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超灰蝙】Tower of Power-楔子

Tower of Power

繪者:Gran

  我摧毀了木籬笆,親切的小農舍,在原地建起一座塔。

  野心的藤蔓蜿蜒其上,交織成細細密密的網。

  這座塔沒有門。沒有出口的塔對長髮姑娘是牢獄,但這對我不算什麼,它只反覆提醒我和凡人不同,我可以從塔頂的窗口進出,我能夠飛翔,這從本質上就和人類大相徑庭。過去的我何會堅持人類的正義?人類的能力不足以應付世上的瘋狂與危險,制定的規則軟弱無力,不過是一層薄薄的遮羞布。

  過去的我錯了,固執扮演克拉克·肯特並無意義,我從最初就只是凱-艾爾,一個外來的氪星人,地球上的超能者。

§

  布魯斯·韋恩坐在極靠前的位置,他翹著腿,不只坐姿不端正,態度還十分散漫,然而在娛樂記者的相機裡,男人的散漫顯得不羈而瀟灑。

  台上或俏麗或艷美的選美小姐站成一排,到了決賽環節,美人們皆全力以赴,燦爛的笑容挑不出一絲錯處。

  布魯斯暗自品評台上的美人,比起選美小姐,他還是更喜歡模特、明星,這些教科書美人彷彿來自同一個模子,一板一眼刻就,沒勁透了。

  主持人將麥克風交予下一位選美小姐,她笑容甜美,微微側臉擺出拍照最好看的角度。「是的,我希望世界和平。」

  她們一個個說出相同的答案,掌聲如雷,鎂光燈瘋狂閃爍著。

  啊,無聊。

  出席這場活動對他來說並非必要,即使韋恩企業是環球小姐比賽的贊助商,也不是非得勞動他。只不過管家阿福認為自家少爺這陣子太過無所事事,還不如外出社交,多交幾個朋友。

  世界和平實在太無聊了。阿卡漢瘋人院現在如同養老院,施行腦前葉切除手術的效果顯著,高譚前所未有的和平,蝙蝠燈已經許久沒有在天空中顯現,蝙蝠俠的存在也變得可有可無。

  他和凱-艾爾就超人執行正義的手段爭執過,最後布魯斯率先妥協。獨裁統治讓世界運轉前所未有的高效,兩年間世界和平真正降臨,人們失去的好像只有言論上的自由。

  ——比起隨時喪失生命的危險,言論自由不算什麼。

  聽,甚至有人這麼說。

  他們顯然忘記不久以前的自由,多采多姿的思想,他們只記得民族主義、宗教、資源的戰爭被停止。支持正義領主的統治變成主流言論,任何反對如同投進深潭的石子,濺不起浪花。

  如果不是需要防備其他覬覦地球的外星惡徒,這世界恐怕不再需要蝙蝠俠。事實上,比起其他超級英雄,蝙蝠俠的能力薄弱得可笑。布魯斯曾經在蝙蝠洞的超級電腦存下如何對付同伴的預備方案,包括超人,他當然可以給他的同伴造成巨大的麻煩。

  但這無聊可笑的美妙世界,它真正需要什麼,布魯斯不確定自己是否清楚……

  如今他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不需要特濃咖啡熬夜,布魯斯每天能做「蝙蝠俠」的事少之又少。單單堅持著使蝙蝠俠存在正義領主之中,已耗費他全部的心力。

  也許總有一天能想明白,只不過不是現在。

  現在,還是讓他去搭訕得到獎盃的新任環球小姐,期待不那麼期待與對方的浪漫約會,但肯定能夠打發一次晚餐的時間。鑽石單身漢噙著充滿魅力的笑容,一手插在口袋裡,往後台走去。

  作為贊助商,總有一些特權。

  就在布魯斯享受感情生活的時候,超人和露易絲的雙人晚餐氣氛糟得一塌糊塗。

  這不是第一次了,但超人以他的方式盡力準備一切,佈置浪漫的餐桌與房間,米其林大廚準備的美食,他希望露易絲享受他所能給予的美好,然而她並不願意配合。特意準備的蠟燭因為氣氛的僵持,連燃燒的火光都格外冰冷,她最在意的不是富裕的物質,眼前的排場只讓露易絲感覺被愚弄,使得切割牛排的力道蘊藏著無盡的憤怒。

  「露易絲,跟我說話。」凱-艾爾要求。

  「我之前說那麼多次,你願意聽嗎?」露易絲冷冷地說,她與他溝通無數遍,效果和一面水泥牆說話沒什麼差別,說什麼都無法打破對方的頑固,她對超人不只失望,還有厭倦。「不,你只是把我鎖在這棟房子裡,我已經受夠了。」

  「我也告訴你無數遍,你得把眼界放得大一些,這樣你就會明白我是對的,我不是拿正義領主總結統計數據給你看了?你沒看見嗎?這世界因罪惡而死的人銳減,人們不再害怕犯罪者,不可靠的法律,我已經竭盡全力……」

  「你連做錯都不願意承認。」

  露易絲放下刀叉,她本來就沒什麼胃口,冷笑用餐巾紙擦拭嘴唇,離開餐桌。

  凱-艾爾坐在原位,提高音量說:「我是對的。」

  「既然你表現得像我無理取鬧,那就放我離開,讓我去和其他還清醒的人一起爭取言論自由。超能者的獨裁統治不會長久,歷史證明我的話是對的。」她站直了身體,表現得像個戰士。

  凱-艾爾說:「但那是人類的歷史,我不是人類。」

  他反覆告訴自己千百遍,他沒有錯,事實也可為他佐證。

  人類需要沒有死亡,不被爭執、摩擦拖累進步速度的世界,他有能力能給予人類美好的生活,包括世界和平。

  「狡辯!你說人類的語言,自人類世界長大,即使你的血緣和人類不同,你的思考模式也備受影響。你只不過走上錯誤的道路!」

  「歷史從未記載如我之人!」

  「你不願意承認,總有一天你會嚐到苦果!」

  露易絲說完,大步離開,她不想再吵。

  他們不只一次爭吵,感情不斷消磨,他們不再是過去默契十足的情侶,但他們仍然相愛,也只剩下過往的愛意,超人這兩年所作所為在兩人之間劃下巨大的鴻溝。

  露易絲想,如果愛情是香水,它已經快要揮發殆盡。

  「你再好好想一想,或者你願意去海島度假——」

  他希望露易絲能理解自己。雖然超人有認同他理念的夥伴,正義領主的英雄們和他站在一起。但戀人不能理解他的理念,讓他感覺到孤獨。

  超人總是精力充沛,此時他卻感到一絲疲憊。

  露易絲站在房門口,回過頭朝他怒吼:「你不能這樣對我!你憑什麼決定我該去哪裡?你以為你在流放罪犯嗎?」

  「我沒有。」

  「你連尊重人都忘記了,需要我向你屈膝嗎?讓我匍匐在你的腳下?」她握著房門把手嘲諷他。

  「露易絲,你說得太過份了!」

  凱-艾爾大力拍打桌面,他控制了力道,餐桌毫髮無損。

  但巨大的聲音嚇得露易絲顫了一下。她害怕他。

  「過分的是你,你這個混蛋!」露易絲用力甩上房門。

  而超人盯著房門上的木紋,回憶露易絲方才露出的害怕,他煩躁地來回踱步,最後推開窗,逃離氣氛令他窒息的地方。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