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超灰蝙】Tower of Power-第二章

Tower of Power

  「對了!我不去你那裡,直接送我回蝙蝠洞就行。」布魯斯的聲音在夜風中有些模糊,但超人聽得很清楚。

  凱-艾爾本來想帶布魯斯回自己在大都會的公寓,給他換身衣服,不過既然布魯斯這麼說了,超人默不做聲,改變方向,抱著他往高譚市,直接回蝙蝠洞。

  超人飛得很快,但被披風罩住的男人沒有吹到太多冷風。布魯斯打開蝙蝠洞隱蔽的入口,超人抱著他緩緩降落洞底,蝙蝠洞感應到主人歸來,幽幽地亮起了藍光。

  在不見天日的洞窟中,時光彷彿被延長,凱-艾爾還清楚記得第一次來蝙蝠洞的心情,那時他對蝙蝠俠以普通人的身份勝任超級英雄感到敬佩,又好奇蝙蝠俠平常工作的場所是什麼樣的地方。

  現在那些情緒已然沉澱,如今來到蝙蝠洞使他感到平靜,也許是蝙蝠俠總是冷靜克制,或者洞窟幽深,他深深吐氣,決定不和布魯斯計較方才胡鬧的吻。

  「有什麼事快說。」

  「該怎麼說呢?這有點難以啟齒……」布魯斯僅穿著泳褲,赤腳站在蝙蝠洞裡,也許是沒換上蝙蝠裝的緣故,他看起來還是派對上的超級玩家布魯斯,掛著不正經的笑容,語氣無比曖昧,「我聽到某個小道消息,嚴格說起來也不算傳聞,畢竟他印在報紙上了,我很詫異在正義領主控制大部份言論的時代,星球日報敢報導這種新聞,但也不難理解,那些記者為了獨家和報紙銷量恐怕連靈魂都願意出售——」

  凱-艾爾皺眉,他還沒搞懂布魯斯想表達什麼,不耐煩地要求:「你直接把事情講清楚。」

  「你最近都沒看報紙?」

  「我不知道你在說哪一則新聞。」

  原以為是超人不想插手這種小道消息,沒想到他根本不知道,現在新聞媒體都以為超人默許相關報導,八卦越演越烈,不只星球日報,到處都有超人女友分手的消息,還順帶猜測了幾個可能上位的緋聞女友,有些喜歡勁爆腥羶的媒體,甚至還列了超人男友名單,布魯斯以正義領主贊助者的身份列在最前面幾名。附帶一提,第一名是蝙蝠俠,再來是綠燈和火星獵人。

  「看來你還沒看到那些新聞。電腦。」布魯斯聲控開啟超級電腦,為超人調閱新聞報導,「關鍵字:超人女友,列出所有新聞。」

  超級電腦洋洋灑灑列出好幾頁的新聞,星球日報「超人與超人女友露易絲·蓮恩感情破裂,疑似分手?」作為熱搜新聞,列在第一條。

  布魯斯熱心地為超人總結這些報導:「簡單來說,你的女朋友把你們吵架要分手的事情給公開了,你有什麼感想?」

  「這就是你說的『有事要商量』?」凱-艾爾雙手抱胸,冷漠地反問。

  男人搭著超人肩膀,靠在他身上笑話他說:「這難道不是大事嗎?超人的感情生活關乎正義領主的形象,這是非常重要非常嚴肅的話題。」

  「……我走了。」超人抽身離去。

  「等等。在你離開以前,我還有個私人問題想問。」布魯斯抓著凱-艾爾的手臂。

  被抓住手臂的凱-艾爾不得不回頭看著他。

  布魯斯靠近他,對著他的耳朵小聲問:「你那裡還可以用嗎?」沒等超人反應過來,布魯斯的手直襲他的下襠。

  「你鬧夠了沒有!」

  超人立刻將惡劣的男人扔了出去,布魯斯在空中調整姿勢,落地時輕盈翻滾卸去力道,直接躺在地上笑得打滾,「哈哈哈……所以你們真的……很久沒做了?你多久沒在蓮恩小姐身上練習……噗哈……憋著還好嗎?還是自己動手做?」

  說著說著,布魯斯還舉著手空握,上下滑動兩下。

  本來想體諒布魯斯可能在派對喝醉所以在耍酒瘋,但被如此挑釁,凱-艾爾忍無可忍,以布魯斯根本反應不到的速度壓制他,左手支撐,右手一拳打碎布魯斯耳畔的地面。

  「你!」

  膽大包天的男人還在笑,布魯斯邊笑邊摟住超人,拱起腰胯撞了幾下,又貼著他反覆摩挲,最後再次閃電出手,重重揉捏氪星人胯下,「可憐的傢伙,要我幫忙嗎?我很樂意出借我的雙手。」

  「你在發什麼瘋。」凱-艾爾咬牙問。

  「我沒瘋!」布魯斯他憋笑憋得渾身顫抖,漂亮的藍色眼睛裡盛著笑出來的水光,「快讓我摸摸你的小東西,它還有活力嗎?」

  「布魯斯·韋恩!」超人氣壞了。

  他想站起來,一時之間卻擺脫不了黏人的布魯西甜心。

  布魯斯笑得歡快,他很久沒有笑得這麼自在了,這讓他一時之間得意忘形,「我說克拉克,你——」他倏然收口。

  然而出口的話沒那麼容易當作沒聽見,氣氛一下凝滯,如同凝冰。

  男人厚著臉皮若無其事,他收了笑,以性感低啞的嗓音改口喚他:「凱,讓我摸摸它。」

  「你放手。」

  「你也幫幫我。」

  布魯斯手靈巧地鑽進超人緊身制服內,他握著超人熱騰騰半硬起來的肉刃,超人的反應使他全身上下都洋溢著小小得意。他拉著超人的手放在自己的泳褲上,帶著他的手摩梭,陶醉得瞇起眼睛。

  「嗯……快動動你的手……」

  凱-艾爾瞪著在身下扭動發情的傢伙,像看未曾謀面的陌生人,布魯斯的甜膩呻吟搔癢他的耳膜,那癢意彷彿蔓延至心底,這使得他不大自在——即使他表面上他仍然冷靜,除了半勃的性器,整個人如磐石堅定——也許他該堅決推開布魯斯,他從沒想過帶著蝙蝠面罩的同事有這一面,或者說即使男人有這一面他也從未見過。

  「你舒服嗎?」布魯斯引導他的手扯下泳褲。

  布魯斯沒有料到小小的玩笑會演變成互相幫助手活的程度,他原先只想小小捉弄超人。但他趁著酒意想,現在的狀況也沒什麼不好。

  反正這世界不需要蝙蝠俠,冷靜克制、謀算因果都見鬼去吧!

  作為布魯斯·韋恩,他是只要有感覺,不管男女先上床再說的混蛋。能和偉大的正義領主領袖幹一炮,這麼一想,他更興奮了。

  「唔……」布魯斯抓著超人的手握住自己的性器,聳動下身,超人的手心好像有細微電流,他舒服地嘆息。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布魯斯?」凱-艾爾問。

  雖然已經被這混蛋挑起慾望,但氪星人不認為這麼糊裡糊塗做完是什麼好事。

  布魯斯噙著笑,氣息不勻,還有閒心以促狹的口吻說話:「我在幫偉大的、聖人般的超人做手活呀!可憐他憋了這麼久,還好沒壞,還是好傢伙。」

  「放開。」

  「然後讓你硬著回去?還是你得在天上飛幾圈冷靜冷靜?你有想過瞭望塔拍到你的行蹤要怎麼解釋?」

  「……」凱-艾爾說不過他。

  「快點動,你技巧真差。」

  這是激將法。

  但超人不願意服輸,他手段盡出,手指翻著花樣動作,兩人身體緊貼在一塊,互相握著對方的性器較勁。布魯斯指甲搔刮超人陰莖頂端的開口,描繪莖幹青筋,搓揉底下沉沉囊袋,頂端因興奮分泌的黏稠液體被均勻塗抹在柱體上,使得上下滑動的動作更加容易。

  雖然凱-艾爾不喜歡聊天,但很明顯布魯斯不這麼想,他喋喋不休說著葷話調情。

  「你的氪星陰莖真硬,你說它能擋子彈嗎?」

  「子彈肯定像搔癢癢,一般情趣用品的電擊對你有效嗎?還是得加大電量?」

  「大力捏它一定很刺激,你喜歡痛的刺激嗎?你的身體很結實,我大力捏應該不會捏壞,你要不要讓我試試看?」

  「閉嘴!」凱-艾爾被騷擾煩了,凶狠地啃舐布魯斯的舌頭,逼迫他閉嘴。

  那是一個又深又長,差點讓布魯斯喘不過氣的吻。

  在那之後,除了粗喘和呻吟,誰也沒有說話。

§

  在他們射精後,超人來不及尷尬,布魯斯就成功用一句話氣走他。

  布魯斯沒想到他會這麼生氣,在凱-艾爾冷著臉整理衣著,恢復禁慾打扮直接離開後,布魯斯還躺在地上抱著肚子笑個沒完。

  「那個笨蛋。」布魯斯擦掉眼角笑出的眼淚,自言自語。

  不過是問以後要不要再來一炮,有什麼好生氣?都互相幫助過了,現在生氣,就像在害羞啊。

  布魯斯又笑了一會兒,才進浴室洗澡。

  捉弄超人給他帶來不少愉快的正面情緒,布魯斯下半身圍著浴巾,他小聲哼著歌,也不管頭髮還在滴水就坐到超級電腦前,桌前有幾封管家整理好的信函,有透過高譚警方投遞的信,有透過秘密渠道歷經波折的情報密信,它們大多寄給蝙蝠俠,但布魯斯在其中翻到一封寄給布魯斯·韋恩的邀請函。

  布魯斯撫摸信件上鋼印壓出的痕跡,主體是圓規和曲尺組成的圖案,來自共濟會的邀請函。他用蝙蝠鏢當拆信刀,噴香的信箋上除了自己的名字和共濟會的名號,只簡單印了時間地點,唯有最底下共濟會名號下燙金的「博愛、自由、慈善」特別讓人在意。

  印象中共濟會並不會特意在邀請函上宣揚成立的基本宗旨,雖然他們確實在倡導博愛、自由、慈善,追求提升內在美德,促進社會完善。

  他兩指夾著信箋沉思,最後收起它,打算看情況決定是否赴約。

  鑑於此刻的心情不錯,布魯斯決定實踐猶豫許久的打算,換一套衣服潛入黑市。

  他有一身偷來的酒吧服務生的制服,先潑了一些酒在黑色馬甲上,然後在白襯衫上打碎一罐劣質女性香水,接著揉皺他們後,才肯將糟蹋得一塌糊塗的衣服換上身,他脖子上還鬆鬆綁著小領結。複雜的氣味讓他暈眩,他只好屏息在鏡子前查探自己的打扮,看上去不太差,最後用化妝用品在給面容做些修飾,再以髮蠟抓過頭髮再揉亂,儼然是在酒吧值班一個晚上,俊帥卻狼狽的服務生。

  「完美!」布魯斯吹了聲口哨。

  顧不得睡覺,他在口袋裡塞滿零碎,準備紙鈔、硬幣、打火機、香菸和口香糖,做好最後準備,他讓蝙蝠車送自己到貧民區的陰影處。他穿越暗巷,在黑漆漆的街上歪歪扭扭的行走。

  即使是正義領主掌握權力的時代,街邊仍有睡在紙箱裡的流浪漢,不過他們現在倒不怕冷死,幾乎人手一件軍綠色耐髒的大棉長外套,上面還印有巨大的正義領主字樣。布魯斯記得這個,正義領主底下的基金會提出專案,針對失去家園的流浪者,倡導政府加強社會福利,盡可能妥善收養、安排流浪兒,給流浪者提供基本生活物資。

  這件事被當作宣揚正義領主正面形象大肆報導,後來連比較貧困的家庭也能領取那件棉長外套。雖然是作秀,但多少還是對那些流離失所,對生活無能為力的人有些許幫助。

  布魯斯裝作下班的疲倦服務生,拐進黑市所在的街道。按照線人的說法,他們曾在正義領主的打擊下搬過幾次位置,最後又悄悄搬回原地,畢竟這裡經營得最久,他們不甘心就此放棄。

  他搖搖晃晃地走,但還沒走進去,在離街道口不遠的地方,有個臉彷彿粘著煤灰的孩子從角落冒出來,張開雙臂攔下他,嗓音脆生生地說:「先生,你進不去的。」

  「我、我找人。嗝。」布魯斯渾身酒臭,裝醉很自然,還逼真地打了酒嗝。

  一個拄著拐杖,一頭亂髮散發臭味的流浪老人不知從哪兒走出來,跟著幫腔說:「年輕人,你進不去,有什麼找我或者小孩兒幫忙吧。」

  布魯斯再次嘗試說:「我得親自去——」

  小孩緊張兮兮地衝上來,堵住他的嘴巴說:「噓!先生!你不要命啦!給那些大塊頭聽見就慘了,他們會殺了你的。」

  「……怎麼回事?」布魯斯裝作醉眼惺忪問。

  那孩子沒有回答,布魯斯塞了一張揉皺的鈔票給他。

  小孩才小聲說:「你不知道規矩嗎?現在生面孔要買東西,只有靠小孩或著老人幫忙牽線,沒人介紹不能隨便進去。」

  那孩子歪著頭,盯著布魯斯半天,看不出他有沒有懂自己說的話。

  不過他也不管布魯斯有沒有聽懂,熟稔地問:「你要買什麼?」

  「槍。」

  正義領主為了避免犯罪滋生,決定控制槍枝流通,禁止軍警和保安以外的人擁有槍枝,而這些因工作持槍的人,在下班後也要繳回槍枝。

  照理說,現在市面上應該沒有槍枝流通了。

  小孩不覺得他的要求多困難,很熟練地問:「要格拉克、貝瑞塔,還是自製手槍都可以,自製的手槍比較便宜,你可以考慮一下。」

  「哪個……比較貴?」

  「大廠商的比自製貴五到十倍,不一定有貨。」

  「我只想要貝瑞塔。」

  「那好吧,我先去問問。對了,你知道現在不賣子彈吧?子彈你得自己想辦法。」

  「沒有子彈有什麼用?」

  「製造子彈的廠房全被強迫停工了,就算有存貨那些大人也不會出手,你還要貝瑞塔嗎?要的話你得給我訂金,兩千美元。」

  布魯斯嘟囔說:「這麼多?以前三千,就能買到好槍……嗝……」

  「那是以前,現在價格十倍起跳。先生,你買不買?」

  「買。」

  他從口袋裡抽出大小幣值不一的鈔票,最後擼平了,才依依不捨地交到小孩手上。

  「你在這裡等我,我馬上回來。」

  小孩一溜煙走進黑市入口,布魯斯眼瞅著他入門前就被收走兩張鈔票。

  看來規矩真的和過去不一樣了。

  布魯斯靠在畫滿塗鴉的水泥牆上,和老人搭話說:「嗝,你們……生意好嗎?」

  「還行,至少我們這些老頭兒和小孩能混口飯吃。」

  「那很好……嗝,大家一起發財……」

  老人呵呵一笑,並不相信他的話,只是也沒反駁他,繼續往下說:「你不知道,現在消音器賣得多好,抓得再嚴,要買槍的小伙子還是買得到。」

  「喔……」

  「現在安穩倒是安穩,不過我不喜歡,黑幫雖然不合法,但被『那些人』禁止,直接掃蕩打散,生活無趣許多。別看我這樣,年輕的時候,我也在最大的幫派混過。」

  「你……嗝……吹牛。」

  「我沒吹牛,不信我告訴你我的故事……」

  布魯斯半閉著眼睛,聽老人說過去的故事,這讓他不禁懷念起過去的瘋瘋癲癲的高譚。

  然而那著實沒多少可懷念的地方,神經病到處亂跑,黑幫與政商勾結,力量盤根錯節,只能以蝙蝠俠的凶名勉強威嚇不太瘋的惡人不要太過份。

  「那孩子沒有……父母?」

  老人咧嘴笑說:「不,是他的父母來這裡做這些工作。『那些超能者』現在盤查嚴格,誰知道哪天會變成納粹——哦你當我什麼都沒說——在這種情況下,老人跟小孩反倒行動自由。嘿嘿,我以前想都沒想過,老人跟小孩會成為黑市交易、黑幫主力,真是瘋狂年代,哈哈。」

  「納粹」一詞讓布魯斯心下一凜,他知道正義領主下屬執行搜查不算客氣,但如果讓人聯想到納粹,那一定有十分不妥的地方,他決定回去就立刻著手調查。

  他們又聊了幾分鐘,布魯斯才看見小孩笑著蹦蹦跳跳跑出來。

  「交易成功,你半個月或一個月後再來。」

  「一個月?太久了。」

  「就要這麼久。」

  又假裝和小孩爭論幾句,布魯斯才勉為其難點頭,說好等約定時間再來取貨。

  正義領主做了什麼?

  布魯斯以前從未思考過蝙蝠俠妥協超人的決定,是否會使世界變得更糟。

  他們應該會得到一個沒有犯罪,沒有受害者,沒有痛苦的世界,蝙蝠俠閱讀過關於那些切除犯罪者腦葉對社會發展有正面效果的研究論文。不僅如此,正義領主還幫助減緩溫室效應,停止戰爭,遏止犯罪率,依照他們的理想,再也沒有八歲小孩,會因為帶著槍的混混失去生命。

  然而一切都如正義領主預期的那般順利嗎?蝙蝠俠走進陽光,跟著同伴們站在一起,明顯錯失許多掩藏在黑暗中的秘密。 

  他得調查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

  這是極低調的私人晚會,而且參與的人不多。

  布魯斯·韋恩拿著共濟會邀請函,通過門衛的檢查,布魯斯近日恢復過去屬於蝙蝠俠的作息,在高譚市潛行,四處尋找線索。雖然睡眠不足,但他精神很好,也許能歸功於高譚夜晚沁涼的空氣。

  共濟會沒有讓布魯斯呆坐太久。

  一襲火紅禮服裙的女士帶著華麗的金面具,被數人簇擁在一塊,她優雅地向布魯斯伸出手,表達邀請說:「歡迎,韋恩先生。」

  「很高興認識您,這位美麗的女士。」他流暢地完成吻手禮,接著挑眉以不滿語氣問:「然而我看這場邀約實在非常沒有誠意啊,難道是邀請函上忘了說明,今天是假面舞會?」

  「也許您可以稱讚我們謹慎。」

  女士未被激怒,她引領布魯斯走到繡金線的宮廷式長沙發邊,主動在一張長沙發中央坐下,其他男士和布魯斯才落座。

  「當然,謹慎是美好的品德,但我該如何稱呼你們?」布魯斯憑著面具與服裝外顯露的部分猜測在場諸人的身份。

  紅裙女士自我介紹說:「我是紅心皇后,韋恩先生。」

  「您好,皇后陛下。」布魯斯以戲劇性的誇張語氣問好。

  這讓紅心皇后左右的人很是生氣,他們想教訓他一頓,但還沒離座就被紅心皇后抬手阻止。

  「鑑於時間寶貴,我們直接進入正題吧。」

  「請。」

  「不知道你對英國歷史是否了解,十六世紀英國起義領袖認為:人人皆可自由,因為上帝以其寶血使人人自由。」

  布魯斯大力鼓掌,同時讚嘆說:「啊,了不起的名言,那位領袖一定是了不起的智者。」

  「自由人們天生擁有,是無可取代的權利。」紅心皇后語帶笑意,慷慨激昂地訴說:「我共濟會先賢曾推動《美國獨立宣言》,推動憲法簽署,先賢們前仆後繼,建立起共濟會國家,美國終於成為第三羅馬帝國,一個新的亞特蘭提斯。我等不斷完善『新世界秩序』,而共濟會員乃是新世界秩序的建築師——然而一切都被都被那些非人類給毀了!地球應該屬於全人類,我國應作表率,讓那些外星人滾出我們的家園,滾出我國領土!」 

  布魯斯在紅心皇后捏著手帕,撫胸喘息時,適時接話說:「了不起的演講,聽起來十分動人。」

  「我將邀請您加入共濟會,成為我們的兄弟,為了博愛、自由、慈善。」

  「當然,讓我們為了自由乾杯!」布魯斯虛虛做出乾杯的動作,而後恍然說:「哦,我漏了博愛和慈善。」

  他故作俏皮的表演沒有得到任何反應,紅心皇后淡淡地問:「您答應加入共濟會嗎?韋恩先生?」

  「不,請讓我再考慮一下,即使有像你這樣的美人在,我也無法輕易地決定。當然,這不代表你不夠美——」

  紅心皇后打斷他:「我明白,但還請韋恩先生盡快考慮。」

  她說完該說的話,馬上遣人送客,布魯斯被兩個假面男子不客氣地夾在中間,被強「請」離開。

  「你們做什麼?嘿,別抓我的手臂!要我走人是吧?我懂了,我就是那最不受歡迎的客人。這可真讓我傷心,我以前都是派對寵兒。」

  紅心皇后沒搭理他胡說八道,只朝他的背影說:「那麼我在此靜候佳音。」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