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說】切分音-第五章

  宇宙是廣闊的,比廣闊還要廣闊。這麼說只是想要表達一個無限大的概念,比起跌倒的8,用重複的形容詞似乎更容易讓人理解。但擁有無限大概率的同時,也代表世界有無限小的可能。宇宙這麼廣闊,同時愛上兩個人的機率不高,但不等於零。楚音還能隱瞞劈腿這件事多久?

  楚音實在睡不著,她輕手輕腳起床,到陽台點菸,遠遠可見101亮起的燈光。

【小說】切分音-第四章

  決定去歐洲好像解決了楚音一樁壓在心底的事,即將在歐洲發生的一切,讓楚音覺得懸在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即將墜下,一直以來左右為難的戀情,終將得出一個結果。

  她仍然對目前擁有愛難以抉擇,也從未帶來的嚴重後果作好準備,但是現在終於有了期限,時間順著沙漏一點一滴落下,逼迫她做出選擇。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十章(完)

  那是一個平凡無奇的直播,但許多在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進修過的學員都關注了來自拉格斯的Youtube頻道或者是臉書專頁,他們在第一時間收到直播的提示。

  有不少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的學員點開了影片。

  「大家好,我是拉格斯靈修會的神聖導師水主川昭流,你們也許對我很陌生,因為我不曾在心靈成長學苑那邊為你們上過課。但是拉格斯的正向手冊,你們所有人成功的秘訣,就是有我書寫下來,為拉格斯向你們傳遞知識。」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九章

  「我叫李士誠,在建造業工作。」

  他習慣這麼自我介紹。

  建造業很辛苦,但他工作起來十分認真,因此老闆很欣賞他,願意栽培他,知道他報名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進修,還掏錢出了一半,他應該要感謝自己的老闆。李士誠會去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上課是他太太幫他報名的,他太太覺得他面對別人的態度不夠坦然大方,對工作晉升很吃虧,如果能藉由課程改變個性是最好的⋯⋯他應該感謝他的妻子。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八章

  最終依靠泡水治療的小桃嚴重發燒,因為缺乏醫藥越病越重,最終情況不妙,趙天錫叫車來讓人送走小桃。

  曾一今很在意小桃的下落,找機會打聽她的下落,「小桃是送去醫院了嗎?什麼時候回來?」

  他們正在進行勞作,一起刷洗泳池的教徒回答說:「怎麼可能去醫院?我們拉格斯的人生於水,也要死於水。」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七章

  錯亂的派對還未結束,好在兩人獲得短暫的休息時間。過了傍晚,有陌生的信徒被命令前來尋找曾一今和王澤厚,讓他們快點用過晚飯,晚上去聽水主川神聖導師的宣講。

  原來水主川神聖導師的宣講在晚上,在這個週末,安琪菈的性愛靈修只是開胃菜。曾一今謝過對方,向對方討了一件斗篷讓王澤厚穿上,對方並無二話,很爽快地拿來斗蓬,兩人都鬆了口氣。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六章

  到了約定的時間,錢太太帶著臨時雇來的兩個壯丁保鑣,兇惡地闖入泳池別墅,此時泳池別墅的派對已經接近尾聲,醉生夢死的人倒了一地,一片狼籍。

  錢太太往別墅裡面衝,一邊找人一邊大聲嚷嚷,「錢大鑫人呢?叫他出來!」

  沒人回答她,也沒人醒著,她被巨大的憤怒支配著,一點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四處亂闖試圖找到她心裡竟敢出軌的可惡丈夫。錢太太恰好看到守著兩位信徒的密室入口,於是氣勢洶洶地往那兒走去。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五章

  深夜的停車場,路燈不太明亮,曾一今經過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旁的小型停車場,身後有腳步聲和拉長的影子跟在身後,曾一今加快腳步,想快速通過停車場。

  後面的人伸手抓曾一今的肩膀,曾一今伸手反擊,兩人快速交手,氣氛緊張。

  「你是誰?」曾一今找到機會退後,避開糾纏。

  動手拍曾一今肩膀的人正是王澤厚,他離開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之前,意外發現安琪菈還在和曾一今說話,於是他坐在車蓋上,決定等曾一今經過時,揭穿她蜂鳥的身份好進行更深入的談話。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四章

  深夜,街上一片寂靜,但王澤厚徵信社辦公室仍然亮著燈。

  分配給租用辦公室的金額大大不足,因此王澤厚的徵信社空間狹小,擺滿了亂糟糟的資料,唯有用屏風隔開的會客區稍微整齊一些,現在王澤厚和Jerry一人端著一碗泡麵,坐在沙發上吃得唏哩呼嚕。Jerry先吃完,放下泡麵碗。

  「你交代我查的東西是大工程啊。」Jerry抽了張面紙擦嘴巴。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三章

  曾一今站在路口,跟著下班下課人潮一起等候紅綠燈好過馬路。天空有著漂亮的火燒雲,太陽即將落下,她放空腦袋,抬頭盯著紅綠燈上面倒數的數字,等待綠燈亮起。

  曾一今隔壁站個一對親暱相依的情侶,手牽著手、肩膀貼著肩膀,緊緊相依不放開彼此。

  兩人的對話飄到她的耳裡,她聽見男方帶著調笑問:「你喜歡哪種求婚?」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