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七章

  「店長,蛋要焦了。」店員小妹戳戳吳毓希的手臂,但他毫無反應,她只好加大音量,在吳毓希耳邊喊:「店長、店長!你有在聽嗎?蛋!」

  「啊!焦了……對不起,我重新煎一個,漢堡夾蛋要半熟的蛋對嗎?」

  吳毓希最近有點魂不守舍,連上班時間都沒辦法專心了,他和男友溫先生的相處非常甜蜜,但也為他帶來一些甜蜜的煩惱。

  比如前幾天溫先生送了他一個月也穿不完,超過三十種不同顏色不同款式的名牌內褲……真的是三十幾件,足足裝了好幾個購物袋……

  「前幾天去買新內褲,覺得應該也幫毓希買幾件。」溫亦君指著沙發上為數不少的購物紙袋,期待地看著吳毓希,「你看看款式喜不喜歡?」

  被邀請到溫先生家裡的吳毓希沒想到會收到禮物,更沒想到禮物居然是堆起來像一座小山一般高的內褲,他驚訝地問:「怎麼買這麼多?」  

  「因為每個顏色都太好看了,我猶豫很久,最後還是每個顏色都買了。」溫亦君不好意思地回答。

  「……你自己也買了這麼多件內褲嗎?」吳毓希不知該作何反應,只能這麼問。

  「沒有,我買了所有純黑色的款式,之前大姊跟我說過,如果我猶豫不知道要挑什麼顏色,就買黑色。所以只要是黑色的都是情侶內褲。」溫亦君不好意思地說:「我還不知道你喜歡什麼顏色……」

  「我也很喜歡黑色,不過其他顏色也很好,只是這真的太多了,讓你破費了。」

  「這沒什麼,只要裡面有買到你喜歡的就好。」溫亦君很高興,臉都染上了緋紅,「黑色的……我們可以當作情侶內褲穿。」

  情侶內褲……難得溫先生想到這些,吳毓希雖然有點哭笑不得,但他沒有潑溫先生冷水,收到禮物後還是誠摯地感謝。吳毓希會在能力範圍內,做一些小點心、可口的食物作為回禮,送給溫亦君。

  但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溫亦君不只買內褲,還幫他買了超多衣服,領帶、領帶夾、西裝,只要溫亦君猶豫不知道該買哪一件,他就乾脆包款包色,這實在太誇張了。

  就算有錢,也不能這樣花。

  幾次過後,他不得不跟溫亦君進行一場委婉的談話。

  「亦君,謝謝你的禮物,但是這太花錢了。」吳毓希說。

  「這只是小錢,不算什麼。」溫亦君微笑回應。

  吳毓希只好跟溫亦君說:「我覺得禮物更重要的是心意,亦君可以慢慢選,禮物一次一件就好。」

  「交往的時候,禮物一次只能送一件嗎?」溫亦君和他確認,難掩失望的表情。

  「……不是,沒有這種規定,但是我希望你可以慢慢挑選禮物給我,就像我送給你的烤餅乾,不是太昂貴的東西,但是代表心意。」

  「你說的有道理。」溫亦君說:「但是我想把全部的好東西都給你,那也代表我的心意。」

  溫先生確實有能力這麼表示他的心意,但這對吳毓希來說壓力太大了。

  「我很感謝你的心意,也很喜歡你的禮物,但是我覺得你給我的禮物太多了,我沒辦法給你同等的回禮,我有點介意這一點,抱歉。」吳毓希只好直說。

  他發現有話直說是在和溫亦君的相處時,非常重要的事,無論是約會計畫,或者任何生活中的大小事,和溫亦君最好的溝通方式就是直接和他說清楚。

  除了價值觀的不同,他們兩人對彼此的了解也還不夠透徹。

  比如他從來不知道溫先生這麼早起。

  昨天吳毓希在溫先生家過夜,結果隔日一大早四點半,他關掉鬧鐘,輕手輕腳起床準備洗漱上班,等他刷牙洗臉出來,赫然發現溫亦君也已經起床,正待在衣帽間裡面換衣服穿。

  「對不起,我吵醒你了嗎?」吳毓希充滿歉意地問。

  「沒有,我差不多五點也就起床了。」溫亦君回答。

  客廳裡的電視開著,正在播放英語的財經新聞,溫亦君也開著手機,看國外花花綠綠的股票線圖,一邊果決地買賣股票,一邊猶豫地挑選早晨出門要穿的衣服。

  雖然有邵先生幫忙處理賺錢的事,但溫亦君覺得結婚需要更多的錢,他最近拿著零用的生活費開始操作股市。

  半個小時的時間過得很快,吳毓希迅速地挑了一件淺色的丹寧布襯衫,搭配黑色的直筒牛仔褲,頭髮用髮蠟稍微抓過造型,之後就在溫亦君的臉上輕輕一吻道別,「我去上班了,待會見。」

  「待會見。」

  從早上五點開始,一路忙到八點半,吳毓希仍然有些心不在焉,他發現溫亦君到現在還沒出來吃早餐。如果平常溫亦君都這麼早,和他一樣在五點起床,卻餓到九點快十點才來吃早餐,吳毓希覺得那對他的胃不是很好。

  要不要準備一份早餐,特別外送去給溫先生呢?

  不過這樣也許會阻擾溫亦君選擇想吃什麼早餐的機會,吳毓希雖然還不清楚他的過去,但是根據他以往的表現,吳毓希下意識地覺得,在早餐店猶豫著想吃什麼,對溫亦君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事。

  胃重要,還是溫先生的意願重要?

  吳毓希做不了決定,他很少這麼猶豫,但是溫亦君和他以往交往的對象很不同,由於出身的差異,他們的價值觀有很大的不同,從交往開始,他們就不斷地碰到歧異,接著磨合,希望能為彼此成為更好的人,更加契合。

  過了九點半,客人們趕著上班,店裡不再那麼忙碌,吳毓希脫下圍裙,下定決心去溫先生家叫溫先生快點下來吃早餐,才走出店門,就正好碰到溫亦君。

  「毓希?」

  「你終於來了,我還怕你不來吃早餐。」

  「我換衣服要比較久的時間,抱歉。」溫亦君隱瞞了他一邊工作,一邊選衣服,導致他猶豫要穿什麼的時間拖得更長,說:「你等很久了吧?」

  從四五點一直換到九點,是真的很久,不是比較久。    

  吳毓希不忍心說他,只招呼他進店裡,抽了一份菜單給他,「還沒吃早餐一定很餓了?今天要吃什麼,快點跟我說,我馬上幫你做。」

  「你先去忙,我選早餐應該要花一段時間……」

  「那我給你烤一份厚片花生醬吐司,你一邊吃一邊想好不好?」吳毓希擔心他餓過頭,溫柔體貼地問。

  溫亦君站在原地想了想,覺得厚片吐司有點佔胃,可是那是毓希的心意……

  「好,那就麻煩你了。」溫亦君沒有思考太長的時間,很快就答應吳毓希的提議。

  「你先去找位子坐,我等一下送吐司過來,順便幫你點餐。」吳毓希領著他到店裡視野最好的座位。

  「好。」溫亦君看吳毓希忙著招呼他,倒水給他喝,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你先去忙,我一個人就可以了。」

  「水喝完可以再來跟我要,想喝什麼飲料都跟我說。」吳毓希還是有點擔心。

  「好,你快去忙。」

  溫先生吃完花生厚片,又思索了一會兒,點了豬排起司三明治加生菜不要醬,以及大杯冰拿鐵。

  男朋友終於吃了飯,吳毓希的心情也輕鬆許多。他中午到溫亦君家特地做了紅酒燉牛肉,主食是溫熱的奶油小餐包沾橄欖油加黃芥末醬,雞胸肉沙拉則配油醋醬。紅酒燉牛肉用了溫亦君特別送給他的高檔廚具,都是貴得吳毓希買不下手的昂貴廚具,他除了好好做一頓飯回報之外,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溫亦君用完餐,優雅地用餐巾布擦拭嘴唇,放下他之後說:「毓希,我準備了禮物。」

  不會吧?又來?

  吳毓希表情一瞬間僵硬。

  「禮物?」

  「沒錯!禮物!」溫亦君掏出一個絨布小盒子,看起來很像戒指盒。

  吳毓希心情複雜地看著那個絨布盒子,他喜歡他的國王企鵝,但是他記得他們早有共識求婚這件事晚一點再說了,不是嗎?

  「你已經給我很多禮物了,亦君。」

  「但我想你還缺少這個。」溫亦君打開絨布盒子,一對閃耀的綠寶石袖扣靜靜的躺在絨布墊上。

  吳毓希先是鬆了一口氣,接著他無奈得要命,像這樣昂貴的東西他平常根本不可能配戴,溫亦君買來送他,希望看到禮物在他袖口熠熠發光的樣子,但他只想把它們鎖進保險櫃。

  「我不能收下。」吳毓希說。

  「為什麼不能?」溫亦君驚訝地問。

  「太貴重了,亦君,我不能要這麼貴重的禮物。」吳毓希煩躁地抓頭髮。

  溫亦君朝他遞了遞絨布盒子,溫柔地笑,「但這不算什麼,只是一對綠寶石袖扣,我覺得它戴在你的袖口一定很好看。」

  「我用不上袖扣,亦君。」

  吳毓希認為自己必須拒絕溫亦君這一份禮物,他必須讓他的男朋友清楚知道他不喜歡這些昂貴的禮物,否則這樣讓他感到壓力巨大的禮物攻勢必定沒完沒了。

  「這是我的心意,毓希。我真的希望你能收下,只要你願意收下,我會非常開心。」

  溫亦君知道自己每次這麼說,吳毓希就會心軟,收下自己的禮物,他試了好幾次,結果都如他預期。

  「你不能總是這樣耍賴,溫先生。」吳毓希無奈地扶著額頭,一臉疲憊,「你這樣子我們要怎麼繼續好好交往?」

  「我只是想送禮物給你,這樣不行嗎……」溫亦君手足無措,不知道他為什麼不高興。

  正是因為溫先生不懂吳毓希為什麼不高興,讓他的心情更加鬱悶。

  是的,國王企鵝之所以是國王企鵝,就是因為他過的日子和只利用五十萬資金起家,經營一家小小早餐店的吳毓希不同,「一秒幾十萬上下」不是開玩笑的話,而是溫先生真實的生活。

  原本他們生活的世界就完全不同,兩人的價值觀更是天差地別。

  因為富豪也是會來平價早餐店用餐的,所以吳毓希覺得溫先生雖然缺乏一些普通人的常識,但他們很快就能適應彼此,很快能夠磨合。 

  他一開始太樂觀了。

  這不是他養不養得起國王企鵝的問題,問題是國王企鵝不需要他養,他也不想讓國王企鵝養。 

  「我想要的不是禮物,不是那些東西,亦君。」吳毓希說。

  「那你想要什麼?」溫亦君困惑地看著他。

  吳毓希想要什麼?

  想要溫先生體驗他平凡的生活,愛上平凡的生活?不,他不是這樣想的。但他心裡確實隱隱希望溫亦君為他改變,和他過著相同價值觀的生活,這麼想的他是不是太過自私?

  他的溫先生明明過著國王一樣的生活,為什麼要遷就他?

  但是他沒辦法接受王后一樣的待遇,因為他不是國王企鵝,他只是很喜歡國王企鵝的普通人類。

  「我們先暫時不要聯絡,讓我冷靜一下好嗎?我需要好好想一想。」吳毓希咬咬牙,最後仍然把這句註定會讓他的企鵝受傷的話說出口。

  「你不喜歡我了嗎?」果不其然,溫亦君有些傷心地問。

  「不!我很喜歡你,但我不能接受你一直送那些禮物給我。」

  「我可以改,只要你告訴我要怎麼做。」他低聲回應。

  看到他親愛的國王企鵝這麼委屈的樣子,吳毓希覺得自己罪大惡極。

  「我不希望只是你配合我,亦君。我理解你希望把最好的東西送給喜歡的人的想法,因為我也一樣想把最好的東西給你。但是我沒辦法適應你的價值觀,我不需要袖扣,不需要昂貴的廚具,我很感謝你的心意,但是……」吳毓希說不下去了,他覺得自己的腦袋一片混亂,「總而言之,先讓我好好冷靜的想一想。另外,我希望你每天還是能來早餐店吃早餐,讓我確定你一切都好,好嗎?」

  吳毓希覺得提出要求的自己十分自私,但他不想要就此放手。冷靜與空間是他的要求沒錯,但他不願意讓他倆形同陌路,斷了最基本的聯繫。

  「我答應你。」

  回到和妹妹同租的租屋處,吳毓希原本應該睡個午覺,但他根本睡不著。

  於是他抓了家裡的貓替牠們洗一年一次的澡,被貓咪抓破手臂,噴了滿臉肥皂水,渾身濕噠噠,好不容易才洗完貓,幫貓咪用大毛巾擦乾再用吹風機吹乾,他特別去超市買了一堆食材,一半煮了豐富的貓咪鮮食,一半煮了給妹妹和自己的大餐。

  連湯和甜點湊足了十道菜,擺了滿滿一桌,兩個人根本吃不完。

  這幾天哥哥都不回家,已經認命自己買外食回家的吳毓欣拎著便當用鑰匙開門,一開門就聞到濃郁的食物香氣。

  貓咪們上前迎接她,喵喵喵地朝她告狀,聞著香噴噴的貓和香噴噴的菜,吳毓欣沒忍住,直接問她哥說:「你失戀了嗎?」

  「沒有!」吳毓希反應激烈。

  「那就是吵架了。」吳毓欣繼續猜。

  「才沒有!」

  「對方鬧彆扭?」

  「也沒有。」

  「所以是你鬧彆扭?」

  「……他送太多禮物了。」

  「呵,矯情。收禮物的人就乖乖收禮物,還有什麼意見?」吳毓欣很不屑地回應。

  「那太多錢了!我沒辦法回報他!」吳毓希覺得溫亦君送的禮物太貴重了,他很在意自己沒辦法沒辦法回報那麼豐厚的心意。

  「他又不是要你回報才送你禮物。」

  「我知道啊!可是我接受不了。」

  「大男人主義?」

  「不是……我覺得不是,我只是希望我們平等相處。」

  「老哥,不是我說,你這樣真的很難搞欸,還是早點分一分好了。」吳毓欣冷言冷語說。

  吳毓希不想分手,被妹妹的諷刺刺激,他有些話不經過腦袋就脫口而出,「如果妳和有錢人交往,當然可以大大方方地收禮物啊!妳是女生欸!」

  吳毓欣冷笑,被愚蠢的哥哥激怒。

  「好啊,現在是怎樣,要戰男女嗎?拜託,現在很多情侶出去吃飯都各自付各自的,女生也不會單方面一直收禮物,你是還活在二十還是十九世紀?」

  「……我錯了。」吳毓希低頭認錯。

  他一時讓迂腐的思想佔了上風,亂說了不該說的話。這段時間一直收高價禮物讓他壓力太大了,他覺得他最近掉了很多頭髮。

  吳毓欣雙手抱胸,趁勝追擊,「我懂了,是你愚蠢的純一號思想作祟,你覺得你應該付出更多,不然你就對不起你男朋友讓你上。」

  「妳說話一定要這麼粗魯嗎?」吳毓希苦笑,他摸摸鼻子,小聲地說:「況且我又沒上他。」

  「什麼?你不是說你這輩子都是純一號?絕對不會當下面那個嗎?真的假的?哇,我現在開始崇拜你的男朋友了。」吳毓欣興致勃勃地問個不停,「感覺怎麼樣?舒服嗎?有沒有戳到G點高潮?」

  「妳覺得問你哥的性生活合適嗎?」吳毓希狼狽地反擊。

  「有什麼不合適的,我小時候就看過你那根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你不是也幫我買過衛生棉嗎?關心一下性生活沒什麼大不了的吧?」

  「謝謝關心,但我不想讓妳知道。」

  「小氣鬼。」吳毓欣哼了一聲,她就不管她哥,自顧自地去拿碗筷,開始吃吳毓希整頓的一大桌豐盛大餐。

  吳毓希垂頭喪氣地躺進沙發裡,像一顆頹廢的馬鈴薯,貓咪追逐著玩耍,把他當作踏墊跳上跳下,那一點點愁緒都被干擾到沒有了。

  「我不知道要怎麼和他相處,怎麼讓他懂我需要的不是那些禮物。」

  「我懂,因為你想上回去嘛。」吳毓欣一針見血地說。

  「我只是希望有來有往!」吳毓希氣急敗壞地說:「我不是說我不想討論我的性生活了嗎?妳到底能不能好好當一個感情參謀啊?」

  「不然你跟他說你想要他的手工禮物就好。」吳毓欣幫他出主意。

  「我說過了,然後他去參加金工課程,打了一套銀首飾給我。」吳毓希面無表情地說。

  「哇。」吳毓欣讚嘆一聲,覺得她哥的新男友大概真的是個狠角色,「不然你邀請他來我們家住好了,讓他體驗一下庶民的生活。」

  「那樣不會太自私嗎?」

  「你很煩欸,你是在優柔寡斷什麼啦?你不就是因為嫌他的價值觀太高貴你承受不起,既然這樣你就試試看讓他體驗你的生活你的價值觀,看他能不能承受得起呀?」

  「我優柔寡斷?」吳毓希不敢置信地反問。

  「不然呢?」吳毓欣翻了一個白眼。

  「好吧。」吳毓希說:「那就試試。」


  吳毓希拿著手機,蹲在角落準備傳訊息。

  「我覺得我們的價值觀不同,所以才會有矛盾……不行,這樣寫會不會說太白了?」吳毓希一邊輸入訊息一邊碎碎念,「我覺得你來我家住可以解決我們吵架的問題……這樣呢?……嗯……所以我能邀請你來我家住嗎?」

  抱著處理好的翠綠生菜籃子的男店員低頭說:「店長,擋路了。」

  「噢,抱歉。」吳毓希抬頭,默默挪了一個位置讓店員更好通過自己的身邊,結果手指不小心碰到發送按鈕,「啊!」

  「對不起,店長,我踩到你的腳了嗎?」男店員回頭看他。

  「沒有。你沒踩到我。沒事,只是不重要的小意外。」吳毓希捂著臉很頭痛地看著手機。

  訊息飛快得已讀。

  這是當然的,就算現在才早上五點半,依照國王企鵝一大早就起床炒股兼挑衣服的作息,他一定立刻就看到訊息了。

  好吧,看到就看到了,也不能怎麼辦。

  吳毓希安慰自己,拍拍自己的臉站起來,繼續完成他的工作,從後面倉儲的大冰箱裡搬出一大箱雞蛋,並分裝到好拿的小保鮮籃子裡。這些籃子要放到煎台旁邊,只要雞蛋一用完,就從櫃檯底下的冰櫃拿出另一個分裝好雞蛋的小籃子放上來。為了方便作業,他建立了出餐的SOP,現在這些多餘的分裝工作可以加快忙碌時段的出餐速度。

  正當他專心分裝雞蛋的時候,店員小妹跑到廚房後面的準備間找他。 

  「店長,溫先生來了!他找你!」

  他們早上六點準時營業,現在應該還沒六點吧?

  吳毓希放下手上的工作,匆匆離開,店裡的鐵門還半關著,溫先生站在店內,他穿著黑色西裝,白色襯衫配黑色領帶,款式極簡,手上光裸沒有戴表,手腕也沒有袖扣,領帶上更沒有領帶夾——

  看來他的國王企鵝克服了優柔寡斷的選擇困難,匆匆換上一套西裝就來找他了。

  「你怎麼來了?」吳毓希問。

  「你說的是真的嗎?」溫亦君眼睛很亮。

  「什麼……」哦,對,剛才有傳訊息給溫先生,「對,是真的。你要來嗎?」

  「要!」

  「那你只能帶一星期的衣服過來,總共七套,不能多帶。」

  「好。」溫亦君滿口答應。

  「配件都不要帶,手錶只能選一個,總共七套……睡衣你可以帶一套,如果還有需要我可以幫你準備,這樣沒問題嗎?」吳毓希再次強調。

  他可不希望溫先生帶著一卡車的衣服到他家去,這違背他的初衷,他希望讓他的國王企鵝體驗一下——借用吳毓欣的話——所謂的庶民生活。

  「沒問題,我現在就回家準備。」溫亦君自信滿滿地說。

  結果整個早上溫先生都沒有下來吃早餐,因為太過擔心,吳毓希十點的時候抽空送了一份早餐上去,很簡單的起司牛肉漢堡配無糖奶茶,溫亦君在臥室放一個二十吋的行李箱,除了一打黑色內褲和一打白襪以外,裡面空空的什麼衣服都沒有。

  很顯然溫先生一點進度也沒有。

  「需要我幫忙嗎?」吳毓希問。

  溫亦君逞強說:「沒問題,我可以,我以前也出過差——」

  出差只需要選擇一些機能性的衣服,襯衫只要選擇白色無花紋的,西裝以深藍或黑色為主,有時候準備一套米色的參加酒會就好。但是去吳毓希家又不是出差。

  這不是溫先生這輩子第一次去住別人家,但這是他這輩子首次去住男朋友家,再怎麼隆重的準備都沒辦法表現他內心激動的心情!

  「那你自己一個人準備可以嗎?」吳毓希不放心地問。

  「你去忙吧,現在還是營業時間不是嗎?不用管我沒關係。」

  再次到溫先生家,看到桌上動都沒動的早餐,和兩套整整齊齊放進衣櫃裡的衣服,吳毓希心裡想這樣沒關係才怪。

  吳毓希態度強硬地拉溫先生離開臥室,「先吃東西,餓著肚子怎麼做事?」

  「我收不完。」國王企鵝垂下頭,挫敗地承認他真的選不出來要帶什麼衣服,「我覺得帶哪一套都很好,但是如果我們週五突然想去滑雪了,是不是要帶滑雪裝——」

  聽到這樣的回答,吳毓希滿頭黑線又無奈,也許溫先生以前常常參加一些說走就走的旅程,不過庶民生活不會有未經規劃的滑雪行程,真要出國滑雪,至少要提前半年搶廉航機票,尋找便宜的民宿和有口碑的行程……

  「我們週五不可能去滑雪。」吳毓希說:「算了,你吃早餐,我幫你挑要帶走的衣服,你不在意吧?」

  「你幫我挑吧!」溫亦君慷慨地讓出挑衣服的權力,他自己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挑。

  吳毓希翻了更衣室一圈,除了溫先生挑好了兩套,又湊了五套低調的常服,譬如其中一套就是白色的POLO衫配牛仔褲,吳毓希很意外能在他的衣櫃裡面找到牛仔褲。

  將行李箱的綁帶都綁上,該扣的、該拉上拉鍊的都一一處理妥當,吳毓希才將行李箱闔上,豎直立起。

  溫亦君站在臥室門口看他收東西,看到他俐落的動作,他忍不住誇獎吳毓希說:「你好能幹啊!」

  「謝謝。」雖然覺得自己做得不過是小事,不過頂著溫先生崇拜的眼神,吳毓希意外得很有成就感。

  「吃完了嗎?可惜漢堡冷掉了——」

  吳毓希說到一半停下來,他不想讓自己的話聽起來像在指責溫亦君不乖乖吃早餐,他沒有那個意思,只是單純為食物稍微失去它應有的風味而感到可惜。

  「冷掉了也很好吃,毓希做什麼都很好吃。」溫亦君說。

  聽他這麼說,吳毓希很想伸手摸摸他的頭誇獎他很乖,但他忍住了。

  「吃半飽就好,到我家我再做午餐……」吳毓希說到一半,笑了笑說:「按時間算可能都是下午茶了,我們現在就走吧。有行李搭計程車比較方便——」

  「啊。」溫先生這才想到今天是邵先生的工作彙報日,他為難地問:「我今天約了邵先生,他快來了,你能等我一個小時嗎?我事情很快就處理好了。」

  「當然沒問題!你的工作也很重要。」吳毓希回應。

  就像之前溫亦君會說讓他別管自己回去工作,因為他的早餐店還在營業中,對吳毓希來說,溫先生的工作時間也很值得尊重。

  不過得知溫先生即將搬家這件事的邵先生有如聽見世界末日的到來一般,臉上滿是驚愕。

  「溫先生,你真的要……搬去和男朋友同居嗎?」邵庭諭小心翼翼地問。

  「當然是真的,我剛才不是跟你解釋過了嗎?這對我們的感情發展有十足的幫助。」溫亦君高高興興地回答。

  但這對邵先生來說,並不是什麼好消息。

  如果溫先生搬離這裡,一定會驚動那七個魔女姊姊……

  而之前一直知情不報的邵先生一定會經受嚴刑拷問。

  「好吧。」邵先生一抹臉,給自己加油打氣,至少他還有一點點時間做心理準備。邵先生想他一個領破百萬年薪的高級打工仔,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幫老闆頂鍋,現在是他實現薪水價值的時刻了。

TBC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