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超灰蝙】Tower of Power-第四章

Tower of Power

  布魯斯的生活再度上了正軌,秘密身份重新豐富他的夜生活,因為他不再跑派對夜店,為了掩藏秘密——管家嘴上唸叨他有太多負面新聞不好——但管家還是順從他的意思重操舊業,為他掩護安排。

  近來高譚報上關於布魯斯·韋恩的花邊新聞重新轉變。

  高譚王子疑似與緋聞女友澳洲滑雪!

  偷拍高譚富豪攜秘密情人在馬爾地夫悠閒度假!

  自從那一日起,布魯斯和凱-艾爾似乎達成某種默契,兩人之間有著隱隱張力,曖昧的分子在身邊流轉。他們像探戈舞曲中互相試探對方的舞者,一進一退,調情時卻帶著保留,勾引的舉止優雅克制,卻又蘊含無限挑逗。

  事實上他並未刻意配合超人,大半時間都待在蝙蝠洞,但兩人見面的次數卻頻繁許多。

  凱-艾爾不願待在大都會空無一人的家裡,又不想待在孤獨城堡看監視器裡的北極熊,他乾脆來到高譚。除去瘋人罪犯,將深植城市的黑道毒瘤連根拔起後,高譚幾乎成為另一個大都會,即使建築風格不同,看上去卻明亮乾淨。

  這使得超人再次確認他所作的一切必為善舉。

  在高空中俯視高譚的超人,如同牧羊人檢查乖巧的白羊羊群,現在邪惡的黑羊已然除盡,草原和平又寧靜。

  蝙蝠俠注意到超人即將大駕光臨,他沉默地關閉超級電腦上不應讓超人發現的文件,消滅痕跡,若無其事地展開高譚所有監視器,街道一如既往的平靜。在那些監控畫面上,簡單的踩地雷遊戲玩到一半,踩地雷遊戲上方顯示簡潔的讀秒。

  布魯斯原本已經換上蝙蝠裝甲,他準備先處理完堆積待決的事項,等解決一切就能直接出門。結果管家堅持讓他脫下蝙蝠裝甲,拿去清洗消毒除菌。用阿福的話說:「反正高譚白天又不需要蝙蝠俠。」

  他只好先穿別的,沒有阿福幫助,布魯斯在更衣室裡找了半天,根本沒辦法決定襯衫西裝和袖扣、領帶等等搭配,最後他身上那套普通藍色格子花紋的棉睡衣,就是他自力更生的結果。

  「你又來了。」布魯斯沒有回頭,慵懶地斜倚扶手,操縱滑鼠專心致志地玩踩地雷。

  套在男人身上那套柔軟家常的睡衣意外取悅了超人,也許是那身衣服讓布魯斯更加無害柔軟,凱-艾爾藍寶石般的眼眸盛著笑意,即使布魯斯沒怎麼搭理他也不以為忤,語氣輕柔地反問:「不歡迎我嗎?」

  「當然歡迎,但這裡只有一張椅子。」布魯斯放下滑鼠,轉動他的椅子面向氪星人。

  「所以?」

  「你站著,我繼續坐著。」

  布魯斯的語氣理所當然,超人恨不得咬他一口,懲罰這個自私的小壞蛋,但他另有打算——雖然咬布魯斯算得上很有意思的調情,但他又覺得這麼做太突兀——他有其他絕妙的點子。

  「我有其他解決方法。」

  凱-艾爾知道穿著柔軟棉睡衣的漂亮寶貝一臉不信,他輕鬆抱起坐在椅子上的布魯斯,沒讓他有機會掙扎,超人白披風只輕輕一甩,很快坐到椅子上,純白的布料柔順地貼在椅背上,接著他抱著男人讓坐到自己的膝上。

  「滾蛋,你熱死了。」布魯斯想離開,但他不讓他走。

  氪星人湊過去吻布魯斯,堵住他的抱怨,這是與布魯斯開始調情拌嘴後,總結出來對付他最有效的辦法。

  果然,在綿長的親吻後,布魯斯不再抱怨,男人放鬆身體,把全身的重量賴在超人身上,試圖重死他。超人享受緊緊貼合在一起的親暱,一手停留在他的腰間,另外一隻手在他胸膛和腰腹上下游移,薄薄的睡衣布料根本不能阻擋觸感。

  肌膚接觸的感覺很舒適,凱-艾爾已經許久沒有和人這麼貼近,他想擁抱、撫摸布魯斯,最好能黏在一起,他乾脆付出行動,把下巴靠在布魯斯的頭頂,柔軟蓬鬆的頭髮使他鼻尖微微發癢。

  布魯斯馬上甩開他,嫌棄他說:「別妨礙我,我的踩地雷就快要贏了。」

  「還有一大片沒試,要贏也沒這麼快。」凱-艾爾鬆鬆地摟著布魯斯,和他鬥嘴。

  「你別詛咒我,我運氣比你好多了,連阿福都還沒贏過我玩踩地雷的分數。」

  啊,和平真美好。

  能擁抱一個人,和他一起享受和平的果實,比如眼前寧靜守序的高譚,就如凱-艾爾曾預期的那樣,簡直棒極了。只可惜他們還不是真正的戀人。明明是他先放話要布魯斯儘管嘗試來取走他的心,然而布魯斯卻沒表現出多積極的樣子,布魯斯果然更熟悉戀愛,在愛情的戰場上游刃有餘。

  這也難怪超人還分辨不出布魯斯心意是真是假,至少對方表面上沒露出說謊的破綻。

  但那又怎麼樣?即使是短暫的夢,只要超人想要,他就能讓美夢一直延續下去。

  「贏了!」布魯斯丟開滑鼠,難得稚氣地歡呼。

  「換我玩。」他主動接過滑鼠。

  布魯斯質疑他說:「你確定你真的會玩踩地雷?」

  「我以前在——」他還在星球日報上班時,偶而會玩一會兒踩地雷清空煩亂思緒,但超人不想談到過去,只簡單回答說:「我以前也玩過很多次,分數不比你低。」

  「很有自信啊,如果你分數比我低怎麼辦?」

  「要打賭嗎?」

  「不,我不要跟你賭。」布魯斯拒絕,他回過頭問氪星人說:「你直接告訴我,你贏了賭注想要什麼?」

  雖然問了要不要打賭,但他其實沒有具體想法,幾個不錯的點子閃現,又被他一一否決。

  「……我想看你跳脫衣舞。」

  「不用等你贏我,我可以跳給你看。」

  布魯斯站起,先操縱滑鼠找到音樂播放器,那有一首很適合跳脫衣舞的音樂。

  他長年混跡夜店,對混音舞曲十分熟悉,熱鬧的舞曲在蝙蝠洞裡還有迴聲,更像在舞池中的感覺。布魯斯選了一塊適合他舞動的空地,隨著音樂自然地舉起雙手,緩慢地轉圈,同時扭腰擺胯。他的視線只偶而對上超人,但被人類稱作人間之神的男人卻全程注視他,捨不得轉移目光。

  那位偉大的神祇還捧場地吹了一聲口哨。

  布魯斯即使穿著鬆垮的藍棉格子睡衣仍不掩性感,他的手不時放在前排鈕扣的位置作勢要脫掉它,猶豫後又移到綁著蝴蝶結的褲腰上,最後沒一件衣服離開他的身體。

  這實在令人焦急,於是連神祇也忍不住焦急,開口催促他說:「快脫。」

  性感的男人回以一笑,先是掀開睡衣下擺,露出塊塊分明的腹肌,帶著性暗示,手掌描繪腹肌的輪廓,接著往上撫摸,最後手隱沒在布料的遮蓋下,讓人忍不住想伸手幫他撕開衣服,看個清楚。布魯斯轉身,然後在副歌高音的時候,直接扯開睡衣,幾個鈕扣因為粗魯的動作掉得到處都是。

  男人帶著傷痕的胸腹露出,帶著危險的野性和絕對的性感,接著他貼近坐在椅子上的超人,對著他慢慢扯掉睡褲上的蝴蝶結,讓輕柔的布料翩然落地。

  因為靠得極近,超人伸手就能碰到他結實的臀,但在他碰到之前,布魯斯就躲開了。

  他退後一步,背對超人,拉扯黑色貼身的平口內褲,讓內褲的布料卡在臀縫,自己揉捏臀瓣,他隨性地扭腰。半晌,布魯斯再次面向唯一的觀眾,這次他隨著旋律,作勢要將手伸進內褲裡,又隨便在內褲勾勒性器的凸起揉捏了幾下。他故意發出輕喘,明明這樣的舞動程度連汗都還沒流,喘息也只是為了誘惑可以將細微聲音都聽得非常清楚的超人。

  他要超人看得渾身發熱,最好被誘惑到勃起。

  「我好看嗎?」布魯斯緊貼著他的耳垂吹氣。

  依照超人的堅持,他們還沒到可以做愛的程度。所以他做這些都只是故意的,他要破壞超人的理智,就算超人足夠堅持,能惹得他勃起卻沒法發洩,這件事也足以讓布魯斯盡力一試。

  「好看。」他嗓音低啞性感。

  布魯斯惡劣地笑了,接著以惡作劇的口吻宣布:「好看就好,我跳完了。」

  被挑起的慾望不上不下的卡在那裡,布魯斯混蛋的舉動讓超人惱火,但不一會兒,超人便覺得好氣又好笑,他沒想過布魯斯為了挑釁他,連脫衣舞也願意跳。

  通常到了這個地步,超人最好離開,以免擦槍走火。

  於是凱-艾爾溫柔地和他道別:「下次見。」

  「再見。」

  布魯斯目送超人的離開,他面無表情地站了數秒,聽見超級電腦滴滴兩聲,才確定超人已遠離蝙蝠洞。

  他撿起睡衣套上,繼續工作。

§

  天完全黑透了,月亮高高升起,明亮皎潔。

  聯繫美國公民自由聯盟很簡單,布魯斯輕易聯繫到聯盟高層,隱瞞身份,直接在金錢以及情報上予以支持。這很容易,有難度的是郇山隱修會。

  布魯斯趁韋恩企業與法國公司合作的機會,飛了一趟法國。

  下屬在談生意的時候,他在旁邊玩,下屬們談完生意,利用最後兩天去逛街採買時,他悄悄到阿納馬斯城一趟,以蝙蝠俠的名號和郇山隱修會建立聯繫。然而也僅僅建立了聯繫,開車從巴黎到阿納馬斯城就要五個小時,來回就花去十個鐘頭,雖然飛機更快,但還是開車隱蔽且方便得多。

  郇山隱修會與蝙蝠俠兩方來回試探了幾次,隱晦地確認彼此的立場,隨後他們才答應派住在美國的成員與他面談。

  面談不可能就約在今晚,不過他還有其他事情可做。

  他在黑市那裡預定了一把槍,現在差不多到了取貨的時間。

  他再次糟蹋了那套管家煞費苦心才洗乾淨,燙得筆挺的酒館服務生制服,不過這次他只揉皺了一些,噴了朗姆酒基底的香水,他更仔細的用化妝品改變自己的五官,盡可能復原上一次的偽裝,頭髮這次抹上髮蠟,梳得整整齊齊。

  他身上帶著勾槍,先潛入黑市所在的那棟建築裡,那是一棟廢棄有二層樓高的工廠,他趴在工廠鐵皮天花板下的橫樑上,底下來回穿梭走動的大多是小孩,再來是老人,只有寥寥幾個青壯年。那些人外表都很普通,甚至看起來和提著破皮包賣保險的傢伙沒什麼兩樣,完全不像以往黑道份子不是剃光頭,就是染了五顏六色的頭髮,糾結肌肉的臂膀上還都是刺青。對比易遭盤查或追蹤的成年人,老人、小孩要不起眼的多,正義領主沒有盤問老人小孩的習慣。在正義領主高壓管治下,黑市演變成現在這樣奇怪的生態也不奇怪。

  按照線人更近一步的情報,這裡只剩下不怎麼值錢的買賣,大宗軍火交易轉移到更深處,蝙蝠俠曾截獲類似有大宗軍火拍賣邀請的訊息,然而語意模糊,不能當作證據,時間地點也沒透露,只能稍稍了解到運作的方式。他還在調查那些拍賣會是怎麼回事,這部分可以直接通報正義領主,直接讓他們處理。

  黑市再也沒有特異之處,他小心翼翼退出建築物,悄聲無息地回來,再次繞到上回到達黑市拐角的巷子,幾個小孩上前攔他,想推銷生意,連上次收了訂金的孩子也在其中。

  布魯斯還沒說話,守在旁邊拄著拐杖,一頭亂髮散發臭味的流浪老人高聲說:「湯米,那是你的客人,你沒忘吧?」

  「啊,貝瑞塔!」叫湯米的孩子這才認出他。

  「是的,一把貝瑞塔。」

  湯米有些不好意思,他自詡眼光毒,特別會認人,卻沒認出布魯斯,上次布魯斯渾身酒臭,頭髮亂糟糟的,這回除了身上還帶著多半是酒吧工作薰出來的酒味,穿了一天的服務生制服略皺,倒是打扮得十分體面。

  為了彌補錯誤,湯米嘴甜誇讚他說:「先生,您今天真帥。」

  「謝謝。」布魯斯從口袋抽了一張皺巴巴的零鈔,遞給湯米當小費。

  拿到小費,湯米更殷勤了,他燦爛地笑,在黑夜中都能看見他的眼睛在發光。

  「貨已經到了,只要付尾款,你隨時可以把貝瑞塔領走。」

  「那就拿過來,我迫不及待想看我買的寶貝。」布魯斯說。

  湯米站在原地沒動,眼巴巴地等著他掏錢。布魯斯表現出一副想混過去,卻沒成功瞞過對方的懊惱,緩緩掏出皮夾,一臉心疼地抽出一疊鈔票。

  「你點清楚了,這樣總夠了吧?」

  「別擔心,我保證算得一清二楚,不會多拿你的錢。」湯米嘴上這麼說,他點完整疊鈔票,分明還有富餘,卻沒還給布魯斯,「數量沒錯,我現在就去拿貨,馬上回來!」

  湯米撒開兩條短腿朝黑市跑去,旁邊的流浪老人眼睛很利,從湯米的表情看出他多拿不少錢。

  老人無奈搖頭歎氣說:「這孩子。」

  其他小孩發現沒生意,早就散開了,他們各自尋找不起眼的位置躲藏,這下又剩下老人單獨和布魯斯聊天。

  布魯斯問:「在這裡做生意的小孩怎麼變這麼多,最近黑市生意很好嗎?」

  「和之前沒多少差別。」流浪老人說:「雖然就業機會變多了,只要肯工作,就找得到職缺,但是最近物價飆漲,要過得好還得多賺一些,那些黑心肝的家長就把孩子們趕出來賺外快。」

  「社會局沒派人管嗎?」

  「怎麼管得過來?有些孩子不小了,十二三歲,自己調皮跑出去玩,家長硬要說他們不知情,社會局也拿他們沒辦法。」

  布魯斯斟酌片刻,提出邀請說:「要是你願意,我可以給你介紹工作。不是太難的工作,只需要你多探聽。」

  流浪老人轉動手上的拐杖,他很需要錢,但他年歲已高,不得不謹慎,遲疑了一下才問:「要為誰工作?我不想惹麻煩。」

  「你待在這裡討生活還不麻煩嗎?」布魯斯笑,他指了指天空,淡淡地說:「那盞燈已經許久沒有亮了。」

  「竟然是他!」流浪老人眼睛一亮,他重重點頭。

  布魯斯將給他黑市消息的線人聯繫方式,那是一張以口紅抄在餐巾紙上的電話,他遞給流浪老人,「她會告訴你該怎麼做。」

  等流浪老人慎重地收好餐巾紙,平復激動的呼吸,湯米抱著裝著貝瑞塔的扁紙盒回來。

  「你檢查看看。」湯米鄭重其事地將紙盒遞給他。

  那是貝瑞塔M9,大概是從軍隊或其他執法單位流出的,外表很陳舊,看起來有一段歷史,但保養得宜,布魯斯想,他花的錢還算值得。這段時間,他早已確認過情況,雖然得比以往多花些錢,但高譚市民仍然能輕易從黑市買上一把槍。雖然買不到子彈,但比起自製手槍,自製子彈更容易。

  檢查完手槍,布魯斯向湯米道謝,和老人點頭道別,隨後離開這裡。

§

  郇山隱修會和蝙蝠俠約在下午三點,高譚最大五星級酒店最好的餐廳。

  布魯斯和對方通過一次電話,那應是一位女性,她以磁性的嗓音稱讚約定地點的下午茶時段會有限量的舒芙蕾出爐,她的戀人認為這家餐廳的輕乳酪蛋糕非常好吃,茶葉也非常地道,種類繁多。

  布魯斯通過對方的電話查到她的身份——凱特·凱恩,有著一頭紅髮的漂亮美人,作為高譚富家千金,偶而也能看見她上新聞版面。

  既然郇山隱修會的代表敢大大方方表露身份,那以布魯斯·韋恩的身份赴約也不算太過冒險。

  作為紳士,他提早十五分鐘抵達,等待五分鐘後,在餐廳見到有著漂亮火紅頭髮,穿著長褲套裝的凱特。

  布魯斯主動和她打招呼,隱晦地表明身份:「美麗的凱恩小姐,我是高譚騎士的代表,很高興認識妳。」

  他以蝙蝠俠代理者的身份前來,這有些冒險,一方面是這會有很大的機率讓人猜到他就是蝙蝠俠,另一方面是超人恐怕會在地球某處傾聽他的聲音,他說話必須非常謹慎,才能避免洩露秘密。

  「布魯斯·韋恩?」凱特很吃驚。

  「我們坐下再聊,我想妳一定有很多問題。」

  他們被安排在窗邊,景觀最好的座位,餐廳服務生熟悉凱特的口味,詢問是否和往常一樣,又為布魯斯推薦餐點。布魯斯直接按照推薦點餐,他對餐點內容並不在意。

  「我們得長話短說,親愛的。」布魯斯語氣曖昧。

  凱特還在奇怪他表情和說出來的話不太相符,布魯斯在手機螢幕上輸入了一行文字:『我不確定超人是否會注意到我們的對話。』

  「那就長話短說,不過你得把話說清楚。」凱特一凜,她語帶笑意地說話,表情卻很凝重,她同樣掏出手機,在手機備忘錄輸入一行字:『你一直被他監視?他知道你要來這裡嗎?』

  「不,我不確定這能輕易地向妳解釋,但我會試圖做到。」布魯斯先回答她輸入的那行字,才隨口胡扯說:「親愛的,雖然妳非常美麗,但我對妳沒有成為朋友以上的興趣,我知道妳也一樣,我們都認為相親是很爛的主意。」

  布魯斯說完出示手機。

  『事情太複雜,我前來是為了證明蝙蝠俠與郇山隱修會合作的誠意,你們的意思?』

  「我當然同意你的意見,我可以為自己做決定,而且我早有戀人。」凱特這次並沒有獲得全權代表郇山隱修會談判的權力,隱晦詢問蝙蝠俠到底有什麼打算,「如果要成為朋友,不如先找尋我們共同的興趣或愛好?」

  「那我先開始吧。我是無信者,我不信神,包括住在天穹上的神。」布魯斯指指天空,暗示宇宙中的瞭望塔。

  凱特很快就明白他的意思,「真遺憾,我是基督教徒,但基督徒不信偽神,我相信這是我們的共通點。」

  布魯斯和凱特在這之後,就不再使用手機,他們以言語暗喻,左拉右扯,把談話定調成尷尬失敗的相親,兩人越說越不投機。但在半小時後,兩人交換眼神,確定已私下達成同樣的共識。

  凱特難忍憤怒,拍桌而起。「我從來沒見過你這樣無禮的傢伙!」

  「妳見過的還不夠多呢。」布魯斯輕浮地笑,一副沒把她的憤怒當一回事的樣子。

  兩人在大庭廣眾之下不歡而散,布魯斯相信以記者對他的關注程度,隔天的報紙肯定會出現他和凱特的報導。

  但布魯斯才不介意那些細節,他為找到盟友高興,這代表他成功克制超人的機率又高了一大截。他對基督教徒沒什麼意見,不過教徒應該擅長推翻偽神吧?

  就讓他們一起把人間之神扯下神壇吧。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