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二章

  店長意外地帥啊——

  「溫先生?」吳毓希問:「你在發什麼呆?」

  「啊,沒有、沒事。」溫亦君羞澀地低頭,感覺臉頰有些發燙。

  除了門口警衛,公寓大廳還有一位前台,前台小姐替他們按好電梯,等溫先生和吳毓希走進電梯後,前台小姐替他們刷了感應卡,按下溫先生所在的樓層,最後才退出電梯對著他們一鞠躬,讓電梯門關上。

  吳毓希第一次看見這種作派,想著這棟公寓傳聞極貴的房價和管理費果然物有所值。

  溫先生不知道在發什麼呆,吳毓希只好主動攀談,避免這略為尷尬的沈默持續蔓延:「一直叫你溫先生,沒問你的名字,我叫吳毓希,鍾靈毓秀的毓,希望的希,你的名字是?」

  「溫亦君,嗯……人云亦云的亦,君子之交的君。」

  溫先生平常和商界人士打交道都直接遞名片,這樣介紹自己的名字,他不是很有自信。

  「哈哈,哪有人說自己的名字用人云亦云的亦來介紹的。」吳毓希覺得溫先生很可愛。

  「沒有嗎?」溫亦君有點無措。

  「下次換一個褒義的詞。」

  「嗯。」

  電梯門打開,吳毓希按著電梯鍵等溫亦君先出去,才跟出去。

  這裏一層兩戶,大理石裝飾的門廊兩側各有一扇大門,溫先生家在靠消防梯的一側。

  溫亦君掏出鑰匙開門,慶幸自己家裡平時有阿姨來打掃,不然太亂了不好招待朋友……溫先生朋友不多,吳毓希是他少數認定的朋友之一。

  「請進,地方不大,你隨便坐。」

  溫亦君少有地主動招呼朋友進門,他的其他好友或者下屬都很主動,不需要他招呼。溫亦君難得招待客人,手腳都不知道要放哪,想到應該給拖鞋,連忙開鞋櫃拿一雙新的絨毛脫鞋給吳毓希。

  「謝謝。」

  天花板挑高三米六,光客廳就大得不得了,幾乎頂到天花板的書牆和柔軟看起來很舒服的沙發座,吳毓希依照客廳推測,覺得他和溫亦君應該對房子大小的認知在主觀上有很大的差異。

   吳毓希不知道以前溫亦君都住在陽明山上的別墅,他從小到大除了出國留學念大學的時候,幾乎都住在別墅裡,留學時有六姐、七姐和管家隨行,他們在國外也租了一間很大的房子來住。最初買這間房子,姊姊們本來還買下隔壁戶想把兩邊打通,但溫亦君想快點獨立,急著搬進來,他住進來之後覺得雖然小但他一個人住剛好,隔壁就當成姊姊來拜訪他的臨時住處。

  「要喝點什麼嗎?」

  「不用忙,你也坐啊。」吳毓希說。

  不過溫亦君覺得沒招待人家很不好,他呆站一會兒就決定好要怎麼做。

  「我來泡茶。」

  溫亦君慎重地捧來包括茶盤的整組茶具,用快煮壺煮了開水。

  氣氛過於安靜,不過溫先生太專注著泡茶,吳毓希也不打斷他,繼續觀察客廳,包括客廳那一整面書牆。

  那些書有一部分看起來就像很常翻閱的樣子,稍微壅擠雜亂,還夾著突出書頁的書籤。溫亦君應該很喜歡看書吧?

  吳毓希就沒那麼喜歡看書,不過喜歡看書的人身上總有一股沉靜的氣質,吳毓希總算知道為什麼溫先生捧著他們早餐店菜單會像捧著高級菜單,或是什麼特殊紙印刷的請柬。

  等水開了,溫亦君開始溫壺、燙杯,溫先生的手指尤其漂亮,在等待時間裡,溫亦君纖長的手指握著茶匙將茶葉挑到茶則裡,差不多是可以撲滿茶壺底的份量。過了一會兒,他把溫壺和燙杯的熱水倒掉,茶葉用小茶杓撥進紫砂陶壺裡,用一點熱水覆蓋過茶葉,稍等十幾秒後把第一泡倒掉,再沖第二回熱水在紫砂陶壺裡至九分滿,接著等半分鐘到一分鐘。溫亦君一系列複雜的動作行雲流水,不疾不徐,特別優雅,一瞬間讓吳毓希覺得時間像是停滯了一樣,他突然覺得自己呼吸有些困難。

  溫亦君遞分進聞香杯裡的茶給他,緊張地問:「茶香可以嗎?」

  「我不太懂茶,但味道很香。」

  「那就好。」溫亦君伸手向吳毓希討回聞香杯,用茶杯蓋著聞香杯,瞬間翻轉然後取出聞香杯,雙手將茶杯奉上,「嚐嚐看味道。」

  溫亦君以期盼的表情看著他,平常在早餐店都用大鍋大茶包煮紅茶的吳毓希也慎重地接過茶杯,淺淺嚐一口味道。

  「有果香。」吳毓希說。

  溫亦君對茶沒有太大研究,不過他會去咖啡廳喝手沖咖啡,想咖啡豆有細微的風味差異,那麼茶葉亦然。

  「對,是紅玉紅茶,本身就有蘋果和肉桂的香氣,我覺得你會喜歡。」溫亦君靦腆地笑了笑。

  「我不太懂茶,不過你泡茶的動作好熟練啊。」吳毓希誇獎他說。

  看著溫亦君閃閃發亮的眼睛,吳毓希總覺得他特別需要誇獎。

  「小時候開始練的才藝,爸爸媽媽喜歡我們家小孩幫客人泡茶。」溫亦君說。

  不過那時候溫亦君太小了,那時候負責泡茶的都是姊姊們,他當時動作還沒有姊姊們漂亮。等到後來,溫家生意越做越大,需要溫家人親手泡茶招待的人越來越少,溫亦君這手泡茶的茶藝和練毛筆字一樣成為了修身養性的活動。

  「你也真辛苦,小時候要學不少才藝吧?」

  「鋼琴、古箏、茶藝、毛筆字、國畫、油畫、圍棋、西洋棋,諸如此類的才藝小時候學了不少,不過現在還有在練習的就只剩下三四種。」

  剩下三四種才藝還有持之以恆的練習也非常厲害啊。

  原來有錢人的家教是這麼辛苦啊,得學這麼多才藝才行——不過也是家裡有錢,才能讓他學這麼多才藝吧。學才藝恐怕佔滿了溫亦君的童年,吳毓希想了想小不點溫先生,覺得溫先生小時候有那麼一點可憐。

  另外吳毓希心裡還有一個疑問,他好奇的不得了,雖然不太禮貌,還是忍不住想問:「那亦君平常都做什麼工作?」

  姊姊們都親切地喊他小君、君君,從小到大的家教都叫他溫同學,朋友直接喊溫亦君,下屬和商業夥伴都直接叫他溫先生,溫亦君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喊他的名字,覺得很神奇。

  「工作啊——」在溫亦君心裡,看財務報表不太像正經工作,所以他回答說:「我每天會幫家境清寒的小朋友免費上英文補習,視訊教學,一次一個小時,平均一天教三個。」

  吳毓希意外溫亦君這麼有愛心,不過他比較好奇的是溫先生怎麼找到學生,「你怎麼找到家境不好的小朋友的?」

  「溫氏企業開了一個家扶基金會,幫助家境清寒的小朋友輔導功課,我也想出一份力,跟邵先生提過,邵先生就幫我安排了。」

  溫氏企業的家扶基金會……哇哦,看來溫氏企業不是什麼家族式的中小企業,肯定頗有一番規模,才會有多餘的錢建立基金會吧?

  吳毓希第一次聽到他提起其他人,問:「邵先生就是你的助理?」

  「不是,邵先生是我的……嗯……專業經理人,負責管理我所有的財產,也負責幫我請家政阿姨、生活助理,許多事情都拜託邵先生幫忙做。」

  「我明白了。」吳毓希問:「所以你每天固定三小時要教課,其他時間都很自由?」

  「其他時間……我安排了世界語跟程式語言的家教,還有姊姊讓我週一到週五都要去上一堂拳擊課。」

  「世界語?」

  「是一種特別的語言,用的人不太多,但是很有意思。我現在偶而會用世界語和其他國家的網友聊天。」溫亦君說起感興趣的事情,全身都在閃鑠著非比尋常的光芒。

  雖然不知道世界語是什麼,不過吳毓希決定回去google一下。

  他第一次見識到超級有錢人,感覺就和看見街上正在散步的國王企鵝一樣,特別稀奇、特別想靠近去了解他,和他當朋友。

  沒有人能拒絕和國王企鵝當朋友。

  不過吳毓希不想只把溫先生看成一隻稀有的國王企鵝,畢竟很難想像怎麼跟國王企鵝談戀愛。吳毓希想把溫先生當成和他一樣獨立的個體,只不過家境稍微特別一點……

  不對,怎麼一下子想到談戀愛的部分?

  電鈴發出小鳥一樣的啾啾響聲。

  溫亦君一愣,去按門口的總機按鈕,點開後樓下的前台小姐就說:「溫先生您好,邵庭諭邵先生來訪了。」

  「……嗯,請他上來。」

  溫亦君都忘了今天是邵先生報告工作的時間。

  「邵先生來找你,應該是有工作上的事吧?那我就先告辭了。」吳毓希說。

  吳毓希想今天已經唐突打擾了,加上他忙了一早工作,現在已經開始精神不濟,不如等下次再和溫先生繼續聊天。

  「啊……好的。」溫亦君有點捨不得,他很喜歡店長這個朋友,猶豫一會兒問:「下次我可以再請你來我家玩嗎?」

  「當然可以!」

  溫亦君把吳毓希送到門口,邵庭諭正好踏出電梯,看到這一幕,邵先生忍不住用看國王企鵝的眼神看著吳毓希,邵庭諭完全沒想到會在溫先生家看到溫家七位姊姊以外的訪客。

  溫先生交了新朋友的消息,到底要不要報告給他的七個姊姊知道?邵先生猶豫地想。

  進了溫先生家門,一直到進了書房,邵庭諭才有機會把心中的疑惑問出來。

  「剛剛那位是什麼人啊?」

  「附近早餐店的店長。」

  溫亦君恢復平常的表情,淺淺的微笑顯得溫文儒雅又風度翩翩,氣勢很足。就是沒有剛才對那位早餐店長的微笑真誠,邵庭諭明顯感受到差異。

  邵庭諭還記著那天被問早餐吃什麼的問題,以為溫先生還想投資早餐店,「你竟然願意讓人到你家談生意?」

  「不是談生意,那是我朋友,我請他來我家喝茶。」溫先生解釋說。

  邵庭諭看到客廳茶几上的茶盤很驚訝,他來這裡也沒幾次有幸嚐到溫先生的手藝,溫先生想必很重視這次新交的朋友,這實在非常罕見,不知道對方做了什麼讓溫先生這麼欣賞他。

  當然,邵先生絕對不會知道是那個半熟荷包蛋放在蒸好的白米飯上,倒一點醬油吃的美味與滿足感,大大擄獲了溫先生的心。同時還有早餐店那琳瑯滿目的菜單,還有耐心的點餐待客態度,讓溫先生非常佩服。

  許多情誼都是在早餐時光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溫亦君對吳毓希很有好感,他希望可以更熟悉店長。

  「你今天來有什麼重要的事嗎?」溫亦君以問句暗示閒聊時間結束。

  作為王牌專業經理人,邵先生很識相,直接遞上財報和需要溫先生簽署的文件,報告這禮拜又賺了多少錢,開拓了什麼業務,完成了什麼合作……

  溫先生逐項回應邵庭諭的話,這時候的溫先生根本看不出平常在早餐店點餐那優柔寡斷的模樣,對他來說那些增加的金錢只不過是數字,他從小到大在姊姊的幫助下做慣了決定,這些商務工作對他來說不過是完成身為溫家人的義務。

  他沒有很強烈的物慾,不過他的生活本身就很昂貴,包括這棟酒店公寓昂貴的管理費,他的生活本身就充滿著高檔的東西,就算自己買東西,也習慣去百貨公司和服裝專櫃。所以他從來沒想過要擺脫這些的商務工作,和他身為溫家人,必須扛起溫氏企業的責任。

  簽完最後一份文件,溫亦君蓋上鋼筆蓋,把鋼筆放進筆筒內,隨意地說:「對了,先不要告訴我的姊姊們。」

  再過幾天,就是半年一次邵先生對溫家七位姊姊報告的時間,溫亦君不想過早暴露吳毓希的存在,說到底他現在和店長還沒有那麼熟悉,他不想讓姊姊嚇到對方。

  不是他想要防備自己的親人,而是這是有前例的,還在學期間的溫先生認識了新朋友,一個不慎跟七個姊姊聊了幾句新朋友的事情,結果隔幾天那位朋友就過來對他說:抱歉,我們還是不要再親近比較好。

  「如果你的姊姊問起你最近的交友狀況……」邵庭諭覺得為難。

  「你讓她們自己來問我。」

  「我不敢這麼回答。」邵庭諭苦笑,那七位厲害女人可沒有這麼好應付。

  「你就說是我告訴你這麼說的,她們又不會真的把你吃掉。」溫先生覺得好笑,沒想到像邵先生這樣的菁英會這麼怕他的姊姊們,明明一開始邵先生還是姊姊們挖角過來的。

  「不會吃人也很可怕啊。」

  想到過幾天要面臨的大陣仗,即使溫家七個姊姊都是大美人,邵先生還是很頭痛,明明他投資犀利果斷從不猶豫、談生意還敢拍桌大吼和乙方嗆聲……

  「呃,加油?」

  溫先生自己和七個姊姊相處,偶而還是會有些煩惱,被關心的感覺雖然很好,但是過度關心總讓人感覺透不過氣。

  「好吧,我會努力的。」邵庭諭嘆氣,他得快點回家備戰。


  店長回家洗了個澡,然後打開電腦查了國王企鵝,忍不住盯著企鵝們散步的影片看了許久,那抹在頸間的黃特別貴氣,背部的黑色像穿著一襲燕尾服,即使嫌用走的一擺一擺速度太慢,用圓潤的肚腹在雪上滑行也十分優雅可愛……

  與國王企鵝在陸地上的笨拙相對的是在水下的靈活,游動的姿勢優美怡人,這樣的反差就像溫先生。

  好可愛。

  就算有時候溫先生點餐很猶豫很煩人,現在也覺得溫先生煩得可愛。就和看著企鵝,不管企鵝做了什麼,都覺得企鵝可愛到不行。吳毓希第一次單純的覺得一個不是對象的男人可愛到不行。

  直到吳毓希連連打哈欠,他才發現自己顧著看企鵝影片,回想今天和溫先生的相處,結果錯過了今天的午睡時間,不只錯過午睡時間,不知不覺天色都暗了。

  「好睏。」吳毓希說完又打了一個哈欠。

  但他有一件事沒想通,還睡不著。

  身為早餐店長,每天六點準時營業,吳毓希五點半就要提早到店裡開門和備料,然後一直營業到下午一點,打掃收拾到一點半,才能離開店面。名義上他的店叫好食「早餐」店,實際上連午餐的業務也一併兼顧了,同時照顧了客人吃早餐、早午餐和午餐的需求。

  早餐店是餐飲業,餐飲業是體力活,所以每天上完八小時的班,吳毓希習慣在工作回家之後洗個澡,午睡一個鐘頭,接下來下午到睡前的時間他才能清醒地做一些額外的學習、進修或休閒。

  自從他開了早餐店之後,他已經許久沒去Gay吧待超過晚上十點,然而夜生活真正開始熱鬧起來是從晚上九點、十點才開始。開店後擺脫最忙碌的時期,吳毓希恢復偶而去Gay吧的習慣,但去了幾次發現他去的時間太早,又不得不提早離開,幾次都只單純喝酒,沒認識新朋友,後來就都懶得去了。以前常和他玩的人都開玩笑說他從良了。

  他現在的生活確實和從良沒什麼兩樣,有固定的作息,不再像以前日夜顛倒,若是以前的吳毓希可能沒辦法想像自己能過這種生活,如今他覺得現在的生活沒有什麼不好。

  認識了國王企鵝一樣的溫先生,吳毓希的生活一下子變得有趣起來。和一開始覺得很煩很想欺負溫先生的心情不同,吳毓希變得很想照顧他,很想讓他天天都開開心心的生活。

  這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是喜歡嗎?

  「吳毓希!我的晚餐呢!」穿著套裝的女人暴力踹門,把吳毓希的房門踢開。

  吳毓希哈欠打到一半,看到他妹他才想到有什麼事還沒做,他還沒煮今天的晚餐。

  「啊,還沒煮。」

  「沒煮你還敢收我伙食費!你這個混蛋哥哥!」

  「對了,老妹,你知道什麼是世界語嗎?」

  「知道但不想告訴你!你不會自己google嗎?」

  「我馬上煮妳告訴我!」吳毓希說:「不然我現在繼續用電腦查什麼是世界語,晚餐就要延後了。」

  店長和他的妹妹還有兩隻貓住在一起,他們兄妹倆一起上台北打拼,發現兩人一起租房子比分別單租套房還要便宜,而且一起合租才有機會找到有廚房的房子,算算日子,他們兄妹倆已經住在一起快五年有。

  吳毓希的妹妹在金融業工作,是財務工程研究員,每天穿著很有氣質的淺灰色西裝上班,「世界語就是一種目標全世界都會說的語言!」

  「你在說什麼廢話。」吳毓希皺眉,覺得她有解釋跟沒解釋一樣。

  「什麼叫廢話!去吃大便啦!我都回答你了,現在立刻給我去煮飯!」

  「吳毓欣,你在講什麼吃大便的我就跟爸爸媽媽說。」

  「都幾歲了還跟爸爸媽媽告狀,要不要臉啊!」吳毓欣臭著一張臉想拿脫下來的絲襪扔她哥,被他閃開了。

  「欸髒鬼不要鬧了。」吳毓希蓋上筆電,站起來一邊活動手腳一邊問:「你晚飯要吃什麼。」

  「隨便。」吳毓欣撿起自己的絲襪。

  「菜單沒有隨便這種選項。」

  對廚師來說,隨便是最困難的回答,吳毓希不接受這個答案。

  「那你就自己看著辦弄三菜一湯,然後隨便煮個麵,炒麵或湯麵都可以。」

  「你確定讓我隨便?那番茄沾糖、荷包蛋、番茄炒蛋和蕃茄蛋花湯?」

  「現在番茄這麼貴,只要番茄炒蛋一種就好!另外兩樣做別的!」

  沒有營養的對話就此告一段落,兄妹倆的廚房基本由吳毓希主掌,連買菜都是他負責的工作。

  今天晚餐就是台式酸辣湯、番茄炒蛋、鹹蛋苦瓜、炙烤鮭魚排加起司,搭配台式炒麵。

  先將所有的蔬菜和豬肉拿出來清洗,讓鮭魚排退冰,烤箱預熱。

  接著紅蘿蔔和豆腐連同前一天事先泡開的黑木耳全部切絲,香菇切成薄片,豬肉切絲加醬油和白糖稍微醃十五分鐘,等醃豬肉的時間可以先炒一個番茄炒蛋。做完番茄炒蛋的炒鍋重新洗過鍋子先晾乾。

  把酸辣湯的配料按照紅蘿蔔、黑木耳、香菇的順序一個一個加進另一個湯鍋裡先翻炒,等香菇的香氣都散發出來,就可以在湯鍋裡加水,同時以鹽、醬油、胡椒粉調味,開大火煮滾。

  在等湯煮滾的時間正好可以炒鹹蛋苦瓜,順便將退冰的鮭魚排撒上起司和洋蔥絲,再放回烤箱再烤十五分鐘。

  等酸辣湯湯煮滾了,再加入太白粉水勾芡,增加湯的濃稠度,隨後加入豆腐絲、豬肉絲,直到豬肉絲變色就可以加進白醋,最後加一點麻油提味。

  三菜一湯完成,就剩下最重要的主食台式炒麵。

  炒鍋再次洗淨,先將蔥、蒜爆香,然後再炒紅蘿蔔絲、豆芽菜、韭菜、豬肉絲,最後加入油麵拌炒,並在熄火前加入最重要的烏醋,烏醋獨特的酸味和鮮香與油麵揉合,熟悉的香氣漫出廚房。  

  「好了沒?好了沒?」

  吳毓欣中間來問了好幾次,被他指使著端炒好的菜出去。

  等炒麵上桌,烤魚從烤盤移到盤子裡,正好四十分鐘過去,吳毓希充分利用時間,一頓豐盛的晚餐輕輕鬆鬆準備完成。

  吳毓欣用手指捏了麵條上的豬肉絲,嚐了嚐味道,讚美他說:「很好,你可以嫁了。」

  「每次都只有這句評語,給我認真點讚美我好嗎?」吳毓希作勢要拿鍋鏟敲她。

  吳毓欣主動去拿碗筷,把餐具放在桌上的同時,上下打量兄長,「我覺得你最近有點騷包,買新衣服的頻率變高了,是不是找到新男朋友了?」

  買新衣服……有嗎?他有買很多新衣服嗎?

  最近看網拍添購新衣,吳毓希是買了幾件襯衫,但那都是耐洗的牛仔布和純黑色的薄襯衫,適合在廚房工作,都不是弄髒會很難洗的淺色系衣裳。

  「多了好幾件休閒襯衫,你之前不是嫌穿襯衫做事麻煩嗎?」吳毓欣問。

  「我以前也有好幾件襯衫啊。」吳毓希不覺得這會和他交了男朋友這件事連想在一起。

  吳毓希到餐桌邊坐下,裝滿一碗麵之後,夾一大口麵吃下去。

  「你以前買的都是穿到夜店去的花襯衫,還有粉紅、粉紫,和你最近新添購的服裝風格完全不同。」

  「有嗎?我只是想換個風格。」

  「哦,所以還不是男朋友,只是剛開始追求而已嗎?對方的興趣是世界語?」吳毓欣瞭然說。

  妹妹總是特別敏銳的察覺到他的改變,這一點讓人感激又讓人覺得討厭,感激的地方包括吳毓欣十六歲他十八歲那年,主動對煩惱著該怎麼出櫃又該怎麼交男朋友的吳毓希說:想交男朋友就去找吧,她會幫忙掩護。

  嚇了他一跳的同時又很感激妹妹的敏銳。

  「還沒確定要追。」吳毓希否定說。

  「這次是白領菁英的類型嗎?年紀比較大,更欣賞正裝的男性?」吳毓欣無視他的話,繼續問。

  「是比我年長,但不算白領菁英,真的要形容的話,就是國王企鵝吧……」說完吳毓希再次強調,「而且我還沒有確定要追求他。」

  「國王企鵝是什麼形容啊?」吳毓欣挑眉,夾了一筷子鹹蛋苦瓜。

  吳毓希絞盡腦汁、想方設法地形容說:「就是特別稀有、有點笨拙可愛……」

  「不知世事的富二代?難得你會喜歡這種類型。」

  「也不能完全用不知世事來形容他。」雖然溫先生和普通人不像生活在同一個世界的人,但他其實也懂得很多,吳毓希覺得溫先生是怎麼樣的人真的很難輕易說明白,「我覺得你要親眼看過一次才知道他是怎麼樣的人了。」

  「所以你已經決定要把他帶來給我鑑定了,你真的很喜歡他欸。」

  「真的嗎?」吳毓希問。

  「所以老哥你自己喜不喜歡他都搞不清楚嗎?」吳毓欣露出嘲笑的表情。

  「我是蠻喜歡他的啦,但我不一定要追他吧!」

  「為什麼不追?」吳毓欣拿著筷子指著他。

  被妹妹逼問的壓力讓吳毓希靠到餐桌椅椅背上,捧著碗反問:「為什麼一定要追?」

  「如果對方現在突然跟你說他和某人在一起了,你會原地爆炸嗎?」

  吳毓希想像一下溫先生牽著……牽著……面目模糊的小助理說:「我們在一起了,祝福我們吧。」他的表情瞬間變得猙獰,國王企鵝竟然有喜歡的人了?什麼時候的事?怎麼可能?我不相信!

  「好,我追!」吳毓希拿著筷子一拍桌子大聲說。

  「記得要帶來給我看哦。」

TBC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