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超灰蝙】Tower of Power-第五章

Tower of Power

  今日超人期盼已久盛會終於來臨,的世界博覽會的開幕典禮即將開始。

  半年前超人同意公關部的企劃:「由正義領主發起一場世界博覽會。」在那之後,超人積極地向夥伴們解釋舉辦這場盛會擁有巨大的意義並描繪未來,當正義領主的功績展出後,世人將更加信服他們的作為,他們領頭羊的身份便再也無法動搖。

  聽起來就無比美好。

  這場博覽會不以國家為單位,而是以不屬於任何政府、任何國家建立的組織為主。像正義領主就佔有世界博覽會最大的展示區,其他幾個大型攤位包括國際紅十字會、關注救助貧困的樂施會、國際自然保護聯盟、海洋守護者協會、世界遺產委員會、國際勞工組織、世界衛生組織、國際貿易協會等等,只要有利於世界的非政府組織,在這場博覽會都能發現它的蹤跡。

  由於正義領主的高效,世界博覽會的前置作業僅僅用了不到半年就完成了。
  那是一個風光明媚的春日早晨,在微風徐徐之中,世界博覽會慎重開幕,各組織的旗幟在天空飄揚,蔚為壯觀。

  超人作為正義領主首領,不只要在開幕典禮發言,在當日晚宴也必須發表小小的演講。

  參與晚宴時,只有神力女超人和鷹女換上華麗的晚禮服,超人仍然穿著白披風,蝙蝠俠和其他男性正義領主成員也依舊身著超級英雄制服。沒有人敢說正義領主們不穿西裝參加晚宴太過無禮。

  他們與會場格格不入,晚宴開場前,沒人敢靠近正義領主們,那些人不敢上前寒暄,但沒人敢忽視正義領主成員,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是眾人的焦點。

  還好有正義領主的公關部門負責炒熱氣氛,幾個重要的負責人在人群中穿梭,與幾個組織負責人說說問候天氣的應酬話。等到晚宴開始,兒童合唱團一曲《滾滾河水》開場。

  改編自印地安傳統民謠的旋律優美動人,簡單的歌詞讓布魯斯浮躁的心慢慢沉靜。

  「滾滾河水,在奔流中壯大;

  滾滾河水,流回了大海;

  大地之母呵護著我;

  我永遠是她的孩子;

  大地之母帶領我回到了大海。」

  孩子們稚嫩甜美的歌聲仍在場內迴旋不去。

  半响,終於從美妙音樂清醒的人們叫好聲不斷,掌聲雷動。

  布魯斯想,如果他的計畫失敗,那麼墜入滾滾河水,回歸大海約莫將成為他最好的結局。

  如此一來倒不失浪漫。  

  主持人在暖場和簡單的開場白後,將麥克風遞給超人,氪星人接過麥克風,環視所有人,晚宴現場安靜下來,燈光集中在他的身上。蝙蝠俠站在超人身後一步的位置,看著他挺拔的身影,聽他開始講話。

  超人的臉上充滿鎮定和自信。

  「世界經歷了重大的改變。

  過去世上所有的宗教迫害、人口販賣、戰爭已被有效遏止。不僅如此,大國傾軋小國的迫害,也不復存在,我們促進世界商業貿易公平公開,推動環境救援。我得說,我要代替我的鄰居北極熊,謝謝所有人愛護環境。

  當然,也不能忘記地球另一端的企鵝朋友。」

  在晚宴中的人對超人的幽默會心一笑,他們不只發出笑聲,還高聲歡呼且鼓掌。等掌聲過去,超人繼續說話,但蝙蝠俠卻走神了,他想起克拉克·肯特,那個總是有些笨拙卻懷抱赤忱夢想的小鎮男孩。

  超人發言時的從容和熟練,多半憑藉他過去從事記者的訓練,演講中幽默風趣的部分或針砭時事的辛辣言詞,都隱約有克拉克·肯特的影子,布魯斯不會忘記他的新聞稿寫得多棒。事實上,過去在讀過克拉克的新聞後,布魯斯就認定克拉克是個值得交往的朋友——過去克拉克和超人在蝙蝠俠眼中幾乎沒有太大差異——如今布魯斯卻不能肯定超人到底是怎麼樣的人,超人讓他感到陌生。

  超人的演講已到了最後,主持人遞了一杯香檳給他。

  超人高舉酒杯,為致詞劃下句點:「最後,讓我們為了更美好的世界乾杯!」

  「乾杯!」穿著美麗晚禮服的神力女超人也舉起香檳杯,和站在她旁邊的蝙蝠俠乾杯。

  她敏銳地察覺到蝙蝠俠興致不高,關切地問:「你看上去沒什麼精神,沒事吧?」

  「沒事。怎麼突然這麼問,黛安娜?」

  「覺得得關心你,最近看到你的新聞照片,韋恩先生的黑眼圈又變得和過去一樣重了。最近還是天天跑派對嗎?我可以推薦急救眼霜給你。」黛安娜開玩笑說。

  布魯斯也笑著回硬說:「真的?快推薦我好用的眼霜。」

  「什麼眼霜?」鷹女湊過來問。

  趁著兩位女士熱烈地聊起化妝品,蝙蝠俠隨便找了藉口告辭。

  蝙蝠俠剛才就發現超人已離開晚宴,但他還有話想跟超人說,於是他駕駛蝙蝠戰機,前往位於北極的孤獨城堡。

  舉辦世界博覽會的所在地溫暖又清爽,但北極總是冰冷。

  蝙蝠俠沒有等待太久,在他聯繫超人後,超人便為他打開大門。

  「你怎麼會突然過來?」超人很訝異,他沒有告訴任何人他回到孤獨城堡。

  蝙蝠俠摘下面罩,靠著蝙蝠戰機帶著淺淺的微笑說:「不管什麼時候,我都知道你想去哪裡,你正在哪裡。」

  凱-艾爾感到內心悸動,但他說服自己這只是布魯斯特別會說情話而產生的怦然,他現在沒興致和布魯斯調情。他有另一個更嚴重的煩惱,世界博覽會非常成功,但超人卻感到迷惘,若有所失。這到底為什麼?

  兩人呆站著,布魯斯只好問:「不請我進去坐坐?」

  凱這才領著布魯斯前往他在孤獨城堡的起居室。

  也許是孤獨城堡的氪星風格帶有的冰冷科技感,且這裡並不像韋恩宅邸的佈置有著軟沙發、茶几和壁爐,只有幾張雪白的圓弧形座椅和小小圓桌,襯得空間空曠且冷清。唯一讓起居室顯得有活氣的,大概只有那幅掛在牆上的北極熊油彩畫。  

  布魯斯看出超人興致不高,他沒料到超人看上去沒有他以為的意氣風發。這不由得讓他想起在晚宴上,他才剛剛被黛安娜關懷過,現在輪到他關心超人了。雖然決定要關心超人,但布魯斯一點也不急躁,反而自在地選了張椅子坐下,欣賞那幅油畫。他許久沒有說話,凱也不主動問布魯斯怎麼會突然來找他。

  直到超人後知後覺地發現布魯斯耳朵凍得發紅,他才問:「要喝點熱飲嗎?」

  「熱咖啡。」

  超人無視他的回答,自顧自地決定說:「現在太晚,我去泡安眠茶。」

  時間已經接近午夜,凱認為比起咖啡,布魯斯這樣的普通人類更需要放鬆精神、好好睡覺。 

  「不要安眠茶,蝙蝠俠只在夜晚活動,現在可是我清醒的時間。」

  布魯斯不喜歡安眠茶,讓身體放鬆不是好主意,他喜歡繃緊神經,對未來每一秒可能發生的混亂保持警戒。

  「我這裡沒有咖啡,只有安眠茶。」

  凱不打算順他的意,於是布魯斯只好客隨主便。

  安眠茶中的洋甘菊散發出類似蘋果的甜美香氣,光聞味道,就能撫平內心的焦慮。安眠茶不只對人類有放鬆效果,美好的氣味對氪星人同樣有安撫的作用。

  布魯斯緩緩地問:「你還好嗎?」

  「我很好。」凱幾乎沒有遲疑地回答。

  如此一來,反倒像是隱藏自己感覺不好似的。

  凱自認除了感情生活——在他原先的計劃中,在此時他應該已經成功向露易絲求婚,然而兩人如今形同陌路——有一些小小不如意,所有的一切都如同預期。

  除此之外,他應當過得很好,畢竟感情不是生活的全部……不對,不能這麼說,和露易絲的感情已經過去了,他已開始一份新的感情。

  他正與布魯斯談戀愛。

  凱仔細觀察布魯斯,男人捧著保溫杯,仍在觀察牆上的北極熊油彩,好像很喜歡那幅畫。

  那幅北極熊油彩是一個差點凍死在北極的畫家送的,超人還記得那個畫家被救下時,顧著跟他抱怨在北極畫畫有多費力,那些油彩幾乎凍得沒法使用,於是畫家只好先用鉛筆打草稿,再拍下照片,等回到有暖氣的地方再畫。

  布魯斯的目光一直沒有從那幅畫移開,凱想了想,把關於北極熊畫的故事告訴他後,問:「你喜歡這幅畫?」

  「我只是在等你說話,現在你願意跟我聊聊了嗎?」布魯斯似笑非笑,斜睨他一眼。

  這讓凱有些尷尬,他不想告訴布魯斯有大半原因在於過去蝙蝠俠總是嫌超人想東想西、態度優柔寡斷,還喜歡做那些沒有意義的假設。在過去他若是告訴蝙蝠俠他的心情,那蝙蝠俠肯定不耐煩搭理他。

  凱想,他現在當然比過去堅定,他有如磐石般的信念,對自己做的每個決定並不後悔也不猶豫。這突然產生的一點迷惘,也許是在完成一個巨大目標後,暫時會產生的茫然吧?他想他很快就能找回方向。

  布魯斯又問:「還不想說?」

  他又猶豫了一會兒,才決定試著表達自己的想法。

  「我只是突然沒辦法感受到,整個世界漸漸往好的方向轉變的真實感,明明世界博覽會佈置出具體的成果向世界展示,但我真的……一時之間有些……」

  「我懂你的感受。」布魯斯溫柔地凝視他的眼睛,語氣柔和,像輕柔的棉花,「因為太過美好,所有的一切都像虛幻的夢境。」

  布魯斯說謊,他早就想明白了,現在正義領主引領的世界不過是荒唐無稽的夢,柏拉圖的烏托邦也許能當作人類為之奮鬥的目標,但它絕對不應該是被神、被超人者制定的國度。

  布魯斯成功引起超人的共鳴,凱以急促的口吻附和說:「沒錯,就像你說的,這一切像是不真實的美夢。但我也覺得成為正義領主之前的記憶非常遙遠,像上輩子的經歷。」

  凱不知道為何突然想起遙遠的過去。

  決定披上紅披風成為超人的心情,曾經給過去的自己定下的無稽規矩,那些反覆糾纏的惡人。蝙蝠俠和他一樣經歷那些時光,他不自覺地看向布魯斯,超人和蝙蝠俠過去是默契的夥伴,雖然有時會有爭執,偶而會站在相反的立場,但他們大體上相處愉快。

  當然現在超人和蝙蝠俠仍舊是默契的夥伴,兩人的關係更加融洽,不只蝙蝠俠,超人和正義領主們因為擁有統一的共識和相同立場,他們連爭執都不再發生。

  真好,沒有什麼比現在還要更美好了。

  布魯斯問:「你厭惡過去嗎?」

  「不,雖然我那時還太天真,還沒領悟到真正的正義,但是過去是非常寶貴的回憶,認識你,認識黛安娜,認識貝瑞——」超人話說到一半,嘎然而止。

  閃電俠貝瑞·艾倫,他們早已死去的同伴,布魯斯此時也想起他。

  「我想念他。」布魯斯低聲說。

  如果閃電俠沒有死去,那所有的一切都不會發生,超人還是原本的超人,正義領主不會誕生。過去雖然不美好,但過去是自由的,那時還未超越界限,他們過去仍遵守大部分的法律,所犯下的最大罪行就是成為義警。 

  凱附和說:「我也懷念他,他是很好的人。」

  「你覺得他會喜歡正義領主營造的新世界嗎?」

  「他會喜歡的。」凱篤定地回答。

  聽,他多篤定啊。頑固地認定超人創造的即是真理,態度一點也不遲疑猶豫。

  布魯斯再度確定他和超人背道而馳,他不願意妥協,超人也定然不願妥協。

  雖然內心失望,但布魯斯卻沒有表露出失落,還安慰超人說:「既然你認為他會喜歡你創造的新世界,那又何必迷惘?」

  「你說得對。」凱認為自己撥開了迷霧,他不用繼續沉浸在迷惘的情緒裡,現在他可以思考點其他的事,比如感情。於是他終止關於迷惘的話題,邀請布魯斯說:「你今天留下來住吧。」

  ——我很想你。

  凱想這麼說,又覺得不太好意思。

  「好啊。」布魯斯答應說。

  凱心滿意足地摟著布魯斯睡覺。

  只是單純的擁抱,布魯斯難得乖乖躺在超人懷裡,什麼多餘的事都沒做。凱喜歡這種沒有情慾的、單純滿足內心的擁抱,此刻他們的心一定非常貼近吧。
  從這一刻起,超人確信自己願意將心交付給布魯斯,他決定順從悸動傾訴愛語:「我愛你。」

  他沒等到回答。布魯斯似乎睡著了,呼吸均勻,心跳又柔又緩。不過他不介意布魯斯沒聽見他的愛語,他們還有很多時間在一起。

  在超人不會注意到的視線死角,背對對方的布魯斯睜開眼睛,眼神幽暗。

  時機終於成熟,所有預備好的計畫,終於能夠啟動——

§

  世界博覽會將持續三個月,為了避開人潮,計畫真正開始的時間定在閉幕式的隔天。

  這場盛會無比成功,用空前絕後來形容也不為過。

  按照超人的安排,正義領主安排輪值,每日都有人留守在館內,與民眾互動。由於超人非常關注博覽會,即使不在正義領主的展覽區域,也安排了滿滿的行程,參與每個展館的大型活動。也因為如此,超人與蝙蝠俠的相處時間反而不多。這使得完成秘密計畫的前置作業,比布魯斯原先預計得還迅速。

  蝙蝠俠與他的合作者謹慎地傳遞消息,緩慢且謹慎地佈下細細密密的網,合作者們的任務較為簡單,他們只要確保在蝙蝠俠對超人的時候,能控制住其他立場不明的正義領主成員,超人就是蝙蝠俠的任務。

  而蝙蝠俠為了對戰超人,苦苦尋找氪石的下落,好不容易得到一星半點的情報——在幾乎全部的氪石,包括蝙蝠俠曾經收藏的那些都被毀去的今日,能找到丁點氪石的消息殊為不易——最後找到的那塊氪石太小,那連製成匕首都不夠用。但這對蝙蝠俠來說不是難事,他將氪石經過多重手工程序處理,最後製成長長的刺。

  長刺正好能夠穿過超人的胸膛,釘穿他的心臟。

  布魯斯雖然沒對管家說,但阿福看見氪石尖刺時,就明白自家少爺的計畫。但他認為那是好主意,應該有更周全的做法。

  「我想現在還不是動用氪石的時候。」阿福送宵夜到蝙蝠洞,他放下餐盤問:「你親自動手,難道不怕以後會後悔?」

  他不會後悔。為了成功一舉制伏超人,布魯斯模擬千百次抽出長刺刺向超人心口的動作,他清楚記得長刺的重量和手感。但每每將長刺拿在手中,卻感到彷彿有刺梗在胸口。

  那很痛。

  他忍不住放下長刺,撫摸心口,然而那裡卻什麼都沒有,疼痛只是錯覺,他不明白自己為何產生不必要的錯覺。  

  「我已經決定了。」布魯斯說。

  「但我不認為你明白你在做什麼,布魯斯少爺。」

  「我當然明白我正在做的事,你以為我在夢遊?」

  「容我提醒,布魯斯少爺,你最初是認同正義領主理念的,不是嗎?」

  最初,蝙蝠俠確實沒有反對超人,他知道不對,但超人的作法很有效,只要稍稍越過界限,就能夠扼殺不斷蔓生的罪惡,恫嚇未來的罪犯。當犯罪的代價變得高昂,那麼犯罪率自然就會降低。

  然而正義領主的威權不斷擴大,他們的訴求不再僅是摘除罪犯腦葉。

  「為了更美好的世界。」布魯斯說完,輕哼一聲嘲笑空泛的口號,「我不否認我曾經的立場,但我已經想清楚了,超人是錯的,他的理念錯了。既然做錯,就得糾正錯誤。」

  「即使克拉克少爺會認為你背叛了他?」阿福忍不住質問。

  「那是事實,沒什麼需要辯解的地方,我確實背叛他的信任。」

  管家忍不住又問:「你們明明是情人,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布魯斯沒有回答。

  他對即將發生的一切已做足準備。他堅定信念,所以無所畏懼。他知道他會失去超人的信任,或者失去愛。愛對布魯斯來說,排在蝙蝠俠、地球、高譚市、管家、英雄夥伴們,甚至韋恩企業之後,愛不是那麼重要。

  但他明白失去愛會很痛,會痛得說不出話,哭不出來。

  他很明白。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