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柔寡斷的溫先生-楔子

  如果不是家裡有錢,溫亦君絕對會是世界上最底層的魯蛇,沒有之一。

  因為有七個強勢的姊姊,溫亦君從來不能也不需要「決定」什麼,這造成他在難得擁有可以「決定」的機會時,又會顯得格外地優柔寡斷。

  後來溫亦君知道全社區——從他家酒店式公寓的門衛到附近公園以及附近公園旁邊的早餐店,時常在這個活動範圍的婆婆媽媽哥哥姊姊叔叔嬸嬸們,都有志一同地叫他那個綽號:「優柔寡斷的溫先生」,據說這個叫法最先是從早餐店流傳出來的,他個人並不討厭這個綽號,因為很切合實際。

  他就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

  溫亦君睡得很早,通常晚上九點半到十點之間就睡了,早晨六點至七點之間就會起床。他不需要工作,因為他有七個姊姊替他輪番面試請來的專業經理人來管理他的財產,從房地產租售到股票證券經營管理無所不包。他只要知道他每天、每個月、每年有多少錢可以花就夠了。

  生活在姊姊們的愛心關懷下的結果,就是大姊到七姊從星期一到星期日包了他的早午晚餐,有些是請家裡的廚師煮了送來;有些是替他叫五星飯店外賣,他是到最近經歷一番抗爭後,才好不容易得到自己選擇吃什麼早餐的權利。

  沒錯,直到三十一歲這一年,溫亦君才首次自己一個人決定:今天早上要吃什麼?

  直到命運的那一天,溫亦君第一次踏入早餐店,第一次領到紅色蠟筆和可以直接在上面畫記的護貝菜單,多達百項的排列組合讓他頭暈目眩,興奮得心臟怦怦直跳。

  他最喜歡聽那些急著上班、上學的人點餐,不管是「我要鮪魚蛋漢堡不要生菜不要美乃滋」;或者是「我要培根漢堡菜加多一點」;抑或是「我要漢堡排三明治不要美乃滋加一片起司」等等,再加上豆漿、米漿、薏仁漿、黑咖啡、拿鐵、奶茶,甜度還分無糖、三分糖、五分糖、七分糖到十分糖,這麼多樣的排列組合,那些人都可以輕易地決定,真的非常了不起,在短時間又高壓的情況下做出決定,讓他尤其羨慕。

  就在溫亦君沉浸在朝氣十足地吆喝聲中時,他並未發現自己也成為眾人視線的焦點,早餐店的店員們和常客都悄悄地聊起他來,私語夾雜在喧嘩中,好像容易忽略,但其實很容易聽見。

  「那是路X威登的西裝嗎?」

  「那絕對是江詩X頓的鑽錶吧?我在電視上看過廣告,那是真的假的?」

  「他身上那套衣服如果是真的,那這位老兄穿著幾十萬的衣服就這麼坐在我們這種早餐店——」

  「手錶戒指加下去搞不好破百萬。」

  早餐店店長吳毓希帶著一頂棒球帽,圍著店內統一的丹寧布圍裙,站在竊竊私語的店員們身後,「我們早餐店有什麼不好嗎?」

  「店長!」早餐店員們一轟而散,只剩下站在煎檯邊煎荷包蛋的店員無法逃開,他乾笑著回答說:「沒有啦,只是第一次見到真正的有錢人。」

  熟客不怕店長,繼續趴在櫃檯跟吳毓希八卦,「我上次還看到那個什麼建設的吳老闆很熱情地跟他打招呼吶。」

  「哦,是這樣啊。那他應該沒去過像這種自助點餐的地方吃飯吧。」吳毓希若有所思。

  「可能喔。」熟客繼續靠在櫃檯邊,眼睛不斷瞄向「有錢人」的方向,拖長語氣回答。

  那就可以說明這位長得特別好看,特別符合吳毓希胃口,堪稱天菜的有錢人先生為什麼會霸佔一整張桌子,卻只是拿著菜單和蠟筆在那邊發呆。

  「那我去幫他點餐好了。」吳毓希說,雙手隨意地在圍裙上擦了幾下,繞過櫃檯。

  吳毓希有一項優點,他膽子大,個性沉穩,從小到大還真的沒怕過什麼,更不會對有錢人大驚小怪。他唯一比較擔心的是對方身上搞不好只帶著信用卡。像他們這種平價早餐店連收到一千元大鈔都可以在私底下碎念半天客人難搞,刷卡機這種東西根本不可能存在。

  不過如果這位天菜先生沒帶現金的話,吳毓希倒是願意請他一頓。

  吳毓希主動靠近他,站在桌邊笑著問:「這位先生,今天想吃什麼呢?」

  溫亦君呆了一下,抬起頭來望向他,才慢吞吞地答非所問:「我姓溫。」

  「溫先生,你今天早上想來點什麼嗎?還是說你不習慣我們店裡面畫菜單的方式?需要幫忙嗎?」吳毓希從善如流地改變稱呼,重新問了一次,語氣間充滿著連他自己都有些訝異的耐心。

  「啊,我的確沒有這樣點過餐,但我也還沒決定好要吃什麼……」溫亦君有些遲疑。

  「需要推薦嗎?」

  「好啊!」溫亦君說。

  「那來一份今日特餐怎麼樣?豬肉鬆餅搭配一塊薯餅,六十元飲料任選哦!」吳毓希以比平常營業用微笑更燦爛的帥氣笑容為溫亦君介紹。

  「欸……豬肉鬆餅……」溫亦君猶猶豫豫地看了看菜單,又看了看吳毓希的臉。

  吳毓希熱情地介紹說:「嗯,我們的豬排肉都是自己買豬絞肉回來捏的,跟外面早餐店用的批發豬排肉很不一樣哦!」

  「那……可是……我想吃豬排漢堡可以嗎?」溫亦君問。

  「當然可以啊!」

  「可以多加一點洋蔥嗎?」溫亦君再問。

  「當然沒問題。」吳毓希熟練地在菜單上畫記,「飲料要什麼?」

  溫亦君瞅了吳毓希一眼,猶豫地說:「我……還是改點豬肉鬆餅好了,你說配薯餅對不對?」

  「嗯。」

  「飲料我不知道要喝什麼……」

  經過幾番來回後,最終定案是豬肉鬆餅搭配薯餅,飲料拿鐵加二十元換大杯,不要糖。

  那一天,還沒有摸清楚溫亦君個性的吳毓希還不知道,溫亦君的善變不是因為沒話找話想跟他搭訕。

  溫亦君只是單純地非常優柔寡斷。

*

  早餐店店長吳毓希又看到那位令人印象深刻的溫先生。

  「他又來了。」

  「店長……」

  「店長他就交給你了。」

  幾個店員異口同聲地說,全然不見一剛開始那般好奇、躍躍欲試想跟他搭訕的模樣。即使溫先生長得很帥,店裡幫忙的阿姨姐姐們也心如止水,一點妄想都沒有。吳毓希可以理解這種轉變,因為溫先生這個人真的很……一言難盡。

  吳毓希曾經也是看到溫先生會心跳加速的其中一員,再看看現在的他……

  「早安,溫先生今天想吃點什麼?」

  「嗯……」

  其實這家店是半自助式,讓客人在桌上的護貝菜單上用蠟筆畫好品項,再拿到櫃檯結帳即可。然而所有人都知道不能把溫先生放著不管。

  溫先生沉吟近五分鐘,而吳毓希站在他旁邊給他帶來巨大壓力,讓他更難下決定,他只好微微偏頭對吳毓希說: 「我自己先看一下菜單好了。」

  「還是我幫您推薦?今日推薦是鮪魚蛋炭烤三明治,搭配鮮奶茶。」

  「那……那就點炭烤三明治,但我不想要鮪魚蛋,我還要想一下——」溫先生手指在菜單上點來點去。

  「那豬排好嗎?」

  「……豬排可以加蛋嗎?」

  「當然可以,那就豬排蛋炭烤三明治,搭配鮮奶茶。」

  「不,還是不要蛋,加起司。」

  「好,起司加五元,一共是九十五元。」吳毓希在腦海中記下餐點,沒浪費點餐紙在上面畫記。

  因為他知道點餐不會這麼簡單,在菜單上塗來抹去,太浪廢衛生紙了。

  經過一番拉鋸,他們終於定下餐點。

  「一個鮪魚蛋炭烤三明治加起司,熱榛果拿鐵,這邊用。」吳毓希提高音量朝廚房喊,回頭對溫先生說:「一共是一百元。」

  溫先生拿出一張百元鈔。他的手指十分修長好看,和他刀削般立體的帥氣臉龐搭配起來,一看就是天生一整組的。

  好看是好看,但是……

  「我想加八十升級套餐。」

  吳毓希深吸一口氣,他應該要習慣了,接下來是套餐的排列組合戰,他可以和溫先生多聊一會。

  「店長!麻煩你送一下餐!」

  「好!」吳毓希轉頭一口應下,再看回溫先生的方向,「我等一下來幫你點餐。」

  「等等,我想好了。」溫先生說完,卻又猶豫不決,最後滿懷歉意地說:「你還是先去忙好了。」

  吳毓希額上青筋跳了一下,擺出最專業的營業用微笑,轉身大步離開。

  啊,果然不能自欺欺人。就算溫先生很帥、很美,每天都來一遍這種反悔來反悔去的拉鋸戰,吳毓希也沒辦法再多分一些溫柔給他。

  真的、真的好想把他幹哭啊。

TBC

實體書: PChome賣場葫蘆夏天 營業時間:週二至週五 12:00 ~ 14:00和17:00 – 20:00 週六12:00 ~ 20:00 週日12:00 ~ 18:00 地址:台北市中正區忠孝西路一段72號11樓之15 電子書: 讀墨電子書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