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三章

  說是要追溫先生,但是吳毓希連溫亦君喜不喜歡男性都還不知道。

  吳毓希聽說過一些「異男忘」的故事,很多「愛上直男卡慘死」的前車之鑑在前,吳毓希多少心裡怕怕的,但在看到溫先生的那瞬間,全世界好像充滿著七彩泡泡,他的好食早餐店好像貼上粉紅色愛心壁紙,彩虹橋從吳毓希這頭連到溫先生那頭……

  「早安,毓希。」溫先生靦腆地打招呼。

  咦……毓希!

  他叫我毓希耶,好突然,可是聲音很好聽,笑容也好可愛。

  「早安,亦君。」吳毓希雙眼含情脈脈地看著對方,兩人站在原地相望,久久不語。

  「我要一個三種起司三明治!還有小杯美式咖啡!」

  「確定要小杯的不要中杯的嗎?差五塊而已哦?」

  「我要雞排漢堡加雙倍起司,搭可樂。」

  「我們這裡沒賣碳酸飲料啦!」

  「噢。那好吧,我喝大冰奶。」

  「內用還是外帶?」

  原本應該如同偶像劇中男主角第一次發現愛上另一位男主角充滿著動人旋律鋼琴伴奏的場景,卻有許多煞風景的點餐聲音,吳毓希從發愣的情況下被喚醒,彩虹和七彩泡泡一下消失不見。

  「今天不給我菜單嗎?」溫先生失落地低下頭。

  之前店長都會專門拿一份菜單給他看,難道現在吳毓希覺得他背得起來菜單,就乾脆不給他嗎?但這樣就少了看著菜單,選擇困難的樂趣……

  「我馬上拿給你!」吳毓希立刻回去拿了一份菜單和劃單的蠟筆。

  「謝謝。」溫先生緊緊拿好菜單,以對任何一紙合約還要鄭重的態度對待它。

  「店長!快回來幫忙!我們人手不夠!」在煎台那邊的老店員揮舞著煎鏟呼喚他。

  「好,我馬上回去!」吳毓希回頭對溫先生說:「我等一下來幫你點餐,你先找位置坐。」

  店長一走,原本就很想和溫先生搭話的婆婆媽媽們瞬間靠過去,自動拉了一張椅子在溫先生的桌子附近坐下。

  「溫先生啊,現在店裡客人很多,我們可以併桌嗎?」

  「好啊。」溫亦君一點也沒察覺到危機降臨。

  「溫先生啊,你結婚沒有?」其中一位穿著大山茶花的阿姨笑瞇瞇地問。

  「還沒有。」

  「那我姊姊的老公的弟弟有一個姪女還沒有嫁,我介紹她跟你認識好不好?」

  「這個……」溫亦君一臉為難。

  他從來沒遇到過這麼直白的相親介紹,以前有七個姊姊們耳提面命加上在前面負責擋那些覬覦溫氏企業想聯姻的人,直到溫亦君後來向姊姊們出櫃之後,任何相親介紹都不會再傳到他面前……

  另一位短髮且頭髮燙得十分鬈曲的阿姨毫不留情否決大山茶花阿姨的提議,拿出手機滑出照片給他看,「她那個姪女有什麼好,我媽媽的姊妹的兒子的女兒今年大學剛畢業,長得很漂亮,你看照片——」

  「啊,確實是一位氣質美人。」溫先生禮貌地誇獎說。

  「你喜歡嗎?你喜歡我就給你們交換聯絡方式,溫先生你手機號碼多少?你的line ID是什麼?」

  溫先生視線飄移,他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應付這麼熱情的相親邀約,「這個……我現在真的沒有交女朋友的打算……」

  「哎呦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你們沒聽過上次老張他們說,溫先生喜歡男孩子啦!」一直沒開口的穿大紅色洋裝的美麗阿姨得意地說:「我有一個外甥齁,他長得很帥,溫先生你要不要看一下。」她還拿出手機,點開手機給他看一張型男照。

  「這個……我暫時……暫時也沒有交男朋友的打算。」溫先生招架不住。

  「真的?還是你只是看不上我外甥這型?你喜歡哪一型,阿姨幫你找。」

  「真的不需要……」溫先生苦笑。

  吳毓希忙到一個段落,發現溫先生被這片社區最愛幫人介紹相親對象的三位阿姨圍住,趕緊衝過去解救溫先生。

  「姐姐們,你們在做什麼?」吳毓希闖入包圍圈,擋在溫亦君的面前,「你們不是早就吃完早餐了嗎?各位美麗的姐姐,妳們不要打擾溫先生看菜單好不好?」

  「我們只是想為溫先生介紹對象啦!真的沒什麼。」

  「對啊、對啊!」

  「溫先生,你需要其他人幫你介紹對象嗎?」吳毓希慎重地問溫亦君。

  「不,不用了。謝謝姐姐們,但我真的不需要。」溫亦君說。

  等到三位戰力十足的女人離開,兩人都鬆了口氣。

  「你還好吧?」吳毓希問。

  「沒事,只是被嚇了一跳,她們太熱情了。」

  和姊姊們是完全不同的類型,雖然已經習慣和七個姊姊相處,甚至和大多數女性的商業夥伴都相處愉快,但是像今天的狀況……

  女性果然有千百張不同的面孔呀。真是了不起。

  算起來,這是他第二次被吳毓希拯救了,溫先生感激地說:「謝謝你,店長。」

  「這沒什麼,我本來就該幫助客人解決任何困難。」吳毓希微笑說。

  不,不該這麼說的。吳毓希很後悔,應該直接說: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做。

  「店長真是了不起。」溫亦君感激地說:「要不是有你幫忙,在他們說要介紹我男朋友的時候,我搞不好就招架不住答應了——」

  「男朋友?」吳毓希好像聽到什麼關鍵字。

  溫亦君一愣,隨後有點拘謹地問:「啊,店長你還不知道吧,其實我是同性戀,你會覺得不自在嗎?」

  「當然不會!」吳毓希說:「其實我也是。」

  「欸?」溫亦君沒有馬上懂「我也是」的意思。

  吳毓希一緊張,忍不住以最大音量說:「我也是同性戀!」

  「哇!店長終於在公開場合出櫃了!」

  「掌聲鼓勵!」

  憑各種跡象,早就猜到店長性向的店員們起鬨,店員們一起鼓掌,連不明情況的客人也跟著鼓起掌來。

  「店長跟溫先生出櫃了!店長要跟溫先生告白嗎?」

  「告白!告白!」

  吳毓希與溫亦君相視片刻,兩個人臉都變得通紅。

  在店長的世界裡,七彩的泡泡和彩虹又再次出現,眼睛所見之處彷彿都蒙著一層粉紅色的濾鏡,看什麼都覺得幸福萬分。

  「我們先離開這裡,他們太鬧了。」

  「好。」

  吳毓希拉著溫亦君逃離自己的早餐店,站在公園的榕樹下,一但對上視線,就不好意思地傻笑,在萬里無雲地豔陽天裡,兩人心都怦怦跳個不停。

  「溫先生……你願意和我交往嗎?」

  這真是一件難以決定的大事,溫亦君抓緊不小心從店裡帶出來的菜單和蠟筆,「我……我……我不知道……」說完溫亦君就懊惱得想咬掉自己的舌頭,什麼叫不知道啊。

  只是真的很難決定,雖然溫亦君心裡很喜歡店長……

  ——但是店長為什麼會喜歡自己呢?為什麼會想和我交往?我好像也沒有特別的優點,但是被吳毓希喜歡真是太好了。

  「你在猶豫要不要答應嗎?」吳毓希小心翼翼地問,就怕嚇到溫先生。

  要是他一下子跑掉怎麼辦。

  「我覺得毓希你人很好……我……我不確定我……」溫亦君結結巴巴,沒辦法好好表達自己的想法。

  收到一張好人卡,吳毓希有點受到打擊,不過溫先生還沒拒絕,他還有機會。

  「你下午有事嗎?」吳毓希再接再厲問。

  「沒有。」

  「那我們去動物園吧。」

  這一次吳毓希沒有再詢問溫先生的意見,直接牽著他去搭捷運,乾脆地買了兩張票,目標木柵動物園。

  溫先生極少搭捷運,因為今天是上班上課的一般日,捷運非常擠,吳毓希緊緊牽著溫亦君不放,就怕兩人被人潮沖散,過了最多人上下車的幾站,吳毓希牽著溫先生坐到空出來的兩個座位上。

  溫亦君偷看吳毓希的側臉,緊張地開始捲還拿在手上菜單,把菜單捲的緊緊的。店長這是約會邀請嗎?應該是約會邀請吧?溫亦君的臉默默地紅了。

  現在才發現溫先生手上的菜單,吳毓希才想到他還沒吃早餐。

  「對不起,你餓了吧?待會我們先去買點吃的。」吳毓希滿懷歉意地說。

  他接過溫先生捲好的菜單和蠟筆,放進圍裙前的口袋裡,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他們出來的太匆促,兩人手上空空,什麼都沒帶。還好吳毓希穿著的早餐店圍裙有他收銀的幾張零鈔。

  「啊,不用了吧。會不會太耽誤時間?」溫亦君問。

  「絕對不會耽誤任何時間。不吃的話會沒力氣走路,動物園很大。」

  這真是一大失誤。吳毓希一項自詡體貼情人,他的廚藝技能總能發揮優勢,填飽情人飢腸轆轆的胃,還能溫暖對方的心。

  是他拖著溫先生去動物園的,至少不能餓著肚子去,剛才他就應該先讓溫先生吃完早餐再說。都是自己滿心滿意想著非要讓告白成功不可,他匆匆忙忙想帶溫先生去約會,光考慮約會其他都忽略了。

  「真的?動物園很大嗎?」溫亦君問。

  「你沒去過嗎?」

  「沒有……我只去過非洲看過獅子和長頸鹿,還有去北極看過北極熊和極光。」

  「待會還可以看到南極的企鵝,這樣你北極和南極的動物都看過了。」

  「哇啊,好期待。」溫亦君一下子笑開了。

  真是單純的傢伙,去動物園看南極的企鵝,哪裡會比去北極看北極熊,或者去非洲看過獅子和長頸鹿還要有意思?

  溫先生真得很容易滿足,平常只要多煎一個荷包蛋給他就能高興很久。

  雖然溫先生點餐要花上很多時間,但他也從不挑食,這樣的習慣非常好。吳毓希越來越想深入了解他了,他到底是怎麼長大的?有什麼樣的經歷才能讓他變成現在這樣子的人,好想要知道。

  吳毓希想要對溫先生更好,捧在手心裡好好寵愛他,讓他過得開開心心。


  便利商店的食物並沒有讓溫先生猶豫太久,他很快拿了一個有折扣的早餐組合就準備去結帳。

  「不多選一會兒嗎?」

  「不用,我全部的口味都吃過了。」溫亦君說。

  溫亦君也不是一開始就能悠閒的待在家裡,不用去溫氏企業辦公。最開始輪到他掌管溫氏企業,一週七天他幾乎有六天住在辦公室裡,只有一天回家睡覺,衣服都讓秘書和助理幫忙送洗,大半夜肚子餓就只能去便利商店,忙的時候溫亦君看也沒看就抓了架上的飯糰,連標籤都沒看直到咬進嘴裡才知道是什麼味道,也有過不小心被辣味的三明治辣到嗆到的時候……

  之前和店長說過和姊姊們一起拼命努力,好不容易收回51%股票,重新掌握溫氏就是那時候的事。

  在那之後他也沒有閒下來,什麼能幫溫氏賺錢就做什麼,畢竟他從小到大被灌輸的人生目標就是掌管溫氏,成為溫氏企業的掌權人而已。

  邵先生是看不下去的姊姊們幫他找的,憑著姊姊的權威,她們要溫亦君好好吃飯睡覺,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好好生活,找一個喜歡的人過一輩子。

  那是什麼樣的生活?溫先生難以想像,他一閒下來,時間好像變得無限多,連吃頓飯都可以浪費很多時間去選擇。

  「亦君,你要喝水還是運動飲料?今天天氣很熱,要走很多路哦。」吳毓希問。

  「水和運動飲料,選一種……」溫亦君兩個都想要,又覺得買兩瓶太重,但是要他選一個又好難。

  「我都買,等一下我們可以分著喝。」

  「好。」

  吳毓希一下子就想出解決辦法,他真棒!

  溫亦君覺得自己越來越喜歡吳毓希,不過交往的話,他們以後會結婚嗎?結婚要去哪個國家結呢?吳毓希會喜歡熱鬧的婚禮,還是海島婚禮呢?姊姊們會喜歡吳毓希嗎?

  想法像肥皂泡泡一個個拼命冒出來,擠滿溫先生的腦袋。他告訴自己先別想那麼遠,現在問題很簡單,要答應吳毓希和他交往嗎?

  就在溫先生想事情的時候,他吳毓希自然而然地牽著,買好門票入園,等回過神來,人已經進了動物園。

  「走吧,我們去企鵝館。」

  「好。」

  雖然天氣很熱,但溫先生的手仍然很冰涼,雖然牽著的感覺很舒服,吳毓希卻有些心疼他。吳毓希記得溫先生有手腳冰冷的毛病,以後煮溫補的食物給溫先生吃吧。

  不知不覺,吳毓希的腦袋滿滿的全部都是溫亦君,妹妹果然說對了,吳毓希真的很喜歡溫先生。

  「你還有特別想看什麼動物嗎?」吳毓希問。

  企鵝館在園區最深處,先坐遊園車到企鵝館,看完企鵝館,正好可以慢慢往外走。

  溫先生什麼都想看,他拿著動物園地圖,陷入選擇困難。於是約會流程——至少在吳毓希心裡認為這是約會,就按照吳毓希的安排,先去企鵝館看企鵝。

  他們一起排隊進入企鵝館,跟著校外教學的小朋友們一起發出「哦哦哦,企鵝!」的讚嘆聲,在熱帶與亞熱帶交界的小島,只有在動物園和海生館可以看到企鵝。

  「你看,國王企鵝。」吳毓希特別認真的把國王企鵝指給溫先生看。

  「哇,國王企鵝跳下去游泳了!」溫亦君很認真的看企鵝。

  說實話,被一群小學生和小學生家長環繞的參觀之旅一點也不浪漫,但是溫亦君看得很認真,因此吳毓希也很高興。

  「我覺得國王企鵝很像你。」吳毓希說出來了。

  「為什麼?」溫亦君疑惑,他微微偏過頭的樣子和企鵝偏過頭的樣子重疊再一起,除了可愛沒有別的詞語可以形容他。

  吳毓希靦腆一笑,「……因為你很可愛。」

  被突如其來的讚美炸得頭暈,溫先生眨眨眼睛,心跳撲通撲通跳得飛快,「謝謝……你也很、很可愛……」

  啊,彩虹再一次出現了,企鵝館內白色的雪和水藍的水面鋪上一層粉紅色的愛心濾鏡,世界再度閃閃發光。吳毓希克制住自己想抓住溫先生的雙手在企鵝館裡面轉圈圈的想法……溫先生好可愛啊……超級超級可愛……

  胖嘟嘟的小學生打斷了吳毓希的粉紅劇場,「大哥哥,你們可以往前走嗎?」

  「沒禮貌,要叫叔叔!」小學生家長的話更是一記重拳。

  明明兩人看起來都很年輕,還沒到叫叔叔的年紀呢。

  吳毓希低頭幼稚地瞪了一眼胖嘟嘟的小學生,才對溫亦君說:「我們慢慢走出去吧。」

  「好。」

  溫先生的臉很紅,明明在室內還有冷氣,他卻覺得穿著西裝有點熱,他脫掉西裝外套,把外套搭在手臂上。

  吳毓希仍然牽著他的手,他們慢騰騰的在動物園裡沿著樹蔭走,天氣實在太熱了,吳毓希牽著他到兩棲爬蟲動物館裡面吹冷氣。因為館內不能吃東西,他們在門口稍微吹得到風的地方先喝水,又吃了一些飯糰、三明治當午餐。

  這時候吳毓希稍微恢復理智,他對溫先生說:「對不起,這麼突然把你拉來動物園。」

  溫亦君優雅地吞掉嘴裡的食物,拿紙巾擦過之後才回答。

  「欸?我下午沒事,所以沒有關係。」

  「應該先問過亦君想去哪裡約會的。」吳毓希繼續說。

  「去、去哪裡約會……」溫亦君臉又紅了。

  「我們現在就在約會哦。」吳毓希強調完,緩慢地說:「一時決定不了也沒關係,我們可以多約會幾次,你慢慢想,總會想清楚答案。」

  「好,我知道了。」溫亦君小聲回答。

  吳毓希好溫柔,好喜歡他。

  心裡的喜歡越來越多,顧慮卻一點也沒減少,也許該拒絕的,如果和吳毓希在一起,會給吳毓希帶來許多困難。他的七個姊姊連邵先生那樣的菁英都覺得難纏,雖然姊姊們扛下壓力,讓他可以休息,但溫氏企業也是他不可以放手的一大重擔,也許未來忙得沒辦法再去早餐店好好享用一頓早餐也說不定,甚至連聊幾句的時間都沒有……

  想得越多,卻越不想放手。

  「我們走吧。」吳毓希伸手過來,要繼續牽著溫亦君走。

  看著吳毓希的手,溫亦君下定決心,伸手覆蓋他的手,緊緊握住,「好。」

  答應他吧。

  我們一起走完人生的道路吧。

  溫先生彷彿能聽見結婚進行曲響起的聲音——

  但是溫先生總是找不到開口的時機。

  「我——」我們交往吧。

  當溫亦君想這麼說的時候,吳毓希搶先說:「肚子餓了嗎?也是,我們早午餐都只吃了一點點東西,想吃什麼點心嗎?棉花糖怎麼樣?還是冰淇淋甜筒?」

  因為找不到賣棉花糖的攤販,他們買了兩個冰淇淋甜筒,一個香草口味,一個巧克力口味,還有一個能射出泡泡的泡泡槍,只因為溫先生好奇多看了幾眼,吳毓希就很爽快地買了下來。

  第二次溫先生試圖開口的時候,吳毓希指著路邊賣玩偶的攤販,用大聲驚呼打斷他,「國王企鵝!我們買兩隻吧。一人一隻。」

  一直到太陽下山,他們一起搭捷運回去,在充滿下班下課人潮的捷運車廂內,更不是告白的好時機。

  直到離開捷運站,站在溫亦君家的門前,溫先生三度試圖開口,「毓希——」

  「我今天玩得很開心!」吳毓希再度打斷他,「快點回家吧,晚上有家教課不是嗎?我們下次再聊。」

  吳毓希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留溫亦君帶著滿滿的疑惑站在原地。


  吳毓欣頂著一頭用鯊魚夾隨意固定的亂髮,穿著家居服,拿著筷子拍桌哈哈大笑,「你話題轉得這麼硬,他都沒說什麼嗎?」

  「沒有。」吳毓希很鬱悶地用筷子撥弄著米粒。

  他有點後悔主動和妹妹討論感情問題,吳毓欣除了嘲笑他,真的能為他帶來什麼幫助嗎?

  他很懷疑。

  吳毓欣用筷子敲了敲桌面,沉吟半响說:「我覺得溫先生應該不是想拒絕你啦!」

  「難說,我覺得他一直用很為難的表情看我。」吳毓希一臉沮喪說。

  「搞不好他想答應你,結果一直被你打斷。」吳毓欣夾了一筷子青椒牛柳送進嘴裡,含糊地說。

  「才不可能發生這種事!」

  「難說哦。」吳毓欣說:「你應該請他吃晚餐的,我還可以幫你鑑定一下。」

  「他晚上有家教課。」

  「家教課有男人重要嗎?」吳毓欣問。

  「我怎麼知道……」吳毓希根本無心吃飯,即使他做了特別豐盛的晚飯,「他會不會明天早上遞紙條拒絕我吧?」

  「你不是說溫先生年紀比你大嗎?他肯定更懂人情世故,才不會這麼做啦!」

  「真的?」吳毓希問。

  「真的。」

  吳毓欣滿足地橫掃整盤鳳梨蝦球和糖醋排骨,反正他哥正沈浸在自己的思緒裡,根本吃不了多少。

  吳毓希喃喃自語,「那就好,我還可以再努力一下,別一下就拒絕我……」

  「不然明天早上我去你店裡看一下,我看一眼就知道他會不會答應你。」吳毓欣自信地說。

  這是吳毓欣的特異功能,她看對他哥有想法的對象非常準,幾乎沒有看錯過。

  「不要。我還要再努力一下。」吳毓希拒絕說。

  「是你自己拒絕的哦。之後求我我也不去。」

  「不去就不去。」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