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柔寡斷的溫先生-第五章

  就在店長在家裡一邊反省著必須改變這個僵局,把話講清楚說明白的時候,溫先生也在做準備。

  他把邵先生叫來了。

  溫亦君一看到邵庭諭,就迫不及待地說:「請你幫我清算財產,列一張表單出來。」

  「怎麼突然想要清算財產……你生病了嗎?最近情緒感覺抑鬱嗎?有什麼不高興的事都和我好好談一談吧。」

  邵庭諭緊張地握緊公事包,覺得溫先生精神狀態有點異常,和平常溫潤如水的模樣完全不同。

  溫先生遇到了人生瓶頸嗎?即使有錢也不快樂嗎?想不到人生目標嗎?

  溫先生自顧自地說:「我想要和男人結婚,最好可以在美國登記結婚,婚禮還沒想好辦在哪裡,但是婚宴一定要隆重盛大,蜜月最好可以訂馬爾地夫——」

  「等等,老闆,等一下。你要跟誰結婚?」邵庭諭覺得自己好像耳朵故障,聽錯了什麼。

  他好像聽到結婚登記?婚禮、婚宴?度蜜月?

  「毓希啊。」溫先生甜蜜地笑著說。

  「你們、他……那位先生已經跟你求婚了?」邵庭諭語無倫次地問。

  哇,這進展也太……太火速了吧?是前不久看到的那位男性朋友嗎?記得溫先生說對方是……是……呃,附近早餐店的店長?

  「還沒有。」溫亦君乾脆地說。

  老闆不會是愛情騙子被騙了吧。邵庭諭不由得這麼想。

  「那你們才交往沒多久——」

  「我們也還沒交往。」溫亦君打斷他說。

  邵庭諭愣在那裡,第一次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不是。如果你們還沒交往,也還沒求婚,那突然清算財產說要去美國登記結婚,還要辦婚禮婚宴連蜜月地點都選好了是怎麼回事?也太雷厲風行了吧?

  「……那現在就準備會不會太早了?」邵庭諭委婉地勸說。

  「為毓希提前準備這些,永遠都不嫌早。」溫先生溫情脈脈地說。

  難怪人家都說愛情是盲目的。

  遇到被愛情糊著雙眼的溫先生,是要自己想辦法勸老闆冷靜一點,還是通知那七個魔鬼一樣的溫氏姊妹呢?邵先生感到非常、非常的為難。他的人生到了分岔路口,到了不得不抉擇的時候,是要立刻通知七魔女呢,還是立刻通知七魔女……

  他好像沒有別的路可以走了。

  話說回來,他從來沒想過他老闆溫先生是一個會為愛情盲目的男子,雖然這個人生活方面毛很多,常常更改決定,這個也好那個也不錯……但是在工作上幾乎無可挑剔,行事俐落,從來不給下屬找多餘的麻煩,比如要求下屬每一件商業案都交可有可無的心得檢討。邵先生剛出社會的時候,寫報告寫到快要崩潰,從此立志找一份不用寫智障報告的工作。

  他現在交的每一份報告都無可替代,非常重要,精簡有效……

  「關於我財產的清算表單,請盡快完成給我。」溫先生溫和地微笑,「對了,這件事我不希望讓我姊姊們知道。明白嗎?」

  「……我明白了。」

  雖然溫先生面對愛情盲目,但在關鍵的時候又非常精明。邵庭諭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看來靠打小報告的方式,解決老闆的奇思妙想這一招是不行了。

  附近早餐店的店長,到底是什麼樣的人物……

  早餐店店長吳毓希是什麼樣的人物,邵先生很快就明白了。

  溫先生雖然最近天天在好食早餐店待到打烊,但他中途他總要去上個廁所,邵先生躲在門外觀察很久,趁溫先生去上廁所的時候衝進店裡,隨便抓著一個店員說:「你們的店長是誰?」

  被他抓著的那個店員回答:「是我。」

  「麻煩你跟我來,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跟你談,關於溫先生的事。」邵庭諭快速地說。

  「你是上次那個邵先生?溫先生去上廁所了,他很快就回來。」

  「我不是找溫先生,我找你。」邵庭諭緊張地一直張望廁所的位置,就怕溫先生發現他,「快點,不能讓溫先生發現。」

  「你們先幫我顧一下店。」吳毓希對店員吩咐說。

  「好,店長。」員工小妹立刻回答。

  邵庭諭帶著吳毓希穿過公園,走到對面的便利商店,再走到雜誌架之前才停下,他們一起眺望著好食早餐店的招牌。

  「到底有什麼事找我?」吳毓希對溫先生的專業經理人為什麼突然來找他感到一頭霧水。

  他們兩個不過才見過一次面,照理說應該沒什麼好談的才對。

  邵庭諭深吸一口氣,問:「你喜歡溫先生嗎?」

  「你怎麼知道?」吳毓希先是驚訝,再來就是防備地看著邵庭諭,「我喜歡他,不行嗎?」

  「……我明白了。」

  喜歡就好辦多了,但老闆他已經想到蜜月旅行要去哪裡這件事情,邵先生欲言又止,怎麼也想不到妥當的用詞。當專業經理人為什麼還要負責應付老闆的生活!邵先生在心裡怒吼。

  但邵庭諭還是努力組織語言,想辦法把溫先生深長的眼光和深切的心意,委婉地轉達給吳毓希聽。

  雖然邵先生不想代替老闆告白,但他很擔心老闆還沒告白就硬要帶人家去度蜜月或者突然說要做試管嬰兒培養下一代什麼的,他權衡了幾天決定這件事必須先和吳毓希溝通一下。

  吳毓希聽完,露出閃閃發光的微笑。

  「不愧是國王企鵝,就是這麼與眾不同。」吳毓希讚嘆說。

  「什麼國王企鵝?」邵庭諭很是不解。

  「你不覺得溫先生很像國王企鵝嗎?又氣派又可愛。」

  「噢。」

  邵庭諭兩眼呆滯,不是很懂這兩個人是怎麼回事。

  「感謝你特別把這件事情告訴我,邵先生。我會和溫先生好好溝通,麻煩你特別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吳毓希客氣地說。

  「不會不會,你們互相喜歡就好。」邵庭諭擺擺手。

  既然這兩個人是兩情相悅的話,他可能真的要開始準備幫溫先生清算財產列出表單,還有後續的婚禮、婚宴、蜜月行程安排也都可能得靠他一手包辦。

  「不過邵先生,可以麻煩你先保密嗎?我想親自和溫先生告白。」吳毓希不好意思地抓抓臉頰,靦腆地笑。

  「了解,我會保密的。」

  邵先生覺得心累。

  做為業界有名的王牌經理人,覺得幫老闆處理感情問題比談下一個收購案還要累。真的不懂溫先生和這傢伙談戀愛是在談什麼花樣,他也不是很想懂。

  不管怎麼說,邵庭諭會做好他的本職工作。

  與立誓要做好本職工作,但被溫先生嚇出冷汗的邵庭諭相比,吳毓希的心情好得像無風無雨晴朗無雲的豔陽天,他差一點就愉快地哼起歌了。

  上完廁所的溫先生早已回到座位上,他立刻就發現吳毓希不在店裡,還在想吳毓希去哪兒了,沒想到會看到人從店門口回來,還一副心情很好的樣子。

  毓希去哪裡了?剛才發生什麼我不知道的事呢?

  「我想要加點,店長,可以麻煩你嗎?」溫亦君趕快找藉口接近吳毓希。

  「當然沒問題了,亦君。」

  吳毓希溫柔地拿了菜單,和點餐紙等在一旁。

  溫先生好可愛啊,想著要點什麼苦惱的表情很可愛,煩惱得不自覺咬下唇的樣子好可愛,吳毓希連他頭頂的髮旋都覺得很可愛。

  「我想要加點一杯拿鐵,你覺得榛果比較好還是香草口味的比較好呢?」

  「嗯,哪一種比較好呢?」吳毓希附和,他根本沒認真聽溫亦君的提問,光顧著覺得他可愛了。

  「我昨天喝過榛果,前天喝過香草口味……」

  如果按照規律的話,他今天應該要喝榛果口味的拿鐵,但他早上已經喝了一杯豆漿打破了榛果、香草的輪迴……溫亦君一拿起菜單,原本想找店長問的問題不小心就忘記了,他認真地猶豫起來,難以決定要喝什麼口味。

  「那要不要試試看榛果香草口味?」吳毓希寵溺地看著溫亦君猶豫地微微晃著腦袋。

  好像國王企鵝好可愛!

  「榛果香草混合口味嗎?我想試試看!」

  被吳毓希的提議吸引,溫亦君同意嚐嚐看榛果和香草口味混合的特調。

  等到店長收回點菜單,拿著點餐紙回到櫃台,溫亦君才想到他本來想問店長剛才去哪裡了……重點不是飲料,可是他卻一不小心把重點放在飲料上了……

  在陶瓷咖啡杯裡擠半下榛果口味糖漿和半下香草口味糖漿,加入萃取出的濃縮咖啡,最後將牛奶用蒸氣加熱打出綿密的奶泡,吳毓希一手拿著陶瓷咖啡杯,一手拿著裝牛奶混合綿密奶泡的拉花杯,咖啡杯微微傾斜,由拉花杯注入牛奶,在注入牛奶時晃動拉花杯,牛奶在咖啡上聚集出一個圓形,在九分滿的時候提高鋼杯,減少倒出的牛奶份量,緩緩往前移動,從劃開圓形切成心型,最後在心型尖端收尾,拿鐵正好填滿咖啡杯,卻沒有溢出。

  這是傾注吳毓希所有心意的心型拉花,雖然早餐店採購的咖啡機的打奶泡功能很陽春,打出的奶泡沒有他以前在咖啡店打工的咖啡機細密,不過吳毓希有信心他做出的拿鐵比奶泡比超商那種機器還要好多了。

  吳毓希送上咖啡,「這杯是店長招待,等一下要告訴我好不好喝哦!」

  溫亦君在好食早餐店點過好幾次拿鐵,像榛果、香草等等各種風味拿鐵也點過不少,但送來的咖啡上有愛心拉花是第一次!

  難道杯底——

  難道杯底有藏著吳毓希送給他的結婚戒指嗎?

  溫亦君拿出手機,對著咖啡杯喀擦喀擦拍了好幾張,等到咖啡都涼了才拍夠照片。榛果香草風味拿鐵是什麼味道,讓溫亦君回答,只能用甜蜜的味道來形容。他從來沒喝過這麼甜的咖啡,甜得他都忍不住微笑了起來,就算最後沒有在杯底看到戒指,溫亦君也沒怎麼失望。

  雖然不是求婚戒指,但這杯咖啡一定有什麼暗示!

  溫亦君在心底這麼堅信著,所以他決定要採取行動。

  另一方面,不知道溫先生決定要採取行動的吳毓希,他也正準備著要採取行動——他下定決心要向溫先生告白了。

  「從第一次見到你,就被你吸引……你的特別讓我著迷……」吳毓希躲進廚房裡,拿著紙筆試圖打個草稿,待會再正式的告白。

  經過他的員工小妹瞅了一眼草稿,鄙視地看他,「太老套了,店長。創意,別忘了創意。」

  「我知道啦。快點去工作,別管我。」吳毓希不好意思地揉皺了草稿紙。

  店長還記得溫先生的特別一開始並不讓他著迷,他那時候討厭溫先生的優柔寡斷討厭到幻想著要幹哭他……當然,喜歡上溫先生之後,就更想要幹點什麼了。

  只要喜歡上一個人,自然會從心理到生理都為對方顫動。

  他很高興溫先生最近天天都留到早餐店打烊的時間,他們可以一起去附近的餐廳吃午飯,坐在一起聊聊天。

  雖然他們的興趣天差地別,個性也全然不同,但是吳毓希感受到自己被溫先生所吸引,而今天他也從邵先生口中曉得溫先生也感受到他的吸引力。他們互相喜歡真是太棒了。

  時間飛快地過去,吳毓希只覺得今天打烊的特別早。

  溫先生還等在店裡,他拜託溫先生再等他一會兒,然後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他甚至噴了隨身攜帶的香水,確保自己聞起來不是抽油煙機的味道。

  「抱歉讓你久等了,亦君。我收拾好了,可以打烊了。」吳毓希說。

  「毓希。」溫先生靦腆地笑著,他從桌子底下拿出一朵餐巾紙折的玫瑰,那是溫先生剛剛從網路上學會的玫瑰折法,適合在餐廳告白,「我喜歡你,我們結婚吧。」

  台詞!

  台詞被搶走了!

  吳毓希一瞬間有些慌張,他接過溫先生用餐巾紙細細折成的玫瑰,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把剛才精心準備的溫馨告白都忘光了。

  他覺得自己該盡快回應溫先生的告白,話音卻不自覺地打顫,「我……我也喜歡你。」

  「那我馬上訂機票,我們今天去拉斯維加斯結婚吧。」溫亦君果斷地說。

  溫先生在做這種決定時,一點都不優柔寡斷,反而迅速得連吳毓希都跟不上溫先生的思考速度。

  「等等,結婚還得等一下。」吳毓希哭笑不得地阻止他。

  從告白直接跳到結婚,他們省略了交往這個重要的步驟。

  溫先生先是一臉疑惑,而後恍然大悟。

  「我知道了,我們還沒見過雙方家長對吧!我需要去你家見家長嗎?」

  「啊……這個……倒是不用。」吳毓希還是有點跟不上溫先生思考的速度。

  吳毓希想到來台北打拼順便出櫃之後,之後每次過年都像過嚴冬,吳毓希的爸爸一直臭著臉和他冷戰……

  雖然可以先讓妹妹見過溫先生,但一想到妹妹總是能一眼判斷出自己能和新對象交往多久,吳毓希就不是很想讓妹妹和溫先生見面。

  「我家的話,我有七個姊姊,她們個性比較獨立自主,不過我想她們都會祝福我的。你想見見我的姊姊嗎?」溫亦君問。

  吳毓希覺得見家長還是太快了,他慎重地回答說:「之後如果有機會的話……」

  「那我打電話給大姐——」

  溫亦君掏出手機,吳毓希趕緊壓著他的手制止他,「等等,亦君,確認交往之後,我們應該先約會吧?其他事情還不急。」

  「我們之前不是常常約會嗎?」溫亦君略帶困惑地表情問。

  吳毓希這才知道之前他拼命努力營造交往氛圍的曖昧午餐約會,在溫先生心目中早已被升格為正式約會。

  如果能讓溫亦君認定那是約會當然值得高興的事,不過進展得太快了,比吳毓希見過一些人大肆談論著玩玩而已的速食關係,那種戀愛沒三兩天就上床,他還因此有些咋舌;沒想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還要快上無數倍,一下子就跳到「結婚」這個階段,吳毓希之前想都沒有想過。

  不過這也代表溫亦君對這段感情的認真吧?

  下定決心要和溫先生談戀愛,吳毓希多少有過心理準備,包括兩人在生活水平不同,在約會地點或方式上或許會有些摩擦,或者價值觀方面會有不同之處……

  比如溫亦君說去拉斯維加斯結婚說得像和去附近的戶政事務所一趟似的,好像沒有什麼阻礙,實際上機票錢就是一大開支,況且還有辦護照等等問題,去拉斯維加斯結婚不可能像溫先生說得那麼輕易。

  「我們還要多約會幾次,等我們的感情到一定程度,我們就可以……結婚了。」吳毓希鄭重地回應他。

  「我明白了。」溫先生有一絲失望,但他沒有氣餒,他握住吳毓希的手,坦承他的心情,「雖然現在還沒到結婚的時候,但我時時刻刻想和你待在一起,毓希。」

  溫先生好耀眼,好可愛,好想抱抱他。吳毓希沒有問可不可以抱一抱他,他直接抱著溫亦君,被抱住的男人不知所措地僵硬著,片刻才學著吳毓希的動作環抱對方。被擁抱的感覺很溫暖,溫先生試著調整姿勢,將臉頰墊在吳毓希的肩膀上,他閉上眼睛。

  呼吸間都是毓希身上的味道,除了清爽的薄荷味香水之外,還有烤吐司和烤漢堡排的食物香味,聞起來非常安心,就像溫亦君想像的家的味道。

  「亦君,你真的好可愛。」吳毓希發自內心地誇獎他。

  「……謝謝誇獎。」

  雖然很想問為什麼誇獎是很可愛不是很帥,但溫亦君決定收下這個誇獎,這是吳毓希對他的誇獎,他會把這句話珍藏,放在記憶深處。

  不過好可惜啊。

  像這樣認真的戀愛,都應該把做愛放在結婚那一天完成吧。如果今天還不能親近毓希,真的好可惜啊。

  溫亦君嘆息出聲,他真的很想要吳毓希。

  注意到他在嘆氣的吳毓希問:「為什麼嘆氣呢?」

  「可以把煩惱說給你聽嗎?」

  「當然可以!我們在一起了啊!」

  「那就告訴你吧。」溫亦君眨巴著眼睛,用平靜的表情說出驚天動地的話,「如果不能馬上結婚的話,我們就不能做愛了。」

  「什麼?」吳毓希呆了一下,他現在已經知道國王企鵝的邏輯和一般人不太一樣,他直接問清楚比自己在那邊糾結半天來得快,「為什麼不能?」

  「因為我們很認真地在談戀愛,網路上說認真的談戀愛就要尊重對方——」

  吳毓希哭笑不得地打斷他,「網路上有很多騙人的話,或是片面的觀點,就算不結婚,我們也可以做。」

  「真的嗎?」溫亦君眼睛驚訝地張大。

  「真的。」吳毓希主動提議,「我們一起去超市吧?今天我買菜做飯給你吃,晚一點我們可以試著做做看。」

  去有賣保險套和潤滑液的超市,買菜的時候順便把這些準備好,今天晚上就不回家,實現溫先生想做愛的願望。當然,這也是吳毓希的願望,他想和溫先生做,已經想很久了。想到每天做夢都會不小心夢見溫先生,這週幾乎天天都得多洗一件內褲。

  妹妹吳毓欣只會對他露出一副我懂你也懂的曖昧笑容,一邊調侃他春天到了,要是真的忍不住,不如好好自己「抒發」一下過剩的情感,免得天天洗內褲……

  被調侃得毫無反擊之力的吳毓希只能板著臉催促妹妹去餵貓,毫無兄長的架勢可言。哼,今天他不回家,吳毓欣那個笨蛋就自己想辦法解決要吃的東西吧!

  「好,那就去超市,需要我開車嗎?」溫亦君問。

  「不用,超市就在附近,我們散步過去,再散步回來怎麼樣?」吳毓希提議說。

  「好。」

  他們靠得很近,溫先生主動去牽吳毓希的手,吳毓希以前很少這樣高調秀恩愛,他的手指動了動,握緊溫亦君的手。溫先生的手還是很冰,不過現在吳毓希現在可以光明正大地替他暖手了。大熱天手牽著手走在路上,溫亦君的手很快就暖活了起來,甚至因為溫度太高,他們牽著的手因為汗水變得有點潮濕。但他們沒有人在意,仍然緊緊牽著手。

  「毓希,今天午餐你準備做什麼菜?」

  「亦君想吃什麼?」

  「你不能問我,問我我想到明年都想不出來。」

  「你可以慢慢想,就算明年、後年,只要我們一直在一起,我就會一直做菜給你吃。」

  「……我好高興。」溫亦君說:「我想吃荷包蛋。」

  「好,還有嗎?」

  「荷包蛋要半熟,蛋黃可以滴一點醬油拌飯吃。」

  「沒問題。」

  和溫先生一起逛超市和平常到超市或黃昏市場買菜的感覺一點都不一樣,空氣中好像籠罩著一層朦朧的粉色霧氣, 彷彿散發著甜美的奶油蛋糕香味,又甜又暖。

  就算溫先生不懂肉丸、貢丸和魚丸的差別也沒關係,他只要負責吃就好了。

  吳毓希準備做貢丸湯、魚香肉絲、橄欖油烤青椒、義式茄汁燉肉丸、蝦米炒高麗菜,中西式的菜式都有,四菜一湯只有兩個人分著吃似乎有點太多,但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吳毓希還嫌自己準備得不夠豐盛。

  溫亦君本來對冰櫃充滿興趣,不過一想到晚上的計畫,他分給其他應該買的道具更高的注意力。

  「毓希,菜買完了嗎?」

  「嗯,買好了,不過你還有沒有什麼特別想吃的?不要客氣,直接跟我說。」

  「比起午餐,我更想要你,毓希。」溫亦君直白地說:「我們可以先去看保險套和潤滑液嗎?」

  「好。」

  直到走出超市,吳毓希臉上的溫度都沒有退下來。

  糟糕,好像遇到對手了,溫先生一點也不像戀愛新手的樣子。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