品嘗到檸檬甜甜圈般的口吻問候德國的天氣,噓寒問暖。

  其他同事向部長打手勢讓他向Albus服軟,免得Albus真的說什麼不該說的話惹惱Grindelwald。部長也怕真鬧起來無法收拾,Grindelwald在歐洲凶名在外,名聲堪比大魔王,部長用手機在記事本上打字,在讓MI6同事將手機傳到Albus眼前,保證報銷他在德國的食宿。

  Albus點點頭表示不會亂說話,最後用期待放暑假可以和你見面,和一個親在話筒上響亮的吻結束這通電話。

  MI6除了Albus以外的人,都因為那個吻打了一個哆嗦,覺得肉麻又恐怖。

  掛著勝利的笑容,Albus大搖大擺離開MI6總部,回到自己的住處,拿出行李箱準備收拾去德國的衣服,燙了兩件襯衫他就懶了,拿出冰箱裡的老奶奶檸檬蛋糕,泡了一壺紅茶靠在沙發上休息。

  桌上的花瓶還插著幾支Gellert送的玫瑰,他伸手撥弄了一下玫瑰花瓣,無意識地勾起愉悅地笑。

  他喜歡Gellert,即使不知道他和Gellert有什麼未來,不過他確實在這段時間喜歡上被視為魔王的Grindelwald。Albus相信他們之間擁有神秘的緣分,畢竟他原先和跟監Gellert的任務一點關係都沒有,那時他只知道同僚們因為Grindelwald來英國而緊張兮兮,還成立了一個應對小組,就怕對方在英國引發大型槍戰或恐怖攻擊。

  如果不是看見穿得黑漆漆的Grindelwald臭著臉踏進他最喜歡的咖啡廳,怕對方對擁有美味甜甜圈的咖啡廳痛下毒手,原本Albus打定主意不想沾惹這個麻煩。

  當時他才完成一個緊張刺激的任務沒多久,正值休假期間,在劍橋教書和平又舒適,如果不是心愛的甜甜圈,他何必去接觸凶惡的黑道老大?

  Albus落後一步進入他心愛的店面,Gellert被雨淋濕頭髮垂落下來的模樣出乎意料的性感,衣服半濕的模樣不顯得狼狽,反而帥氣逼人。Albus看過Grindelwald的照片,知道他長得好看,但沒想到本人更加好看,照片沒有拍出他萬分之一的氣質,Gellert鋒銳的眼神讓他擁有行走殺人武器的氣勢。Albus猜他必定不會喜歡甜點,看他蹙眉的樣子就曉得了,但他還是分享了檸檬口味的甜甜圈。

  雖然知道Gellert不是什麼好人,但怦然心動的感覺不會因為對方的身份改變,Albus順從心意主動提出邀約,和Gellert約定隔天的晚餐,再隔天Gellert請他去鋼琴酒吧,兩人來來回回踏遍倫敦的好餐廳。

  和Gellert聊天非常投契,他博學得不像普通的黑道老大,從政治、經濟到文學、哲學都有涉獵,兩人無話不談,雖然清楚Gellert的身份,但Albus仍真心實意的喜歡上他。

  Albus一直抱持著對Gellert坦承身份的打算,他原本準備在Gellert告訴他真實身份的時候,向他坦承自己是MI6的特務,但他沒想到Gellert竟然決定隱瞞身份,偽裝成普通的富商。Albus猜測Gellert隱瞞身份大概是怕會嚇到他,但這麼一來,Albus反而很難找到坦承身份的時機。

  時間拖得越久,反而越難開口,Albus威脅MI6部長要坦承身份並不只是虛張聲勢,他確實想不顧一切地說出他的身份,然後徹底結束這段不合時宜的戀愛,但他做不到。

  也許明天、或者後天Gellert的屬下會查到他的真實身份,以他們天然敵對的身份,他們之間恐怕沒有未來,可是Albus沒辦法成為主動放手的那一個,他做不到。

  真的喜歡上一個人是無法控制的,就像他戒不掉檸檬味的甜點一樣。

  一口接著一口吃完老奶奶檸檬蛋糕,Albus用檸檬味的牙膏刷牙,躺在床上聞著房間裡的檸檬香氛,卻喚起另一股氣味記憶。他想起Gellert身上總是縈繞一股淡淡的安息香,男人慣用的香水雖然有著冷冽雪天的冰封感,卻因為那一點點煙燻的氣味讓人聯想到冬季燃燒壁爐的溫暖。

  Albus在床上翻來覆去,最後對思念妥協,從衣櫃裡取出一條圍巾——Gellert借給他的圍巾,純灰色沒有任何花紋,還保留冷冽的氣味——Albus嗅了一下圍巾,一邊唾棄自己不該這麼做,一邊把圍巾墊到枕頭底下。半响後,他扎扎實實地睡著了,什麼夢也沒做,安穩地睡了一個晚上。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