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超灰蝙】Tower of Power-番外,正義的選擇

Tower of Power

※Clark/Bruce甜蜜番外

※哨兵嚮導,另一個時空的AU

※這個平行世界跟白超灰蝙無關,且大家都沒有哨兵嚮導外的超能力

  心理學家馬克.豪塞曾對三十萬人提出名為「電車難題」的經典問題:

  設想你眼前有列失控的電車,以時速六十英里迎面衝來,你卻看到電車不遠的前方分別有五個鐵路工人,以及一個鐵路工人在兩條軌道上專心工作,將來不及逃離險境。

  正好在你的面前是可以令電車轉轍軌道的控桿,如果你不操控轉轍軌道,便即有五位工人被撞死,假如你及時轉轍,便有一個工人被撞死;面對這個緊急情況,你將如何抉擇?

§

  正義從來沒讓我學會選擇救誰,但我必須不斷選擇,沒有遲疑的空隙。

  哨兵的五感敏銳,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上,我必須判斷適當的出手時機,若決定出手幫助一位同僚,那另一位可能因此失去生命。不只戰場,我每日都可以聽見百里外、千里外的呼救和哀號,當敵人將炮火對準村莊,無人戰機劃過湛藍的天際,如隆隆雷聲的炮火和雨點般密集的雷射射線,為無辜的村莊帶來滅世的災難……

  我救不了他們,即使我是哨兵,我不能離開戰場去保護村莊,哨兵們不能離開崗位,若開了先例,哨兵們將會分散力量離開戰場,一旦前線失利,將會有更多人死去。

  我越來越強,我的五感也越來越敏銳,所有人都讓我節制,若是成為黑暗哨兵,那麼普通嚮導再也沒辦法予我幫助。

  我怎麼樣無所謂,我希望所有人都可以活下來。就算最後我死了、迷失了,只要戰爭結束那天,秋天還能看見金色的麥田豐收,我就滿足了。

§

  外星生命的入侵導致哨兵嚮導的誕生,人類在外星生命的面前,總算有能力爭取一線生機。但綿延的戰爭拖垮了人類,文明衰落、科技倒退,人類的總數銳減到只剩下三分之一。人類堅持了近五十年,幾乎退無可退,第三代的哨兵、嚮導總算得出鍛鍊與進化的方法,擁有更強大的戰力。人類不再需要狼狽退守,他們開始計劃奪回自己的家園。雖然那很艱難,光是維持著戰線的不後退就須付出極大的代價。

  乾渴。

  冰涼甘甜的水從死皮翹起的唇瓣縫隙倒入,克拉克差點被水給嗆死,「咳咳……」

  「醒了就自己喝水。」對方的聲音微涼,但身上卻有一股好聞的香味。

  覺得鼻子早就被硝煙、血液、汗水、鐵鏽給折磨壞的克拉克連眼睛都還沒張開,就一把抓住對方的手。

  「你是誰?」

  聞起來很香。

  「我是嚮導,放開手,哨兵。」那人冷淡地回答。

  克拉克確定他能恢復肯定是這個突然出現的嚮導的功勞!

  最近分配給克拉克的嚮導在梳理他的精神時感到十分吃力,他隱隱感覺到他已到達臨界點,隨時都會爆發。但他現在除了有點渴,頭還有點暈,什麼事都沒有。

  克拉克扯著對方的手,猛然從床上坐起,「我想要你當我的嚮導!」

  嚮導長得很好看,比天空還要透徹的藍眼睛和如鮮花豔紅的挺翹嘴唇都非常吸引人,克拉克覺得自己很帥,但對方也帥,又帥又漂亮,他都看呆了。

  「看來你還沒清醒。」嚮導冷淡地說。

  於是看呆的哨兵沒躲過嚮導的攻擊,克拉克一點也沒掙扎,就被一拳打暈了。

  布魯斯最煩哨兵,一個兩個腦袋都長在下半身,隨時求愛、求交配,跟野獸沒什麼兩樣。蠢。

  布魯斯將克拉克擺正,摸摸他的鼻骨確定沒斷,便擦掉他臉上的鼻血,替他蓋上被子,才離開防止哨兵發瘋而特別加固,且隔絕雜音僅播放白噪音的特殊病房。

  等在外面的人一見布魯斯就問:「怎麼樣?克拉克他沒事吧?」

  「活著,我讓他再睡一會兒。」

  守在周圍的人,和問話的人都鬆了口氣,「應該的,他都快一週沒睡了,這陣子人手缺乏,不知道下一批新兵什麼時候會補充過來。」

  「別,新兵只會扯後腿。」

  那種精神領域亂糟糟到處阻塞,差一步就要爆發迷失在情緒洪流的傢伙,竟然敢在戰場那種環境待一週,果然是不要命不了解自己極限的蠢蛋。布魯斯冷笑,這種救起來浪費,只救一次也沒用,還會再自尋死路。

  但人是不能以自身意志決定工作內容,雖然布魯斯有錢到可以自己給自己發薪水,但他現在做的是領其他人薪水的工作。

  「又是克拉克·肯特?」布魯斯覺得厭煩。

  新認識的嚮導同事拍拍他的肩膀說:「只有你能救他,我們都幫不上忙,他已經無限接近傳說的黑暗哨兵。」

  「變成黑暗哨兵有什麼好誇的,不過是更大的麻煩。」

  「別這麼說,他可是前線的重要戰力,無論是戰鬥力跟續航力都被大家譽為『超人』呢。」

  「哈,聽起來就很倒霉的稱號。」布魯斯冷笑一聲,做好準備,打開特殊病房的大門。

  克拉克被金屬環束縛在牆上,痛苦地嘶吼。

  他關上門,沒有開燈刺激對方的眼睛,放出自己的精神觸鬚,還沒有搭在克拉克的額頭上,他就發現房間裡的異常。

  「嗚汪!汪汪汪!」

  一隻毛髒得看不出什麼顏色的大狗朝布魯斯狂吠,大狗的軀體瘦削,看上去狀態很差,一看就是蠢哨兵的精神嚮導。他打算無視那隻大狗,但自己的精神嚮導已經朝大狗飛去,還直接停在大狗頭上。

  「回來。」布魯斯呼喚自家的精神嚮導。

  他的精神嚮導是狐蝠,真實的狐蝠一種以花粉、果實為食的蝙蝠,天性溫和。他的精神嚮導雖然個性溫和,但並不特別喜歡親近其他人。

  小狐蝠假裝沒聽到主人的呼喚,用爪子刨了刨大狗頭上的亂毛,似乎在安慰大狗。

  克拉克的信息素聞起來有著淺淡的小麥玉米的香氣,等到布魯斯的精神觸鬚伸入他的精神領域,那股味道更濃了。布魯斯不悅,味道太濃有些干擾人的思緒,他讓自己更專注為克拉克梳理,把那些一團亂麻的精神絲線柔和地拆解開。

  克拉克沒有匹配他的專屬嚮導,因此他的精神領域僅有哨兵自行建立的精神堡壘,那幾乎是哨兵可以做到的堅固極限,但布魯斯並不想誇獎他。布魯斯想更深入為他梳理一遍,免得他每次離開戰場都要瘋一次,克拉克建立的精神堡壘變得萬分礙事。

  克拉克的聽覺、視覺和痛覺都出了問題,強烈的不適感迫使哨兵接近五感游離的狀態,布魯斯沒辦法在現實中要求他放下防備,他只能試著用精神傳達他的意念。

  布魯斯乾脆單方面進行暫時的精神結合,鏈接克拉克的精神領域。

  布魯斯以精神直接進入克拉克的精神領域中,查看那座精神堡壘,當站在精神堡壘面前,布魯斯發現眼前的建築比用精神觸鬚探測得還要巍峨。但布魯斯很鎮定,他踏過濕泥,走到堡壘之前,站在護城河邊,低聲安撫克拉克。

  放鬆,克拉克,你現在很安全,你可以感覺到你所處的環境非常安全,你在特殊病房裡非常安全。你已經離開戰場,你可以休息了,所以放鬆下來,讓我引導你、為你梳理,我會帶你進入非常深、非常舒服的狀態——

  是你。

  布魯斯似乎聽見有人如此低語,但他環顧四周,在克拉克的精神領域裡他誰都沒看見,聽見說話聲,只是錯覺。

  因此他繼續前進,一切都很順利,精神領域陽光高照,風輕雲淡。至少剛開始是如此,克拉克的精神堡壘捲動鉸鏈放下吊橋,打開沉重的大門,為他敞開。

  布魯斯沒有任何遲疑,進入堡壘,堡壘後方是一片大的不可思議的……麥田。金黃色的麥穗沉甸甸地壓彎了麥稈,一副即將豐收的盛景,穀物的氣味十分清新。

  看上去沒有任何問題,但依照克拉克糟糕的狀況,他的精神領域不該是這副景象。 

  「克拉克?」布魯斯問,「你在哪裡?」

  布魯斯得想辦法找到克拉克精神領域中的本體,才有辦法做接下來的事,在精神領域克拉克可能是任何物體,一株麥子、一隻鳥兒、一棵樹,耕地的鋤頭或收割麥子的鐮刀,布魯斯得在精神領域把他排斥出去前找到克拉克。

  那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布魯斯意志堅定。

  「汪!」

  布魯斯眼中閃過一絲錯愕,一隻格外巨大的大狗向他飛奔而來,大狗的身上毛髮糾結,沾滿了枯枝、碎葉和泥土,但在溫暖的陽光下依稀能看見原本雪白的毛色。

  能髒成這樣也是一種本事。大狗肯定是克拉克在精神領域的本體,看上去和他的精神嚮導一樣的蠢……

  大狗不顧一切,熱情地撲上來,直接把布魯斯給撲倒在麥田裡,還舔了布魯斯的臉好幾下。

  「不准亂舔!」布魯斯黑著臉握住大狗的嘴巴。

  大狗撒嬌討好一般地嗚嗚哀鳴了幾聲,布魯斯還想教訓他,卻發現大狗的腿上有好幾道傷口,密密麻麻的吸血蛞蝓依附在他的傷口上,讓布魯斯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大狗還在失血。

  那些吸血蛞蝓便是克拉克精神領域內惡念的具現,他摟著大狗,用精神觸鬚小心翼翼挑開吸血蛞蝓,並且將它們絞殺消滅。

  他一邊消滅吸血蛞蝓,一邊碎念說:「笨蛋,痛不會主動找其他嚮導幫忙嗎?」

  大狗用濕漉漉的鼻子蹭蹭他的手心,在布魯斯挑掉所有吸血蛞蝓後,大狗變成赤裸的男人,他再度壓倒布魯斯,並壓垮了一小片麥子。

  「他們都不是你。」克拉克摟著散發濃郁花香的布魯斯,感到心滿意足。

  「沒事就放開我!」

  「不要。」

  「你自找的。」布魯斯用精神觸鬚狠狠地螫他一下,克拉克痛得顫抖,但仍然沒放開他。

  「你是我的嚮導,我的精神領域為你敞開。」

  花香與麥香兩股信息素交纏在一起,克拉克觸碰布魯斯的臉頰,撫摸他的嘴唇,貼在他身上汲取溫暖。

  「放開我。」

  「我不,我們的信息素明明彼此吸引,你的精神嚮導和我的精神嚮導相處融洽,你為什麼不接受我?」

  「因為我不像你這種野獸,我不認同哨兵嚮導因信息素相互吸引的規則!」

  布魯斯不喜歡哨兵身體強大,嚮導必須與哨兵合作,主要工作就是撫慰哨兵精神這點。在未覺醒前,布魯斯更希望自己能成為哨兵,擁有強大的力量,但他相信自己即使身為嚮導,也能比所有哨兵都還要強大。

  「我知道了,我會讓你知道我有多喜歡你。」克拉克說完,執起布魯斯的手,伸出舌頭舔了舔。

  和被大狗舔手指完全不一樣的感覺,指尖微微發麻,麻癢感幾乎穿透到心臟,布魯斯嚇了一跳,飛快地收回手。克拉克朝他微笑,放任布魯斯離開自己的精神領域。

§

  布魯斯是少數願意協同哨兵作戰的嚮導,一般在前線作戰的嚮導很多都有匹配的哨兵,如果沒有,也會很快被前線的哨兵追走。布魯斯單身,才剛到前線不久,非常受哨兵們歡迎。

  克拉克頂著所有哨兵敵視的眼光,天天朝布魯斯獻殷勤。

  在前線沒有太好的資源,克拉克省下補給中補充熱量的巧克力,融成愛心形狀包在錫紙裡送給布魯斯。

  布魯斯接過心型巧克力,皺眉看那明顯由一小張一小張錫紙拼湊的包裝,「錫紙哪來的?」

  「用包香菸的錫紙湊起來的,我用有黏性的麥粒黏成一大張,絕對不會讓你吃到膠水!」克拉克自信地保證說。

  你哪來麥粒?不對,這不是最嚴重的問題,香菸不只是奢侈品,濃郁的尼古丁還會妨礙哨兵的感官,前線一向禁菸。

  布魯斯問:「你從哪找來的香菸?」

  「以前存下來的……」克拉克一點也不擅長說謊。

  於是前線最大香菸秘密供應渠道被直接舉報,軍營裡被搜出大量菸盒——其中菸盒內的錫紙都已被取出——克拉克這次不止被單身哨兵敵視,他很榮幸成為全體哨兵們排擠的對象。

  但這點困難,難不倒克拉克。

  他在閒時會摘一束野花送到布魯斯的窗台邊,偶而會用珍貴的紙張寫情詩釘在窗台上,捉到野兔會烤好了用油皮紙包裹,同樣放到窗台。

  直到克拉克不知道從哪裡找來吉他,在窗台下唱歌時,布魯斯終於忍無可忍,結束「我什麼都沒看見」,拼命無視克拉克的策略。

  「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喜歡你,布魯斯,你願意成為我的專屬嚮導嗎?」

  「我拒絕,請你馬上停止你的騷擾行為。」

  「為什麼拒絕?」

  「因為我不喜歡你。」

  「等你認識我,你就會喜歡我了。」克拉克語氣自信,手背在身後握緊拳頭,沒讓布魯斯看出他的內心忐忑。

  布魯斯還沒回答,敵襲的警報嗡嗡地響。

  無人戰機從兩人頭頂呼嘯而過,發射出刺眼閃著紫色雷光的炮火,一下集中一旁的哨兵宿舍,煙塵四起,哨兵宿舍霎時倒了大半,還好哨兵們反應快,早在敵襲警報響起,聽見無人戰機投下砲彈的那一刻便衝出宿舍。

  布魯斯立刻換上軍服,套上軍靴,從窗台一躍而下。克拉克等布魯斯下來,才跟著他一起往戰場跑。

  「你在磨蹭什麼?」布魯斯不悅地問跟在身邊的克拉克。

  按照哨兵的速度,克拉克早該到達前線,而不是跟他這個嚮導一起跑。

  克拉克說:「哨兵和嚮導一起合作的效率最好。」

  現在不是爭辯的時候,布魯斯懶得理他,逕自往負責的崗位跑。

  有著節肢狀八爪的外星生物已經越過前線戰壕,越過拒馬和灑在地面的棘刺。時不時有外星生物踩中地雷而炸飛上天。

  壕溝後是還在修建的城牆,絕對不能讓這些外星生物越過城牆。

  哨兵們大多使用冷兵器,克拉克赤手空拳,僅戴著拳套,他對整片戰場暸若指掌,前進與後退時在地面輕輕一點,引誘敵方進入地雷帶,又輕鬆地全身而退。

  炸彈、地雷是戰場上的奢侈品,與外星生物對戰還是得靠哨兵,在壕溝之後,城牆之前,哨兵們以準備好陣式,分組攻擊外星生物。

  哨兵嚮導們鮮紅的鮮血與外星生物鮮綠色的血液和猙獰的殘肢滿天亂飛,殺聲四起,布魯斯能聞到濃濃的硝煙、血和鐵鏽味,哨兵們肯定也能聞到。布魯斯盡可能為他身邊的哨兵們建立屏障,隔絕多餘的資訊,保護哨兵們看得遠但不被血液的鮮紅吸引,讓哨兵們聽見外星生物巨大節肢襲來的風聲,忽略同伴受傷的低嚎,讓哨兵們感覺到疼痛而保護自己受傷的手腳,而不會肆無忌憚地揮霍自己的生命。

  建立護盾是嚮導的本能,但他是最快趕到現場的嚮導,在其他嚮導前來之前,有許多哨兵在戰鬥時因為無法負荷的雜訊倒下。

  克拉克雖嚷嚷著哨兵和嚮導必須合作,卻時常離開布魯斯的護盾範圍,他在殺死外星生物的同時,盡可能拉倒下的同伴一把,將他們拖到戰壕裡,或附近的大土堆後躲藏。

  時間比以往感覺得都還要漫長,其他有能力在前線作戰的嚮導們終於趕到,撐起一條防線,雖然十分脆弱,但至少擋住外星生物不斷前進的步伐。 

  「克拉克!回來!」布魯斯大聲喊,他知道克拉克聽得到。

  但克拉克仍然衝在最前沿,他完全不管哨兵最好待在嚮導護盾範圍內的守則。克拉克聽見無人戰機前所未有得多,引擎的轟鳴聲比夏季蟬鳴還要響亮,那些落下的炮火比夏日午後雷雨還要吵雜,那些遠方鞭長莫及的人們因為外星生物的襲擊發出慘嚎,他們即將死亡,而他仍舊待在前線戰鬥。

  他沒有選擇,或者說他早已做出他自己無法接受的選擇,他仍舊待在前線,與外星生物拼殺。

  「混帳克拉克。」布魯斯罵了一聲。

  布魯斯想去把克拉克拉回來,但他無暇分身,光顧著維持護盾,穩定自身可控範圍內的哨兵情緒就讓他感到吃力。混亂的戰局使得哨兵們的心情大起大落,容易心生暴戾情緒。嘈雜的聲音、混雜的氣味、外星生物的雙眼每三分鐘便能發射出一陣刺眼的雷射光不止會產生焦糊味,更容易擾亂哨兵的視覺。

  附近第一次面對嚴峻戰役的嚮導因護不住哨兵崩潰地大哭,同時護盾閃爍,但沒有人責怪嚮導失責,其中一名哨兵還分神安慰嚮導。

  布魯斯只能盡可能延展護盾的範圍,替同僚分擔,盡力消解哨兵們的不安與混亂。

  克拉克的五感越來越敏銳,他感覺到每次揮出去的拳頭都更加的有力,一次跳得比一次更高更遠,他隱約感覺自己將要突破,而突破之後的自己如果沒有專屬的嚮導,那他必死無疑。

  他可以收手,暫時躲回嚮導的保護下喘息。

  但他已經選擇,他決定在前線竭盡全力,他不可能停下來,也不能遲疑。他真的很喜歡布魯斯,真可惜布魯斯不願意答應與他成為伴侶……

  布魯斯突然聞到濃郁的麥穗香氣,他立刻在混亂的戰場上發現雙手交叉護著頭,擋住外星生物節肢長腳而半蹲在地上的克拉克,克拉克的狀態很不對勁。

  下一秒,克拉克幾乎成為殘影,他揮出的拳頭破空有著奇異的爆音,形似昆蟲的外星生物被瞬間打飛上天。

  「黑暗哨兵!」驚呼聲帶著振奮。

  「是超人!」

  傳說黑暗哨兵擁有強大的戰鬥力,克拉克的在此時進階,代表在場哨兵嚮導們活下來的機率大大提高。

  哨兵們高聲為克拉克歡呼,彷彿湧出無窮的力量,奮力砍殺眼前的敵人。

  在黑暗哨兵面前,外星生物像紙糊的一樣脆弱,人類與外星生命的戰役首次產生一面倒的優勢。人類全面推進,越過最外層的戰壕,大後方的普通人類將所有槍砲彈藥朝敵方傾洩而出。

  人類第一次將所有來襲的外星生物擊斃當場。

  戰鬥結束,脫力的哨兵嚮導們或坐或躺,只有布魯斯滿戰場找人。

  高強度的精神力消耗讓布魯斯難以集中注意力,他只能強打精神,按照印象中的方位,尋找克拉克的下落。

  那個笨蛋哨兵到底跑到哪裡去了?

  布魯斯的精神體自行出現,為他領路。他在外星生物一堆斷肢底下挖出克拉克,他還有呼吸,眼神恍惚,精神開始進入游離狀態。布魯斯為他梳理精神,建立屏障,然而表層的精神結合不能拉克拉克離開糟糕的狀態。

  「你死定了,克拉克·肯特。」布魯斯陰著臉說。

  他請附近還能活動的嚮導同僚幫忙,把克拉克送回特殊病房。

  他會與他進行完整的精神結合,在那之後……

§

  在那之後,超人成為人類的希望。
  五十年後,人類終於打退外星生物,讓他們永遠地離開地球。時間再往前一些,在那場克拉克·肯特成為傳說中黑暗哨兵的戰役後,等克拉克再度出現在所有人面前時,他臉上帶著瘀青,以哨兵極快的癒合速度來說,那並不是在戰場上留下的傷。

  「布魯斯已經氣消了。」克拉克帶著黑眼圈,甜蜜地向好友們表示,「只打一頓,值得!」

  克拉克的哨兵朋友沒有發表意見,只是沉默地指指他的背後,他膽戰心驚的回頭,發現他家心愛的嚮導正雙手抱胸,倚著牆似笑非笑地問:「值得?你決定?」

  「不值得!我保證我以後絕對不這麼做!你是我的嚮導,不管戰場在哪,我都會帶上你!」克拉克連忙保證。

  「我覺得你對我說的話印象還不夠深刻。」

  「對不起!我檢討了!我知道錯了!」

  布魯斯不想搭理笨蛋,他大步離開,克拉克緊跟在他的身後。

  不遠處,小巧的狐蝠和大狗滾成一團,相親相愛。

  克拉克仍舊不確定站在正義的大旗下,他的選擇是否正確。但他很肯定他此生選擇了正確的嚮導,選擇了正確的戀人。

  「克拉克·肯特!放開我!」

  「我得吻你,我們正在公證結婚,親愛的。」

  「哨兵跟嚮導建立完整的精神結合後根本不需要公證,法律會自動認可我們的婚姻關係!」

  「但我想親你。」

  他們的朋友向布魯斯撒花瓣祝福,布魯斯皺著眉頭擋臉,他不想被哨兵們激動灑花的花瓣打臉,這些蠢蛋根本不會控制力道。

  雖然場面有點混亂,但從此他們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布魯斯忍無可忍,朝克拉克下巴上勾拳,「混蛋!我不想吻你!」

  哨兵們大聲歡呼起哄。

  他們應該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吧?

Fin.

安陵碎碎念時間


  令人胃痛的燉肉連發!哈哈,我認為這仍舊算好結局吧?就是內容有些胃痛哈哈。

  內容胃痛造成嚴重的卡稿問題。其中困難點之一,就是灰蝙蝠應該有人妻力,但意外的沒有表現,最後灰老爺還像是哪裡壞掉了,反而超人一直在可控範圍內。不過跟老爺打這麼多次交道,我應該也習慣老爺的傲嬌了。番外本來想寫單純的甜文,白灰世界大概只有夢裡才會有更甜的結局,但是夢有點寫膩,所以最後給大家一個AU番外。原本以為是超輕鬆番外,結果還是討論了ㄧ些正義,但應該有甜啦。希望討論推翻統治之類的胃痛題材大家不嫌棄,我個人是覺得嚴肅題材寫得很蜻蜓點水大家就當配菜,像紅蘿蔔花之類的蔬菜加減吃。

  感謝先預購的讀者,也很抱歉我整整拖延一個月,原本以為應該可以快點寫完。感謝阿G超美的封面,看到的時候感動得不得了,希望快點拿到印刷出來的實體!感謝幫忙校稿的點墨,點墨真的超級厲害。沒想到拖了這麼久,連公主的電影都去看了,片頭logo有綠燈非常感人(哈爾快來接你的通告),非常期待下半年的正義聯盟!

  下次見!             

BY最近睡眠不足免疫力下降的安陵(plurk : AnlinLan)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