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一章

  「這一季因為受到美股衝擊,股市呈現跌幅,為此我已經帶領團隊收縮投資,接下來的資金運用會以保守為主——」專業經理人邵庭諭扶高眼鏡,看著自己服務的對象魂遊天外的模樣,面無表情地敲了敲桌面,「溫先生、溫先生,你有在聽嗎?」

  「邵先生,你今天早餐吃了什麼?」溫亦君的問題來得很莫名其妙。

  不過和溫亦君合作多年的邵先生大概理解溫先生現在的狀況,他大概沉浸在某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裡,不找到癥結點就不願意結束思考,也就不能邁向下一個問題。就這一點來說,溫先生很適合當科學家。

  不過溫先生不是科學家,是邵先生的老闆。

  邵庭諭乾脆地收起財務報表,把那些精心製作的報告連同資料夾堆疊在溫先生的書桌上,然後拉了一張椅子在他對面坐下來,決定好好回答溫先生的問題,順便給他免費的諮商服務——看在溫亦君攔下七個姊姊,讓邵庭諭改成只要半年對姊姊們面對面匯報一次,其他時間只要寄報告過去就好的份上——溫亦君為他攔截了天大的麻煩,所以邵庭諭非常樂意偶爾提供些額外的服務。

  「我早餐吃兩個貝果,加一杯黑咖啡。」邵庭諭認真地回答他先前莫名其妙的問題。

  很少人會把溫亦君的話當真,但有時又不得不為錢把他的話當真。

  「黑咖啡是手沖還是虹吸壺?」溫亦君追問。

  「都不是,超商買的。」邵庭諭才沒有那個美國時間自己沖咖啡,他寧願早上多睡一點。

  「那貝果是什麼口味的?」

  「一個是莓果,一個是起司。」

  「夾什麼餡料?」溫亦君決定打破砂鍋問到底。

  「草莓醬和花生醬,都各夾一個起司片。」邵庭諭很配合,描述地非常詳細,不過和溫亦君的這番對話讓身為專業經理人的邵先生職業病發作,想確認一個問題,「溫先生打算進軍餐飲業嗎?」

  「啊?哦,沒有。」溫亦君回過神,他並沒有那麽大的野心,比起進軍餐飲業,最近生活的大事更值得溫亦君對邵庭諭炫耀:「只是最近我開始自己一個人買早餐了,我第一次使用ATM來提領零鈔,因為拿大鈔去買早餐會讓早餐店很困擾。」

  這倒是一大突破。

  「咳,這樣很好啊。」

  邵庭諭告誡自己不能仇視富有的雇主,雖然他不懂為什麼他的老闆可以好端端地活到今天,而沒有遭遇不測,但每個人生下來時,老天讓他們抽到的牌本來就不一樣,因為他有七個厲害的姊姊和富有的家產。

  「需要我去換一袋十元和五十元硬幣過來嗎?」邵庭諭問。

  「真的嗎?會不會很麻煩?」溫亦君的眼睛閃閃發亮。

  「不會,銀行有兌換零錢的功能。」

  「原來銀行這麼厲害啊!」溫亦君雙手交握,抵在下巴,像是在端詳什麼藝術品一般,眼神若有光。

  不然你以為呢。邵庭諭面無表情地為老闆的無知悄悄的震驚了一會兒。

  「零錢我會讓助理送來,那麼我們下週再見。」

  專業經理人邵先生收拾好公事包,準備離開,他一秒幾十萬上下,除了見老闆,平常根本很少有摸魚閒聊的時間。

  「其實你一個月來一次就可以了。」溫亦君慢吞吞地把人送到門口。

  「一個月見一次老闆?」邵庭諭說:「不了,你給我這麼高的薪水,再偷懶我會愧疚的。」

  隔天早上,早餐店店長吳毓希說對溫先生說:「一共一百三十五元。」

  而溫亦君竟然拿出一個小巧可愛的招財貓拼布零錢包,拿了一張一百和三十五元零錢付帳,幾乎所有人都在猜溫亦君是不是破產了。

  店員們和熟客都習慣待在一起八卦溫先生了,他們看到溫先生和店長的互動,感到非常驚訝。

  「你們看到了嗎?溫先生第一次用零錢欸!」

  「他竟然有零錢包!還是招財貓拼布圖案的,好可愛!真想問他在哪裡買的。」

  從第一次拿出千元鈔付款的闊少,進步到會用百元鈔,現在他會用銅板了!天大的進步!

  吳毓希沒想太多,他笑著調侃溫先生說:「你終於把之前我們找你的零錢拿來用了。」

  「不是。」溫亦君驕傲地說:「你們找回來的零錢我都放到捐款箱了,這是我專門去換的零錢。」

  「你去郵局還是銀行換零錢了?」吳毓希挑眉,他沒想到溫亦君竟然知道銀行可以換零錢這種小事。

  「銀行吧?我不清楚,是助理幫我換的。」溫亦君不確定地說。

  啊,助理,這個人是有助理的。

  吳毓希這時候才想起眼前的溫先生是有錢人,大概真的很有錢的那種有錢人,早餐天天去吃飯店自助早餐都不會吃倒自己的那種程度的有錢——這個情報還是其他店員從和溫先生的閒聊裡套出來的。

  一開始七個姊姊都各自結婚,溫亦君也離開本家宅邸住到小公寓之後,姊姊們曾經給助理一大疊飯店早餐券,讓助理帶溫先生去吃早餐。

  結果那一個月的自助早餐愣是讓溫亦君吃瘦了。

  豐盛到不行的自助餐,沒有姊姊們強勢地選菜投餵,溫亦君一個人優柔寡斷地決定早餐菜色,雖然他個人吃得很高興,每天都花很多時間選不同的料理搭配奶油麵包或肉桂麵包,或者白粥……有時候甚至乾脆就只吃個吐司抹奶油烤一烤都好。他花很多時間想該怎麼吃,然而通常等他決定好、吃完飯,早餐時段都快過去了,也剩不了多少菜色。

  溫亦君本來就不胖,一瘦就看起來更飄渺仙氣,像時尚雜誌裡走出來的高挑模特兒。

  但這把姊姊們嚇得趕緊為他進補,再次把溫亦君餵到可以捏起一把臉頰肉為止才消停。

  溫亦君打斷吳毓希的思考,「……我剛剛想到,我還是不要喝米漿,改喝薏仁漿好了。」

  「好,沒問題。米漿跟薏仁漿的價格一樣,你不用額外付錢給我。我去幫你準備早餐。」吳毓希說完,誇了一句,「對了,你的零錢包真可愛。」

  「謝謝,這也是助理幫我買的。」

  助理買的。這句話聽起來真討厭。

  吳毓希確定自己不是討厭他有錢請助理。而是對那個零錢包有意見,一般來說,應該由自己決定挑選要什麼花樣的零錢包吧?或者他那七個姊姊親手挑一個零錢包送他,都比助理買的來得要好。他莫名地覺得溫先生很可憐,於是多煎了一個荷包蛋放在盤子裡給他。  

  「我……沒有點荷包蛋。」溫亦君捏著盤子邊緣,小小聲說。

  「這是店長招待。」吳毓希解釋。

  「哦,謝謝你。我喜歡荷包蛋。」溫亦君彬彬有禮地道謝。

  等回到出餐吧檯內,吳毓希開始反省自己送荷包蛋顯然有些多餘,溫亦君又不是會因為一個荷包蛋而感到高興的傢伙,而且看他的表情,說高興還不如說他覺得困擾。

  吳毓希發覺他的好意變成困擾,這讓他心情低落許多。

  大失誤。

  雖然不再對溫先生懷有憧憬,偶而還會生氣到對溫先生產生一些未成年不宜的想法,但吳毓希不想惹漂亮的人不高興。

  吳毓希決定去彌補,他是個很有行動力的人,通常想到就做,「對不起,多一個荷包蛋是不是不符合你的飲食計畫?還是我幫你打包起來?」

  「可以打包嗎?」溫亦君露出新奇的表情。

  對了,溫先生搞不好這輩子沒有吃不完打包的經驗。

  「當然可以。」吳毓希說。

  「那請你幫我打包起來,謝謝。」溫亦君望著吳毓希的眼睛,誠摯地道謝,「我很喜歡荷包蛋,謝謝你願意招待我。」

  從這個角度看,表情無辜天真到看不出有三十一歲的溫先生真的好可愛。

  不知道可不可以捏他臉。

  想捏。

  但是一個成年人隨便伸手捏人家的臉是不行的,尤其是對方也是個成年人,太突兀了,他們還沒熟到這個份上。

  不過,吳毓希自從那次以後,一直惦記著捏人家的臉這件事,只要看到溫先生他都忍不住盯著對方的臉看個不停,越看越覺得好看,越看越覺得想帶回家養……

  雖然他可能養不起,但是沒關係,人需要有夢想。他可以慢慢想,多想一點,想一想也不用花錢。

  這天早上,溫亦君因為前一天晚上已經想好要吃什麼,還寫在紙上要自己絕對不能改變心意,所以他打算提前出門吃早餐,欣賞趕上班、趕上學的人豐富的點餐技巧。

  但是當他走到早餐店門口,發現超長的排隊隊伍,這是平常絕對不會出現的異常狀況。溫亦君走進店裡,發現今日的店員少了整整三位。一間在最忙碌時間需要用到八個人手的早餐店,陡然失去三個戰力,這樣的損失非常地可怕。

  吳毓希今天必須一邊站煎台一邊處理點餐,他們店裡沒有點餐的POS機,通常只能靠點餐蠟筆跟點餐單,餐點金額加總都靠店長和老店員。偏偏今天缺席的還都是老店員,早餐店員們忙得不可開交,好像自己也成為了煎檯上翻來覆去的荷包蛋,等著趕上班上學的人則等得心浮氣躁。

  早餐店平時都有兩個店員,包括店長總共三個人,會主動搭話問客人想吃什麼,但老店員不在,新店員幫忙的時候就會常常出狀況。

  「今天要點什麼?」

  「鮪魚起司蛋餅,蛋要兩個,飲料要冰豆漿混米漿。」背著側背書包,一隻耳朵裡還塞著耳機的高中生說。

  「大杯還是中杯?要這裡吃帶走?」

  「大杯的,帶走。」

  平常總是站內場負責下廚的店員急得額頭上都冒汗了,「這樣一共是……一共是……店長,一個雙份豬排三明治是多少?」

  「雙份豬排三明治?」吳毓希回頭說:「四十元!」

  「這樣一共是一百一十元哦!」店員還在加總金額,溫亦君就插話說,「雙份豬排三明治四十元,鮪魚起司蛋餅二十二元,蛋加八塊和起司加五塊錢,大杯冰豆漿混米漿三十五元,所以總共是一百一十元。」

  「對,溫先生算得沒錯。」吳毓希點頭,對溫先生笑了笑。

  溫先生大受鼓舞,他很高興能被店長肯定,於是他鼓起勇氣說:「要不要讓我幫忙?我可以幫忙點餐跟算錢,錢我算好你收。」怕店長會不想讓外人碰錢箱,他還特別強調錢讓店長自己收。

  吳毓希很乾脆地接受了臨時工溫先生,「錢也給你收,錢箱在那裡,找錢你自己拿。你可以幫忙出餐嗎?紙袋在那裡,吸管和面紙在上層抽屜,飲料固定的盤子在下層抽屜,每個紙袋都放兩張面紙給客人。」

  「好!」溫先生這次決定得很快,一點都不優柔寡斷。

  他其實動作俐落,大多數不重要的事情都決定得很快——不重要的事情包括投資理財、決定貿易代工工廠下一季接哪一家的單、買賣房地產,重要的事情包括今日服裝穿搭、獨自購物和獨自吃早餐等等——所以吳毓希發現溫先生竟然意外地能幹。

  更重要的是溫先生長得好看,看見好看的人,等出餐的客人也比較不會心浮氣躁。

  溫先生的記憶力還特別好,他幫人點餐還不需要用蠟筆在點餐單上面註記,通通記在腦海裡,站在煎台、炸鍋、飲料桶旁邊的店員們都只要專心聽他報菜,一起遞給他,再讓他分類裝進紙袋,送到店員手上。溫先生幾乎完全替代店長平常的工作,他的工作量可以等於一個半的人力,長得好看也可以抵掉一個人力空缺,總共等於兩個半人力的溫先生總算讓戰場般可怕的早餐店氣氛和緩許多。

  「一個鮪魚漢堡夾起司。」

  「一個起司蛋餅,起司要雙倍。」

  「大杯的拿鐵加糖。」

  更令人詫異的是溫先生竟然很會說話,他親切地叫一個板著臉,約莫五六十歲之間穿著黑底大白花俗又有力的老太太說:「那邊那位穿黑底白花洋裝的姐姐,您的餐點好了哦!」

  「謝謝啦。」穿黑底白花洋裝的老太太接走紙袋的時候臉都紅了。

  「那邊那個建中的弟弟,你的早餐好了哦!飲料要小心拿。」

  「藍色斜紋領帶的先生,你的早餐好了。兩個豬排三明治,大杯拿鐵加糖。要小心拿哦!」

  撐過最忙碌的七點半到八點半,客流量大幅降低,早餐店才清閒下來。

  吳毓希鬆了口氣,他很少有忙得這麼狼狽的時候,他拿手帕去洗手台沖水擰乾擦臉,把煎蛋餅、炸薯餅沾到臉上的油光和汗水都洗掉,才去找溫亦君說話。

  「謝啦,溫先生,還讓你幫忙。你想吃什麼,我請客!」吳毓希說。

  「不用請客,我只是幫一點忙而已。」溫先生客氣說。

  「溫先生,你的記憶力怎麼這麼好?」店員小妹擠到店長前面,仰著頭問溫先生,眼睛裡彷彿有愛心在閃爍。

  「對啊對啊,溫先生你剛才算帳都沒有看菜單,但是價格都對欸!你怎麼這麼厲害?」店員小弟也靠過來問。

  「因為我之前看過好幾遍菜單,就都記住了啊。」溫亦君輕描淡寫地說。

  只要分一點看財務報表的敏銳度在早餐店菜單上,記住每一個單品項目的售價並不困難。雖然他不必負責親自出馬去洽談大部分的生意,但他還是得常常看報表,七個姊姊為他請來的無數頂尖家教以及姊姊親自下海七對一的訓練,終於在世人面前展現出驚人之處。

  「好厲害!」

  「超強!」

  店員們簇擁著溫先生,無意間把吳毓希和他隔離開一段距離,吳毓希眼睛一瞇,把店員小妹輕輕撥到旁邊,硬是擠在溫先生的正前方,和他說:「這真的很了不起,你得讓我請你吃早餐。別客氣,盡量點。」

  「真的嗎?那……那我就不客氣了。」溫亦君不好意思,從西裝褲口袋裡掏出一張對折的便條紙。一展開,吳毓希就看到上面印著溫氏企業,整體排版設計看起來很高級的便條紙,上面還整整齊齊地用鋼筆寫著:蜂蜜燕麥口味的格子鬆餅,蛋餅不要蔥要醬油膏,豆漿咖啡大杯不加糖。

  那張特別厲害的便條紙被溫先生遞給店長,他靦腆低下頭說:「我今天想吃這些。」

  「今天早上先想好要吃什麼才過來的嗎?」吳毓希笑著接過便條紙,覺得這是溫先生的一大突破。

  「不,我昨天晚上就想好了。」

  哇,昨天晚上就專程想今天早上吃什麼。吳毓希想,也不知道花了溫先生多少時間?

  「……好,那我就照上面寫的做,還想吃點別的嗎?真的不要客氣!吃不完還可以打包帶走。」吳毓希說。

  「那我要一個荷包蛋,半熟,要打包帶走。」

  「好。」

  吳毓希再次挽起袖子,他得煎一個百分之百完美的半熟荷包蛋!

  自從那次溫先生幫忙早餐店之後,他身上高貴冷豔的冰層好像被打破了,莫名地讓人覺得很好親近。

  親和力從公園阿伯看到他穿著亞曼尼米色西裝,也敢用剛拿過油條的手去拉他的手就能體現出來,「欸,小溫啊,你會不會下棋?」

  「下棋?」小時候溫先生都有接觸過西洋棋和圍棋的才藝補習班,現在溫先生也很喜歡上網下棋。

  「來啦來啦,不會沒關係,我是老張,你可以叫我老張或張阿伯,阿伯保證教到你會。」滿臉皺紋的張阿伯笑嘻嘻地說,穿著汗衫紅短褲藍白夾腳拖,拉著溫先生穿越公園綠蔭,到阿伯夥伴們聚集的涼亭,已經有另外三四個阿伯等在那裡了。

  公園阿伯們下的是象棋。

  象棋溫亦君也會,只是沒那麼擅長。溫亦君本來鬆了口氣,想說會下象棋應該沒問題,仔細一看覺得哪裡怪怪的,放在公園石桌上的棋盤紙對折一半,有一半的棋子還蓋著。

  「這是……下什麼棋?」溫先生遲疑地問。

  「下暗棋啦,你會不會下暗棋?」張阿伯拍拍他的肩膀問。

  「以前沒有玩過這種玩法。」

  「這很簡單啦!」

  阿伯左一句右一句和溫先生解釋暗棋的規則。

  先把棋翻過來打亂,隨機布置於棋格內,先手的人翻到黑色就執黑,後者就自動歸為執紅。下一回可以選擇者朝縱向或橫向移動,若移動到暗棋位置,就將它翻開,若該棋是己方或者對方等級高的棋,就把移動的棋放回原位。如果翻開的是低於或同等的對手棋子,就可以將他吃掉。帥、將無法吃對手的卒或兵,反之卒或兵可以吃帥、將。黑棋大至小的排列是將、士、象、車、馬、砲、卒,紅棋則是帥、仕、相、俥、傌、炮、兵。

  先吃掉所有對手棋子的人勝利,或者有很小的機率會遇到和局。 

  「來來來,溫先生,我們吃一子算十塊。」張阿伯笑嘻嘻地說。

  「什麼?」溫亦君驚訝了一下。

  他不是沒賭過博,他玩過角子老虎機也上過拉斯維加斯的牌桌,只是公園涼亭裡的象棋賭局……他真的第一次接觸。

  「嘿嘿,小賭怡情嘛,聽說溫先生現在有零錢錢包了?」

  「我是有零錢錢包,可是在公園聚賭——」溫先生看著公園轉角處的警察局。

  「那個不用在意啦!」熱情的張阿伯強硬地拉著他坐下,「現在輪到老林幫我們望風,來來來,坐下來一起玩。」

  「可是——」溫先生很為難。

  「你有帶錢包齁?」張阿伯問。

  「有是有……」

  於是溫先生第一次體驗以十塊錢為單位的賭局,但台灣不是不能公然聚賭嗎……

  下午兩點,剛剛打烊下班的早餐店長吳毓希在門口伸了一個懶腰,準備回去睡午覺。他習慣性地四處掃視,這個時間點,天氣炎熱,又是上班時間,路上沒什麼人,公園裡也不會有什麼人,所以聚集在公園涼亭裡的阿伯和被圍在阿伯中間的溫先生特別顯眼。

  尤其今天溫先生又穿了米白色的西裝,在一群汗衫阿伯之間,簡直超級格格不入。

  吳毓希好奇溫先生怎麼會突然跟一群公園阿伯扯在一起,他忍不住走進公園,靠近涼亭。

  「快快,快把錢收起來。」負責望風的人換成老張,他看到吳毓希過來,反射性地讓大家收拾東西準備跑路。

  「警察來了嗎?」老林慌張地問。

  「不是,是早餐店的店長啦,那個吳店長——」老張話說到一半,吳毓希已經到了。

  「你們在幹什麼?賭博?騙溫先生的錢?」吳毓希眼尖,一眼就看到癱軟在石桌上可憐兮兮空蕩蕩的招財貓拼布零錢包,他皺著眉頭說:「阿伯,這樣就是你們不對了,你們自己賭博,還拉溫先生,是想害溫先生噢?」

  「沒有啦、沒有啦,就只是想跟溫先生搏感情啦。」老林慌張地揮手,國台語參半,「我們小玩一下而已。小玩一下。」

  「你們這是騙溫先生錢。」吳毓希長腿一腳踩在石椅上,利用身高優勢壓迫這群阿伯說:「還錢!你們快點把錢還給溫先生哦!不然警察局就在旁邊——」

  「但是……但是……我們真的不記得贏溫先生多少錢?」老張可憐兮兮地說。

  其他老阿伯也佝僂著肩膀,不敢說話。

  「溫先生,他們拿走多少?」吳毓希低頭看他問。

  「這樣不好吧……我都輸了……錢就不用拿回來……」溫亦君猶猶豫豫地說。

  「賭博犯法,他們硬拉你玩,本來就要還錢。」吳毓希說。

  溫亦君才不好意思說了個數字,阿伯們從錢包裡肉痛地掏出所有閃亮亮的十元硬幣,還給溫先生。

  接著吳毓希牽著溫亦君的手,等溫亦君收好他的拼布零錢包,才拉著他走出充滿阿伯味的涼亭。才走到公園邊緣,溫亦君身上的香水味又明顯起來,吳毓希回頭看香噴噴沒流汗的溫先生,看了看太陽,又捏了捏冰冰涼涼的手。

  「你的手怎麼這麼冰?」吳毓希說。

  「我身體比較偏寒。」溫亦君不好意思地抽回手,「謝謝你,我都不知道要怎麼辦,沒想到象棋的暗棋玩法這麼難。」

  溫先生本來想記牌,但是他本來就少玩象棋,在洗象棋的時候記圓圓的還反面朝上的棋子很耗腦力,他又時不時被阿伯拉著問東問西。像是退休金買什麼股票基金比較好啊?結婚了沒有啊?我們可不可以買溫先生家公司的股票啊?要不要跟我姪女相親啊?買股票怎麼樣可以包賺錢啊?哎呦現在都什麼時代了,溫先生喜歡男的,我也有還沒有戀人的弟仔可以介紹,溫先生要不要認識啊?溫先生對比特幣怎麼看啊?

  結果阿伯們把溫先生擅長回答和不擅長應付的問題混在一起問,他被問題和阿伯熱情的勾肩搭背和鬧得頭昏腦脹,根本沒時間記牌。今天運氣又特別差,輸得一塌糊塗。

  「你想玩下次約我們玩,不賭博,我們玩真心話大冒險。」吳毓希笑著說。

  「什麼是真心話大冒險?」溫亦君問。

  「……你不知道?你們不玩這種遊戲?」吳毓希很詫異,他主動解釋說:「就是輸了的人可以選真心話或大冒險,贏的可以問一個問題,或者讓對方做一件事情,通常不能拒絕。」

  「哦!這種遊戲嗎?我們家有一次出了一點小問題,我跟姊姊好不容易收回51%股票,對方聯合所有人也只有49%,還是拼不過我們,最後他們只能乖乖讓我們家收購他們的股票,這樣算大冒險嗎?」溫亦君舉例說。

  這就是和一秒身價幾十萬上下的人對話的感覺吧。吳毓希感覺自己聽了一段驚心動魄的商戰故事。

  「……不太一樣,下次有機會帶你玩真心話大冒險。」

  「好。」溫亦君抱持著小雀躍的心情回答。

  他們一起走回溫先生的公寓底下,這棟公寓是這一社區裡最高貴的建築了,連門口警衛都穿著看起來很高級很筆挺的制服。

  「溫先生午安!」門口警衛爽朗地問好,替溫先生開門。

  溫亦君溫和地朝對方點頭一笑,轉身禮貌地問:「謝謝你送我回家,你要上來坐坐嗎?」

  「好啊!」吳毓希爽快地答應。

  「真的?」溫亦君很驚訝,根本沒想到吳毓希會答應。

  「你不會只是隨便問問吧?」吳毓希挑眉問。

  「沒有沒有!」溫亦君猛搖頭,就怕被誤解,「我只是以為你現在很累了,想回家睡覺。」

  「雖然很累,但我很想多認識你一點啊,溫先生。你不介意請我喝杯茶吧?」

  「當然不介意!請進!」

  吳毓希挺直了腰,不卑不亢地像往常走進任何一個地方的姿態,全身的自信閃耀著光芒,他今天穿著淺色丹寧短袖襯衫和黑色的牛仔褲,長得小帥——沒有比溫先生帥——的他踏進高級公寓,氣場一點也不弱,和大廳正中央奇異的銀色裝置藝術相得益彰,瞬間特別像連鎖早餐店董事長。

  連鎖早餐店董事長是吳毓希未來的目標,他打算策劃好一套SOP,讓人家加盟他創立的早餐店品牌。

  溫先生一時之間以為看到他來自某知名企業的商業夥伴,一下子被吳毓希帥呆了。

TBC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