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超灰蝙】Tower of Power-第一章

Tower of Power

  自從正義領主步上正軌,布魯斯過上時不時能睡上十二小時的日子。

  作為布魯斯·韋恩的比例開始高過蝙蝠俠,他很快就適應在晚宴、酒吧和俱樂部廝混的生活,時常在外頭鬼混到一兩點才回家。這天他仍舊醉醺醺的渾身酒氣,倒在門口時因為淋了點雨。管家難得沒唸他,只迭聲催促他去洗澡,洗完澡好好睡一覺。

  三點多睡下,布魯斯凌晨五點多醒一次,接著八點多醒一次,等他再次被刺眼的陽光驚醒,已經是中午時分。雖然蝙蝠洞的警報沒響,昨夜高譚的天空也沒看見蝙蝠燈,但他竟然一整天都沒有去蝙蝠洞……

  日子過得真頹廢,他自嘲。

  管家在正午盡責地前來喚醒主人,「該起床了,今天天氣不錯,很適合外出走走,少爺要不要去約朋友打高爾夫球?下午在庭院喝下午茶也是不錯的選擇。」

  「阿福……」男人慣性賴床,他假裝還睏,拉高被子蓋住頭臉。

  管家順手將收到兩側的落地窗簾紮好,他打開窗戶,庭園草葉氣味的涼風溜進來,捲走臥室裡剩餘的睡意。

  布魯斯想假裝沒睡醒,什麼都沒聽見,但阿福可沒那麼好糊弄,管家手裡還握著叫醒他的絕招。

  「我想你應該特別想知道一則有趣的新聞。」

  「什麼?我又在報紙上劈腿了?」他的嗓音隔著棉被特別含糊。

  「如果你願意坐在餐桌邊,我已經燙好報紙。我相信娛樂版的頭條會讓你的同事很不高興。」

  「我對蠢蛋的花邊新聞沒興趣。」

  布魯斯唯一的工作就是在韋恩集團董事會開會,那些握有韋恩集團股份的董事勉強能當作同事,但完全不想知道那些肥豬又睡了哪個漂亮明星,那和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不是在說韋恩董事。少爺,你另一份兼差——」

  他霍然掀被坐起,頭髮還亂糟糟的,表情卻嚴肅得嚇人。

  「誰敢?報章雜誌都在正義領主的控制中……」

  「你忽略了星球日報。」管家提點說。

  布魯斯如管家的意起床洗漱,他換了一身絲質晨袍,沒擦乾的頭髮還在滴水,但他顯然不在意頭髮,快步坐到餐桌邊,抖開燙得平整的報紙。

  超人與超人女友露易絲感情破裂,疑似分手?

  星球日報的娛樂版沒有下太過聳動的標題,但那標題的含義已經足夠讓人驚訝。

  他一目十行看完內文,撰稿記者聲稱得到第一手消息,露易絲承認和超人有多次爭執,兩人目前還在冷戰狀態。如果超人不願意好好溝通,她確實會考慮與超人分手。

  布魯斯忍不住嗤笑,「女人。」

  「少爺。」管家並不贊同他的語氣,彷彿看不起女性。

  「我是說,真虧他能把露易絲得罪成這樣,都不顧面子公開撕破臉了,看來我的同事對於處理男女關係真的很不擅長。」他對著報紙笑,又仔細研讀了一遍新聞稿,包括配圖照片和照片下詳細的備註都沒有放過,幸災樂禍的態度一覽無遺。

  他還高興著,管家過來替他倒上早餐茶,並隨口說了一句,「嘲笑超人對你和克拉克少爺的關係毫無幫助。」

  布魯斯立刻收起笑容,報紙擱到一旁。

  「他叫凱-艾爾,克拉克那蠢貨已經死了。」

  這頓早午餐吃得很沉默,在那句話之後,無論是他或者是阿福都沒說話。他們都清楚,即使太陽照常升起,但日子和過往已全然不同。

  管家沉默地送他到蝙蝠洞,替他準備好要帶的東西,看著他換上制服,在布魯斯準備踏上傳送裝置,前往瞭望塔之前,管家才說:「如果克拉克少爺有空,就邀請他來喝下午茶吧。我下午會烤好餅乾,等你們回來。」

  布魯斯假裝沒聽見,連再見都沒說就啟動傳送,直達瞭望塔。

  他很忙,邀請超人喝下午茶還是算了吧。

  瞭望塔比以往熱鬧許多,穿著宇航服的人們來來往往,這些工作人員不是認同正義領主的理念,就是被高薪吸引,接受應聘,在太空中的瞭望塔工作,加入正義領主監視地球的陣營。老實說,蝙蝠俠承認有眾多人力幫助,比以往單靠領主成員守望地球,還要有效率和縝密。

  但若不是正義領主擁有無上的權威和絕對的武力,「讓領主成員外的普通人在瞭望塔工作」這種事,蝙蝠俠絕對會反對到底。

  火星獵人第一個發現他,他穿過瞭望塔內冰涼光滑的金屬牆面,出現在他的面前。

  「蝙蝠俠。」

  蝙蝠俠一頷首,本想直奔控制中心調閱資料,片刻他改變主意,以嘶啞的聲線問:「……超人在嗎?」  

  「超人現在不在這裡,你找他很急嗎?」火星獵人問。

  如非必要,火星獵人不打算隨時讀取他人的內心。

  「不重要,我自己聯繫他。」

  「我明白了。」

  目送火星獵人再次穿牆離開,蝙蝠俠按照原本的計畫,前往控制中心調閱資料。

  布魯斯從最初就知道蝙蝠俠和其他超級英雄的差異,蝙蝠俠是普通人類,除去一身蝙蝠裝扮,他和他的同伴全然不同。布魯斯以為他已經足夠清楚他與其他超級英雄的差別,但是當正義領主開始運行,他感到迷惘。

  他的同伴們凌駕於全人類之上,在宇宙中俯瞰地球,認定自己所作所為都是為了維護世界和平。「俯瞰」這一行為本身,就帶有居高臨下的傲慢,他清楚站在高處會使人產生身為神祇的錯覺。

  正義領主們有凌駕眾人之上的力量,站在至高的天上,彷彿擔當傳說中神祇的身份,那麼站在他們之中的自己又算什麼呢?被神認定的人類夥伴,可受封為神?

  正義領主確實地控制了世界。他們六人,超人、蝙蝠俠、神力女超人、鷹女、火星獵人和綠燈俠,僅僅靠著他們六人,地球上眾多國家政府不得不俯首聽從他們的指示。這聽起來荒謬又可笑,宛若幻想小說中的三流情節,然而這就是現實。

  他們跨過那條無形的界線,不再只是單純救人或打擊犯罪。正義領主關心更多,比如戰爭不應該存在,貧富的差距需要被調整,人類交換資源應更加無私,為了讓人類長久生存,應該更佳愛護環境……

  為了一個更美好的世界。

  打著為了大義旗號的正義領主駕駛著一台巨大的戰車,制止一切爭鬥,直接迫使人類放棄體驗從反覆錯誤中獲得進步的機會,往理想鄉前進。他們擅自為人類鋪設鐵軌,一條讓人類同環境和諧共處,並使社會平等發展的捷徑。

  布魯斯還沒想好下一步要怎麼做,他無法和超人進行理智的討論,超人明顯陷入瘋魔,其他正義領主的立場難辨。這無所謂,他自己一個沒問題,蝙蝠俠原本就習慣獨行。

§

  大都會——

  天色擦黑,飯店四十層頂樓因爲色彩斑斕眩目的燈光顯得明亮,在這開闊的空中花園泳池,DJ戴著耳機身體陶醉地晃動,混合挑動氣氛的派對音樂。泳池周圍填滿了年輕有為的政商名流,或迷人的歌手影星。

  布魯斯·韋恩收到邀請,他喜歡這種不需要太正式的晚會,他穿著黑色泳褲,端著雞尾酒杯,坐在泳池邊緣,他被女人們團團包圍,一手還攬著其中最美麗的黑髮女孩。

  他自在地和美人們開玩笑,說些俏皮話,他享受這個,和柔弱無骨並且嗓音甜美的美人們接觸讓他心情愉快,還能暫時忘記討厭的現實。

  因為成群的美人,不少自詡年輕有為的男性青年也端著酒杯靠近這裡,喜愛美麗的事物是人類的天性,敵視同性則是生物求偶的天性,其中一位穿著騷包金色泳褲的男青年發現插不進美女和布魯斯聊的話題,乾脆直接跟布魯斯搭話。

  「嘿,韋恩,你去那兒走走了嗎?」他指著泳池另一側突出建築物的部分,那是由八吋厚的強化玻璃打造,懸於空中。

  這特別的設計號稱能給人前所未有的體驗,站在那裡,透過泳池淡藍色的水能看見馬路上呼嘯而過的迷你小車,整個城市盡在腳下。

  「還沒呢。」布魯斯回答,他對這樣明顯有企圖的搭話興致缺缺。

  那人還沒說話,布魯斯周圍的美人都吱吱喳喳地討論開來。

  「我剛才去走過一次,太可怕了,站在那裡就腿軟。」

  「我怕高,不敢去。」

  「一想到就頭皮發麻。」

  布魯斯倒是不怕高,他習慣憑著釘槍長索在建築物之間跳躍橫挪,他噙著迷人的笑問:「有這麼可怕嗎?」

  被他笑容迷得發暈,臉頰泛紅,嬌聲撒嬌說:「如果布魯斯可以陪我去試試,我就願意去。」

  美女們仍舊圍著布魯斯打轉,向他搭話的男人一嫉妒,忍不住挑釁他說:「韋恩,你應該去測試看看你是不是膽小鬼!」

  周圍注意到狀況的人跟著起鬨,一部分是看不慣他一人獨佔美女,另一部分單純想看熱鬧。

  被布魯斯摟在身邊的黑髮女孩瞪著男青年說:「你愛去自己去,說這種話幼不幼稚。」

  「就是,你的風度呢?」

  男青年被美女們群起討伐,好不狼狽。

  「好了好了,謝謝妳們,不過沒關係,我相信他沒什麼惡意。」布魯斯安撫她們,信口胡扯。

  「既然布魯斯都這麼說了……」

  被原諒的男青年面色鐵青,找了藉口火速離開,原本在旁邊圍觀,準備湊熱鬧的人安靜後退數步,要再和布魯斯搭話,在美女們面前表現,他們得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

  布魯斯沒想到對方這麼快卻步,真沒勁,他來派對是來享受刺激的,無論好的壞的刺激。

  「其實光站在那裡也沒什麼,我又不怕高。」布魯斯主動拾起話題,他知道要是他不說話,這些美人會貼心的繞開話題,「我有更好玩的提議,你們想不想知道?」

  「什麼提議?」

  「你又想到什麼好玩的?」

  布魯斯說:「我聽說只要在大都會大喊超人救命,超人就會出現?」

  周圍的美人一愣,沒想到他突然提起這個,現在的超人跟他最初的形象有些不同,人們對超人變化的具體表現就是他們不再敢肆意談論超人。

  「怎麼突然說到他?」

  「現在正義領主管得很嚴……」

  布魯斯可以識趣地收回話,放棄他想要來點刺激的打算,但他不想這麼做,所以他無視別人給他打眼色,或那些看似勸阻的話,「我可以試著從那裡跳下去,大喊超人救命,驗證大都會超人傳說的真實性。有沒有人要跟我賭?」

  「這太危險了。」

  他不顧勸阻,主動離開原地,往泳池懸於空中的部分走去,邊走他還有閒心開玩笑說:「妳們看過超人嗎?我想看看他長得好看,還是我更帥一些。」

  「當然是你更帥啦!親愛的,別做傻事。」

  她們想勸阻,想拉著他阻止他做傻事,卻又不敢用太大的力氣。

  他只多花了一些時間,就走到那兒,踩著冰涼的八吋強化玻璃,他走到泳池最外沿的位置,接著一躍而上,坐在泳池的玻璃牆沿。

  敢跟到泳池懸空部分的女孩不多,她們沒想到布魯斯這麼大膽,竟敢坐到玻璃牆沿,她們都嚇壞了,有些人主動想抓住布魯斯的腳,一些怕高的女孩站得遠遠的,她們或驚訝或害怕,叫喊聲吸引派對所有人的注意。

  所有人都將目光轉移到布魯斯身上,不少換好泳衣的男人被女孩們拉著靠近,要他去救救想不開的高譚傻瓜王子。

  「嗨,大夥兒都好嗎?我想到一個好玩的遊戲。」布魯斯笑著,大聲把他的打算又說了一遍,因為想讓大家都聽見他說什麼,特別提高音量,他怕提早叫來超人,因此以對「那個外星人」喊救命來替換超人這個名詞。

  有厚道的人勸他說:「韋恩,現在可不是過去那個外星人好說話的時候,不要惹他。」

  也有人根本不相信他敢這麼做,那人冷淡地說:「他鬧一會兒就會自己下來,不必管他。」

  現場倒是沒有人認為超人聽見呼救不會過來,只是不贊成他這麼做。

  還有人嫌他譁眾取寵,刻意大聲說:「不愧是高譚來的土包子,這種事有什麼好挑戰的,平白惹那外星人生氣。」

  惹超人生氣,很值得一試啊。

  布魯斯覺得很無聊,這個世界也很無聊,在通過對罪犯切除腦葉的法案後,高譚犯罪率低得近乎於零,大都會警方前不久還公布達成單月零犯罪率的夢幻數據,超人現在一定很閒。

  布魯斯愉快地喝光雞尾酒,隨手拋棄雞尾酒杯,彷彿能聽見從高空墜落的雞尾酒杯發出脆響。

  他高舉雙手,喊了一聲:「敬大都會!敬夜晚!」

  失去雙手幫助,他身體搖搖晃晃,彷彿下一秒他就會往下墜落。

  布魯斯閉上眼睛,裝模作樣地大喊「超人救命」,接著重心往後,乘著高空凜冽的寒風往下掉。

  超人會不會來?

  啊,那些人的尖叫聲真是有趣極了……

  在下一個念頭浮出腦海之前,超人接住渾身濕淋淋,只穿著泳褲的布魯斯。

  「你在做什麼?」凱-艾爾冷著臉,皺緊眉頭問。

  他們還在半空中,冷風和墜落引起他強烈的心跳、腎上腺素上升,以他的體質,原本一點酒精應該對他全無影響,但他喜歡這些刺激,還吹了聲口哨。

  他很少以布魯斯·韋恩的樣子做這麼危險的事,他還沉浸在扮演凡人的角色裡,卻又熟悉超人,於是他輕佻地笑著,指揮他說:「先送我上去。」

  超人沒動。

  凱-艾爾很久,也很少機會看到布魯斯這副模樣。

  事實上現在超人和蝙蝠俠時常忙得碰不上面,以前憑著超人在人類世界的記者工作,他偶而還能碰到布魯斯·韋恩,在克拉克·肯特死亡後,他就更沒有機會在報紙雜誌新聞媒體之外的地方,見到高譚花花公子。

  超人既困惑又困擾。

  在他的記憶裡,蝙蝠俠冷靜少言,眼前的男人卻像是完全不同的人,相反的性格讓超人有點擔心同事的精神狀況。

  布魯斯說:「『請』送我回去,那些人肯定嚇壞了,我得去安慰、安慰他們。」

  「你在玩什麼花樣?」

  「別這麼嚴肅。」布魯斯拍拍超人抱著他的那隻手,笑嘻嘻地說:「我在證明超人平易近人,而且你現在很閒,我敢肯定我沒有耽誤到你的事業,你介意下去和我的新朋友互相認識一下嗎?」

  超人想了想,把人送回四十層樓高的空中花園泳池,他還體貼地將布魯斯送到泳池池畔。

  等布魯斯站穩,超人正想離開,就被他一把抓住了白披風。

  「大家快看,這就是你們大都會的傳說!太酷了!」布魯斯表現得興奮又快樂,像炫耀他親手抓住一隻獅子的鬃毛。

  而所有人的反應也跟看見布魯斯抓住獅子鬃毛沒什麼兩樣,他們被超人嚇呆了,沒人敢搭話。

  於是布魯斯轉個身繼續向美女們炫耀,「妳們看,超人帥嗎?還是我比較帥?」

  原本敢說他比較帥的美人藏進其他人身後,結果被人使壞推出來,她漲紅著臉,磕磕絆絆地說:「你們都很帥,真的,我從來沒看過這麼帥的人。」

  布魯斯像沒發現他們的害怕,語氣輕快地回應:「以前沒看過沒關係,現在看過就好。」

  「我要走了。」超人說。

  要不是布魯斯抓著他的披風,他早就離開了。

  他想知道蝙蝠俠有什麼打算,但這傢伙明顯在扮傻,他不想在這裡當他的道具。

  「等等,我還沒有給你酬謝救命之恩的禮物。」布魯斯改抓他的手臂。

  布魯斯使勁緊抓超人,超人以為他有話要說,但他已經沒有想說的話了,他只想做一件事。

  他當著所有人的面親吻凱-艾爾,在超人驚訝且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布魯斯舌頭靈活竄進他的口腔,他們舌吻了幾乎有三十秒之久。

  之後凱-艾爾驚醒,將他推開。  

  「你在做什麼?」超人憤怒,但他不想給大家看笑話,壓低音量問。

  「這是禮物。」布魯斯得意地向眾人宣告。

  這下凱-艾爾確定他在耍他,他拂開布魯斯的手正要離開,布魯斯才以讓人看不出口型的氣音說:「帶我離開,我有事找你商量。」

  「有正事。」

  他很想假裝沒聽見,丟下他走人,但他最好不要這麼做,因為這傢伙是蝙蝠俠。

  權衡利弊後,超人冷著臉,一言不發抱著布魯斯飛入夜空。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