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超灰蝙】Tower of Power-第六章

Tower of Power

  轉眼間,就到了世界博覽會的閉幕日。

  凱-艾爾離開孤獨城堡,他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飛行時甚至無意識地哼著輕快的旋律。

  他昨晚做夢了,他已經很久沒有做夢,但那個夢非常棒,和他今天夜晚為布魯斯準備的驚喜場景相同,每一處細節都很清晰——這很可能是他曾經去勘查過預定的總統套房的緣故,連床的柔軟度都一一測試過——包括他老套地準備燭光晚餐,選了一支布魯斯念叨很久的香檳,他們一起慶賀世界博覽會的成功。接著布魯斯難得不用他那怪聲怪氣的花花公子口吻說話,他們聊天,愉快地笑。他會告訴布魯斯他們有一個禮拜的珍貴假期可以在總統套房做任何事,布魯斯笑著吻他,告訴他做愛一週太瘋狂,也許兩三天就足夠了,剩下的日子可以去其他地方度假,比如海灘也很不錯。他欣然同意。

  他見過布魯斯穿著一件泳褲的樣子,光想像布魯斯穿著泳褲在沙灘上的性感模樣他就硬了。他們沒有吃完那頓浪漫晚餐,但所有的一切都很完美,包括身體的契合度。

  他的戀人用長腿勾著他的腰胯,他記得布魯斯的性感帶,他觸碰布魯斯就像愛撫撒嬌的貓兒一樣輕柔,他反覆啄吻男人的乳尖,歡愉的叫喊高高低低。布魯斯還會喊他的名字,克拉克吻我、克拉克再親親我那裡……

  他們握住彼此的性器靠在一塊摩擦,發出難耐的喘息。這一步他們做過了無數次,在夢裡這比任何一次美好,當布魯斯射出灼熱的精液,他也將手指送進布魯斯隱藏在挺翹臀瓣的穴口,裡面又緊又熱,他為布魯斯擴張,直到後穴變得柔軟,他插入自己的陰莖,完全填滿他心愛的戀人。

  他們的性事激烈火熱,他一次又一次貫穿他,接著用精液填滿布魯斯,彷彿這麼做會讓布魯斯的身體沾上他的味道,就像布魯斯身上總是染著淡淡的玫瑰香氣。

  那是一場暢快淋漓的性愛,才回想一會兒超人又硬了。

  超人決定飛快一些,讓冷風冷靜他的頭腦,他得保持從容的態度,因為今晚夢境將會實現,他很期待。

§

  就是今天了。

  蝙蝠俠花了一整夜完成最後準備,他設定了郵件讓它們定時發送,按照郇山隱修會要求,為了保密,他沒有向其他反抗正義領主組織透露他們的行動,在午夜過後整個世界情勢將再度改變。但如果最後郇山隱修會做了約定外的舉動,追求不屬於他們的利益,那麼蝙蝠俠就會提早把消息透露給所有應該知道正義領主傾覆的組織和政府。

  他希望郇山隱修會可以履行約定,大規模散佈正義領主被推翻的消息造成的混亂多過於益處,尋找合作者是蝙蝠俠迫不得已的決定,他不會也不敢相信任何一個正義領主的夥伴,但對制伏超人後,勸說夥伴放棄正義領主過度干預社會發展,他有幾分把握。不過蝙蝠俠也明白,再多打算,那都是計畫成功之後的事了。

  他決定稍微睡一會兒,缺席世界博覽會早晨的活動不會有太大影響,他得養足精神。

  他睡著,又在極短的時間後驚醒,那些夢境雜亂無章,一個個片段朝他襲來,他沒辦法抵擋,更沒辦法阻隔那些似真似幻的片段。布魯斯看見超人用滿是愛意的眼神看他,也看見他和蓮恩甜蜜地擁抱。他看見他和克拉克在堪薩斯的麥田裡說悄悄話,又看見凱和他在堪薩斯的玉米田裡吵架,吵完以後做愛,用灰色和白色披風墊在地上,即使如此也不免沾上濕泥,彷彿還能聞到玉米植株的芬芳氣味。

  最後布魯斯夢到超人被四肢被固定住,胸口插著氪石長刺,鮮血蜿蜒流下,滴滴答答在地上積起一片,超人像在哭泣又像在冷笑,憎恨的眼神直勾勾地望著他。

  ——你不能恨我!

  布魯斯聽見夢中的自己蠻橫地要求,一點道理也沒有。

  他驚醒過來,不想再睡覺,開著蝙蝠戰機趕到世界博覽會。

  會場的氣氛非常輕鬆愉快,小孩子嘻笑著、奔跑著,賣汽球的小丑生意很好,氣球各種圖案都有,正義領主們的肖像印在廉價銀亮的扁圓氣球上。還有小販的攤車上放滿各式各樣零碎,蝙蝠俠的尖耳髮箍、火星獵人的綠色面具、鷹女的翅膀、綠燈俠的燈戒。布魯斯看見有小孩打扮成正義領主們的樣子,大多是超人,一部分的蝙蝠俠,女孩們扮成神力女超人和鷹女。

  穿著白披風的小超人不知在哪個充滿灰塵的地方滾過一圈,白披風灰撲撲的,他的母親一邊罵他一邊替他拍掉披風的塵土,試圖讓他乾淨一些……

  眼前的一切美好的讓人不敢相信,但他很快就會戳破泡沫,結束虛假的和平。

  片刻,蝙蝠俠等到他的合作人凱特·凱恩朝他走來,她的紅髮上帶著蝙蝠俠造型髮箍。

  她靠過來說:「天啊你是蝙蝠俠本人嗎?還是角色扮演?你這身真的超酷,我可以跟你拍張照嗎?」

  「……可以。」

  凱特親熱地挽著他的手,舉起手機兩人一起自拍。「你看那邊那個打扮成蝙蝠俠的孩子,昨天他們一家子跟鄰居一起來,他和鄰居小孩還為了搶超人的氣球打成一團。」

  蝙蝠俠冷冷地瞪她,對聊天的話題毫無興趣。

  凱特勾起笑,臉貼著他的手臂,「三、二、蝙蝠俠笑一個!」

  喀嚓。

  蝙蝠俠忍不住偏頭躲過鏡頭,凱特抱怨說:「哎呀,蝙蝠俠你別亂動,我們再拍一張!」

  凱特換了一個姿勢,貼著蝙蝠俠嘟起嘴唇像要親他的側臉,她完全把蝙蝠俠當作公園豎立的銅像,可以隨便開玩笑對待。

  這次她的手機螢幕上已經切換到備忘錄,一行字在螢幕上閃爍:『所有人都已就緒,你準備好了嗎?』

  蝙蝠俠沉默,他不打算回答凱特的問題。

  凱特手指飛快地在螢幕上輸入文字,她執著地問:『你是關鍵,蝙蝠俠。你準備好了嗎?』

  「三、二、一!哦,蝙蝠俠,你準備好了沒有?你得對著鏡頭笑。」

  喀嚓、喀嚓,凱特猛按快門。

  雖然很想回答凱特蝙蝠俠從不親切地笑,他最初想讓自己成為高譚幽靈,成為所有人的夢魘。

  蝙蝠俠說:「我準備好了。」

  「太棒了,我們再拍一張!」拍完照凱特微笑朝他揮手道別,離開時還高聲喊說:「希望還有緣見面,蝙蝠俠,祝你有美好的一天!」

  一般人大概無法分辨真的蝙蝠俠和模仿扮演者的差別,凱特和他同伴的誇張作為引來不少關注,等凱特離開,又有其他人想和他拍照。

  布魯斯推辭對方的要求,快步離開。

  等超人來尋蝙蝠俠,夕陽將雲朵暈染出漂亮的漸層色,由橘到紫,堪稱夢幻。

  這個世界真是不可思議的美麗啊。布魯斯想。

  「你也遇到了吧?喜歡蝙蝠俠的人又多又熱情,這證明正義領主非常受歡迎。」超人自信地笑。

  超人果然會隨時監聽他的狀況,他和凱特的謹慎總算沒有白費。

  「太熱情了。」蝙蝠俠呼吸平穩,態度和往常一樣。

  「你會習慣的,未來將有越來越多人認同正義領主的領導,他們將無比崇拜我們,崇拜我、崇拜蝙蝠俠。」

  「我永遠都不會習慣。」

  「話別說得太絕。」超人笑,伸出手躬身邀請他說:「布魯斯,今天晚上我有榮幸邀請你一起共進晚餐嗎?」

  「如果我拒絕?」蝙蝠俠問。

  「哦,那我會因此心碎而死,但我想你不會這麼殘忍地對待我。」超人的回答非常狡猾。

  自從超人告白後,超人就完全轉換態度,布魯斯很意外戀愛的氪星人會是這樣的表現,甜言蜜語像不要錢地不斷說出口,這也難怪他之前能和漂亮的蓮恩小姐交往。但布魯斯不知道超人這麼做,完全是為了抗衡高譚甜心那時不時的挑逗,超人不希望在布魯斯面前顯得太過青澀又大驚小怪,他想和布魯斯一樣,談戀愛顯得沉著又鎮定。

  布魯斯問:「時間?地點在哪裡?你要讓我穿著蝙蝠戰甲赴約?」

  「你穿什麼都好看,親愛的。地點就在旁邊的五星級飯店,我包了頂層的總統套房,時間……我們現在隨時都能過去。」

  「不用管你的閉幕活動了?」

  「超人和蝙蝠俠一起不出席,也不會發生什麼意外,即使有突發的犯罪事件,我相信黛安娜和其他夥伴能處理那些。」

  「那還等什麼?」蝙蝠俠語帶笑意。

  超人的眼睛在夕陽下閃閃發亮,自從成為正義領主,布魯斯從來沒見過他這麼高興。

§

  「嗯啊……」

  慾望的火焰燒得布魯斯腦海一片空白。

  他身上一片布料都沒有,那根氪石長刺藏在鉛制的小機關裡,藏在他紫色襯衫的袖子裡,現在他所有衣物都在地上亂七八糟的堆成一團。

  凱-艾爾覆在身上,咬他的耳朵,低聲說:「你的裡面又燙又緊,咬得我都沒辦法動了。」

  布魯斯想往前爬,離開可惡的氪星人,他覺得自己快要蒸發了,但逃避沒有太大意義,只要凱-艾爾一伸手就能重新將他拉回原來的位置。

  或者像凱現在這麼做,他抽出陰莖,又再度插入,頂得布魯斯往前滑。

  「啊啊……太深了……」

  「你這樣誇獎我,我會驕傲的。」

  可惡的氪星人還在笑,笑得時候氣息噴到布魯斯的身上,又熱又癢,布魯斯熱得全身出汗,汗薄薄的一層貼在身上,在燈光下閃閃發亮。凱忍不住舔他,舔他的後頸和背肌,鹹的,但又非常甜。

  凱像舔食冰淇淋一樣舔他,舔他身上的傷疤,描繪每個深深淺淺的痕跡,對於沒有任何能力的人類來說,布魯斯面對太多太殘酷的戰場。凱心疼他,想要保護他,讓他浸在蜂蜜裡。

  「我真喜歡你……布魯斯……你太可愛了……」

  不要,我不要被喜歡。

  太強烈了,布魯斯體內的前列腺被火熱的肉刃反覆碾壓,性器被壓在自己的腹部和床單之間摩擦,床單早就濕糊得亂七八糟,被巨大陰莖進入的撕裂感早就變得麻木,被衝擊性的快感壓過。

  太可怕了,同性間的性愛竟然舒服到這種程度,布魯斯知道過程,但被進入的激烈的快感,不在他的預期之中。

  「你這個混帳……外星人!」說到一半,布魯斯再次被凱抽插的頻率打亂了話語,「唔嗯……」

  凱稍微退出一點,他想看布魯斯的臉,想看他麼表情,於是抱著以相連的姿勢翻面。

  布魯斯漂亮的藍色眼睛情慾氤氳,玫瑰花般緋紅柔軟的唇很軟,看起來非常適合親吻,凱毫不遲疑,將舌頭送入他的嘴裡,他們交換甘甜的津液,直到布魯斯因為缺氧拍打他的肩膀,他才放開他的唇,繼續親吻他的下巴、喉結。

  「布魯斯……布魯斯,喊我的名字……」

  布魯斯的性器先是在冷空氣中可憐地搖晃,接著被夾在兩人腹部間摩擦,頂端流出透明的液體,弄得腹部亮晶晶的。

  「吵……吵死了,閉嘴……」

  現在幾點了?

  伺機行動的意思,說明布魯斯不需等到午夜過後,等到真正的隔天再動手,他身負重任,必須制伏超人。

  但布魯斯總是沒抓到稍縱即逝的時機,他們一起用餐、一起洗澡,包括上床做愛,今天的超人有很多破綻,但布魯斯他仍舊還未動手。布魯斯的眼睛搜尋地上散落的衣服,他找到那件紫色的襯衫。性事的快感非常甜美,被充滿愛意的貫穿、被擁抱,布魯斯被甘美的愉悅充滿。

  再等等……

  凱貼著他的耳朵說:「我想舔你的乳頭。」

  「別廢話,要舔就直接……舔,嗯……啊啊……」

  凱用臉頰磨蹭他的乳頭,原本柔軟的肉粒變硬,他用嘴巴用力地吸吮他的胸口,彷彿吃奶一樣發出嘖嘖水聲,麻癢的感覺爬上布魯斯的心口,令人感覺羞恥,無法抗拒的快感讓布魯斯微微抬起胸口迎合他的唇舌。

  性器緩慢地移動,彷彿像架在火上慢火灼烤,彷彿身體抹著蜂蜜,經過炙燒便會發出甜蜜可口的氣息。

  「嗚……嗯……」布魯斯從眼角沁出淚水。

  布魯斯很難過,他忍不住伸手去撫摸超人的臉頰,他將要奪走他的自由。如果超人失去自由,他會變成什麼模樣?被囚禁起來的超人還會剩下什麼?

  只有現在,短短的數秒,他容許自己思考這些毫無意義的問題。

  「別哭。」凱親吻他的眼角,「我弄痛你了嗎?」

  凱的性器被柔軟的腸壁包裹,他們已經做了幾次,他記得最開始他用舌頭舔開入口和褶皺時,那開口狹小的讓他擔心,怎麼有彈性容納自己的陰莖?他害怕弄痛布魯斯,即使他還想要更多,想要更激烈、更深入地進入他。

  布魯斯嗓音沙啞,催促他說:「快一點,別折磨我……」

  「你要逼瘋我了。」凱咬牙說。

  超人難以自持,放棄忍耐,攻勢猛烈地讓整張床都發出吱嘎晃動聲,布魯斯緊緊環抱他的背,手指在他的背肌留下指印。

  布魯斯扭動身體,露出的表情無比性感。

  只有他能看見這樣的布魯斯,好想將布魯斯藏起來,向全天下宣告他僅屬於超人。

  「呼嗯……慢下來,啊啊……」

  「到底要快一點還是慢一點?」凱停下來,笑著問他。

  噹、噹、噹……總統套房古老的大鐘響了十二聲,已經到隔天了。

  要結束了。

  布魯斯目光再度聚焦,他稍稍運用巧力,讓兩人從床上滾到地上,滾到衣服堆旁邊。他翻身坐在凱的身上,「讓我做。」

  凱先讓布魯斯提腰上下移動,有時輕晃搖擺,但他沒有忍耐太久,片刻他握著布魯斯的腰肢,一下一下往上頂弄,每一次都進入他身體最深處又抽出到最淺。布魯斯手腳痠軟,與凱相連的位置,成為支撐他全身重量的重心。

  狂烈的快感席捲,他無法再忍耐,顫抖地射出精液。

  布魯斯想自己也許尖叫了,也許沒有,那一瞬間的記憶模糊不清,沒多久超人的精液也射進他還迴盪高潮餘韻的身體,他渾身顫抖,倒在超人身上。

  凱先是滿足地嘆息,又湊過來吻他。

  「我愛你。」凱再次說。

  「我也愛你。」

  布魯斯說話的同時按壓鉛制小機關,氪石長刺彈出,他握著長刺坐直,後穴還含著超人半硬的陰莖,毫無猶豫將長刺送進超人心口。

  凱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胸口的長刺,又看了看布魯斯,「你——」

  布魯斯扶著地面,抬高臀部,當那帶著熱度的器官離開身體時,他感到雙腿虛軟,差點又跌回超人身上,但他忍住了。

  白濁沿著大腿內側流下,布魯斯抽了一條長毛巾,但他沒有用毛巾來擦拭自己,而是以長毛巾綁縛超人的雙手。

  「為什麼?」超人追問。

  布魯斯沒有說話。

  他不想回答。

§

  蝙蝠俠將超人帶回蝙蝠洞,他洗去身上性愛的痕跡,才打電話給凱特·凱恩。

  「恭喜你還活著,蝙蝠俠。」電話那頭的凱特鬆了口氣,她等這通電話等得心急。

  「我這邊搞定了,你呢?」

  「一切順利,郇山隱修會沒有人死亡,受傷的也都送到醫院了。按照你的計畫,每一個領主成員都被抓住了。」 

  「那就好。」

  凱特忍不住說:「……你真可怕,竟然定下這麼周密的計畫。他們真的是你的夥伴嗎?」

  那些計畫精準地算計到每一個正義領主成員的個性,面對危險或意外可能會有的反應,可以針對的弱點,一步步算計逼得他們自動跳進網裡,郇山隱修會的成員在看到蝙蝠俠的計畫時,都忍不住讚嘆他的能力。

  「我沒有義務回答你的問題。」

  「好吧。總之你快點過來一趟,把這些超級英雄帶走,我怕時間久了會出問題。」

  郇山隱修會的目標和蝙蝠俠一致,目的讓人類社會擺脫正義領主的極權控制,接下來就是等待蝙蝠俠,按照約定兌現交出正義領主擁有的控制權,重新將人類命運交還人類手中。

  「我馬上到。」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